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此间的三个少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58章 此间的三个少年

“小高相公威武霸气!”时静杰当时目睹了嚣张的辽人来汴京收保护费,又很受到《怒发冲冠》的鼓舞,所以开始喊口号了。 丁玲丁玲 下学得铃声一响,小孩子们跑了出来,见到贵公子模样的时静杰在喊口号,于是也犹如希特勒的少年党卫军一样,全部立正喊口号:“小高相公威武霸气!” “孩子们跟我走,今天由梁红玉教你们杀敌技能,为往后保家卫国计,要从小立下志向,勤学苦练。”九指青年燕青过来招手,带着大家去列队,燕小乙觉得把这些孩子们教育才成,他这个副校长责任重大。 李纲半张着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未想过,在其他地方只能饿得骨瘦如柴,病死或者走丢后被狼咬死的穷家孩子,居然能这么整齐的在学堂里学习?虽然学堂还很简陋,四面漏风的棚子搭建在校场的一角,但是这已经让小李纲很震惊了。 和时静杰相视一眼,两家伙一边吃饲料制作的蒸糕,一边跟着过去看孩子们训练。 “哈,哈哈!” 梁红玉戴着虎头帽,催马似的骑着一只大黄狗进入了校场,像个迷你型的狼骑士。 看到这一幕,小李纲和时静杰不禁笑喷。 跟着见梁红玉跳下狗背来,拿着一只短木棍模拟长枪,文绉绉的说道:“我小玉不会西游记里的神通秘技,但这乃是我阿姐教的基本功。每一下挥舞看似简单,毫无花俏,却是化繁为简。咱们相公说了,最简单的往往也是最有效的,刻苦学习,持之以恒,日复一日,你们长大之后,就会从这简单的作战八式当中,体会出精髓来。” 作战八招,乃是根据高方平的要求,梁红英史文恭关胜林冲杨志等人,在一起讨论了很久,经过他们自己一定的尝试,又根据永乐军普通人的作战拼杀效力,总结出来的。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有些复杂,后来高方平让他们删减一半,要求贯彻越简单就越有效的思路。最终,进化出了八式来。 这些话也是高方平让小虎头背熟悉了的,小虎头自己也是这么练习的。高方平的方式当然教不出梁红英来,但事实上也无需一只梁红英似的军队,那不是利器而是绝对的祸害。军队要的是整体性,纪律性,以及信仰,再加上简单有效、便于提升情绪的搏杀方式。 “杀!”小虎头配合弓步,很简单的往前进半步,捅出木棍。 “杀杀杀!” 那些小孩子就跟着做三遍。有的棍子拿掉了,有的捅在前面同学的屁股或者背脊上。如此看得杨志昏倒,只是想了想,自己和他们一般年纪的时候也不见得比他们强多少。 训练完了枪棒,小虎头又取下背脊上的迷你弓说道:“瞧好了,本虎头要教你们射箭啦。” “好啊好啊。”孩子们拍手叫好。 燕青走前接过迷你弓箭,尴尬的道:“飞骑尉大人射的箭威力太大,恐误伤同学,还是我来教大家好了。” “旺旺。”梁红玉的大黄狗不服气的冲着燕青吼了两嗓子。燕青一瞪眼,大黄狗又很无趣的匍匐在地上,伸舌头舔舔自己的爪子。 “有小乙哥教大家,我就放心了。”梁红玉便歪戴着帽子,如同骑一般,骑着大黄狗离开了,还要去监督她麾下几个小萝莉的养鸡情况,所以最近梁红玉感觉自己很忙。她总感觉自己的最大资产肥皂在减少,却是想了许久,也没能和小牛皋找到减少的原因。总之就是肥皂在慢慢的变少,她隐隐约约的怀疑,和小牛皋用口水擦拭有关…… “大人的策略大好,从孩童时代就教他们以天下江山民族为己任,这才是万人敌呐。”小李纲依旧在校场中观看这感慨,舍不得离开,时而喃喃嘀咕一句:“多好的孩子啊。要是咱们西北,有百万这样的儿郎,就好了。” 高方平嘿嘿笑道:“西北就算了,那是个大坑,孩子需要时间,需要他们的父辈保护他们成长,直至有一天他们披上战甲,从父辈的手里接过染血的残破旗帜!” 呼噜 时静杰急忙抬手捂着鼻子,有鼻血从手指缝隙中流出来。这小子一受刺激就这样,不管在青楼还是做愤青的时候都这样。目下他被高方平蛊惑的热血沸腾,所以就流鼻血了。 旁边的一些女娃娃,被培训过简单的军医技能的小女孩,急忙跑过来抱着腿把时静杰按倒在地上,强行塞了两团布在他鼻孔之中止血。 时静杰气得捶地道:“小糊涂蛋们,我爹是时文彬,你们竟敢对我不敬。” 时文彬老爷的名声还是很大的,于是把小女孩们纷纷吓跑了。 时静杰起身,指着自己的狼狈样道:“我这样子像不像在太学被人扁了一顿?” …… 带着两个文青,参观了一些郓城的风貌,包括哪些士绅正在建设中的养猪场,包括生产肥皂的简陋车间,包括目下规模还不算很大的饲料生产厂,难民营,等等等等。 李纲总是在感叹,时静杰也总是在念念有词的说:老爹混不成了,我小时以前在这里生活,却总觉得这不是我曾经记忆中的郓城了。 “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要不变好,要不变坏。正如我当初在这里穿着棉袄烤火,接到官家中旨,帅永乐军进京的时候,那个时候要说有底气是骗人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变数有多大。但是一定要去尝试,要变,不能害怕变坏就不去变。安石相公的新政我其实也不喜欢,但我喜欢他的勇气和劲头。” 高方平一边带着他们参观一边道。在情感上,真的把他们当做朋友和班底了,老实说穿越以来,高方平只有狗腿和手下,真正的朋友李清照算半个,而现在则有时静杰和李纲。 这两孙子有点萌,却是有理想有骨气的人,他们一直萌下去就好了。高方平觉得做奸贼老子来,拉仇恨我也去,他们只要成为真正的朋友支持我就够了。 在那璀璨的历史天空里,后世的文献记录都太过模糊不清,高方平不知道有多少猥琐的奸贼、或是满怀志向的忠臣良将这样于少年时代立下志向结党同盟的? 在郓城,院子里喝茶谈心聊天的现在,到底是“桃园结义”还是“狼狈为奸”,此点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此间的三个少年,立下了撑起一方天空的志向,有高方平这么奸诈的人带头,相信还是混得成的,迟早有一天整倒所有对手,宰执天下。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来,喝酒。”时静杰装作很有学问的笑着抬起杯子,却是马上想起来,这句似乎也是高方平的作品,汗。 到底是小高还是老高的作品时静杰也不知道,反正是高府出来的,高俅老儿说乃是他儿子的作品,至于高方平则说是老爹的作品。当时的东京圈子引为笑谈,说高家两只老鼠居然也学会礼让了? 酣畅淋漓的交谈一直到了傍晚,招待他们美滋滋的吃一顿肥肠火锅,然后时静杰在他家护卫的跟随下坐着牛车离开,要连夜赶去济州,至于李纲则要留下来商谈西北的事宜。 现在的小李纲没有开窍,不善于言辞,想说的太多,却忽然一句也说不出来。 今天的所见所闻,只是臭名昭著的猪肉平几个月执政带来的变化而已,每一种革新每一种改变,包括难民在内的那种快节奏的忙碌,这些种种,是李纲无法在大宋其他地方看到的,实在印象太深刻,太震撼了。 小李纲觉得自己弱爆了,不足以表达全部,不足以把核心带回西北去,有机会要请宗爷爷来郓城看看,想必他老人家会有独特的心得和体会。 唯一不好的在于,小李纲也不知道高方平怎么得罪宗爷爷了,每次出门宗泽都吩咐千万要多个心眼,别被猪肉平给蒙了。 “小高相公,您当时说让我李纲将来帮您一个忙,是什么呢?”李纲好奇的问道。 “将来在告诉你,这对我很重要,需要你做出一定的牺牲。但我相信你会的。”高方平嘿嘿笑道。 李纲点了点头,他认为高方平乃是大气威武的人,重要的人,国朝不可或缺的人,若是有用,能为他牺牲一下成就一些辉煌,也是蛮不错的。 “你居然又再次点头,又不追问是什么事?”高方平道。 “我相信您是不会坑害我的。”小李纲说道。 “可我……真会把你坑了的。”高方平尴尬的道。 “哈,哈哈。” 仿佛催马一般,小虎头又骑着大黄狗冲来院子里无所事事了。 小李纲放了些吃食在地上,大黄狗闻着跑过来吃了,梁红玉继续骑着狗显摆。 李纲好奇的问道:“娃,你的狗这么乖,谁帮你驯化的?” “乃是富安大叔手下的一个驯兽人才。”梁红玉掏出一把奶糖放在李纲的手里道:“本官赏赐给你一些,我自己吃不完。” 打赏了李纲后,小萝莉一提“马缰”,又骑着大黄狗跑不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