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生于忧患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5章 生于忧患

见富安疑惑的样子,高方平在道:“好吧猪脑子,我多解释几句。卖豆娘以前天天被骚扰,不但造成直接损失,还导致少了些人去买豆子。那么她挣不到钱你觉得她敢花钱吗?” “不敢,存着给老娘抓药。”富安道。 高方平点头道:“对。所以隔壁张屠夫的肉就卖不完,因为豆娘吃不起肉。张屠夫挣不到钱,青楼的红娘就少一个客人。红娘挣不到钱,那么水仙坊的老板胭脂就卖不完。这是一个循环,最终大家一起穷。但你去把地痞干掉后,豆娘手边有了点钱,日落后她就买走了张屠夫的肉,张屠夫带着钱去找红娘,红娘又带着钱去找胭脂老板,胭脂老板最终又买走了豆娘的豆。知道钱从哪来了吗?” “我的老天!衙内真的太心黑了,这种赚钱的法子都能想出来?”富安嘿嘿笑道。 高方平道:“我虽然心黑,但你没有发现大家都有利?我什么心思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街坊能不能富贵。他们富贵老子们就挣钱,简不简单?” 富安打算发表些评价,却是后脑勺一疼,扭头看是被高殿帅抽了一巴掌。 高俅喝道:“滚!这么高深的问题你也配讨论,一边去。” 富安灰溜溜的走了。 高俅首先表扬了高方平的赚钱能力,跟着泄气的道:“老夫收到消息,你在密谋要坑张步帅?要不要这么黑?” “爹爹,这你就不懂了。他喝兵血喝得满嘴流油了,而且他真的太想要徐宁的盔甲了,徐宁刚烈,打死也不会卖。如此最终会导致冲突。”高方平文绉绉的道:“儿子我能让张步帅心买到喜欢的盔甲,也让老徐心甘情愿的卖盔甲。钱就是要用来花的,没有一身四十万的名牌甲,张步帅都不好意思承认是大宋朝的第三武将呢,太寒碜了。” 高俅老爹险些笑死,“这么来说,你小子打算改天卖给八十万的盔甲给老夫穿上去踢球?” 高方平尴尬的道:“爹爹,如果你我不是两父子,我真会这么干的。” 开心了一刻,高俅正色道:“我儿,卖盔甲就卖盔甲,不要把张步帅耍的太狠,否则我这个殿帅面子上过不去。都是禁军老兄弟,他也不是老夫的部下,虽不太得宠,影响力有限,但不要把事情做绝,知道吗?” “大人威武,儿子理会得。”高方平乖乖的点头。 “对了,官家喜欢新奇,对于你的某些个语法很是赞赏。今天官家就对赵相公说‘加油,朕看好你哦’。老夫险些笑死,明眼人都知道,赵相公一党影响力大不如前了。这是被官家讽刺呢。”高俅离开的时候这么说道。 高方平很无语,当初为了这个句式还被老爹抽了一巴掌呢,结果转眼他教给官家了。 随即高方平叹息了一声,赵相公失势的话题,又让高方平想起李清照的那句话:将来,不论贫贱富贵,你都是我朋友吗? “清照就快离开京了,所以专门问我要了一句诗。从不曾记得读过你的作品,但感觉却认识了很久,君子交往平淡如水,清照是君子而我不是,但我会尽量尊重你。一路走好,我不会去送行。没把记忆中的诗词送给你是因为不想侮辱你。你交的朋友是那个粗鄙、不学无术的花花太岁,你认可了这样的我,不管美丑,不论贫贱,不谈雅俗,你带走了那句粗鄙词句。这便是知己红颜……我没什么太好的东西送给你的,如果要有,希望能用二十年,养最多的战马和猪,培养出两个绝世名将,让他们带着最好的肉干军粮、最凶猛的骑兵集群去和蛮子作战。他们打仗我就挣钱,百姓就安定,官家就安心。这没有什么不好,借花献佛的把这些送给你。” 高方平喃喃自语着。 李清照终其一生无法在感情上获得幸福,她自身才华横溢,最喜欢的却不是才子,而是那种有骨气的沙场男儿。想着这些历史事实,高方平心里很是有些感慨。 高方平离开后,富安鬼鬼祟祟的走出来,用比高方平好不了多少的狗脚字,记录下了刚刚衙内有感而发的语录。 “衙内不要怪我盗版啊,都是钱闹的,贪污会被你干掉,记录点你的语录拿去卖钱你总不至于杀人吧。”富安嘿嘿笑道…… 晚间,汴京的琉璃坊灯红酒绿,歌声乐器,诗词歌赋不绝于耳。 一个雅致的包间内,着男装打扮的李清照静静的等候着。 富安恭恭敬敬的走前递给一张纸,然后从李清照手里领取五贯钱。 “富安粗鄙,不打扰了。”富安很是尊敬此尊贵美女。 人走后,李清照打开纸张观看,这便是富安记录的高方平的语录,这是要花钱买的。李清照就是这么偷学高方平的语法的。 这种类似偷窥别人内心的行为,还让李清照有些小兴奋。 原本以为看了会哈哈大笑的前俯后仰。但是一字一句的读完后,李清照笑不出来。 “清照就快离开京了,所以专门问我要了一句诗。从来不曾记得读过你的作品,但感觉却认识了很久,君子交往平淡如水,清照是君子而我不是,但我会尽量尊重你。一路走好,我不会去送行。没把记忆中的诗词送给你,是因为不想侮辱你。你交的朋友是那个粗鄙、不学无术的花花太岁,你认可了这样的我,不管美丑,不论贫贱,不谈雅俗,你带走了那句粗鄙词句。这便是知己红颜……我没什么太好的东西送给你的,如果要有,希望能用二十年,养最多最多的战马和猪,培养出两个绝世名将,让他们带着最好的肉干军粮、最凶猛的骑兵集群去和蛮子打仗。他们打仗我就挣钱,百姓就安定,官家就安心。这没有什么不好,借花献佛的把这些送给你。” 再次默念了一遍高方平语录,李清照十分肯定富安没捣鬼,这就是那小子的句式和语法。 玩世不恭的那家伙,内心世界依旧粗鄙又充满市侩,但是大气磅礴,军国天下之志,也难怪这样的人他记不住东坡居士和我李清照的词了。 间或赵明诚才子风流的模样,摇着折扇走了进来,击掌笑道:“清照快听,名姬在弹唱你的词。记得这首词乃是你我相遇,你浪漫的情怀感慨于我们的邂逅所作。” 李清照闭眼倾听了一下,略微有些烦躁的道:“现在听来是那么的小家子气,从今往后不再听了,真正的好语录在此处。” 言罢,把高方平的语录放在桌子上。 赵明诚也是喜欢文辞语录的,凑过去一看,几乎昏厥,惊叫道:“天老爷,这也叫字?” 李清照尴尬的道:“忽略字体,在忽略内容中的某些粗鄙,夫君就能发现一些真挚纯净的情怀,以及大气磅礴又充满市侩的志向,矛盾与反差,正是高兄驾驭到炉火纯青的一种美感。不刻意,浑然天成。” 赵明诚这才拿起来观看,鼓起勇气逼着自己看。 天老爷,让赵才子看富安的字,和让美食家去吃猪食真乃异曲同工。 最终看完了,赵明诚沉思了许久。 “夫君有何评价?”李清照微笑道。 赵明诚道:“如果能保证这是他不经意的心里话,那么此人不是君子,却也不是小人。他的确有些矛盾。思维方向新奇,感情纯净真挚,雅俗共赏之评不为过。但要说是好语录,清照过誉了。这么说不是我酸,而是我的客观评价。” 李清照轻声道:“你看不到。这不怪你,是清照要求过多了。” 赵明诚好奇的道:“这家伙为何说你快离京了,清照难道要出行游玩?” 李清照有点不忍心的叹息道:“高兄的意思是蔡京距离复相,不远了。原本清照也有这样的思路,兴许一半的一半。但自高兄如此说后,恐怕形势不容乐观,兴许有了七层可能。” 赵明诚有些失落,对这些他一向是没有多少智慧,就这么听之了。难怪最近爹爹喜怒无常,那说明政事推进不利,因为听赵相公话的人越来越少,少到一定的时候,赵相公也就不是赵相公了,但朝堂必须有个宰相,那就是蔡京复相的时候。 这下开始,耳听外间的唱词味同嚼蜡,赵明诚开始闷闷不乐。 “尽人事听天命吧。”李清照依旧洒脱,握着他的手道:“清照一直不主张夫君做官,你没有做官的格局,这不怪你,天生我才必有用,你却是个很好的文人。如果高兄的思路能影响你,你就会很快乐很洒脱,君不见高兄格局如此大气磅礴之人,他把养猪看得如此的重要和天经地义?” 赵明诚勉强的打起精神道:“对了,他说送了你一句诗,让我也品品?” “噢……你不会想听的。”李清照露出了诡异神色。 赵明诚泄气的道:“也罢,我不问。顺便想叫娘子知晓我的心胸,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既是清照知己,就抓紧时间多和他聚聚,我就没法想通,他是你知己,却缘何肯定了你要离开却不打算去送行?” 李清照轻声道:“送我就等于送公公。若需要送行公公的时候,蔡京已然复相。这个年景想要做事就不能和蔡京扭着来,公公就是写照。高兄志向你若能读懂,你就会知道他为什么不送行了。” “你果然是他的红颜知己。”赵明诚道,“多去见见他吧。” 李清照道:“他说我是君子,而他不是。等他来见我,估摸着他很快就会来找我,而且肯定怀有目的。是的,他就有那么市侩。” ……

上一篇   第14章 绝世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