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相见不如怀念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5章 相见不如怀念

吓人来报说是杨志求见,并且带着刀,很是凶神恶煞的模样。所以手下的狗腿觉得他是凶神恶煞,便把杨志的刀给缴了。 高方平道:“把刀还给人家,让他进来。” 片刻后,杨志带着杨家的宝刀进来单腿跪地,双手把刀举过头顶道:“衙内当日一席话如醍醐灌顶,杨志惭愧,刀已赎回,观衙内心怀天下有志军旅,便以此刀赠予衙内。” 噌---- 高方平接过刀抽出一半,感觉寒气逼人,很是有些杀气。 喝过蛮子血的刀就是不一样,会让高方平有些冷。 见高方平在迟疑,杨志朗声道:“衙内万勿推辞,乃是小的一片心意。” “我收下了。” 高方平却再把刀递给他手里:“不过我现在转赠给你,希望你用好此刀,杨家的刀,还需杨家的人才能用好。” 杨志知道这算是高衙内把自己收入麾下效力了,所谓宝刀只赠英雄,如此看来自己在衙内的麾下,是享受英雄待遇了。 “衙内的知遇之恩,杨志万死不能报答!” 此君血气上涌的时候,脸部胎记更是一片青色,煞是吓人。果然是青面兽啊。 “别在这里了,去校场徐宁的麾下参与练军。为徐宁副手,我会给爹爹说一声,保你一个功名出身。”高方平道。 “谢衙内栽培!”杨志干净利落的起身往外走。 人走之后,高方平对随从道:“去节堂告知我老爹,杨志需要个官身,和徐宁一样,仁勇校尉,差遣殿前司麾下,捧日军籍副指挥使。” 杨志不论是出身,名声,还是能力均在徐宁之上。不过其一他毕竟是曾经的罪臣,其二,论及资历他是后来的。其三,亲卫军早就被徐宁带出了归属感,都把徐宁看做了头目。于此情况下,让徐宁退居副手实在影响很大。除非徐宁犯大错误,或许杨志立下大功,否则就只能以资历论…… 午后坐在窗口处,小萝莉磨墨,伺候高方平整理文书。 某个时候放下笔舒展一个懒腰,关于军事篇的策论,经过反复的观看训练,反复思考,在原来的基础上反复删减,如今算是基本圆满了。 最以前和“贼寇论”合并一起叫《贼寇和军思论》。但在后来的修改之中,高方平把它分离了出来单独成论,改名为《军魂论》,主讲思想问题,强调的是----亮剑精神。 狭路相逢勇者胜,敢于亮剑,简单,听话,照做的,就是优秀军人。 全篇策论近万字,始终紧扣精神和信仰在讲。 要的就是口号,见识过后世传销的高方平太知道洗脑多么有用,多么可怕了。 喊的多了,自己也就被自己骗了。就像蛮族睁开眼睛就面临生存压力,他们的信念就是要生存,以此为导向进行南迁,所以他们勇猛无匹攻无不克! 越往北环境越严酷,生存问题越严峻,所以他们就越发的骁勇善战。如此才导致有了强大的辽国,被几千人起家的女真给灭了的事迹。 女真人南下侵宋之际,大好河山生灵涂炭,浮尸千里。大宋子民比猪圈里的畜生也不如! 当时大宋不是没有军队,但几乎无抵抗就铺天盖地的大溃败,那和当时糜烂的政治环境有关,但最为主要的就是军人没有信仰,不敢亮剑! 固然是打不过蛮子,但只要敢打,怎么的也不至于出现那样的灾祸,军人跑光,几百万汉儿在哭喊中被当做畜生一样杀掉。 主将气质决定部队的灵魂,这是有依据的。 当时兵败如山倒的大环境之下,敢战军实在太少,但名臣张叔夜就是敢战军之一。整个大环境已经烂了,他区区一介文人老头却率部浴血奋战,勤王护驾者,老张他就是如此的牛。 “嗯呐,衙内写了好多字啊,比一般书生用的字多,是口语,不是文言文。”小萝莉童言无忌的道。 高方平道:“这样更容易让人看懂。” 小萝莉好奇的道:“为何士人的写文章用字少,但一讲话却滔滔不绝连篇废话?” 高方平道:“因为写字成本太高,尽管有纸张后好了很多,但还是成本高。千年以来的固化思维影响,大多数穷苦人家想要出人头地,为有读书高,但是很穷,为了节省文房四宝恨不得一个字当十个用,这便是文言文的出身来历,形成了大家默认的规则。但你说的没错,说话不要成本,所以那些家伙用嘴说的时候废话忒多。” “恩恩。”小萝莉拿着少爷的墨宝用嘴吹啊吹,希望快点干。 “小朵,一会儿把我完成的《军魂论》送去赵相公府上给李清照,她会帮我整理。”高方平吩咐道。 于是小萝莉牵着她的宠物猪憨憨去了。 她现在养了很多猪,全部都叫憨憨。对此富安和高方平很无语。还听说,她去的时候带了一瓶酱油,她记得衙内最喜欢酱油,以为是礼节,所以打算带去给李清照…… 但凡出自高方平的策论都会分为两个版本,文言繁体版,以及通俗简体版。 贯彻的时候肯定需要高方平的通俗简体版,不过当有朝一日大环境适合了,呈交官家或枢密院的则必须用李清照的版本,这虽然流于形式和门面功夫,却是不得已而为之。 至少目前只能这样,反正高方平再牛,也没牛到可以和整个士大夫阶层扭着干的地步,官家都不敢如此…… 今个奸臣老爹下朝回来的时候满面春风,抱着一个罐子,像是抱着心头肉,谁走近,高俅就用眼睛瞪着谁。 “爹爹,您这是在干什么?”路遇老爹的时候,高方平好奇的问。 高俅嘿嘿笑着,拍拍手里的罐子道:“这乃是官家御赐的酱油,为父这就把它供起来。我儿灵气逼人,机灵聪慧。今个官家表扬你了,说你小高每有奇思妙语。这是因为,有天踢球的时候肚子痛,但是对官家说‘出恭’很不礼貌,于是下意识受你的影响,为父便说去打酱油。官家于语言方面有天赋,听过两次后就理解了,很是赞赏。今个为父又说漏嘴,说去打酱油,官家笑着拍拍为父的脑袋说‘高卿休要滑头,酱油已打好’,便命梁师成那阉人送了一罐酱油给为父带着回家。” “爹爹,咱们把酱油吃掉好了,儿子我正在研究一种铁板烧,需要上等酱油……”高方平文绉绉的还没说完,结果后脑勺被一巴掌。 高俅哈哈笑着便离开了,看样子谁拿他的酱油就等于找死。 总体高方平对皇帝很无语,然而赵佶就这德行。他就是胸无大志,喜欢新奇东西,顺便有点贪财。然后有些艺术修养,和气爱笑。 其实这样也好,新奇东西高方平不缺,慢慢的引导官家,让他喜欢这些,总比被蔡京忽悠了去搜刮民脂民膏好。 没错,赵佶比高方平好不了多少,非常的贪财,帮他从民间收集奇珍异宝,便是蔡京讨好他的一大手段。 论及引经据典和文采等等,高方平差距蔡京十万里,然而论及用新奇东西忽悠人,则老蔡应该不是对手。 今日也听高俅老爹提及了一个名字----梁师成。此阉人也是徽宗朝的大奸贼之一,跋扈专权。好在目下他和蔡京与童贯不同,还没有成大气候,看似也**臣老爹关系还行…… 李清照于房中挑灯夜读,握着出自高方平的策论竟是不忍释卷,反复的回味。 她是文人,但她的骨子里除了才华和浪漫,真正推崇的正是类似的东西,字里行间的军国气概,读来十分震撼。 看来高方平误打误撞的做对了。所谓文人相轻,在李清照此等直追苏轼的才女面前,倘若是盗用别人诗词去卖弄文采,那才是班门弄斧呢。 所以就算泡妞,高方平都在遵循着自家策论中的一个中心:不对称战法。扬长,不补短。 倘若来个后世名句,难说要被李清照挑出一堆毛病来。没有谁是完美的,苏轼时已为文宗泰斗,否则李清照一样可以找毛病去批评。相反高方平的一句“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却能给李清照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评价为语言新奇,只粗不俗。 赵明诚拿来衣裳给李清照披上,叹道:“早些休息,实在思念的话明日再去见他便是,反正咱们后日才上路。” 李清照指指散乱纸张中的其中一篇,说道:“这是他送来的开场白。” “相见不如怀念?”赵明诚愣了愣。 “是的,他想我,却不要在见我了。夫君觉得写的好不好?”李清照道。 赵明诚思索片刻道:“过于简单无前后句承托,但是语境是不错的,正是你和他之间相互知己的意境写照,直接又真挚。看不出这小子也能有此灵气和文采。” “夫君自去休息,清照还把这些整理完。”李清照道。 赵明诚原想看一下这些文字,但只看了几个字就忍不住恶心了起来,还是美食家吃猪食的感觉,便没有了兴趣……

下一篇   第26章 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