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高中低三步走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74章 高中低三步走

前阵子晁盖等人上梁山后,宋江曾突发奇想:介于官府军队懦弱,国朝有诏安土匪做官、招收流民进入厢军吃粮的传统和先例,或许晁盖的道路还真是一种另类的仕途,当然这也伴随着非常多的危险和不可控因素。 现在得到知军相公这种承诺,是否真实宋江还不敢肯定,但总是多了一个念想。宋江觉得,至少可能性和安全性,大幅高于晁盖路线。 “谢知军相公栽培,宋江誓死效命。”胖子很肉麻的继续跪着。 高方平笑道:“起来,坐,看茶。” “谢相公。”宋江非常高兴。 然后高方平的下一句,就把胖子吓得跳起来:“宋江,你想过上梁山落草吗?” 宋江心惊又冤枉的样子摇手道:“好教相公得知,宋江目下活的非常滋润,自相公上任后更加的满足,如何能去想此等大逆不道的举动,这简直是脑子进水的人才会去想的。” 高方平道:“其实也不一定。” 见他话中有话,宋江故意装作疑惑的样子道:“请相公明言?” 高方平道:“前阵子你施展奸计左右逢源,怂恿晁盖逃亡……” 还没有说完,宋江就脸色惨白的跪在了地上。 高方平道:“别急,我知道你此举的用心很复杂也很奇妙,而且对我不算坏事,所以我可以容忍。对错咱们不讨论,我权且当做没有发生过,先起来。” 宋江一阵冷汗,觉得这人太恐怖,太难忽悠,也太琢磨不透。 他起身坐好,高方平再道:“晁盖乃是个土匪豪强,却出了名的讲义气。我猜以你宋江及时雨的口碑,卖了晁盖这么个人情,推论下去,你宋江便会在那水泊寨子中,拥有不小的影响力和威望,宋江你是明白人,你同意此点吗?” 宋江担心的抱拳道:“相公的意思是?” 高方平奸笑道:“此点值得好好利用。晁盖等人稳定了水泊内部,以他的为人会派人和你接触,感谢你……” 宋江当即恶狠狠的比划个抹脖子的手势道:“那时无需相公多言,宋江把贼人药翻,捉了来送给相公,以便拷问水泊的动静。” 这个胖子坏啊,高方平真的相信在说了这些话后,宋江会坑了贼人来纳投名状的。 高方平摇头道:“不,那恰好是个机会,和贼人结下善缘就行。某种程度来说,我需要晁盖一定程度的做大,却又不能危害太重,所以水泊内部我需要一颗棋子,宋江,以你的聪明程度你当然懂我的意思。” “?”宋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在疑惑,要不要表现得更蠢些?听说蠢人可以活的久些。 “少给老子腹黑,聪明就该发挥用处,否则你对得起父母?”高方平嘿嘿笑道,“救国从来不止一种方式,有时候是直线,有时候是曲线。有时是明线,有时是暗线。那伙贼人没文化的,又心狠手辣,若是没有一个影响力足够的人影响他们,危害会很大。宋押司,你觉得如今谁最有能力驾驭那些人?晁盖那个武夫吗?” “如若……”宋江舔舔嘴皮,“如若是国朝需要,相公需要,宋江一副大好身躯,就是随时为国朝、为相公效力的,全听知军相公安排便是。” “若能周旋好这事,就是国朝功臣,加上有我高家保举,将来一个文臣系列官位易如反掌。”高方平拍拍他的肩膀:“这事说在你心里知晓就可以,但某个时候水泊找你接触,你便宜行事就可以,不用事事对我请示。” “是,宋江还有公务,先告退。”宋江离开了。 身边的梁红英疑惑的道:“大人真的信任这个胖子?” “不全信。”高方平摇头道,“但他的确是最适合的人,吴用公孙胜不是省油的灯,换别人就算可以混进去,也没太多用的。” “如若将来这个胖子反了,那便如何?我总感觉这人很阴险。”梁红英道。 高方平道:“是阴险,但相反这种人最让我放心,他有心思有追求,想做官,想有一番事业。有需求就好啊,这是我和他的共同利益,说白了,他就算反了,需求也只是这些而已。唯其不同的在于得到的过程和手段。为朝廷效力,剿灭反贼保一方平安是功,是做官。参加反贼倒逼朝廷诏安是过,也是做官。但政治声望是截然不同。和聪明人合作简单的在于,聪明人会反复衡量其中的得失和收益。妈的要是换做快意恩仇的义气好汉,他们不会和我高方平合作的,会骂句狗官便砍了我脑袋。但宋江不会。” 顿了顿高方平喃喃道:“从这里来说蔡京是个合格的政客,我之所以敢和他博弈,因为那样的职业政客眼里只有利益,没有仇人和朋友。他不会真的恨一个人,也不会真的喜欢一个人,只是在利用每一个关系。所以前一刻我和老蔡害生死相见,后一刻就开始狼狈为奸其实正常。宋江也是这种人,我高方平谋划失败的可能当然有,但目下采用这种乃是成功可能最高,代价最小的方式。世上没有绝对的稳妥,大家在其中努力博弈的:仅仅是一个概率。做大概率的事就对了。” “好吧这些红英不懂,但是大人您竟敢骗我。”梁红英有点单纯有点恼火,“您说您不要小妾,但是张淑清那个混账最近老纠缠着您,她还对外言之凿凿的说是您的小妾,我不服气,还专门查验了她的户籍文书,的确是开封县的文书,是您的小妾。” “这个问题有些复杂,乃是奸臣老爹做的蠢事。”高方平昏死在地…… 前些日子用八百里加急,送入京城匠作监的精油香皂,附带给张商英那个老狐狸。目下张商英的回信来了,老张除了对高方平大加赞赏外,还眉飞色舞的形容了一下嫔妃、以及小帝姬们拿到香皂时候的喜悦程度。 对于香皂赵佶兴趣有限,明显不如自行车什么的喜欢,但赵佶有个最大的特点是和气,有点爱心,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非常喜欢,奉为上品,赵佶也就会跟着莫名其妙的高兴。 小帝姬们不缺少香料,对精油香皂的喜欢程度远不及奶糖,但架不住她们的娘喜欢啊,皇家的人是天下最爱美最爱干净的一群,所以平时只有皂角洗澡的娘娘们,用过优质精油香皂后,觉得身上皮肤特别滑爽,洗的干净,还能残留有淡淡的自然体香,陛下尤其喜欢和她们一起么么哒,于是大家一起爽歪歪。 换一般人主持没有这么大声势。但是张商英这样满腹经纶的大儒,那是张口就来,随意的引经据典出口成章,把干净和体香传得神乎其神,凸显了皇家的高贵,于是就皆大欢喜了。 张商英负责用学问去忽悠皇家,高方平的一群枪手负责在汴京民间造势,通过讲故事,特别突出这乃是皇家专用云云。 张商英觉得猪肉平真的太无耻了,那孙子开创了一种叫做植入广告的东西,通过高家的狗腿子,采用威胁加利诱等手段,收买汴京各茶坊瓦舍中的说书先生,让他们在说三国的时候,提及貂蝉以及大小乔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穿插几句香皂什么的鬼东西。 然后不明真相又人傻钱多的东京贵人们,便趋之若鹜,主动收集关于香皂这种神秘物品的信息。然后一些在官场有人脉的家伙便慢慢得到了消息,这乃是皇家独享的神秘东西,不外传。但根据以往限量版的音乐盒以及古怪的自行车,于是他们准备好了支票。他们知道,匠作监某个时候会放一批出来恩泽子民的。 至于老百姓,贵人们觉得他们可以洗洗睡了,这种高档东西当然不是老百姓可以用的,贵人们还通过关系,一群的冲入张商英府里,警告张商英不许掉价,不许便宜卖,必须和那些贱人百姓分开档次,否则他们就和张商英没完。 在信中张商英言及,产生这种效果,正合他的意思,这些东西原本就是劳民伤财的东西,就是研究出来摆东南应俸局一道、勒索贵人阶级、降低贫富差距的东西,当然不能让老百姓去买。 与此同时,签押了“皇家匠作监”大印的官版文书,随书信一起到达高方平的手里,这是张商英批准高方平设立“皇家匠作监郓1城分场务”的文书。 也就是说,老张同意了高方平在郓1城设立一个分支机构的建议,委托高方平主持,在郓1城制造“肥皂”。 是的,高中低档三步走的策论,得到了张商英这个老狐狸的认可,精油版的香皂定位皇家专用,另外发行限量阉割版,天价供应给汴京的相公和王爷侯爷们使用。 至于“普通香皂”,也由匠作监制造,批量产出后,高价卖给有钱的官员和士绅阶级使用。 然后高方平在郓1城掌控匠作监分部,生产民用的真正实惠的“肥皂”,平价供应东京以及济州,等将来交通问题解决后,可以扩散全国使用。(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175章 然并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