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坚决止损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98章 坚决止损

“永乐军进城啦!” 某些混蛋正在四处的传达这个消息,汴京繁华街市上鸡飞狗跳,担心的人们纷纷奔走,相互警告不许小孩出门,女子衣服一定要多穿些。年轻壮男要低头做人,捧日军择要看管好兵器马匹。 高大将军那殿前司的桌子上,来自捧日军天武军内部的投诉文书多如牛毛。听说有被永乐军士打伤的士兵,纵使是党世雄的第七阵,也被永乐军的人抢走了六十多匹战马,那是党世雄这个棒槌讨好高俅许久,新拨付下来的军马。 至于原来第七阵的军马,早就被党世雄连人带马打包卖给高方平了。 去年的新进士,如今开封府六曹参军之一的赵鼎暴怒,带差人去抓永乐军军官,却被史文恭那孙子溜走了,然而不够机灵的关胜杨志被赵鼎撸进了开封府,吊起来打的哭爹喊娘。 赵鼎这个将后来被称为中兴名臣的书生,真被气坏了,他亲手请来喝茶的关胜和杨志,却被张叔夜下令放了。老张没有具体解释,只是言及:现在暂时容忍永乐军的流氓。又安抚骨骼精奇的赵鼎说:很快会把永乐军这些孙子敢去山1东做丘八的。 “听说他们斗殴都不分人,连小孩子都打。看到妇女便露出猥琐的目光。弄的现在小孩子和妇女都不出门了。明府怎敢纵容此贼军?”赵鼎文绉绉的责问张叔夜。 “这群乡巴佬就这德行,你也不看看他们主帅是谁。有血性的军人有不打架的吗?真有**妇女的斩。但现在乃是特殊时期,打架闹事小偷小摸实在难以杜绝,争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张叔夜很烦的对赵鼎摆手。 “抢夺军马怎能算小偷小摸?”赵鼎依旧不服。 “那是高俅老儿该操心的,我开封府就不介入了。老夫就不信,殿帅府敢来开封府告他儿子。”张叔夜非常尴尬…… 高俅老爹也把儿子小高叫去殿帅府,当着所有手下骂了一通。这当然是做做样子给外人看。 永乐军之所以进城,高俅手下的将领之所以一个都不启用,是有原因的。这些京城系的贵人们,虽然是高俅老爹的手下,但蔡京到过巅峰,以他笼络人心和抓权的手段,要说上四军系的人和蔡京没有瓜葛,至少高方平是不信的。 所以当初组建军伍的时候高方平所用的人,大多是不得志的、甚至是有反贼血统的,然后几乎每一个基层指挥构架都是原高家的亲军、加上孟州牢城营那群匪徒悍兵来充当的。期间接受了很多捧日军系的人,但只要小兵,军官那是一个都不要。 当初给徐宁撑腰,并进来的第八阵军官就地退役解职。得罪的人很多。处理的手段包括,安抚,给钱,威胁恐吓勒索都用上了,坚决压制住。做如此多的铺垫和努力,就是为了保证一只血统纯正的新军。也正因为血统纯正了,当初才有那么多的大佬,要把这只军伍调离京城。 …… “你们这些王八羔子就会闯祸,老子迟早有天会栽你们手里!” 把永乐军召集来军校场,高方平背着手在前方走来走去的训斥。 杨志和关胜已经被开封府教做人了,所以这次史文恭被以节制手下不力的名誉,吊在校场的中央。 “捧日军的马,妈的那是皇帝的马,你们到底懂不懂?看到就想拿,他奶奶的谁教你们的?老子还想要张叔夜的户部府库呢,是不是也直接走进去拿?”高方平破口大骂。 “知军相公有所不知……” 被吊着的史文恭才一开口,高方平打断道:“闭嘴,看来还是不懂做人,再抽十鞭。” 噼里啪啦,史文恭又被梁红英揍了。 这些事林冲没有参与,这孙子进城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假回家折腾娘子去。所以唯一没被吊起来的林冲抱拳道:“知军相公,标下有话说。” 见高方平勉强点头后,林冲低声道:“打架斗殴,用语言和眼神调戏妇女、偷人家的炊饼,欺负小孩子,这些事末将承认是有的,我麾下也有,韩世忠那小子首先也有份。然而……抢劫捧日军军马,真不是我永乐军嫡系做的。” 言罢,林冲斜眼瞅着那群西北来的老兵。 其实种师道的亲兵营早就离开了西北,等候在汴京的附近,只是没进城。一万贯卖给高方平后,他们很快就卷铺盖来找高方平报到,编为了亲军虎头营编制吃粮。 “靠,原来最坏的人是这些关中来的孙子。”高方平暴跳如雷,“把他们全部吊起来!” 林冲一提高方平就懂了,还真是种师道的亲兵,当时他们的小种相公和高方平一起进城,老种看捧日军装备的那种眼神记忆犹新啊。也难怪这些兵油子会去抢劫军马了。 是的,睡觉都抱着大刀,会在梦中挥刀乱砍,婆娘都跟着隔壁王叔叔跑了的,就是这群家伙。他们德行养成了,倒也不会抢劫平民,但见军马就想抢乃是一种习惯使然,就像屠夫见到肥猪就想过去捅两刀一样。 被吊起来后,老兵中的一个独眼龙道:“小高相公,属下不服。我等都是陕1西下来的身经百战的老兵,战功显赫,浑身本领,初到京城难免有些不适应,士可杀不可辱,没人敢把我等当众吊起来。” “我敢。”高方平走过去注视着他。 “你……”独眼龙不禁有些生气。 “还敢回嘴?抢劫捧日军的军马,你觉得对?”高方平愕然道。 这个独眼龙扭开头,显得很有傲气。 高方平指着他道:“把独眼龙放下来,发还民籍,滚蛋。” 到此独眼龙愣了。 其余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有十多人分纷纷开口道:“请小高相公留情,我等浑身本领,可是您花大价钱买来的?” “是吗?”高方平斜眼瞅着这十多人片刻,挥手道:“这十三人也放下来,发还民籍滚蛋!” 若是梁红玉在,见虎头营这样就要哭鼻子了,但是现场再也没人敢说话了。 见他们安分了,高方平背着手走了几步,这才淡淡的道:“买你们不便宜。但人在世上走,谁都会放错的。买你们这些人渣,是我高方平的一次投资失误。是的你们别怀疑,我认输,一百贯一个我损失得起,赶紧的,进行止损。有错,就一定要纠错。” “可是小种相公……” 这些人才开口,高方平冷喝打断:“闭嘴,这里是永乐军,不是西军。种师道如何带你们我不管,但带兵风格来说他种师道不是标杆。我要的是国朝军人,而不是被老百姓戳脊梁骨的兵匪。政治不达标的,再有才,再身经百战也不要。” “没有我等,面对真正箫杀军阵的时候,小高相公将付出惨痛代价。”独眼龙低声道。 高方平道:“我有个理论是,世界少了谁一样运转。没有你们我或许会吃些亏。但痛着痛着也就习惯了。抱有信仰在逆境之中活下来的就是国士。你们有才,有经验,局部战术上兴许有些优势,但于战略亏欠。不要高看自己,决定国运和国格的战役你们这种兵痞不配打。你们这样的人其实大宋不缺少,刘延庆童贯麾下都有不少。大宋真正缺少的,是有信仰的国士。” 基本上说道这里,这群人的命运就被决定了。 梁红英倍感心疼,低声道:“相公给他们一次机会改正,这真是您花大钱买来的啊。” “错了就坚决止损。”高方平道,“独眼龙,以及狡辩的这十三人,立即发还民籍,任其自生自灭。其余还有人想走的,最后一个机会出来,给盘缠和民籍。过了现在又搞特殊,不融入永乐军的,人头落地。” 史文恭被吊着,却大喊道:“你们这些兵痞不要怀疑,要走,就大这胆子现在出来拿钱。过了现在,为了维持永乐军的血统纯正,小高相公真不会手软。” 于是出乎了高方平意料,这些兵痞胆子贼大,竟是一半的人,达五十一个都走了出来,表示要离开,接受不了永乐军。 其余的四十九人也是兵痞,却是有些脑子有些顾忌的人,他们的婆娘和娃娃没被王叔叔拐跑,为了有口饭吃,为了不给小种相公丢脸,所以他们哪怕认为留在永乐军会很危险,却也认了。当兵吃粮本来就是这样的,吃得饱就行。 高方平鼻子大了压着嘴巴,暗呼吃亏,却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无奈的一摆手道:“这五十一人发还民籍,赶出京城自生自灭。希望将来别在沙场相见,别给你们小种相公丢脸。你们要落草,小种相公第一个不放过你们。” “为啥把咱们赶出京城?”这五十一人很不服。 “因为老子拳头大,我这样说就这样定。”高方平流氓风格的道:“不走我就把你们当做当事人,交给赵鼎那个酷吏,怎么,指挥使杨志关胜都被他请去喝茶,你们以为他会对你们仁慈?” “额好吧,咱们离京。”独眼龙的带领下,这些家伙们纷纷携带着诡异的神色,去排着队拿钱了。 韩世忠很奸诈的样子,凑近低声道:“少给点钱,看他们的神色,像是早有预谋的,小子感觉您被小种相公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