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李清照的回眸一望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0章 李清照的回眸一望

高方平愣了愣,停下脚步转身注视着她。 高方平不怎么不读诗,不过李清照的名字听过,观察了很久,喃喃道:“也只有你,配得上这个名字。” 原本打算借题戏弄一下这个无良草包的李清照愣了愣,隐约觉得,这家伙却是配不上他花花太岁的名声,差距似乎有些大。 “名字用于配人,怎能人配名字?”李清照有点考教的意思。 高方平双手一摊:“总体而言我不学无术,只是说我先听闻过你的名,后才见过人。于是就这么说了,或有不妥,但无须于细节处纠结。” 李清照愣了愣,随即笑道:“衙内看似语言粗鄙,举止轻佻。然则不经意间的行为精灵古怪,不纠结于细节之人或略疏于文采,却长于大气,果为将门之子。兴许衙内真的不学无术,但是知晓已之无知,便是有知。” 言罢,她做男儿态拱手道:“不知清照此论入得耳否?” “乃说的太好啦,我喜欢听。”高方平眨了眨眼睛,“我说我喜欢上你了,不晓得你会不会抽我?” 哗啦---- 富安一众狗腿全部摔倒在地上,险些尿了裤子,纷纷觉得跟着衙内太危险,在街市上调戏当朝相爷的儿媳真的好吗? 李清照却是笑得前俯后仰,许久才道:“衙内精灵古怪是真,纨绔轻浮是假,世人皆看走眼了。纨绔只是你的外表,清照却知晓,真正的你,大智慧躲在不经意的小呆傻间,此正乃衙内写照。大气,直接,只粗不俗。衙内,清照对你的评价还恰当吗?”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有当街被人拨了个精-光的感受。 奸臣老爹早说了,朝里诸公只想看到高家的纨绔,而不想看到高家的才子,可有趣的是,被这个心有灵犀的才女看穿了? 赵明诚皱了一下眉头道:“娘子,是否对这家伙过赞了?” “小赵你别不服气。你倒也不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论及聪慧,你比你家娘子差的不是三个档次那么少。”高方平摆出了纨绔状态,和赵明诚瞎扯一通。 赵明诚眉头大皱道:“此小儿难道是疯了?昨晚脑壳被驴踢了不成?” “什么!你要用驴踢我脑壳,我老爹下令动我脑壳者斩,你不知道吗?”高方平继续瞎扯。 “他能斩谁?难不成把家父也斩了?”赵明诚大怒,觉得高家父子简直就是老鼠,忒可恶。 “好吧我记错了……我以为你爹是我爹的属下,弄错了哈?”高方平尴尬的样子。 赵明诚险些昏厥了,想不到花花太岁如此草包,到处是破绽粗陋,都不知道从何来骂他了。 “算了夫君,高兄其实没有想象的讨嫌,何必生气,没有度量则没有格局。”李清照忽然出声道。 “可这混球当街戏弄于我,对你示爱,这你让我如何气量也?”赵明诚跺脚道。 李清照凑近道:“夫君莫要再说,不示爱那就不是他了。再说难道清照不惹人爱?他只是说了几句话,又没干什么。夫君注意看街市百姓的神色,他们已然习惯了高兄的纨绔,却不太习惯你的小气。今趟高下已分,高兄赚足了人气,而夫君却因为智慧和度量落了下乘,倒是清照失策了,咱们走吧。” 赵明诚注视了一下街市上的百姓神态,还果真如此,叹息了一声,作为礼貌朝高方平微一拱手,带着爱妻离开了。 登入牛车前,李清照回眸一望高方平,随即清丽的身影没入牛车。牛车慢慢消失于长街的尽头。 “衙内威武!英明神武!” 富安这些个狗腿这次真的泪流满面了,这等霸气侧漏的衙内听说一千年只出一个。 周边也有几个百姓凑热闹的跟着喊:“衙内威武,只要不来欺负咱们,您就威武!” 高方平哈哈大笑,走至中间拱手:“感谢各位街坊台爱,只是,你们的保护费缴纳了没有?” 听到这句仿佛见到城管,有几个家伙收着摊子就逃走了。 富安指着破口大骂道:“这次算你们跑的快,下次别让爷爷在这里见到。” 其余没跑的人,无比尴尬的看着高方平,寻思,什么劳子的保护费,又要来抢穷人的钱。 倒是那个卖豆的小娘子走近了一些,怯生生的道:“衙内?” 高方平摆摆手,狗腿顺手从街市上撸了一把椅子过来,抚去了灰尘,伺候衙内坐下。 高方平手持扇子,文绉绉的道:“所求何事?” 卖豆娘说道:“不知道保护费是个什么名堂,贵不贵?” “根据你的营业额来计算,自愿缴纳,缴纳保护费后,安全交由本衙内负责,有人欺负你,富安打他,你欺负别人,还是富安打他。你觉得怎么样?”高方平正二八经的说道。 富安十分有荣耀感,走前,撸起袖子一鼓气,整个一刺青肌肉男,还转两次身显摆着。 “好!”看他貌似威猛,周围街坊拍手叫好。 高方平起身一巴掌抽富安脑壳上道:“你就是要表演也换个位置,挡住我视线啦,狗腿都不会做。” 富安捂着脑壳退了回来。 “不知道保护费比例是多少?”卖豆小娘好奇的问道。 “百抽二。也就是说你卖了一百,就给我两文。”高方平嘿嘿笑道。 那么便宜? 小娘子愣了愣,这样一算每日只要给衙内一文钱就可以。她毫不犹豫的缴纳了一文钱道:“真的可以得到保护啊?东京城内地痞混混太多,每日至少三五波人来骚扰,仅仅他们吃豆子不给钱,损失就在十文以上。” 高方平不禁大怒:“老子的地盘他们也敢造次,赶紧的,告诉我是谁?” 小娘子迟疑片刻,大着胆子朝街口一看。 只见那边蹲着一群整日里游手好闲的闲汉,也如同富安一样的有刺青,当然,看起来没有富安威猛。 “揍他们个狮子滚绣球!” 富安早想打人了,这个不敢打,那个打不得,然而见到地痞混混不正巧练手吗? 冲了过去,就发生了狗腿子大战混混,一时间打的鸡飞狗跳。 如果把富安送到西军小种相公麾下和蛮子打仗,那么他绝对是逃兵,但是在汴京和地痞抢地盘,估计一般人抢不过他。 一群混混转眼被打的忒死,鼻青脸肿的,全部逮过来跪下。 “衙内您不能私立公堂,就是有错也要交开封府啊,别再打了,小的们扛不住了。”一个地痞哭着脸道。 富安狠狠给他后脑勺一巴掌:“公堂?咱家衙内就是公堂,你奶奶个熊,就是当街打死你这么一个蠢货又怎的?你这类老江湖,开封府自然拿你们无法,但我家衙内就是法。这个街市的规矩是买东西要钱,你没见衙内吃豆子都要花钱,妈的你有几个脑袋敢吃东西不给钱?” “是是,小人知错了。”一群混混唯唯诺诺,真是去开封府倒是不怕,但是就怕遇到更流氓的啊。 “再敢在这里闹事,爷爷剁了你的狗腿,滚!” 富安又狠狠的给他们脑壳上几巴掌,打跑了,今个终于有机会抽别人的后脑勺了。 “衙内威武!”街坊开始喊口号了,情绪热烈。 “然而,喊了也没有什么卵用,你们到底要不要缴纳保护费?”富安学习着衙内的口语道。 噗噗噗---- 周围的人开始挥手扔铜钱,仿佛高方平一行人是卖艺或者要饭的一样,每人扔的也不多,却是转眼之间,竟是整条街的人都过来扔钱啊,太多了。 小摊位的扔完了,周围的店铺掌柜什么的也加入开始扔钱。 铜钱中有时夹杂着碎银子,富安被打得满头大包,却依旧忠心耿耿的保护着高方平不被人家用钱砸死。 最后在街市上就地取材,买了一个大口袋,扛着整整一麻袋钱回家了,目测估计至少了十贯多的样子,一万钱啊。 高方平等人离开后,二楼高处一双始终注视着街景的美目,喃喃道:“好吧,他似乎不是白痴……” 回到府里把钱整理后,十二贯,以高方平的名誉缴入了账房。 然后高方平对两个狗腿吩咐道:“你二人提着富安的脚抖抖看,难说会刷出钱来哦。” 富安嚎叫着就被按倒,倒立了过来,被人提着脚抖了抖。 突突---- 果然刷出钱来了,有些碎银子掉在地上,大约三两。 富安眨了眨眼睛,号啕大哭的跪地磕头:“衙内饶命啊,小的一时糊涂。” 高方平嘿嘿笑道:“目测其中一两是你本人的,另外二两乃是黑老子的。蠢材,这二两本来就会给你,你却要黑我,我倒不会问你陪,却少不了你的皮肉之苦,富安今趟你栽了,做了亏本生意。收入同样多,却要挨板子。” 说完,高方平提声道:“把这蠢货拖下去杖责二十。”又凑近执行人低声道:“不要打太重,明天他还要去收保护费呢。” “衙内仁慈,小的理会的。”狗腿子点头。 “再有下次,我真把你送去西军和蛮子作战,然后让别人代替你去和混混作战,孰轻孰重你是聪明人,自己想清楚。”高方平拍拍富安的脑壳。 富安嚎叫着就被拖下去了,虽说这顿板子挨的不算重,但他真明白了,跟着衙内不会吃亏的,没必要耍小聪明,否则丢了饭碗才是大损失呢。 富安暗暗决定,不但自己不黑钱了,也要盯死了下面,不叫他们黑衙内的钱……

下一篇   第11章 第一桶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