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认贼作父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55章 认贼作父

现场,赵佶一高兴,封官开始丧心病狂,“时文彬,乃是忠臣名士世家,忧国忧民,上奏水泊隐患有功,升任济州知州。时彦,举荐高方平有功,其侄子时文涛为国捐躯,感人肺腑,时彦升任吏部尚书。原吏部尚书何执中,任尚书右丞。张商英为朕鞠躬尽瘁,打造自行车让朕开心,命其兼任吏部侍郎,多为朕选拔制造玩意的匠人官员,加油张卿,朕看好你哦。” “……” 蔡京险些吐血昏死了。这样一来何执中明升实贬,张康国被架空,陶节夫梁中书态度暧昧若即若离,大仇人时彦和张商英一起,捏死了官员任用口子。 基本上蔡京别说封太师,就是马上复相,也不在是领袖,一言九鼎的时局一去不复返了。 蔡京之所以牛,某种程度上取决于何执中这个吏部天官。因为老蔡可以许给很多门生官位,就有人跟着他混,党派就是这样形成的。但是现在已经是清流党天下,赵党蔡党,或将慢慢退出汴京这个政治舞台,蔡党可以退守江南,而赵党则是气数彻底耗尽,再无作为! 国礼结束之际人人盆满钵满,就连张继先的天师教,也获得一万斗钱粮,用于扩建龙虎山。 离开宣德楼之际,蔡京走到张继先的身边,低声道:“妖道!老夫或许不会对付你!但老夫断言于此,你废了。你一手搞出来的妖星乱世,其门下妖道公孙胜在世间妖言惑众,老夫能够接受,但不代表张叔夜也能,目下张叔夜披肝沥胆之际,你敢进京蛊惑陛下要钱粮,如今他主事枢密院,高方平带永乐军出阵水泊,以小高和老张这两奸臣吃人不吐骨头的手段,你们就慢慢的等死吧!” 张继先打了个冷战,什么也不说,躬身低着头,等蔡京走不见后,张半仙这才溜走…… “小高相公威武八七!” “听说了吗,小高早先一手布局永乐军驻泊水泊,官家于国礼之际,亲自拜他守望山东妖星,出知永乐军同上县。”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他乃是老子们士大夫阶层新一代的中流砥柱,自当如此,要是靠你们将门这些肥猪去守望天涯,江山什么时候丢了都不知道。” “妈的书呆子你们懂了屁,老子们将门这次发达了,小高一但出阵,山1东地界人头滚滚,那些可都是军功和爵位啊。” “那种军功老子门士大夫根本看不上,你们将门也就这点出息了。” …… “将军!京城有消息了,高大人出知永乐军,代皇帝守望山1东妖星。”永乐军的传令兵吆喝着跑进大帐。 杨志关胜林冲等人皆大喜,这下就好了。要是没有高方平那个文官在这里,永乐军就等于废了,真是什么也做不了,会被盯死。 永乐军统制史文恭猛的起身道:“命令!” 哗啦 林冲、关胜、杨志等人全部起身跪地道:“听将军令。” “本将带五十虎头营军士南下,启程东京,接知军大人上任,本将不在期间杨志代理将事,林冲关胜辅助,不得有误!” 史文恭发布命令后,很猥琐的带着五十虎头营去表功,妈的伺候知军大人上任这种拍马屁的美事,当然不能让给杨志林冲这些孙子了…… #¥ 郓县衙之内也接道了朝廷文报,从即日起时文彬县爷升任济州,撤销郓1城,升永乐军。 这种消息是“县委秘书处”最先得到,所以郓1城的押司们都在传阅这个文书。 像块黑炭一样的胖子宋江,看到朝廷文书上写着“高方平知永乐军”的时候表情古怪,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墙角画圈圈去,这个纨绔子弟终于上位了,成为了为皇帝守望天涯的名士。 “恭喜宋押司。”一个县衙的文吏笑道,“你平时里最是喜欢结交各方人士,听说你和知军大人有交情,高大人当初到郓城办事时,你还邀请大人去吃酒,这下你日子好过了。” 宋江脸更黑了,想到了给晁盖报信,险些把高方平的马匹喂巴豆的事,好在没喂巴豆,或许还有转圜。 别人不懂,都害怕高方平。宋江却是未必,只见过一面聊过几句,宋江却知道,高方平是非常奇怪的人,那样的人他或许能够容忍你敛财,犯点无伤大雅的事,但只要踩中他的节奏,他就会重用。此点来说比时文彬这种保守派好多了。 其实宋江虽然和时文彬是好友,但日子未必有多好过,时文彬是个清流,朋友归朋友,但和他相处得小小心心,一点错误都不能被抓到…… 皇城最近也欢乐。 许多侍卫能见到赵佶骑着一辆古怪自行车,到处乱跑。 梁师成满头大包,因张商英贡献自行车后不让皇帝骑,派梁师成试毒,等梁师成摔成猪头,赵佶也慢慢接受了自行车会摔倒,这才开始教赵佶的。 赵佶学其他没有心得,但学这些玩意比梁师成聪明多了,所以现在很溜,只摔了两次,也不严重,就成功掌握了自行车了。 赵佶决定以后不骑马了,夸奖张商英和高方平乃是一大一小两个妙人,同时还说他们是一羊一猪,须得和睦相处,不许随便吵架。 妈的张商英的羊肉摊位就快开不下去了,除了皇宫还在采购,吃的人越来越少了,此种时局下,许多放羊的人专职去养猪了,结果官家现在才说要和谐,不是偏心是什么,都被小高推倒打了一顿了,然后家长来拉开吩咐不许打架? 打人的当然就高兴了,然后被打得自然会很郁闷,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梁师成就中枪倒地。 以前官家看到还是会保护梁师成的,但现在官家骑着自行车到处乱跑,皇城司的侍卫又不敢惹张商英,所以老梁又被打的很惨…… 高俅老爹在家里也学会哭闹了,为了争抢梁红玉。 其实高俅老儿比较喜欢孩子的,他自己的亲儿子和正妻都病死了夭折了。高方平算是高俅一个堂叔的小儿子,才出生就要来抚养,当做高俅的根苗。 以前虽然纨绔,但好歹让老高有照顾宝贝儿子的感觉,处处宠着,打打后脑勺做为娱乐。但这一晃眼高方平已经“长大”了,威严日盛,声势比老高大将军还大些,再也不需要照顾了,乃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高俅老爹高兴欣慰的同时,却也觉得失去了什么。 于这种心态下,最近经常带着梁红玉小萝莉进宫玩耍,还教小萝莉写字,高俅竟是又有了带孩子的感觉,于是死活不让梁红玉跟高方平去郓1城,想把小萝莉留在京城,好好的读书习字,顺便也给官家带去欢乐,因为赵佶也很喜欢虎头玉。 梁红玉的命运基本被决定了,高俅知道多带她进宫几次,某个时候进谗言,梁红玉就会有个郡主爵位。 然而高方平一句话:“不行,梁红玉未必需要什么郡主爵位,她的军旅生涯现在正式开始,我亲自培养。” 如此一来老高很郁闷,却拿高方平也没办法…… “小玉也混不成了,认贼作父啊。”某个时候燕青非常着急,背着手走来走去的为梁红玉当心,因为小玉开始叫高俅老爸了。 高俅老儿那是真的喜欢孩子的,以往梁红玉有时叫高爷爷,有时又叫高伯伯,没个定数。但最近以来老高见高方平的时间不多,体会不到做父亲的乐趣,于是整天把小萝莉放在脖子上带着玩,并且规定梁红玉叫“老爹大人”。 但是梁红英并不反对小妹有这么一个干爹。 这几天高俅就是去白虎节堂升帐,也都带着虎头玉。无奈梁红玉乃是官家钦封的飞骑尉,还参与了陈留县平乱的小女将,所以高俅此举有点违规,却无伤大雅。 燕青的性格,太喜欢汴京这个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了。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浪子加才子,吹拉弹唱诗词歌赋都能拿出手,还有近乎无敌的颜值。所以空闲时候出入勾栏瓦舍的燕小乙,在汴京也是如鱼得水的名人,名气不比猪肉平小多少。 其实如果燕青不是大部分时间用来盯梢高方平和主母,他名声恐怕会比高方平还大。 至少来说国子监有一大群文青,就是燕青的粉丝,包括时静杰那个废材也不例外,他们崇拜燕青在女人间如鱼得水的状态。 但现在燕小乙也面临着离开汴京这个烟花之地,他不想走,但贾晓红很热情的要跟着高方平走,燕青只有跟随着了…… “大人,您要为妾身的往后打算打算,卢俊义找人来想把妾身送回北1京去,那时妾身活不久的,真会被逼悬梁自尽的。”贾晓红来找高方平哭诉,眼睛红红的。 “奶奶这就去把卢俊义打死!”梁红英最近开始有点接受贾晓红了,恶狠狠的说着就往外走。 “回来。”高方平泄气的阻止。 “那妾身怎么办,妾身不想回北1京,不想进卢家,那真会死人的。”贾晓红开始用眼泪骗人。 “大名府最终是要去的,没事,到时候老子和你一起回去,看谁他娘的敢动你。”高方平很霸气的盘算着。 “妾身有个计较,要去大名县主诉合离,和卢俊义划清。请大人支持妾身打这个官司。”贾晓红语出惊人。 高方平一口茶水喷了出来道:“你确定可以这样?” “可以的,妾身问过时静杰那个书呆子了,我朝有这种先例,也真有此种律法支持。只是说没人撑腰的妇女一般不敢这么干,最终还是会被捉去进猪笼沉塘的。”贾晓红尴尬的道。 高方平瀑布汗,真不知道大宋这么前卫,居然有在古代看起来这么奇葩的法律。 既然有这种条例,大名县老裴早就看不惯卢俊义了,又有高方平撑腰,这个官司是很好打的。 “到时候再说吧。”高方平有另外的考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