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老常英明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85章 老常英明

今天还是两更,让小宝修养一下,再回复三更状态哈。 史文恭道:“我家相公是永乐军知军,也是郓1城主政,他金口一开,当然说了就算,你等有何好怀疑的?” 现场吵闹了起来,犹如菜市场一般的混乱,她们中间虽然有不少人都在怀疑,嘴痒似的说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云云,但这些嚼舌妇们就这德行,不影响她们最终答应,几百妇孺竟是没有一人漏网,全都愿意以“难民”身份去郓县干活,等待着她们的夫君刑满释放。 梁红英对此很感动。 高方平则是嘴巴都笑歪了,这群人乃是近乎免费的劳动力啊,郓县的第一个三年计划中,大量需要这样的人。 反正都是被剥削的命,被猪肉平剥削,就是将来帝国崛起的功臣。而被土匪头子剥削,迟早死在“猪肉平们”的刀下。天下乌鸦全是黑的,她们有脑子,会跟着最大最强最不坏的一个乌鸦混。 “升堂!” 高方平下得马来,就在这土匪山寨的空地上代天执行了。 “郓县相公升堂!” “威武” 一群悍兵把枪杆子敲击在地上模拟杀威棒。梁红英飞快的把原本属于花和尚的桌子抬来放下,没带堂木,放了一把槌子在桌上。 这一幕被老常知道的话,铁定把高方平弹劾的毛飞,妈的济州永乐军的相公跑孟州地界来升堂。 然而不讲规矩的高方平照样这么干了,拿起木槌子一敲:“你等妇孺587人,已经被附近州府遗弃,没人疼没人爱,可有此事?” “回老爷,有此事。咱们要求也不高,只求重新有个身份,有口吃食,让娃长大。”如同菜市场一般的混乱,不过好歹他们也把话说清楚了。 “现在你等被定为难民,特殊时期,难民当然也就不讲户籍。老子精力有限,资源有限,无法一一省察你们这些败类的过往,为安全计,为仁慈计,引用你们是官家的子民此点,我郓县给予安置,给予难民身份,安排吃食,给予保护,但需要做劳役。两年后若无违法乱纪记录者,举家迁入郓县户籍,从新成为皇帝的正牌子民,你等可愿意?”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我等愿意。”这次的回答就稍微整齐了。 “就此定案。林冲带一百人护送她们返郓县,带本县文书给宋江,让他建立难民营安置她们。在有收入之前饿死一人,就让他宋江提头来见。培训她们的工作由张淑清贾晓红负责。她们的孩子编入郓1城技工学堂学习,给予正户孩子待遇,不许歧视。” 吩咐到此,高方平一锤子敲在桌子上道:“就此定案,退堂。” 于是林冲带人开始驱赶护送这些妇孺去郓县了。合理不合理的也没人管得了。猪肉平乃是皇帝任命的郓1城守臣,以升堂的形势这样定案,在老常打御前官司,或者济州撤销这个判定之前,这群人还真就是皇帝的子民,有权利在郓城逃生活了,谁也动不了他们。 鲁智深也不知道是喝高了,居然被吊在城头上也能睡着,还打起了呼噜。 某个时候被小牛皋一鞭子抽醒,大头和尚睁开眼睛先骂了两句狗官,然后一看前方场地空了,鲁智深吃惊的叫道:“小贼,你把那些妇孺怎么了?洒家可是信了你,才带着他们反水投诚的,你坑害洒家不要紧,可不能坑了那些人!” 林冲笑道:“师兄勿要着急,大人自有安排。” 于是林冲大体给鲁智深讲了一下那群妇孺的安排,以及这些被拿下的“反贼”命运。 鲁智深这才愣了愣,有点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结局,但是又信任林冲不会骗人,想了许久,鲁智深喃喃道:“直娘贼的……为何这个祸害看起来有些像个好人?” “妈的你个反贼活腻了啊,都被吊起来了还敢骂我,打给我狠狠的打!”高方平一边指挥军士进山寨搜刮抢劫,一边下令抽鲁智深。 “大人,这个和尚皮糙肉厚,打不疼,一打,他就哈哈大笑。”小牛皋和韩世忠手都抽酸了。 高方平不怀好意的阴笑道:“装什么豪爽,是人就会疼,换着人抽,抽到他哭为止。” 啤啤啤 小牛皋和韩世忠两小子,手如同螺旋桨的动了起来。 “你们两个棒槌怕是混不成了,老子就不信打不疼他,滚开!” 杨志和关胜走上来,后脑勺几巴掌把小牛皋和韩世忠赶走,亲自拿过鞭子,没几下就把鲁智深抽得要死要活了,真被打哭了。 鲁智深不蠢,倒不是想哭,而是知道撑下去会被活活打死,听说到哭就不打,大和尚当然很机智的哭了。 林冲也是个聪明的人,咬着高方平的命令“到哭就停手”,不许杨志和关胜再打了,他始终记得去沧州的路上老鲁无微不至的照顾。 在山贼土匪中,二龙山在鲁智深的带领下算是戾气不重的一只,手段有限,有点规矩,所以财宝不多,清缴干净后,只盘得钱粮少许,大约价值一万贯的财富。 鲁智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钱粮被高方平撸走了。 目下基本上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高方平吩咐传令兵道:“火速通知曹忠所部前来领取功劳!” 传令兵骑马离开。在天色茶黑之时,曹忠带着部队仿佛鬼子进村一般,小心翼翼的来处理善后了。 来至于山寨的时候见大局已定,那个凶猛无比的大光头被吊在山寨门口,然后内外加起来死了尸体近两百。另外,戾气不重的几百壮男,被绑了跪在地上。 这一看,曹将军便高兴了起来,狂笑道:“跳,能跳多高,任你二龙山厉害,还不是被我官军剿灭了!” “大帅威武!”小曹手下的厢军的声音,竟然比高方平所部的还整齐还大。 “收集证据,放火烧了寨子,但凡死去的土匪砍下脑壳,尸体烧光!”曹忠执行的乃是标准的军事程序。 他毕竟出生将门,让他打仗他不成,但是调教手下,走这些过程他比高方平还老司机,一连串的命令下来安排的很是妥当。 最终曹忠看着那些人头,以及被绑了的这些反贼,一阵阵的口水,妈的这些都是军功啊。 “高兄的帮助,做哥哥的谢了。反正我曹家的钱就存在你的钱庄里,哥哥这便给你画押,自行划拨两万五千贯吧,两万乃是说好的价格,五千贯是哥哥多给的奖金,高兄确实干净利落,骁勇善战。”曹忠很兴奋的过来和高方平道。 高方平点了点头,盘算下来二龙山一役总共入手三万五千贯左右,这样一来分的虽然少,但每个军士可以分六贯,十将十贯,都头二十贯,指挥使四十贯,加上给史文恭一些,给梁红玉部曲一些,高方平自己入手一万贯左右。 这是一个较为合理的分配方案,分的比以前少,但蚊子腿也是肉。六贯钱对于普通士兵很不错了,相当于一大笔奖金,乃是他们近一年的俸禄了。 最关键的,这一战是真正的零伤亡,而且入手了几百个低价劳动力。 剩下的事基本不用高方平操心,曹忠有些尴尬的道:“高兄该离开了,不是哥哥赶你走,而是你永乐军不该在这里,这是咱们说好的。” 高方平嘿嘿笑道:“放心,老子拿了钱就会守规矩,曹将军,孟州再见。” 曹忠笑道,“和高兄合作就他娘的愉快,孟州见,到时候哥哥我安排酒宴和名姬伺候。”完了后,小曹大将军一般的威风道:“还愣着干嘛,把二龙山烧光,一个位置不留,但凡墙壁屋社扯毁,防止贼人再次聚集。另外,即刻去孟州报常维相公。” 又指着鲁智深问道:“这匪首为何留着?拖下去砍了脑袋再说。” 高方平摇头道:“曹兄弄错了,这是个出家人,乃是路过这里,二龙山前身是寺庙,这个棒槌原想上山进寺混吃混喝,这才误入贼窝的,二龙山匪首乃是邓龙,已经伏法了。” 曹忠当然是聪明人,一听就挥手喝道:“妈的贼秃驴哪里不好走,跑二龙山来浑水摸鱼,给本将乱棍赶走!” 然后鲁智深就被厢军一顿棍棒,以误入贼窝的失足和尚身份,交给永乐军带走…… “报!” 夜下,军报进入了州衙,把老常惊醒了过来。 “不好,曹忠那个棒槌难道出了娄子?”老常衣冠不整的跑出来询问。 传令兵道:“报知州老爷知晓,二龙山大捷,寨子被烧毁,斩首反抗贼寇一百九十二人,匪首邓龙江湖人称金眼猛虎,最终敌不过我曹都监的家传枪法,已经阵亡……” 小兵依照曹忠的吩咐还没吹完,被老常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的,老常呵斥道:“废话收起来,曹忠的祖宗是一代名将,然而他是棒槌乃是事实。你直接说我孟州厢军是不是死光了?老夫是不是要找钱庄借钱才能抚恤军士了?” 小兵一阵尴尬道:“回大人,零伤亡,零战损。二龙山一役英明神武,不战而屈敌军。” “糟糕!” 老常一听便跳起来道:“肯定是猪肉平带永乐军来了,娘西皮的,进入孟州展开兵事竟敢不通知老夫。你给老夫等着,二龙山土匪危害有限,那基本是一群逃户苦人,你要是敢下狠手,老夫绝不放过你麾下永乐军的军官,拿了他们的脑袋、再上京和你小高打御前官司!来啊准备马匹,立即跟随本州前往二龙山善后。另,快马传令曹忠,老夫到达之前维持现场不许离开,要是敢妄动,就取了他小曹的脑袋!” “遵相公令!”小兵屁滚尿流的去传令了,心里蛮晕的,老常真是精明,一听就知道是高方平带永乐军进入孟州……(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184章 酷吏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