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就一流氓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3章 我就一流氓

“衙内威武!” 这句口头语最近开始流行了,不但是高府内,街市上喊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高方平发誓真的没做什么,也就是对那些地痞问了句“你瞅啥捏”,然后海扁了他们几顿,如此而已。 可是富安那厮每次回来扛的钱越来越多,最近的几天,是用车拉回来的。 以至于账房的那个老头心惊肉跳的,跑去找徐宁,让他加强高府防卫。 徐宁够狠的,把亲军内的兵痞,不适合塑造的割除了五十多人军籍。但人家对高家忠心耿耿啊,不能不给口饭吃。于是交给富安带去打架斗殴了。 天老爷的,徐宁对那些兵痞的评价是:“不适合上战阵冲杀。” 然而富安对他们的评价是:“和混混作战一个顶三,绝对凶猛!” 于是皆大欢喜了。跳槽过来富安这边的非常满意。 赶走了害群之马,徐宁腰也不酸了。 当然有天开封府的推官还是找来了,让高方平悠着点,推官大人说富安那厮太让人心惊肉跳了,最近都开始骑着战马带着大锤和混混火拼了。 显然是亲军淘汰下来的那些兵痞、带入民间的不良习俗。 更夸张的是,富安最近通过殿帅府的关系联络军造监,打算带着炸药去和混混作战,结果被高方平杖责五十,才算是安分了些…… 后世有总结,主将气质决定一支部队的灵魂。 目下高衙内是幸福的气质,发出骨子里。所以富安等一众狗腿也幸福的要死要活。他们天天骑着战马穿着盔甲,和地痞斗殴的感觉,应该是前世高方平开着修改器虐npc的感觉。然后狗腿子们收入大幅的增加,居然做狗腿子都做出了荣耀感。 就连富安那个狗才,最近受到街坊的尊敬后,也经常会说维持汴京的和谐他责无旁贷。 “徐指挥,今个休假一天,跟着我去张家。” 午后高方平提了些栗子和糕点,打算去看看林娘子。最近高方平还是感觉有人盯着自己,而且得罪的地痞太多,带上徐高手比较好。 此外去见张贞娘总归有些不对付,带着稳重的徐宁要好很多,徐宁本身也是林冲的好友,和张贞娘也较为熟悉…… “衙内威武!” 走在街市中,遇到熟人多数都会这么称呼。也算是积累了一些人品。 所以说吟得一手好湿也未必有用,大多数人都不是傻子,人家不会听你怎么说,只会看你怎么做。 “衙内最近以来名声颇佳,是个好开始,难怪殿帅爷整天都在感谢天降祥瑞。可喜可贺。”徐宁这次跟着纨绔子弟行走感觉不同了,上一次真的很丢人啊。 不久来到了张家小院。 老张教头发配充军了,毕竟死了一个人,开封府虽然可以轻判一些,但怎么对死者家属交代也是一门学问。好在据说充军也不远,就在孟州,张贞娘赶着牛车行走两日,就可以去看望爹爹。 如今家里就剩下张贞娘,以及张贞娘她娘。 张母还是有些害怕高方平,躲在内堂不出来。 张贞娘清瘦了些,对高方平平平淡淡,谈不上仇恨却也毫无热情。倒是对徐宁很热情。 “贞娘最近可好?”高方平找点话说。 衙内一开口,徐宁识趣的离开说是出门透气。 张贞娘明显憔悴的表情注视着高衙内,轻声道:“衙内觉着呢,民女能好吗?” “我承认我问了一句废话,但那不是主要。”高方平喝了一口茶道,“你需要注意的是,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张贞娘愣了愣,思索片刻点点头道:“这倒是句实在话,我家家破人亡全拜衙内所赐。但咱们是小人物反抗不了。而衙内悬崖勒马兑现了承诺,你的确尽力了。爹爹来信说到那边经过衙内打点,某了个清闲差遣,也躲过了杀威棒。夫君上路前也收回了休书,言及不要记恨衙内。说沧州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不久可以回来和我团聚。” 顿了顿,张贞娘认真的问:“妾身奇怪于,官府的判决怎同儿戏,夫君刺配沧州,又怎能回来相聚?” 高方平又道:“别想太多,林冲没有刺,回来就不是林冲了,我会重新给他军籍,某个禁军好差遣。” 张贞娘道:“总觉得衙内是不是太好了?有点难以相信。” “你怎么看我无关紧要,我只需要你夫君为禁军效力,为国效力,那会很艰苦,死于战阵的概率也很大!”高方平道。 张贞娘贤淑端庄的样子道:“若果真如此就好了。将军马革裹尸为国存亡乃天经地义。家夫顶天立地的男儿,死于斗争陷害妾身会想不通,但死于军阵搏杀乃是夙愿。” “有你这句我没有白来。有困难别来找我,你不好意思我也烦,可以找徐宁。告辞。”高方平起身要走。 相反倒是让张贞娘愣了愣,真觉得这家伙换了一个人,下意识的忍不住想留他多聊一下。 “衙内这就要走?再吃了这杯咸茶。”张贞娘把刚刚煎煮的茶给他。 硬着头皮喝了一口,高方平一阵眼晕,这茶太他娘的难喝了,什么葱姜蒜盐都放里面,“我说这茶难喝你会不会不高兴?” 噗嗤---- 张贞娘愣是没能忍住,再不想给笑容也笑了。其实她故意的,故意弄得口味很重,放的盐很多。 “衙内似乎真的换了个人,略有粗鄙之感,却大气直接,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张贞娘道。 “李清照也这么说,你们所见略同。”高方平道。 “身份才华相差十万里,贞娘怎敢和贵人相比,只是说出了所看到的事。”张贞娘又变得冷淡了。 高方平微微一笑:“知道吗,实事求是就是好学问。再好的景秀文章如果脱离实际,不接地气,那狗屁不如。所以你不加修饰的直接说出看到的现象,就是才德。” 啪啪啪---- 外间忽然想起掌声,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高兄一语中的,你无术却有略。” “李清照?”高方平和张贞娘一起失声。 高方平以为李清照是张贞娘弄来的,而张贞娘以为是高方平弄来的 “林家娘子见谅见谅,清照不请自来。缘于街市看到高兄,想唤住交谈他却行色匆匆。左右无事清照就跟随而来,希望不要责怪。” 声音中她进来了,悠然自得,浪漫洒脱,毫无拘束的坐下,抬起了高方平的茶婉一口喝光道:“好难喝。” 张贞娘就拘束了。和宰相儿媳、举世大才女对坐,谁都会不自然的。 高方平叫道:“徐宁你是不是睡着了!” 徐宁尴尬的进来,凑近低声道:”衙内莫要责怪,末将知道有人跟随,也看到她不请自来,可面对赵相公儿媳衙内您希望我做什么呢?” “预警,让我知道状态。”高方平道。 “状态不是挺好?”徐宁对此很想不通。 “也是哈。”高方平一阵尴尬,赶走徐宁,低头而坐不说话了。 “高兄缘何就不说话了?”李清照道,“你应该不反感和清照闲聊。可不像你当着我夫君和百姓,当街对清照示爱的为人。” “的确不反感,我喜欢你呢。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你是才女,我大字不识几个的一花花太岁,和你一起显得我极其猥琐。”高方平郁闷的道。 张贞娘神色古怪。李清照则是笑得前俯后仰,“衙内过于谦虚了。你只粗不俗。清照或许有才只是小才,舞文弄墨而已。高兄却那种不随意显山露水,却内里乾坤之人。仅仅刚刚一句‘实事求是是学问。景秀文章脱离实际就狗屁不如。’一语道尽朝间诸事,也正因此王安石相公改革了科考,删减诗赋卷试唯两字也:务实。” “王安石……”高方平想了想道,“算了,不解释,不评价。” 李清照愣了愣道:“说啊。” “不说。”高方平微笑摇头。 “你要不要那么雅致含蓄?”李清照道。 高方平好奇的道:“你和谁学习的此种语法?” 李清照轻眨了一下眼睛道:“学自你的狗腿头子富安,有天遇见他在街市上砍人,清照便邀请他喝茶,于是偷师了。清照有小才,于文语方面的天赋还入得高兄之法眼吗?” 高方平嘿嘿笑道:“你欠我五贯,学问要花钱买的。” 李清照非常得意,看其模样已经有了一首词想念了。 高方平举手投降道,“千万别念,你一念更显得我不学无术,我甚至都听不懂。” 李清照只得作罢,微笑道:“甚好甚好。这是五贯钱,高兄收下。咱们有约于此,你开价我给钱,买尽高兄胸怀韬略,你看成不?” 她三分调皮,三分清雅,四分狡猾的样子,放了一定五两的官银在桌子上,妙目注视着高方平。 高方平收了她的钱道:“我是商人,是可以谈价的,无奈你买不起,你家公公就算再执政二十年,打开国库也买不起我胸中之韬略。” 李清照动容道:“当真?” “当真。”高方平把手拢在手袖之内,微微躬身。

上一篇   第12章 快乐的小猪

下一篇   第14章 绝世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