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七进七出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18章 七进七出

等御医的过程,高方平命人烧了天大一锅开水,等冷却后放入了大量的盐,喝了一点尝尝,应该和生理盐水差不多了。 然后赶走围观者,扒光梁红英,洗去劣质金疮药,大量的在伤口撒盐消毒。昏迷中的她都疼得哼了出来。 最终,才让她泡在了澡桶中。 过程中除了她的美妙的身段让高方平有些眼晕外,也注意到她没有致命伤,主要是失血过多,伤口处理不当而引发的感染,造成了她现在发40度以上的高烧,所以昏迷了。 这不是致命伤但很危险,一个是她体质好,体内抗体强,一个是决断神速,马上拖着返京。否则在过一个星期,没有青霉素的情况下,这个绝世高手就救不过来了。 不是说江南的民间大夫医不好她,而是要看运气。遇到名医就活,遇到庸医就跪了,那真不如拖着返京。 这个时代庸医真的很多,那和御医是天与地的差别。当相于后世八十年代,农村没执照的赤脚医生和中南海军医的区别。 有些东西方式对了不难治,不过一但见识不够,方向错了,就能轻易害死一个人。比如梁红英的这病做任何都是多余了,照准消炎一个方向下猛药她就活了。这个时代虽然没有青霉素,但中草药消炎的也有很多。 要是让庸医搞错方向,去理论一下阴阳两气洪荒之力什么的,一番调理外带骗钱,装神弄鬼一通下来。她体内的免役部队顶不住感染,而又没有援军及时进入的话,人就死了。 发烧的人泡在凉水之中,又在生理盐水的慢慢刺激下,梁红英脸部有了些血色,醒来了一次。 发现了自己光溜溜的被泡在水里后,还见到了高方平,梁红英放心了些,说了句“不许偷看”之后又昏迷了。 某个时候御医来了,老头还是值得信任的,毕竟他在宫里给娘娘们看病,皇帝也没吃醋。 御医看过大体情况后,对于高方平马上清除劣质金疮药的行为表示赞赏,用水给身体降温也表示认同。最终开出了药方。 高方平不太懂草药,但毕竟前世看了那么多的说明书,吃了那么多药,拿着方子看了一下,大体也知道其中好几味就是消炎的。御医就是御医,主攻方向对了那就没问题,药和药之间的搭配,当然是人家老司机说了算。 “可有把握?”高方平多问了一句。 御医老头捻着胡须笑道:“要是换做一般庸医,这人必死无疑,烧得那么烫还没死也是一个奇迹。恭喜衙内,老夫的方子下肚后,她就从鬼门关回来了。” “感谢先生帮忙,这是五十贯,别嫌少。”高方平给了张钱庄的票据。 御医在心里大骂猪肉平小气,东京的贵人的确很多请得动御医,但人家可比高方平大方多了…… 回到府里,把药一点点灌入梁红英口里后,高方平始终在床边上守着她,谁都不要进来。 以往小萝莉每次哭泣都不超过五秒钟,但是这次小家伙始终在门外哭泣,也不敢进来。 高方平没去想梁红英任务失败的问题,只是在思考结实的几个美女间的心态。 某个时候,高方平斜眼瞅瞅光溜溜的梁红英,汤药下肚已经有了一个时辰,高方平把脸凑在她的奶上感应了一下,体温已经不算很烫了。于是贼贼的给她穿衣服,否则醒过来的第一时间难说被她打一顿。 却是才穿到一半,梁红英醒了过来,啤啤啤---- 三拳就把小高打得翻个跟斗坐在地上。 “小贼你敢羞辱奶奶!脱我衣服干什?”梁红英呵斥道。 高方平坐在地上道:“我是给你穿衣服好吧,你都没弄清楚状况就出手?” 梁红英愣了愣道:“为什要你给我穿衣服?高府没有女眷吗,在那边我都吩咐女眷给我上药的。” “你不懂,因为你是个白痴!”高方平懒得解释。 梁红英躺入了被子里,少许尴尬的道:“我有感觉……似乎错怪你了。” 高方平捂着脑壳道:“我坐来床边和你说话,你会不会又打我?” 梁红英道:“来吧……唯唯诺诺的不像好汉。” 高方平暗暗觉得好笑,寻思哥是专门坑好汉的猥琐之徒,那些个好汉迟早栽我手里。 于是来床边拉着她的手,听着她开始述说。 “大人猜测的没错,有江南当地官员的参与筹集,还有东南应俸局朱勔也参与筹集,他们汇同当地商贾凑了大量的大十钱,整个策划起运过程近一月之久,足有近百车大钱被他们的私属护卫押送上路。方腊果真出手了,离开苏州后,大钱纲一路往西北方向押运,从方向看目的地乃是东京无疑。未到应天府,荒郊野外,方腊的人便出手袭击运钱队,眼见大钱纲护卫抵御不住,我冒险冲入方腊军阵中,袭击方腊方面主持抢夺的重将方七佛,可惜……未能刺杀,方七佛只是重伤,他身边高手太多,当时阵仗也太乱。” “我受了伤,却因方七佛重伤,乱了计划,方腊人马退却。不过仅仅是暂时的,达百车的车队行进太慢。才过泸州,方腊方面派出了更多的强人截杀车队。乃是方腊长子方天定亲自主持。我先后五次杀入敌阵却未能刺杀方天定,最后一次中了他们奸计。邓元觉、石宝、方天定,司行方等人的目标不是大钱纲,而是我,他们不顾大钱车队的突围,却带匪徒围杀我!“ 到此高方平真是听得心惊肉跳,那些人全都高手,倘若没有其他喽啰兵配合,顶多也就是bj卢俊义战杨志林冲关胜的局面,但那种混战围杀却更凶险得多。 明明她现在活着躺这里,高方平却担心她会死在那一战之中,着急的道:“没脑子的女人,难怪我总在牵挂你,因为你机变不够,将在外军令不从的道理都不懂。告诉我,你怎能在这样的局面下突围的。” 梁红英道:“当时我也以为大势已去了,身上多处受伤,就没想过突围,只想死前刺杀方天定。但这个时候另外一只神秘人马冲杀出来,搅乱了战局。方天定一系人马也陷入慌乱,分不清局面。于是借助那唯一的机会,我突围而出。” 梁红英接下来的话却险些把高方平吓死:“突围后我身上负伤十处,简单的用金疮药包扎后又返回暗中观察。那股神秘势力暂时杀退了方腊的人,于是我一路尾随下去。发现他们是hb口音。” 高方平愣了愣,不是晁盖等人,晁盖等人现在是不折不扣的赤脚草莽,没有杀退方腊的实力,口音也不对。 想着,高方平皱眉道:“难道是hb田虎?” “正是此贼,hb田虎带领两百人继续追击大钱纲。过泸州未达寿州。我两次突袭田虎队伍想刺杀田虎,却是没能成功,田虎自身武艺了得,更麻烦的是其手下孙安武艺精纯,在受伤过重的情况下,我竟是有些打不过此人。”梁红英道。 高方平吓得跳起来,妈的那是可以和卢俊义战五十合不分胜负的狠人,又不是秦明这种二十回合就被史文恭打退的废材。红英真个是强悍得近乎没脑子的地步,敢于身受重伤的状态下在军阵中战孙安。 “后来呢?这种情况你没理由突围的?”高方平担心的道。 “奶奶运气好,我以为怕是栽了,但不甘心的方天定再次带人杀到,和田虎的人马混战一起,于是我趁机逃走了。这次却是再也支撑不住,咬着牙返回泸州,把身上唯一的钱给了福威镖局,然后就不知道了。”梁红英道。 高方平起身背手走了两步道:“是我太过草率,策划不周。小玉当时问我你比常山赵子龙如何的时候,我就有些莫名其妙的眼皮跳。结果你果然是七进七出,勇猛之处不输,却属于不带脑子。” “好吧反正是我没做好,所以你骂我,我也不打你了。”梁红英低声道。 高方平走回来坐下道:“做得很好了,算好你回来了,否则就是抢到了大钱纲也没有什么卵用。” “你这么关心我,我这么贵重啊?”梁红英很单纯的样子。 高方平道:“以我的能力,赚这些钱其实不花多久。但是如果损失了你,就再也没有了。” 梁红英觉得这小子说的有点肉麻,却是挠头想了想,竟是很爱听。 “你多休息,这事就别想了。”高方平起身。 “不抢了这些钱奶奶不甘心,你说过的,抢了以后百姓就能好过。”梁红英念头不通达的样子。 高方平叹息道:“我骗你的,百姓是否有救,得看老子十年内能不能登入青云。区区百万贯大钱算价值也就三十万,对整个大宋来说毛都不算一根。” “可是奶奶代价负了,不抢了确是不甘心。”梁红英固执的道。 “好好,你先修养,时机成熟我亲自带兵去给你报仇。”高方平道。 “我必须在你身边。”梁红英道。 “废话,你不在老子敢上阵就怪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大人你说田虎和方腊,谁最终能够夺得大钱纲?”梁红英好奇的问。 高方平皱着眉头道:“这两草包都得不到,渔夫得利而已。只有一种情况下他们能吃下大钱纲,就是他们忽然长了脑子,联手行事,但以他们的贪财程度,排外程度,智商级别。我认为断无可能在瞬息万变的战局中有此决定。现在麻烦了,较大可能,蔡京的钱会成运入汴京,那时我得做好准备,在钱政上和老蔡打一场硬战。” “都是红英无能,才让大人陷入此等尴尬境地。”梁红英道。 “你想多了,我还没有输。”高方平说完之后离开了房间……

上一篇   第117章 福威镖局

下一篇   第119章 射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