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溃败的军伍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29章 溃败的军伍

高方平第一穿上了官服,走进了开封府的大堂。 尽管是深夜,却已经升堂,数十个差人站列在两边,既是条杀威棒不亭的敲击在地上,就算高方平胆子大,也被吓了个心惊肉跳。 “下官高方平,参见府尊。”高方平抱拳道。 张叔夜铁青着脸,一句废话没有,直接道:“你和蔡京在搞什么鬼,本府不想过问。但是现在开封治下陈留县告急,老夫且问你,可敢出阵?” 高方平抱拳道:“只要府尊敢出委任书,不怕张枢密责难,下官就敢出阵。” 张叔夜怒斥道:“张康国那个怂货算什么东西,也敢责难老夫。开封治下,天子脚下,贼人丧心病狂的围困县城,兵贵神速,等官僚相互推诿讨论出个结果,贼人已经杀光我陈留县百姓散伙了。老夫代天权知开封府,留守东京,于治下剿灭谁敢啃气?” “府尊英明,下令吧。”高方平嘿嘿笑道。 张叔夜胆子又大又有担当,果然不是盖的。换个人的话就等着踢皮球了,他就是有权出兵也不会下令,会等天明,把皮球交给枢密院相公,最终枢密院又推诿给官家。反正不论怎么做,成败与否都是官家指挥的,都是官家背黑锅。于是就算百姓死光了,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结局。唯一不好的只有老百姓和官家。 若在平时,张叔夜无权调动上四军的,但是因为最近治安压力大,又有西夏和辽国使节在东京,早前的时候张叔夜已经拿到了捧日军第八阵的指挥权,参与在开封府维持次序。所以只要张叔夜敢作为,他还真不用甩任何人,就可以派遣徐宁所部在京畿路行动。 当然张叔夜也不糊涂,直接派徐宁的话那就是出工不出力,又是一个相互推诿打太极的过程,于是只有召见猪肉平了。 亲眼看着张叔夜写下了委任书,签押开封府大印之后,接过来确认了一遍,收纳在怀里。 “捧日军第八阵徐宁所部受本留守调遣前往陈留平乱,因为兵事紧急,深夜无人所用,固临时委任宣奉郎高方平、云骑尉梁红玉为监军,前往平乱。去吧。”张叔夜还算厚道,给了高方平一个随行的理由。 不给理由高方平也能去,但是如果打赢,高方平就无法领功了。如果打输,有高方平在也容易背黑锅。因为高方平是文官,至少不会被捉去宰了,但如果没有文官监军同行,又出事的,徐宁也就完蛋了。老张这是为禁军留点能用的人才,不想徐宁出事。 “府尊等候下官的捷报!” 高方平拱手之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开封府。 前往驻地的时候,训练有素的捧日军第八阵早就整装待发了,整个校场火把通明。满编两千五百人,四千匹战马严阵以待靠。 徐宁,史文恭,杨志,林冲,关胜等全部将领下马,单腿跪地参见监军大人高方平和梁红玉。 小萝莉乃是大官家钦封的云骑尉,现在也被张叔夜委任为督军一起参与背黑锅,目下由梁红英抱着她骑一匹马。 在随从的伺候下穿好甲胄上马后,高方平道:“小玉来我怀里,别影响你姐,她不是保姆而是保镖,你的奶爸是我。” 接下来高方平把小萝莉抱在怀里,开始了检阅,挑选出阵军队。 不能全部带出去,这种情况下的剿匪,出动的军队越少,高方平和张叔夜的压力就越小。是的,就算张叔夜有这个权利,但是你随随便便在天子脚下不经批准就动用过多军队的话,是功劳的同时也是过失。军事上民生上是功劳。但政治上却是可大可小的过失。 其次高方平想把狠狠的教这些反贼做人,那就必须扮猪吃老虎,人多势众的话难说都还没有开始打,他们就跑光了。这就没有军功了,妈的大宋的功劳计算是很科学的,都是按照人头来算的。所以必须低调,要让自大张狂的贼人有决一死战的打算,出阵人数就必须要掌握住一个平衡点。 这就是战场智慧,打战需要脑子,否则等天亮,等官僚在朝上讨论出个结果,捧日军天武军神卫军龙卫军,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出去当然打得赢,但那不是剿贼,而是吓跑贼人再次危害,顺便军队所过之处如同蝗虫一般把老百姓洗劫一遍,这个黑锅也是官家背负。 最终选中了杨志的骁骑营,以及梁红玉的虎头营。 “出阵!” 高方平一挥手,一千人两千战马,浩浩荡荡的开向夜下的城门。 杨志乃是将门之后,他的骁骑营来说驾驭战马的功底最强。至于梁红玉的虎头营,班底骨架乃是跟随高方平在孟州牢城营平乱的悍兵,素质不如其他,但是悍勇非凡,乃是这只军伍之中唯一参加过血战,啃过硬骨头的一队。 所以要打一波流攻坚战的话,必须有虎头营这种悍兵在,用于打第一阵,就能激发出全部的士气…… 一人双骑轻装上阵,除了兵器军械之外,口粮都只带了半顿,马不停蹄的朝陈留急行军。 陈留距离东京并不远,不到两百里路,在一人双骑的轻装阵容奔袭下,午间都不到,已经来到了陈留县外围二十里不到的地区。 到此,高方平当先勒马停了下来道:“吃干粮,喝水,喂马,歇马休息一刻钟,然后跟随本官去杀贼。” 饭都没吃的长途奔袭到此,早就饿了,可惜依照第八军阵的规矩,不论训练前还是作战前,包括马匹在内都吃能吃三分之一饱。因为人和动物都一样,饭饱就神虚,一但饿着就有凶性,人饿到一定的时候就会造反,这就是凶性使然了。 于是包括马匹在内,全部家伙狼吞虎咽的吃着仅仅三分之一的口粮,之后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放松。 “列阵!” 徐宁发现前方有状况的时候,就下达了警戒命令。 顺着看去,远远的看到了过来了一队毫无规矩的散乱人马,说是丢盔弃甲也不为过,竟是身穿宋军的服饰。 “拦截!但凡敢冲阵者斩!” 高方平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于是下达了非常猥琐的命令,否则万一其中混杂了贼人,借助混乱过来浑水摸鱼不是栽了? “竖起军旗。” 徐宁下达了命令,于是麾下军伍展开了雁型阵拦截,并且升起了“禁军捧日第八将徐”的旗帜。 前方逃命的散乱军伍看到前方有禁军来救援,虽然还是一副逃命的样子,却欢呼了起来,又哭又笑的模样,象是一个被打哭了的小孩子看到父亲一样,更加卖力的飞跑而来,像是要投入长者怀抱受到安慰的态势。 徐宁一挥手,军阵之中三骑人马冲出去喝道:“前方人马五十步停下,由指挥官通报番号,接受监军高大人校阅,违令者斩!” 但是那些厢军的概念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军规,也被吓破了胆子,不管命令,一千多人毫无章法的就这么散乱的继续奔跑而来。 如此,吓得传令的士兵勒马跑了回来。 徐宁也一阵头晕,觉得怕是要出事,这些该死的家伙也不知道是谁个傻子的麾下? 见他们不听命令的越过五十步之后,高方平一挥手道:“杀!” 嗖嗖嗖---- 顿时弩箭犹如下雨一般的射了出去。 一波流。 首先突破五十步的多大二十几个宋军,顿时就被射成了刺猬一般的倒下了。 其余的宋军直接吓破胆,不敢再冲,退了回去。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妈的自己的兄弟竟然比土匪山贼还要狠,这都什么事? 见虎住了他们,高方平再次下令道:“围起来。” 于是军阵转换圆形阵,围困了起来,并且慢慢的收缩,最终把这些散乱的厢军一堆的围困在了中间。 “放下兵器坐在地上,没有本官批准,敢私自起身的列为叛军,就地正法!”高方平再次喝道。 然后那些家伙不敢迟疑,赶忙放下了兵器,犹如俘虏一般的坐了一地,开始纷纷求饶了,就像高方平是土匪一样。 “指挥官何在,上前来报上军号,说明情况。”高方平又道。 之后,人群之中这才出来一个唯唯诺诺的年轻人,身穿普通小兵服饰,走到二十步的时候他停下跪地道:“末将兵马都监黄石港,参见监军高大人。” “给你十息,简要的说明陈留县情况。”高方平道。 黄石港如履薄冰的跪在地上道:“大人容禀,贼人凶猛势大,末将赶到的时候陈留县……已经沦陷。有坚固的县城为依托,贼人达几千之众,为百姓安全计,为军队安全计,末将的攻城器械又不足,于是不敢轻举妄动,撤退回来等待救兵……” 到此的时候,高方平一鞭子抽在他脸上喝道:“你就是救兵!还指望救兵!贼人只是几百,何来几千?妈的你把老子当做傻子忽悠吗?” 这时,逃兵的人群之中,有个穿民服的老头老泪纵横的大哭起来,叫道:“大人,小老头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