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衙内英明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章 衙内英明

之隔---- 最终全部狗腿子退入大门。 把害虫高衙内打跑了,路人的气也消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夜的“祥瑞”把高家父子弄傻了,他们觉得今天高衙内只是滑稽,不算太可恨…… 躲在有大宋禁军把守的高门大宅中,有了安全感。 “屁股上冒血的那个,你叫什么?” 高方平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色,注视着他屁股上的飞刀,皱了一下眉头。刺那么深,显然不是普通老百姓的发泄了,人群中真的有个绿林好汉想要高衙内的命! “我的衙内爷!小的富安啊!您最忠实的跟班!” 小九纹龙号啕大哭了起来,寻思白痴衙内真的被石头砸傻了,这么卖力表功,还受伤,居然把老子的名字都忘记了? 高方平迟疑片刻道:“富安你去见我老爹,让他找禁军教头徐宁来林家见我,记住不要陆谦要徐宁。办好之后去疗伤,然后找账房领赏两贯。” 富安果断的捂着出血的屁股去了,丝毫不敢迟疑。 “赶紧的我们走。多带些手雷冲锋枪,以防不测。”高方平带着剩下的狗腿从后门出发。 狗腿们也听不懂白痴衙内说什么,不过听说此君昨晚被一片瓦砸中脑袋,那么今个说些胡话也正常。他就是脑袋不受伤的时候,也不见得会说正经话。 原本这个时候不该出门晃荡了。不过之前没意识到严重性,和高俅仿佛在讨论小说一般,后来高方平大叫一声“不好”。 目下陷害林冲到了这步,林家小娘子距离自杀似乎也不远了。真个是林氏死了,和林冲结仇就深了,这个黑锅未免背的太大了。 林家小娘子到底是怎么死的,老实说细节想不起来,十几年前看过的水浒,高方平早忘记了。只能先去一趟,怎么的也不能让她有事,要是顺便能缓和一下什么的,也是好事。 “首先要尊重美女,这个世界才会尊重你。”高方平吊儿郎当的样子自语道。 “衙内英明!”跟随的狗腿们大声吆喝。 似乎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现在就连走路歪歪斜斜没个正经,又跟着一群狗腿子,有的提着鸟笼,有一个狗腿抬着茶壶,还有一个拿着扇子。 高方平则是穿着花衣服,帽子上朵不知什么花,纨绔的一塌糊涂。 然而,高方平对目下这个状态,满意的泪流满面,这样的日子不正是前世做梦都在想的吗…… 高俅在白虎节堂升帐议事,外间忽然传来声音:“老爷,富安来见您……” “他算什么东西,也敢来节堂骚扰老夫公务,杖责二十赶走!”高俅对外间喝道。 “他说是衙内吩咐的。”外间的老管家道。 听到衙内,高俅无奈的闭着眼睛。 身边的军将幕僚携带着明白的样子起身,不等吩咐就离开了节堂。公务就到这里了,这已经是惯例。往常听那个白痴纨绔子弟哭着喊着的进来找爹,就说明提前结束了。 人走后,高俅取下官帽放在一边道:“让他进来。” 富安一瘸一拐的走进来,再白石地面上拖了一串血印。 高俅一惊,他毕竟在军旅混过,知道这次富安伤的不轻,说明真的有事了,是针对衙内的。 “我儿说什么了?”高俅关切之情显露无疑。 富安跪在地上道:“衙内今日很怪异,让小的请您遣禁军教头徐宁,马上去林娘子家中见衙内。其余的小人不知。” 高俅又皱了一下眉头道:“刚刚能动又去了,男人好色本无过,但已经弄这么大了,他避过风头不行吗?” 富安低着头不敢啃声。否则老爷一但不高兴,“教唆衙内”的黑锅扔过来就完了。 随即,高俅扭头对立在帐后的心腹统制问道:“禁军中有徐宁这号人物?” “回殿帅,闻说此人善使一柄钩镰枪,甚是勇猛,乃殿前班直金枪教头。却不会做人,升迁无望,平时不引人注意。”身后的心腹低声道。 “呵呵,我儿似乎变聪明了。” 高俅对于宝贝儿子要这个人很满意。他明白,有本事的人通常人情方面欠缺些,类似富安这样的弱智本事就差些。 林冲的事影响较大,已经激怒了一些游侠类亡命徒,从富安屁股上的飞刀就能看出来。那么这个时候,平时讨巧的废材不中用了,于是衙内开口点名要金枪班教头徐宁。 高俅很好奇这次儿子不要陆谦而要徐宁,或许是儿子真的开窍了,陆谦人品存在问题,功利心太重,攻击性太强,这种人用好了的确能做些事,但是害处也很显然。 “老天有眼,果真降下祥瑞,咱家活宝开窍了。”高俅自言自语的笑了起来…… 繁华汴京的大街小巷比陌生。高方平带人行走间,见四处是吆喝叫卖之声,人流络绎。 正巧路遇一美貌小娘子,在售卖炒香了的豆子。高方平自来有爱吃豆子的习惯,于是停下脚步先观察。 众狗腿子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看起来街市上还算平静,没有暗藏猫腻,高方平胆子又大了起来,摆出纨绔造型一伸手,左边的狗腿递来了扇子。 展开扇子摇晃了一下,折起敲敲一个不知姓名的狗腿的脑壳:“去给我买袋豆子吃。” 那个狗腿朝着美貌小娘子走了过去,顿时把人家吓得颤抖了起来,她神色慌张的想要弃摊逃走,却又不甘心,家中病重的郎君,还指望着卖了豆子去抓药呢。 “小娘子,我家衙内看中了你,这是你的造化,跟着我家衙内,伺候得高兴了,一身荣华富贵不在话下,赶紧的,收摊子跟着老子们走。”狗腿子嘿嘿笑着。 小娘子眼泪夺匡而出,情急中也说不出话,颤抖着跪在地上。 “怎么着,不识抬举……哇呀!” 狗腿准备把平时背熟了的台词念将一遍出来,却是被高方平过来一巴掌抽脑壳上。 高方平恨铁不成钢的道:“靠……让你买豆子,又不是买人,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罗里吧嗦的,快滚!” 这家伙灰溜溜的捂着脑袋退后,于心里想,衙内爷的手段开始升级了,不在低劣了。 有介于高衙内以往口碑实在太坏,小娘子继续低着头颤抖。 高方平从摊子上拿了一包豆子问:“多少钱?” “回禀衙内,一文钱。”小娘子唯唯诺诺的道。 高方平吃了一惊,这么一袋炒香的豆子足有两百克以上,只一文钱?人家武大郎的炊饼都两文一个呢。 没人知道,花花太岁仰头发呆之际,思考的不是怎么抢占民女,却是往后的发财之道。 少顷,高方平问手下要了两文钱,扔在地上,拿着豆子就走。 “衙内给多了,民女不敢收衙内的赏赐。”小娘子颤抖着声音道。 也是,出来混不是所有人的钱都能随便收的,花花太岁以往口碑太坏,哪怕赏赐一文,也让人家误会别有用心。 “无妨,那不是赏赐,是我手下得罪你的赔偿,安心收下。”高方平吃着豆子走了。 小娘子愣了一愣,怀着疑惑的心思,拾起了地上的两文钱。 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双美目,注视着街市上这平凡一幕的发生…… 走着,高方平把扇子放在后领中。 真的是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啊,不经意间的造型,纨绔的一塌糊涂。 “白痴……” 身后的不知什么地方,隐隐约约的有声音传来。 高方平急忙回身去寻找,却是什么也看不到。 不妙的预感再次袭来,高方平宁可信其有,连跳代跑的道:“赶紧的,阵型阵型,你们这些白痴蠢货,那么散乱成何体统,好歹老子们也算是将门,不懂把本衙内护卫在中心吗?前军,左右,中场,后卫……门员,咦,果然是球星之后。” “衙内爷英明!” 众狗腿虽然不知道白痴衙内说的什么,却也摆好了欺负老百姓惯有的无敌阵型,把大少爷护在核心奔跑。 在大街小巷中跑来跑去,豪华阵型吓坏了许多美娘子和小萝莉,之后到达了林张氏的本家…… 听说林娘子的爹爹也是教头。林冲被开封府下狱后,林娘子失去依靠,暂时住在娘家。 张氏小院外围,老远看到有威风凛凛的大宋禁军在警戒,且堂屋内隐约传来妇人的哭泣声。 “不好,还是出事了。” 高方平催促家丁围了过去。心里觉得,此时堂屋内要不是那个阴险的陆谦,自己就不姓高了。 一个禁军客气的阻拦道:“请衙内请留步,此时内中脏乱吵闹,未免脏了您的眼,等清理干净后……” “轮不到你教我做事,把守外围,没有本衙内的命令一步不许动,明白我的意思吗?”高方平打断道。 “遵命!”小军头吃了一惊,隐约有点明白意思了,尽管拿不准,但答应了准没错。 “有前途,我看好你哦,加油。”高方平拍拍小军头的胸脯,带着众狗腿子进入了张家院子。 纵使禁军是奸臣老爸的部下,可这种明显有他们上官在的场合,高方平发布命令是不行的。不过这些人是高俅的亲军,类似于家丁一般的军事存在,那就问题不大。

上一篇   第1章 花花太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