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出事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6章 出事了

日上三竿,老管家惯例的来请安。 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要给老爷请安,然而最近高俅撂挑子,让所有人都去给衙内请安,包括他的三十几房小妾都来排着队的给高方平请安。 太过分啦,奸臣老爹的正妻病死了,然而小妾一个比一个漂亮,有三分之一年纪和高方平差不多。 “衙内,妾身实在过不下去了。”一个美女说着便哭了起来。 “恩知道了,下一个。”高方平懒懒的摆手,仿佛昏官升堂一般。 “啊!”那个小美女小妾不哭了,“衙内不忙……” “其实我很忙,我一刻钟几百铜钱上下,所以你有事说事,讲重点,不要在我面前哭诉浪费时间。”高方平泄气的道。 “妾身……懂了。”美女小妾一阵尴尬。 其余人当即纷纷重新在心里构思开场白了。 那个小美女小妾道:“妾身辛辛苦苦积攒了些钱,打算寄回娘家,却一时不小心被偷走了……” “叫你讲重点,如果抓贼,出门右转便是开封府,去报案就行。”高方平道,“如果想找我存钱吃利息,不用拐弯抹角,直接开口。” “存钱,吃利息,顺便妾身想赚取外块,不知衙内养宠物猪还要人不?小朵那死丫头太有钱了。”她总算学会直接了。 “养猪算你一个,不过一但偷懒就吊起来打,老爷也救不了你,下一个。”高方平懒懒的摆手…… 高俅于节堂内才散了军务会议,有心腹来报:“不好了老爷,大事不妙。” “什么事如此慌张?”高俅背着手道。 心腹说道:“您的小妾,全部被衙内爷招去养猪去了,这可成何体统?” 高俅听后,一个没站稳便摔在地上…… 把老爹的小妾全部诏安后,高方平背手,歪带着帽子,哼着小调出来走走。 在高府的前院遇到富安,他新诏安了一群威猛的小九纹龙,此外今个只是上午,已经拉回来了几车铜钱,在配合账房进行交接。 “衙内威武!” 这群往日里被富安虐得忒死的小九纹龙见到新主人高方平时,摆开了阵势,仿佛后世健美锦标赛似的,他们在以各种姿势显露着漂亮的纹身,以及油亮扎实的肌肉。 高手杨志尴尬的模样扭开头,觉得和这些傻子在一起非常丢人。 听得富安汇报了一下,最近的几天钱越来越多,幅度增加的有点不像话。 对此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感觉不太好。 “衙内似乎不高兴,钱多是好事啊?”富安奇怪的道。 “未必,一件事偏离正常轨道太多,距离出事就不远了。”高方平喃喃道。 “谁敢有话说,谁敢不缴纳保护费!”富安带着一群九纹龙大吼。 高方平懒得理会这些只会摆造型的肌肉男,扭头道,“杨志跟我去街市上走走。” 对此富安很悲愤,有种被无视的感觉,以往都是他跟着衙内在外面欺行霸市,无奈如今世道变了。 “好人呐,老子如今是好人了,一切都变了。”富安很有哲理的对属于他的狗腿子们说道。 “富爷英明神武,我等誓死追随富爷,做个对大宋有用的良民。”狗腿子们声嘶力竭。 富安拍拍他们的胸膛:“你,肌肉不够扎实……你,油擦的不够,皮肤不够亮……还有你,纹身可以在修补一下,会更显得威猛。” 紧接着,这些个家伙在前院排练起了江湖混混的把戏,诸如胸口碎大石,吞剑喷火此等门面功夫。正巧遇到高俅回来心情不好,便派亲兵冲了出来,把这些混混打得鸡飞狗跳…… “衙内威武……衙内威武……” 行走在街市中,有许多人都打招呼,但已经不如以往那么热情了。 继续走,路遇一只九岁小萝莉,她背着一岁的弟弟,牵着一头小猪在街市上找菜叶吃。 “娃,最近猪好养吗,出生的小猪崽多不多?”高方平停下问道。 “俺娘说养完这一发就不养了,要把老母猪卖了。”小萝莉脸色脏兮兮的。 “这是为何?”高方平愕然道。 “俺还小,不太懂,俺娘这么说必有道理。”小萝莉带着小黑猪走了。 高方平目送着她离开,只见她背上一岁的弟弟哭了起来,然后小萝莉拿出米粉给弟弟,她自己想了想也偷吃了一些,然后一岁的弟弟不哭了,但小猪又跑去吃菜了,然后,小萝莉又蛮世界的去找猪。 看着小萝莉的背影,杨志很感慨,喃喃道:“多好的娃啊。” 高方平问道:“有没有想保护她的感觉?” 杨志重重的点头。 高方平叹息一声道:“这个年景,已算是我朝边患最少的时候了,但小摩擦依旧时有发生,边关地区这样的娃很多,都被蛮子打草谷打死了。” 杨志猛的握紧了刀,第一次发现,手中这把杨家将手里喝过蛮子血的刀如此重要。 高方平嘿嘿笑道:“竖立军人的信仰,简不简单?” “衙内醍醐灌顶,杨志惭愧!”杨志文道。 …… “难得见衙内来,民女请衙内吃豆子。” 来至豆娘摊位,她大方的请高方平吃了袋豆子。但是看起来她不高兴。 “为什么不高兴,生意不好?”高方平仿佛老爷似的坐在了她的椅子上。 豆娘神色暗淡的道:“生意比之早前差了不少,目下物价高起,生意很难做了。各项税费以及衙内的保护费,却得照旧,也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果然出事了。 难怪最近收回来的钱大幅增加,因为物价贵了,交易额大幅增加。但这是回光返照,过了这最后的辉煌,这些人将被吸血一空。 她们没有什么了,其实高方平也就没有了,国家也就没有什么了。 “你细细说予衙内听,自有衙内做主。”杨志不懂却很有信心。 “都因为这个。”卖豆娘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大号的铜钱递给高方平。 拿着看了看,掂量掂量,大约有一般铜钱三个重的样子,高方平疑惑的道:“这东西价值几何?” “十钱,一钱顶十钱。”卖豆娘悲愤地说道。 高方平勃然色变道:“糟了!” 竟是给忘记了此节,这是蔡京拜相期间的一大恶政:当十大钱。 大宋活力强,商业很繁荣,所以经济增长率很高,而经济增长的同时大量需要货币增加供给,以达到匹配。 问题就出在这里,铜矿的开发跟不上经济增长,也就导致货币跟不上,这在经济学上叫通货紧缩。那么所谓物以稀为贵,大量发型铜钱,导致铜价飞涨,如此也就有了早期名臣张方平上书说:钱比铜贱。 意思是最简单的赚钱方法,是把铜钱收集起来融掉,做铜器去卖,就能获得惊人利润。 此等情况几乎贯穿了整个北宋时期,只有严重和不严重的差别,却一直都存在。 蔡京拜相期间就有了这么一个恶政,为了节约用铜,随便加点料铸造出大钱,顶十钱用。 老百姓是很傻的,初期信了,以为真可以顶十个用。但权贵奸商们却不傻,大量收购民间的小铜钱回家融掉,花三钱的铜量就能铸造一个价值十钱的大钱,然后用大钱换走老百姓手里的小钱,再用小钱,继续铸造大钱。 如此恶性循环,敢钻空子的少数权贵大发横财,老百姓的血汗却被席卷一空,世面上各种物价开始飞涨。 老百姓上当后,用这些大钱却无法从权贵手里换到十个小钱,就连官府都不要大钱。但愣是规定它值十钱。于是,这样的吸骨髓大钱便开始在江南一带横行。此时老百姓手里只有大钱了,面值是十个,但都知道只值三分之一。所以导致物价飞涨三倍。 第二个致命点在于:官面上的交易额增加三倍,所以官府依照三倍营业额征收商税,且严令不收大钱,要老百姓以小钱完税。 这样一来就严重了。此一时刻已经影响到汴京。 汴京自身的生产力有限,却是大宋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和外面通货非常频繁,从外地调集的资源非常多。外面的物价涨,汴京当然也涨。 并且越来越多的大钱开始流入汴京,影响力正在逐步放大。 这时代信息极度闭塞,所以一个事件真正出现苗头的时候,不是刚开始,而是已经很严重。 严重到富安都很聪明的不要大钱,让他们依照营业额,缴纳小钱作为保护费。 或许已经有官员察觉了不对,但是报喜不报忧的人性缺点,纵使在千年以后也差不多,现在就别指望了。 没人敢说出来恐怕也是问题之一,这是蔡京的恶政,纵使经过的赵相公严厉打击蔡党,可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蔡京的威慑力仍在。 评击蔡京原本是赵相公最爱做的事。无奈老赵执政水平有限,触觉不够灵敏。 也难说赵相公知道这大宋弊政是无法绕开的。评击蔡京简单啊,但官家万一说:“蔡京不成你老赵上,给朕把此事圆满解决。” 那时老赵拿什么解决,恐怕解决的办法是发行价值二十的大钱,进行第n轮的财富大洗牌。

下一篇   第27章 险些被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