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替天行道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31章 替天行道

高方平一千人两千马兵临城下之际,只见城池周边横七竖八的有近两百具尸体,大多数是厢军黄都监所部的人,然后有些是贼人,还有一些像是某商号的人,应该是蔡京系押运大钱方面的人马。 仰头看去,城头上还悬挂着血淋淋的两百多个人头,想必除了时文涛全家外,蔡京系押送大钱的队伍都被这些反贼是杀光了,人头都悬挂在城头作为威慑了。 “好多的马啊!哇哈哈哈,兄弟们姓送的又来了,这下发财了,终于有用不完的马匹了!” 城头之上一个草莽状的大汉,脸上有条恐怖的刀疤横跨,在鼓动手下。 在高方平身边的梁红英冷冷道:“此人便是北河田虎,旁边那犹如铁塔一般的大汉,就是孙安!” 史文恭眯起眼睛道:“只等大人一声令下,标下便把那孙安的头颅给一箭射穿!” “不要妄动,等我想想。”高方平竟是没有立即下达作战命令,只是骑在马上思考。 少顷,高方平低声问:“指给我看,谁是方天定,谁是石宝,谁是邓元觉?” 梁红英却摇头道:“奇怪,他们并不在城头。但是别管那么多了,大人快下令攻城吧?” 史文恭杨志林冲关胜也同时抱拳道:“就等大人下令,我等率先杀上城头,一但突破封锁打开城门,此战可定。” 高方平摇头道:“老子们轻装上阵,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这种作战方式损伤太大。并且贼人狗急跳墙之下,有可能转变凶险的巷战,真把贼人逼急了,百姓伤亡就太大了。” “事到如今顾不了这许多,打仗,就会有牺牲。”大胡子关胜说道。 “放你娘的屁!”高方平大骂道,“妈的军人老子的确想杀多少就杀多少,闯再大的祸,黑锅也是张叔夜去给老子扛,但是百姓死多了,老张他首先就不放过我,你不要以为老张他不猥琐。” 全部人举小白旗的样子不说话了,都知他就这德行,装-逼的时候大义凛然,但有时候也蛮猥琐的。 高方平思考之际,第八军阵已经和城头上的土匪展开了骂战,相互口水乱喷,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祖宗八代开始中枪。 “?”高方平却偶然发现,城头上有个伪装成土匪小厮的家伙,闪现了一下就消失了。 那个身段高方平不会记错的,是燕青。 祸害啊,那小子真的又机灵又聪明,居然不动声色的隐藏到了现在。这下……有得瞧了。 “狗官!你毛长齐了没有!”田虎在城头上哈哈大笑道,“朝廷气数已尽,竟然派出此等黄口小儿监军督战,也难怪管军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高方平满脸黑线的道:“妈的老子这辈子最讨厌有人叫我黄口小儿,你们别以为我年纪小,就以为我好欺负,现在我都不怎么想骂你们,但等会砍了你们的脑袋当球踢。” “哈哈哈哈!”田虎的部下们纷纷大笑起来道:“老子们好怕啊,求求大人快点攻城,好让我等献出人头。” “我读书少你们不要蒙我,等我想想,要不要在攻城器械不足的时候攻城。”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城头上的反贼几乎笑晕,觉得朝廷真的废了,这狗官居然比早先的黄都监还废材,就这种货色居然也能做官,能领兵出阵?也难怪大宋边关的军伍,永远被蛮子打的抬不起头来。 别说城上的反贼了,就是本部的梁红英听这小子忽然变白痴,也险些气死,黑着一张脸,要不是因为军阵不同儿戏,主将威严不容亵渎,她又手痒要打人了,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殴打高方平了。 大战在即,军中无儿戏,所以梁红英不打高方平,而是给小妹后脑勺一巴掌,呵斥道:“身为陛下的云骑尉,身为监军之一,面对土匪你还不下令攻城!” 梁红玉的虎头帽被打掉了,捂着后脑勺道:“我只有四岁而已。” 城头上的土匪全部笑晕,眼泪都笑出来了,觉得这队人马太滑稽了,皇帝也昏庸到了极限,四岁的奶娃居然是云骑尉监军?这样的王朝不反,留着它干嘛! “贼人凶猛势大,老子们午饭也没吃饱,小的们跟着老子撤退,去拿了攻城器械和炸药,约了人,然后再来教这些反贼做人。” 高方平下达了撤退命令,率先调转马头就离开。 禁军的全部人几乎晕了,面面相视了起来。 徐宁不算有多聪明,但他是最了解高方平的人,知道肯定有原因,于是只得马上下令,前军变后卫,后卫改前军,开始撤退…… “哎吆不好,不能叫这些马跑了,这哪是军队,是马队啊!”田虎一看就跳了起来。 孙安抱拳道:“大王明见,末将观察他们军阵散而不乱,并不像早先的败军,其中恐怕有诈。” 田虎不管那么多,看了看左右,色变道:“江南那伙邪教徒呢?怎么姓方的小儿不见了?” 不等孙安回答,田虎跳起来叫道:“果然有诈,方天定小儿更想独吞这些马,已经准备突袭了,咱们不能落后,传令本王令,全军出城突袭。断不能叫废物官军的马跑了,不能让方天定小儿独吞军马!” …… “狗官休走!平日里你们这些狗官贪污勒索,祸害百姓,爷爷们今个要替天行道!” 高方平所部打散阵型撤退之际,只见陈留县城门大开,几百贼人冲杀出来,马军不多,只在几十骑左右,但是为了抢马,妈的那些步军竟然跑的不比马军慢。 看似是两系人马在你追我赶,相互都生怕落后一样。 石宝、邓元觉,孙安等两系人马中的几大猛将更是冲在头列,勇猛无匹的大喊“狗官休走”之类的话语! 决战时刻到了! 高方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寻思,燕青,你小子要是把握不住机会,没有作为,那么此战后老子第一个斩了你个反骨仔。 想定,高方平勒停了马匹喝道:“后卫变前军!勇猛杀敌!梁红英不许离开我和梁红玉身边。杨志关胜林冲徐宁冲阵,迎战石宝邓元觉等人,不许他们分身杀害兄弟们!” 作战命令下达完毕,高方平最后道:“史文恭!” “末将在!” “射杀田虎后,利用杨志等人纠缠的机会,尽量把贼人大将全部射杀,一个不留!”高方平道。 “冲锋!勇猛杀敌,退后者斩!” 徐宁等人变幻军阵之后,当先冲了出去。 声势惊人,一眨眼时间,逃跑的官军居然变为了呈现尖刀形态的骑兵集群冲锋。 仅仅那种万马奔腾的箫杀之感,绝对是这些土匪想都没有想过的局面。就连贼群中的狠人田虎也不禁半张着嘴巴,愣了。 隐藏在人群中、低调的年轻人方天定看到的第一时间色变道:“中计了,这根本不是普通官军,没有拒马阵、长枪和重甲的情况下,没人可以扛住这样的骑马集群冲锋!” 因大对人马离开了县城,城门方向也忽然生变,发生了厮杀,扭头看去竟是一股不知哪冒出来的神秘力量,人数也不多,只是十多人,却快速把留下把守城门的贼兵快速杀死。 不等田虎反应,不等方天定下令,燕青所部夺取城门之后,很猥琐的就关上了城门,然后上城头观看高方平作战了。 燕青觉得这些贼人死定了,遇到高方平这么猥琐的人渣,想不吃亏是很难的。 无比阴险的史文恭躲在后军之中,取下穿云箭和大长弓在手,一踩马背飞身而起,恐怖的长弓于空中展开,穿云箭射出的时候犹如哨子催命。 在军阵之中发呆的田虎,竟是直接就被一箭把脑瓜给射爆了。 吓了高方平跳,真个是射爆,就像被大狙打中的西瓜一样,直接爆掉。 主将田虎一死,贼兵军阵大乱。就算孙安也喊不足,而至此混乱之际已经短兵相接了,根本就不叫对抗,六百多贼兵在两千发狂的战马面前像是被踩碎的稻草,毫无还手之力。 杀杀杀---- 孙安果然勇猛无比,出手就是三个禁军骑兵被挑下马去了。 第一时间迎上去大战孙安的关胜竟然倍感吃力,于是很猥琐的开口呼救,无奈之下林冲只得放弃邓元觉,回马支援关胜,刀来枪往,林冲关胜两大战将,竟是短期也拿孙安没有办法。 见大势已去,返回县城也不可能了,方天定叹息一声低声道:“石宝,邓元觉,司行方,历天闰。此番我等栽了,留得青山在就好,保护我突围,别管其他!” 邓元觉猛的一挥舞手中几十斤的禅杖,逼退了杨志和徐宁,大喝道:“你等带少主撤退,别管洒家!” 石宝司行方历天闰觉得不妥,待要说话,方天定却是枭雄风范的低喝道:“走!成大事不拘小节,将军难免阵前亡,犯了错误就有代价,任何时候总要有人舍生取义的!大师,您一路走好。” 于是,任由邓元觉大和尚带教徒扛住了杨志徐宁的第一波骑马突袭,石宝等猛将,低调的带方天定快速撤退。

下一篇   第132章 刀枪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