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快乐的小猪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2章 快乐的小猪

高俅离开时低声问了句:“平儿,你真的认为老夫是个奸臣,罪不可赦吗?” 高方平柔声道:“别多想,大环境如此,官家和蔡京对此的责任比你大的多,你只是在随波逐流。与此同时你是个保护儿子的父亲,如此而已。” 高俅点点头,谈不上落寞,他就没有这种基因。儿子终于长成,幸也,可这小子的志向和思维,真个让经历过风浪的高殿帅心惊肉跳。 “看来陆谦死定了,老夫和陆谦斗不过你。”奸臣老爹离开的时候笑道,“你要是真的聪明就不要碰李清照。除此之外,你要公主为父也给你弄来。虽然咱大宋的驸马悲催,但也能富贵,其实为父更希望你睡个公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吹吹口哨玩玩鸟。空闲时看看街市上娘子们的大腿,这难道不好?比去和老蔡作战好吧?” 高方平道:“老爹谬论也。要能永久这样,我吃饱撑了去这样,然而,儿子我夜观天象,咱大宋清静时日不多了,最迟二十年将有大变。我还年轻,变的时候我只有三十多啊,自保是人的本能。” “好吧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早点休息,不要劳累身子。”高俅离开了…… 太阳快要落山了。 繁华汴京城里,街市上做生意的人们纷纷离开,城中各处炊烟缭绕。 夕阳中,一头小黑猪欢快的跑着,在街市上寻找着人们落下的菜叶。 九岁的民家小丫头,背着一岁多些的弟弟,小脸脏兮兮的样子,行走在街市中寻找喊道:“憨憨,憨憨你跑哪去了?” 小黑猪憨憨在吃菜,哪管丫头叫唤哦。 终于,在一个角落中找到憨憨,揪着尾巴把它拖出来,丫头背着弟弟,抱起不轻的憨憨打算离开,却是忽然被路过的刺青大汉,一把揪住了头发。 “放开,打你哦。” 九岁丫头非常心虚,却听家里老人说遇到野兽不能怕,否则更麻烦。 “小糊涂丫头也敢狂妄!滚一边去!” 小丫头感觉手一松,小黑猪就被刺青大汉拿走了,然后她的小身子被一巴掌打倒在了菜叶中。 小丫头眼睛红红的,她背上的弟弟,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哥几个,回去烤乳猪!”刺青大汉一挥手,带着随从就走。 “回来!” 昨天挨了板子,蛮肚子恼火无处发泄的富安,带着一群肌肉男从街口走了出来。 那个提着猪的大汉当即带着人,怒视着富安走了过去。 到近处就仿佛混混对持,相互看着。 为了增加威慑力,刺青地痞一方,人人都抽出了短刀拿在手里。 噗---- 富安身后的一个狗腿子,扔了个大麻袋在地上。 打开麻袋,里面全是用于火拼的长刀蓝牙棒什么的。 “乃们的刀太小啦。” 富安一群狗腿扛着大刀狼牙棒,就冲过去把被吓蒙了的地痞砍了个鸡飞狗跳。 噗嗤噗嗤---- 衣服片片飞,到处在冒血。 要不是衙内吩咐不许闹出人命让开封府为难,富安想杀两个人。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我等知错了。” 没能跑掉的地痞们,被各种蓝牙棒打的忒死,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看着富安,仿佛看到魔王一般。 “个老子的,让爷去和蛮子打仗或许不成,剿灭你们这些二流子倒是没问题,因为你们是二流子,老子是一流子!” 富安把衙内爷吩咐的台词念完,一时又找不到话说了,只得又抬着蓝牙棒狠锤他们几下。 噗嗤噗嗤---- 又是一些血飙了起来。 看到开封府捕快过来了,富安这才停下了手。 “刘都头救命啊,您快看来瞧瞧,这些个玩命徒持有管制兵器,我大宋一朝,对带刀尺寸分明是有规定的。”见到开封府捕快后,那些地痞大叫救命。 富安一阵尴尬,法律的确有规定,用大刀作战也不能太明目张胆,于是赶紧把兵器收起来,交给小弟带着先走,那是从禁军借来的军器,万一丢了回去还不找死啊。 不过说起来真的威风啊,下次和混混作战的时候,富安打算借来禁军的甲胄和战马。 开封府的刘都头带着一群公差走过来,眯起眼睛看看两方,这不叫斗殴,完全是军队欺负老百姓,地痞全部成了血人,富安等肌肉男毫无损伤。 “富安你开什么玩笑!刚刚在远处瞅着,禁军用的军盾都你被带出来了?”刘都头有些无语,“街市斗殴,用得着这么夸张?” 富安和刘都头握手的时候塞了一片碎银子,说道:“好说好说,刘都头明见,富安哪敢造次,都是我家衙内的主意,我还得吃饭养家呢。” “不要闹事,不要出人命,否则本都头不好对上面交代。”刘都头收了好处之后就离开:“当然了,你们这些良民对次序的维持,总体还是有效果的,府尊都亲自下问,为何这区的治安大幅改变了。” 仿佛血人一般的地痞就这么的被无视了。 九岁小丫头背着弟弟,躲在远处角落里始终看着火拼,愣是舍不得离开,因为猪还没有拿回来,把猪丢了那可不好。 最终,看到那些抢劫小孩子的地痞被打跑了,小黑猪落在了富安的手里。 看富安满手臂的刺青还用大刀砍人,丫头非常不看好,不敢去说话,却是又不甘心,只能远远跟着。 富安提着猪走了几步,原本打算当做战利品拿回去烤乳,却是老被小丫头跟着,只得反回来道:“丫头,保护费缴了吗?” “俺娘已经缴纳过了。”小丫头神气十足的道。 富安极端不情愿,但是为了维持形象,回去不挨板子,只得把猪还给了人家,摆手道:“滚。” 小丫头抱着猪想了想,又把猪交给了富安道:“大爷威武,猪您带回去帮我送给衙内,这是孝敬。” 富安一巴掌抽她脑袋上道:“害我啊,缴纳过保护费,就不能拿东西了,否则回去还不被我家衙内干掉。” 小丫头捂着脑壳道:“这是送的啊,我家猪还多呢,往常经常有猪丢失或者被枪,最近都不丢失了,街坊说乃是衙内爷的功劳,就送给衙内品尝了。” 说完不等富安拒绝,小丫头背着弟弟,跑跑跳跳的离开了。 这一幕,让富安很是有些以往没有的荣耀感,忽然觉得在衙内的怂恿下,做的事很有意义,然而作为大爷,牵着个宠物好歹有点面子,但抱着一个猪成何体统,可惜这个猪是衙内的,还不敢走丢了…… 高方平仿佛大爷一般,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哼小调,见富安今个扛回来的钱多了一倍,是两麻袋,另外还有一头小黑猪。 把银钱缴入账房,一伙狗腿子,就看着小猪在院子里乱跑。 “别造孽了,还是给此猪个痛快,杀掉吃了吧。”富安感叹道。 高方平摇头道:“不,留着给你养。” 富安仿佛死了爹一样,却不敢拒绝,作为殿帅府的大爷去养猪,开什么玩笑。 高方平也知道这么做为难富安,于是哈哈笑道:“开玩笑的,你明天还要帮我扛回三麻袋钱来,养猪找别人好了。” “衙内英明。”富安松了一口气,哼着小调去逛窑子了。 院子的角落躲着一只小萝莉,好奇的观看衙内的宠物猪,觉得那个猪好笨啊,四处乱跑找吃的。 高方平招手道:“小朵有事吗?” “衙内爷,小朵拉拢到储户了。”她小跑着过来,把府里一个被蛊惑了的大丫鬟的积蓄,一把碎银子放在了衙内的手里。然后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这样我就可以挣到钱啊?” “可以,这里多少?”高方平道。 “十贯,是路路阿姨好多年的积蓄呢,她有些担心,侧面问及可不可以出具凭据?”小朵问道。 “废话当然可以。收了钱,开条子是天经地义。”高方平嘿嘿笑道,“让她去账房拿凭据,以我的名目开具就可以,记住是我的名目,而不是高府名目,一但弄错了不但没有利息,我老爹还会问你们要保管费,他心黑着呢。还有啦,十贯钱你有一百文拉储提成,去账房支取,也可以存在账户吃利息。“ “衙内威武。”小朵很高兴。 高方平又道:“给你个任务,养这头猪?” “好啊。”小朵理所当然的答应了。 高方平道,“我每天额外多给你两文钱,算是养猪的报酬。” 小朵一阵脸红:“可是可以的啦……只是衙内要不要那么好?” 高方平微笑道:“我没那么好,因为我想让你替我挣钱,我吃肉你怎么的也要有烫喝,否则你饿死了谁给我挣钱。” “恩恩,尽管吩咐。”小朵死死的抱住小猪不放手了。 高方平道:“养猪要细心。每天午时给小猪称重,记录猪的体重。此外记录喂了多少粮食。三十天后拿着数据来找我,领取六十文钱。” “好勒,妥妥的。”小朵很善于学习衙内的新潮词语。 “只要肯做,赚钱是不是很简单?”高方平笑道。 小朵点头道:“简单是简单。可不论怎么看,衙内都有点像是故意送钱,你会亏死的。” 高方平道:“你错了。我在研究复合饲料功效,以及粮食和猪肉的交换比。配方一但成功,我赚的是你的一亿倍,这叫生产力挖掘。二十年后我成为世界首富,我大军就吃着最好的肉干军粮和蛮子作战。官家嘴巴笑歪,你成为我养殖场首席技术官,这就叫多赢。” ……

上一篇   第11章 第一桶金

下一篇   第13章 我就一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