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曹将军你在打酱油吗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81章 曹将军你在打酱油吗

急行军两日。 这天午后进入了孟州与青州地界的交界。 见前方尘土飞扬,似有军伍行动,而远远看去有坐高山。 高方平勒住了马匹道,“谁来告诉我,前方什么地方?” 史文恭对这一代很熟,抱拳道:“回知军相公话,前方乃是传说中的二龙山,自来都有贼人匪徒聚集,在附近打家劫舍,袭击路过商队。乃是声势颇大的一路隐患,又因我朝官府文人主政,自来懦弱,加之二龙山地处交界,两州都在相互推诿,所以自来都没有官兵绞杀他们。” 顿了顿,史文恭是射箭的人,目力很好,仔细看了一下远方,又道:“前方人马有官军旗帜,看马步军比例,应该是青州或孟州厢军。” “过去瞧瞧!”本着狗路过也要踢一脚的原则,高方平带人冲杀了过去…… “杀过来了,大量的马军!” 这边的军伍,见高方平所部尘土飞扬的冲过来,斥候屁滚尿流的就来汇报主帅。 娘的,正好是曹忠这厮在这里行动,他连状况都没弄清楚,看人家的行军声势那么大,当即就调转马匹开始逃跑。 却是手下的官兵跑的比曹忠还快些,在前面阻挡了军官们的战马发挥,导致大家都跑不快,转眼,就被高方平所部的高机动骑兵追上,包围了。 高方平骑在马上,摸着下巴看了看,仍在地上的旗帜上有曹字,却是在队列中找不到曹忠? 想必那家伙已经装作一个小兵躲在手下中间了,因为这样安全,被贼人抓住的时候通常是砍了将军,放了小兵。 “曹兄你藏哪去了,不敢见我高方平吗?”高方平问道。 “哇哈哈,哥哥这还琢磨着,是谁这么威武,原是高兄来了,你不是在郓1城发财的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躲着看了一下真的是禁军,是高方平带队,曹将军就哈哈大笑着走了出来,骑上了马匹。又竖起了曹的旗帜,显得威风凛凛。 高方平对这个傻子极其无语,但是也无法说他,岔开问道:“曹都监跑这鬼地方来干嘛?” 曹忠哭着脸道:“兄弟你总算来了,哥哥最近都快被逼疯了,目下二龙山的声势大了,许多百姓去举报,知州老爷常维便不再容得二龙山,限期让哥哥把二龙山绞杀。妈的老子如何敢去啊,也不知道怎么的,二龙山声势忽然大了许多,听说头领是个猛士高人,还有过军旅经验。于是我便有书信去临州监押府,言及地处交界,咱们都有剿匪责任,打算联合剿匪。然而,那孙子都收了我的钱,却出兵之际只来了区区两百人,老子目测恐怕打不过二龙山,只得放弃,没有攻打,哎,妈的毫无信誉的贪官污吏,如今这世道都是贪官,但哥哥得说,像高兄你这么有信誉、拿了钱就做事的贪官,已经很少了。” 曹忠很悲催的样子,一副后世那种智商不足、上当受骗了的纨绔子弟模样。 梁红英有点想一拳打死这个姓曹的弱智。 杨志关胜等人偏开头,觉得和他一起作为大宋军人,很丢脸。 史文恭则听得摔下马来,曹忠是个棒槌,这史文恭是知道的,只是万万没想到废材到了这一步,他祖宗曹彬要是知道门下有这种子弟,那得气得诈尸。 “谁主管临州兵马?”高方平问道。 “就是折家那个败类,小时候被咱哥俩天天扇巴掌的那个折思来。妈的老子以为折家的家风还在,恐怕有些能战之将呢,结果胆子比我还小,要不是因为他姓折,我才不浪费银钱去贿赂呢。”曹将军破口大骂着。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然而,你现在带着五百人马在二龙山附近打酱油吗?” 曹忠不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说。 最终高方平追问,他才老实交代,是来给二龙山送钱的。运了二十车米面、肉食、鸡蛋、美酒上去,外带五千贯搬迁费,想让二龙山的败类挪一个山头,搬迁到临州地界不远处的狮子山。 然后呢,曹忠还请了个在民间小有名气的妖道作为说客跟随着,一起上山说什么二龙山风水有问题,乃二龙互斗不如虎之局什么的瞎掰一通,最终又说要青龙逃走什么什么的。 “贫道真看到了如此格局,长久待在二龙山恐对气运不利,而那狮子山,乃是风水宝地,漫山牡丹花多好看啊。”那个道士就连对着高方平,也文绉绉的解释了一遍。 “匪首怎么回应的?”高方平眯起眼睛道。 于是妖道退后不说话了,曹忠尴尬的道:“匪首是个身高两米的酒肉大和尚,力大无穷,当着我的面连根拔起一颗小树作为威慑,然后收了老子的礼物,却耍赖说坚决不搬迁,要在这里做钉子户,还说,要战便放马过去。” 高方平不禁大怒:“狗-日的欺负我官军无人,老子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拿了钱不办事的,有种他就不要收钱,把官军杀光,才是一个合格的、有骨气的好土匪!” 曹忠所部听得纷纷摔倒在地,对高方平的思维理解不能。 说这么说,当然高方平也知道现在谁在二龙山了,会拔起树木破坏环保的,只有鲁智深了。 不杀官军就是鲁智深的风格。那家伙戾气不重,他自己也是官军出身,知道当兵的不容易。 “老子问你,二龙山最近名声坏吗?”高方平问道。 曹忠想了一下道:“倒也不曾听说有多坏,抢人是肯定的,但他们几乎不抢穷人,主要是劫持路过的商队,而且也不杀人,不把货物抢光,通常说句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然后抽走一部分物资和钱财。但目下因为高兄你的策略,孟州繁华了,来往的商贩多了两倍有余,尽管这伙贼人不杀人,却已经弄得商贾们怨声载道,给予知州大人很大的压力,所以,转化为了我的压力。” 高方平点了点头,抬手遮着额前观看二龙山少顷,扭头看向史文恭淡淡的道:“多少时辰?” 史文恭恶狠狠的抱拳道:“若杀光烧光抢光,则末将立下军令状,半个时辰,拿下二龙山!若要仁慈计,先围困,再吓唬,辅以断粮,火攻,七天时间,就可解散二龙山,活捉匪首!” 高方平扭头问曹忠:“你给多少钱?” 曹忠摸着下巴想了想,恶狠狠的道:“三百贯一颗人头!” 高方平迟疑片刻,看了神色古怪的林冲一眼,倒是未必想顾及林冲和鲁智深的感情,不过鲁智深这家伙不坏,落草了也没有滥杀无辜,所以此役未必会有很多人头。 想定,高方平对曹忠道:“这次你我换个方式交易,不论人头有多少,统一给我两万贯的费用,则二龙山就此消失,你看可好?” “中啊!”曹忠狂笑道,“人头买来买去的,也怪拉仇恨了,只要完成知州大人的命令,二龙山不在影响我孟州治下,一切好说,两万贯,妥妥的。” “好!曹兄率部退后,准备好支票,老子去宰了二龙山强人后,一起去孟州城喝酒便是。”高方平摆了摆手。 曹忠这么机灵的人,当然知道现在不是装逼的时候,都不客气一声,果断带着五百厢军逃离了现场,他见过烧毁的孟州牢城营,知道小高相公杀起人来,那是地动山摇的。 于是他去干什么了呢?带着部队退的远远的,围在一起举行烧烤大会烤番薯…… 趁日头还早,高方平率部朝几里外的二龙山脚急行军,一派尘土飞扬的态势。 到达山脚后战马嘶吼,前赴后继的挑起前蹄,看起来,它们比人还流氓。 关大胡子和杨志两家伙一个劲的想到冲锋。 其实此战带永乐军攻打二龙山,实力摆在这里,拥有绝对力量的时候,一般就不需要考虑计谋,这是可以的,理论上关胜杨志的思路也没有太大问题。 不过高方平一向很财迷,死了手下之后是要花钱抚恤的。 扭头看了看,小牛皋扛着大刀,打算跟着他家师傅一起冲锋。韩世忠这小子却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 “韩世忠你想说什么?”高方平问道。 韩世忠愣了愣,偷偷看了不怀好意的史文恭关胜等人一眼,很机灵的抱拳道:“回相公,俺还小,人微言轻,这里论不到俺说话。” 林冲故意抬举徒弟,抱拳道:“相公,这小子平时鬼点子特多,倒是可以逼他说。” 关胜偏开头,很牛的样子把胡须撸往左边,微微仰头道:“哼,你们师徒就会使用阴谋诡计,不肯堂堂正正的耍大刀,韩五这小子乃是一个泼皮无赖,做师傅的也未必好,当初大名府校场,乃不是老子对手,便用阴谋诡计害我的马。” 小牛皋最喜欢战马了,听大胡子师傅这么说后,憋得脸红红的,觉得林将军可恶了。 “呵呵。” 高方平笑了笑,抬手打住关胜师徒想说的话,看向韩世忠道:“泼皮。” “小的在。”韩世忠抱拳。(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180章 升帐

下一篇   第182章 别叫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