第1章 花花太岁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章 花花太岁

“不知道高俅父子死了没有……两个祸害啊!” 黎明前,繁华至世界之巅的大宋都城----汴京一点也不安静。 早前有京畿附近的百姓看到流星,许愿鱼肉百姓的奸臣都完蛋。不久后流星化作一团火光,落在了汴京城某处,首先是冲天的火光,之后半个都城的军巡捕都朝一个地方聚集:高府…… 高方平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变小了。 这样大小的身体,该是十四五岁的时候。 “然而我已经大学毕业,找了个普普通通的白领工作,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 想着,高方平觉得非常诡异,目下身上裹得像粽子,屋里站满了穿古代衣服的男女,像是仆从丫鬟之类的存在。 “醒了,衙内醒来了。”有个老成些的家仆喊着跑了出去。 高方平听他们口称“衙内”就不抱希望了,印象中但凡衙内都是很讨厌的存在,属于人人都想把他干掉的那种。 思索间,把目光看向屋里最小的那个十三岁的小美女丫鬟 小丫头吓一跳,跪在地上哭泣道:“衙内爷饶命!” “?”高方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丫头未还成年,于是落得大方的试着道:“饶了你。概不追究。” 屋里的众人不禁面面相视了起来,都奇怪衙内身上的奇妙变化。 高方平也不如那些初次穿越者一般的慌乱加好奇,每次看穿越小说开局的时候,都觉得那些家伙的表现很蠢。 “谁告诉我这是怎么了?”高方平很镇静的问,这才发现除了身体变小,声线也变化了。 “回禀衙内!” 一个嘴边有颗黑痣的家伙道:“府里糟了灾……不是,其实是上天降下祥瑞,正巧落在咱们府里,动静大了些,掀翻了些屋舍,伤了些人。好在衙内英雄无敌的指挥下,火势得到了控制,救出的人无不对衙内感激涕零……” 高方平打断道,“先说这是哪?” 众人面面相视,不好,衙内受伤后变傻了。 黑痣低声应道:“这是汴京,家里啊。” “汴京,大宋都城……” 高方平瀑布汗,自己最后记得也是在家里看到了流星,紧跟着什么也不知道了。话说看到流星降落的地方也是汴京,但那是公元2016年的开封。 高方平懒得去管为什么穿越了,反正就是穿了。赶紧的,尽快适应。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贵气的中年男人在两个护卫的跟随下进来。这家伙举手投足间有些军旅将帅的那种气势。 中年男人也不多说话,微微一摆手,偌大个房间内的人瞬间走了个干干净净。 他带着一些喜色走过来床边坐下道:“醒来就好,御医来看过说无大碍,但我儿就是不见醒来,可急坏了老夫。” 御医? 高方平觉得发大了,虽然还不知道这家伙是谁,然而能劳御医来看病的,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见宝贝儿子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中年男人又温声道:“感觉身子有异吗?” 感觉上,他就是那种大奸臣的气质,身间还透着一些似有似无的杀气,但高方平没那么高尚,十三岁没了爹,老妈重新嫁了个不顺眼的白脸男人,没父爱的高方平是跟着大伯长大的。 所以现在有个便宜老爸关心,谈不上感动的号啕大哭,但一点也不拒绝这种感觉,还是有些温暖的。 “干嘛不说话,为父问你身体有异吗?”中年男人皱眉问道。 “呜呜,好疼啊……”目下裹得像个粽子一般,高方平觉得应该喊疼。 中年人听宝贝儿子声线正常,但是语法语气奇怪,也不在意,事实上这活宝哪天要是正常,那才是奇怪现象。 “你从来没个正常啊。”中年男人表现出了些文人风雅模样,捻着下颚胡须叹道:“你为人轻浮、愚蠢、不学无术、一无是处,然却偏偏是老夫唯一的心头肉,能说真心话的人,为父不指望你出息,知道你不是做事做官的料,所以为父对你没有要求,能守住家财,快快乐乐过完一生也不错。只要你闯祸的时候多个心眼,因为老夫即便腰粗,可是老给你背黑锅也快背不动了……” 高方平眼睛转了转道:“亲亲的老爹大人,你不要不管我啊……我要继续像个纨绔子弟一般的活着。” “哎……” 中年人摇头叹息,这个活宝又开始不正常了。 不过说实在的,听这个废柴别出心裁的叫几声亲亲老爹还加大人,心里很舒坦。至少来说这个废柴现在学会让老夫高兴了,是个不错的开始。 中年男人起身道:“我儿安心休养便是,其余自有为父主持……林冲这样的事不能再出。目下朝中暗流涌动,那些个老狐狸的确更乐意看到你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而不想你是人才。但这次你在禁军教头林冲的问题上闹过头了,过头就过头了,偏偏你还特别蠢,害人都害不干净,弄至了开封府,给老夫弄一身骚。陆谦小儿更是其心可诛!哼!” 言罢,便宜老爸闪不见了。 “林冲!高衙内……高俅老儿?” 高方平终于知道了,自己是那个如同过街老鼠的花花太岁高衙内。 便宜老爸是大老鼠高太尉,哦,现在还不是太尉,官职应该是个什么节度使之类,差遣殿前司都指挥使。 甩甩头,高方平又冷静了下来,回味着大奸臣那番话。的确蠢啊,看中人家小娘子便去谋害林冲。 林冲地位低,又是军职。以高俅的地位能力而言,林教头带刀闯节堂是可当场格杀的,事后甚至都不用和谁交代就解决了。以大宋一朝对武将的漠视而言,也根本在朝堂上出个浪花的可能都没有。 “难怪奸臣老爹说弄过头了,把开封府牵连进来,又处于朝堂的多事之秋,压力自然特别大了。” 高方平这才明白,这里和书上说的有些不一样。书上说高俅设计陷害林冲,而实际上老奸巨猾又混迹朝廷的人精高俅,怎么可能出这种馊主意,想来是白痴般的富安和高衙内瞎胡闹,陆谦其心可诛的暗下推波助澜,做成了事实,高俅无奈下来擦屁股。 忽然想到了什么,高方平跳了起来道:“不好!” 于是匆匆忙忙招来丫鬟伺候,穿戴整齐。 早先裹得像粽子,其实也就一点皮外伤,主要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个废材,被吓到多过被伤到。 朝着镜子里看看,这具身体偏小,很无力,好在细皮嫩肉的英俊小生,是个标准的小鲜肉。总体上高方平还算满意。 “婢子伺候衙内用早饭。” “不了,我赶时间。” …… 出门来,一大群狗腿子围了上来大拍马屁,说昨晚天降祥瑞过猛,整个高府鸡飞狗跳,衙内爷带领大家四处救火……说的跟真的似的。 “闭嘴。” 高方平大叫一声,这些家伙瞬间静了下来,仿佛一些小鸡一般的恭候在旁边。 感觉特别好,上一世高方平在家说话声音大一些,楼上的包租婆就一盆水泼下来,然而在这里声音可以大些了。 有个像是狗腿头子的混混肌肉男,满臂刺青,犹如九纹龙似的,然而脸上那块黑痣十分倒胃口,除非蒙面,否则一点也不觉得他威猛。 黑痣抱拳道:“衙内,今个去哪般逍遥快活?” “带路,林娘子张氏家里。”高方平说完背着手走了出去。 “我的衙内爷,走错了,那边是后门,大门在这边!”黑痣尴尬的拉着高方平。 高方平老脸微红,扶正了帽子,又背着手朝正门走。 “走着,衙内要去快活!”黑痣想到了林家小娘子的美貌,便猥琐的笑着。 “花花太岁没死!天罚都对此贼无用!” 才出门,街市上顿时乱了起来。跑路的跑路,看热闹的看热闹。有几个胆子大的借助混乱扔黑手,许多烂番薯什么的飞了过来,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夹杂着飞刀? 高方平不想弄脏高端的丝缎华服,于是机智的朝后缩。 “造反了啊,给我打他们个狮子滚绣球!” 终于轮到“小九纹龙”显示忠心了,他恶狠狠的撸起手袖,显露着满手臂刺青,带着一群狗腿就冲了上去,遇人就殴。 高方平看的阵阵眼晕,觉得这些个家伙也太没下线了,连小孩子都打的很过瘾似的,想来高衙内也是个黑锅王,口碑这么坏,有八层的黑锅是替这些狗腿背负的。 “算了,退回来,正事要紧。” 高方平感觉不好,更意料不到街坊百姓胆子如此之壮,要说这事没人在后面推波助澜,高方平不信。 想来,开封府的人已经隐藏在暗处了?估计就等着白痴衙内犯浑弄出人命来,这至少也是对奸臣老爸的重要打击。 这么想着,高方平闪先,走后门安全一些。 家丁跟着逃跑的时候,扔来的杂物中,果真夹杂着一把飞刀,噗嗤一下刺进了小九纹龙的屁股。为了维持威猛形象,他愣是没哼一声。

下一篇   第2章 衙内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