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福威镖局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17章 福威镖局

基于上述这样的思想,高方平再不愿意接受西北议和这样的耻辱,也没有继续闹事了。 可以想见张叔夜宗泽这样的人都反战了,江南形势如此严峻,所以这个战真的打不下去了。如果就此一味责怪主和的人卖国,那也不公平。否则,高方平不是没有办法保住种师道,不是没有办法搅了议和。 但是张叔夜怒斥“sx赤地千里,江南一颗粮食没有”的那时,高方平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愤青也有些想当然了。 打战的真正时机还没有成熟。也只有把耻辱先放在那,相信二十年之后的黄金一代,在梁红玉岳飞的带领下,回连本带利的、把曾经失去的尊严拿回来! 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高方平也就接受了种师道即将背黑锅的事实,同时也有了新的策论----《论黄金一代》的开篇。 赵佶身边有只球队也叫“黄金一代”,由高俅带领,算禁军编制,类似“文工团”一般的存在。 但是高方平觉得他们弱爆了,于是把他们改名“皇军一代”。改了之后赵佶很高兴,说“皇军”二字用的最妙,赏赐了奸臣老爸五百头羊,一百头牛,一千亩京畿附近的良田。昏了,高俅现在名下有六万亩田产了。 当然,比朱勔那个奸人还是弱爆了。做为徽宗朝大贼之一的朱勔,共有江南良田三十万亩。现在,朱勔正是祸国殃民的东南应俸局提举。与之相对的,寇老西儿这个彪悍的相爷稍微享受一下就被人说奢侈。岳爷爷那么大的官,有几千亩良田就被人叫大地主,显得太玩笑了。 东南应俸局的坑爹之处不在于供奉皇家,说真的,赵佶在贪财他能享受多少财宝?整个国家,是绝对养得起赵佶这个吉祥物的。应俸局最大的问题在于,它是皇家机构,不受任何一个部门监管,朱勔依靠蔡京撑腰,打着“为皇家办事”名誉,大肆搜刮江南民脂民膏进入他的口袋、进入蔡党的口袋。这才是致命的地方。 一yy到这些方面高方平头就大,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还是任重道远呢,场场硬战等去打,现在才走了不到十里。不去走也可以,二十多年后赵佶就被捉走去放羊了,妈的他被捉走了谁来保护高家的纨绔子弟…… 扑在桌子上睡到天明,舒展个懒腰,然后带着一群狗腿出门去做包工头。 汴京越来越繁华了,很早的时候就看见街市上的贩夫走卒开始在忙碌。掌柜们正在呵斥着小厮筹备开档事宜。有的角落之中,城外敢来贩卖的菜农正在和汴京本地的妇女们讨价还价,进行批发事宜。几个灰头土脸的穷孩子眼巴巴的看着那杨大郎掀开笼子后热气腾腾的炊饼。 如此如此,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猪肉平的文化修养不够,但他觉得这似乎就是“清明上河图”的全景。 “猪肉平!奶奶和你势不两立!”忽然间,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娘拦住高方平叫骂。 “妈的你那颗葱蒜也敢对大人不敬?”身边虎头营的军士顿时指着婆娘破口大骂了起来。 随便询问几句,原来这婆娘她乃是辽人,过来汴京从事羊肉生意的。貌似因为高方平写了篇文章,导致汴京的羊肉销量大跌,而消息不通畅的她这次大量贩过来的羊,不但价低,还卖不出去,几乎血本无归了。 “你给奶奶一个交代,奶奶不怕你。”辽人婆娘带着两个护卫武士吼道。 “放肆!再对大人不敬!你以为老子们的拳头是吃素的!你以为只有你们辽狗是吃肉的!”虎头营军士骂道。 “宋猪你给奶奶闭嘴!他是你们的大人却不是奶奶的大人,怎么着,我大辽南院枢密使就在汴京主持议和,你以为他喜欢看到这些?”辽人婆娘嚣张的样子。 “獠狗!” “送猪!” “辽狗!” “宋猪!” …… 高方平头疼的抬手打住,问道:“婆娘你有孩子吗?” “?”辽人妇女愣了愣道:“没有,你什么意思?” “一切在老子的意料之中,我看你的长相,就属于能避孕的那样,怕是没有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好!” 竟是有几个原本比较反对高方平的秀才路过便拍手叫好道:“猪肉大人果然名不虚传,文坛流氓,我等甘拜下风啊。” 辽人妇女指着道:“你你……” “屁,别以为老子吵架吵赢了就不打人,把他们吊起来打。”高方平很衰败的下达了又骂又打的命令。 顿时一群悍兵拥上去把三个辽人按倒在地上,打的一地鸡毛。 徐宁的捧日军第八阵巡逻队看到了,却见是高方平的人,最终只得专做没看见,转个身去训练别处了。 “跑啊。” 最终看到隶属于开封府的捕快来了,高方平就带闹事的兵逃之夭夭。 尽管张叔夜下了严管的命令,但捕快跑来的时候毛都没有抓到,只看到了三个鼻青脸肿的辽人,捕快们无比头大,辽人在大宋倒是没有洋大人的人权,但人家的国家拳头还是有点大的,又是盟国,现在辽国枢密使又在汴京,这下估计张叔夜又要暴跳如雷,坏啊,这些个祸国殃民的纨绔子弟就会闹事…… 出城去到工地上。开始牵着梁红玉的小手,领着她检阅虎头营。 这孩子虽然贪玩,却也要来工地玩,她每天必来检阅她的虎头营,且不论再热,她也戴着燕青制作给她的虎头帽,那是她的官帽。 现在来说燕青和梁红玉,就是高方平的保安总管了。至于林冲杨志徐宁等人忙的焦头烂额,忙着训练新军。 猪场总管小朵也没时间伺候高方平了,她手下一千多个猪,依照高方平的说明书已经开始了培育种群的工作。所以贴身大丫鬟的工作就变成贾氏了。 燕青非常反感这两狗男女的暧昧神态,却是只有苦笑的份,他的确聪明会办事,但他真的处理不了这种事,一但惹毛了高方平,他就扬言要去bj把卢俊义抄家灭族。燕青真的不想那样,始终在想办法缓冲。 事实上高府出了吊儿郎当的高俅老爹之外,已经没有一个闲人,高俅的小妾都被诏安去养猪去了。 工地的工期进度不错,今个一早,宗爷爷又来参观学习。 他还是那德行,不理会任何人,带着他的人四处走四处看,虎头营敢骚扰就被一皮鞭打跑。 宗泽对高方平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厢军什么鸟样他很清楚。而这个工地开工到现在连三十天都没有,也不见这些厢军多苦多累,但已经完成了四分之一的主体工建。 这么大的工程,类似堡垒一般的存在,那是需要报工部民建司备案,需要上交图纸的。所以宗泽当然有高方平的施工蓝图。 而事实上民建司的员外郎对宗泽汇报:这样的工程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 今天走在场中查看的宗泽,打算回去把民建司的员外郎骂成孙子,因为现在看来最多五月,少则四月,工程就会完工,变为一个整合了大草场、砖窑、铁器作坊、木工作坊、猪场的堡垒集合体,一个汴京旁边的“小县城”。 “猪肉平乃是一个人才啊!”宗泽视察的过程中总是这般的喃喃自语。 “明公夸奖了,惹不嫌弃您把小子招进工部做官吧,我给您打造一支比这还好的工程队。”高方平又跑过来嘿嘿笑道。 “再等老夫想想。”宗泽捻着胡须说道。 “兵贵神速,您想明白后黄花菜都凉了,做事就讲究果断。”高方平道。 “果断?”宗泽眯起眼睛道:“果断闯祸吗?比如老子们披肝沥胆的在朝廷转圜局势,和辽人西夏人谈判,然后你在街市上殴打辽商给咱们扯台?” 高方平不禁老脸微红,这是狡辩不了的,妈的至少五千只眼睛都看到了,简直无所遁形。 “猪肉平你的确有才,事实上老夫好奇心的驱使下,也找来了你写的文章看过。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深思。”宗泽道,“有些傻子文青评价为二十年来的唯一雄文,此点老夫不同意,但的确有智慧有门道。不过目下国朝内忧外患,经不起折腾,你小子掀起那么大的声势,想干什么?你高家的猪场你可以赌,赔光了与老夫没什么相干,但上升到国策层面上谁敢赌?谁要敢看了你的文章就跟着你赌国运,老夫拼着官帽不要也把他给捉去宰了!” 高方平有些尴尬,如果张叔夜说这话就是虚张声势,至于老宗……他是真会犯浑的一个人。 “好在你还知道怕老夫。”宗泽微微一笑,对他的神态还算满意。 “明公乃是国朝真正脊梁,真的猛士,那是谁都怕。”高方平伸出大拇指道。 宗泽道:“收起你那套,老夫不会被你小子忽悠。如果你没有那些策论面世,老夫的确想启用你的。但是现在你真让老夫心惊肉跳,竟让老夫不敢用你。” “行行好,小子好想好想做官啊。”高方平开始耍赖了。 “说的好像你现在不是官一样。”宗泽叹息道:“或许……真该把你赶出京城了。” “谁敢这么阴我?”高方平愕然道。 宗泽平静的道:“老夫真敢,你信吗?” “算你狠……放我一马吧,所有的事只是开了个头,千头万绪等着去做。明公高抬贵手。”高方平认错了。 “你当时蛊惑叔夜相公的时候说,没把握的时候就什么也不做,老夫深以为然,无为而至啊。老夫不是奸臣,左右不了朝局,所以就看你运气了。正如种师道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一样,什么时候赶走你成为奸臣和清流们的默契时,小高,那时你就别抱怨。”宗泽说完后带着记录的心得,带着工部官员离开了工地。 燕青在旁边暗暗觉得好笑,他在东京最大的享受就是现在,这只害虫吃亏的时候,实在觉得很高兴。 “不气,他们都欺负你,我疼你。” 贾晓红把高方平的脑袋楼过去,放在自家柔软的大胸脯上贴着安慰。 高方平喃喃道:“其实我不气,白热化还没有到。鹿死谁手还是未知的。想坑了我猪肉平,他们恐怕还得更努力些!” 听到这句的时候燕青一脸黑线,隐隐约约的觉得,恐怕这次许多人都会被他反手给坑了,却一时想不到关键所在。哎,从来没有遇过这么奸猾的小奸臣。 甩甩头,燕青牵着小萝莉道:“还是你好。你帽子脏了,我再给你做一顶,换着戴。” “恩恩小乙哥加油,我看好你哦。”梁红义含着指头说道。 燕青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在脖子上,去找虎头营玩耍去了。因为他发现高方平在摸主母的奶,这一幕最好还是不要让小孩子看到…… “大人,江南福威镖局林总镖师,在外求见。”午间的时候一个禁军过来汇报。 高方平一口水喷出来,不会他真的有个儿子叫林平之吧?靠,福威镖局都来了。 “叫他们进来。”高方平也知道,这个时候的镖局其实更像顺丰快递,连人都可以寄送哦。 镖局的人驱赶着马车进来,脸色惨白如同死人一般的梁红英被抬下来的时候,高方平终于色,猛的起身对一个手下喝道:“马上去见我老爹,无论如何,请个御医来这地方!” 手下骑上战马就狂奔而去。 高方平过去,摸摸昏迷中的梁红英的脖子,还有心跳,不算太弱。于是略为放心了些。 然后见,她身上的各种伤口横七竖八,多达十几处。 “大人,她伤的很重,找到福威镖局的时候,给了银钱,只让我等送她回东京见您,不准我们在路上耽搁,当时说完她就晕了。所以我等没办法,只得用金疮药给她包扎止血后就马不停蹄的送来,而没有请大夫医治。”那个林镖师说道。 高方平点点头道:“她给的钱够吗?” 林总镖师尴尬的道:“她钱不多,给的还差一些,她说您会有赏赐?” 高方平没多说,让人给了一百贯,吩咐道:“行了,你的任务完成,忘记这件事,记住你没有押送过这个女人。” “草民理会的。这是行业规矩。”福威镖局的人拿着钱就全部离开了。

下一篇   第118章 七进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