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蔡京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0章 蔡京

高方平尴尬的道:“我老爹很萌的,乃们不要老欺负他好不?” 李清照再也忍不住他的精灵古怪,掩嘴笑了起来。 受此影响,张叔夜也难免把紧绷的脸松了松,叹息一声,说这么说,他当然知道弹劾高俅那厮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快说你的要求。”张叔夜不耐烦的道。 高方平抱拳道:“学生想要汴京城西三十,靠近汴河的那片地。” 张叔夜不进楞了楞,弄了半天,这小子要的是那片地? 想着,张叔夜坐了下来敲敲桌子道:“说说看,你要那片地何用?虽然那不是耕田,但京畿之地说重要它也很是重要,老夫带天权知开封,有守关之则。” “他要养猪,我猜的。”李清照接口道。 “哦……小高你一向纨绔取巧,倒是不曾想竟有志于农牧?”张叔夜有些意外,捻着胡须看着他。 高方平道:“好吧我承认有点丢人,但我就是想养,不会乱用府尊的地。” 张叔夜哼了一声道:“民以食为天,万物之本为农牧,何来丢人之说。在老夫看来,养猪比你在街市上抢人高贵百倍也不止。” “府尊只说成不成?”高方平道。 “成,当然成了。”张叔夜道:“老夫身为父母官,体贴百姓疾苦,若不给你地,以你的恶劣程度难免弄得汴京鸡飞狗跳,反正你总能霸占到地对吧?” “我没那么坏的。”高方平老脸微红。 “不要给老夫东拉西扯,税目怎么走?地当然不会白给你的。”张叔夜问道。 “就以农税口进出府尊以为适合吗?”高方平试着询问。 “使得。” 张叔夜点了点头,虽然看不惯这小子,不过这事没坏处,地方上每年的各项税目是否完成是个大问题,不论古代现代都一样,所以其实所谓的招商引资不止现代才有,在古代只要不是昏官,还是挺喜欢的…… 十里地啊,骑马奔跑都要许久时间,就这么的到手了。 也不是说没人盯着这片地,但张叔夜不好惹,敢抢开封府的人还没有复相,至于其他的就要看他上的项目了,项目不满意,老张凭啥要把地给他。 高方平说要养猪,瞌睡遇到枕头。 务农在以前的这些老古板来看,永远是民生根本。何况老张他早就对汴京昂贵的肉价不满意了。听说张叔夜大发雷霆了几次,抓了几个哄抬肉价的屠夫去过堂,杀威棒伺候,发配充军,结果一个月后肉价涨一层,就再也不敢那么蛮干了。 一般人又很难发动去养猪,养了也没大用。在大宋一朝,屠夫除了是屠夫,还是个象征性的东西。依仗着高超的刀法,见惯了血腥,在加上经常吃肉身体壮,老百姓是很怕他们的,所以屠夫在大宋有点恶霸帮派的意味,处于半垄断状态。 不奇怪,郑屠就是因为这样,被小种相公麾下的鲁智深干掉的。然后鲁智深为此跑路来汴京。 所以肉价贵,但是一般老百姓养了却赚不到钱,只能低价卖给屠夫,大额的差价被这些恶霸地痞拿走。长此以往没有了大户养猪,大多数是散户,所以在大宋虽然历朝最发达,但真正的规模集群养殖业,还是没有出现。 没有集群效应,又没有合理科学的复合饲料配方,哪来的肉? 大宋或许米不贵,因为种田的人未必比后世少多少。但肉价真的很变态。汴京分辨有钱人很简单,看嘴皮干裂与否就知道,不干裂的就是经常吃肉的。 所谓的用肉皮当做唇膏抹嘴的典故,就是这样来的…… 和李清照一起坐在牛车上顺着河走,看着即将创业的这片土地,高方平第一次没有了纨绔风范,整个人显得神采飞扬。 高方平背着手,站在河边发呆。 李清照在牛车上注视了片刻道:“有了地就等着做事,看你站在这片地上的样子,清照真为你高兴。” “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高方平看着远方喃喃道:“将来有一天,我大军带着最好的肉干军粮踏破贺兰山缺,那时在高兴吧,那也是我送给清照的礼物,我知道你是文人,但你骨子里却喜欢这样。” “好杀伐大气的‘踏破贺兰山缺’,高兄既有志于军国天下,此情此景,可有前后句?”李清照道。 高方平回身走来,微微一笑道:“前后句有的,但我现在不想告诉你,将来会有人念完整版的《满江红。怒发冲冠》给你听,那人就是我为大宋培养的无敌统帅。”见李清照神色古怪,高方平又尴尬的道:“不骗你,我的猪就是为他养的,我就一流氓哪能打仗啊,但我会为他提供战马以及源源不断的后勤,如果有幸能用阴谋奸计混入中枢,那么我会为他在朝堂上顶住压力,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和蛮子打仗,额,这便是我能做的了,莫要笑我,昨天看我的亲军训练,差点尿裤子了。” 李清照神色诡异的看他许久才道:“定力至何等地步,方能不倾倒于你的风华绝代?” 高方平愣了愣道:“这句似乎应该我说了送给你?” “不,清照送给你。不早了,咱们回去吧,清照等着看你的功业。”李清照透过窗口看着夕阳,叹息了一声…… 汴京最为显眼的一座高门大宅----蔡府。 蔡京罢相以来挂一品官衔开府仪同三司,深居简出,从不轻易抛头露面,只面见亲信心腹,遥控朝中局势。 自执掌中枢以来蔡京严厉打击元佑党人士,弄至天怒人怨的同时,却也夹雷霆之威领袖朝野,再无抗衡之人。 史书记载蔡京因天象星变而导致罢相。其实要说是天怒人怨的一种表现形式也未尝不可,赵佶作为皇帝的心态无人可知,史说未避免遭天嫉,皇帝让蔡京退居闲置,其实要说是帝王心术下搓搓蔡京锐气,也是可以这样理解的。 没有制衡的权相无人敢放心,这是肯定的,赵佶早年的时候不是明君,却也真不是傻子,于是赵明诚的老爹赵挺之既相,致力打击蔡党,也就有了依据。 无奈赵相公心有抱负,却实在水平有限,一边严厉打击蔡党,却一边废止往前法令,以为是在抽蔡京的脸,却不知所有法令皆为赵佶签字认可了的,于是一边打击蔡党一边等于朝官家脸上抽耳光。 “哼,愚蠢得紧,老天爷给他机会,他赵挺之却是把握不住,在为人处世、揣摩圣心,为官之道方面,他赵相公比之高俅和童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还有多。” 晚间的书房之内,时已六十的蔡京一副儒雅的神态,喃喃感慨。 身边的心腹幕僚道:“恩相英明,果如您之所料那般。赵挺之如今预感到形势不妙,所做的却不是韬光隐晦,而是变本加厉的打击不同意见官吏,就连高俅那武厮也顺便被他咬了几口。恐怕,赵挺之的厄运就在眼前了。” “不会那么早,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要些时日。”蔡京闭上眼睛轻声道,“却是不知,被赵挺之一党弹劾之后,高家小儿是否有所收敛?”

上一篇   第19章 踢飞闹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