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面对糖衣炮弹坚定立场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63章 面对糖衣炮弹坚定立场

接下来的巡查,其余五个村寨的情况大抵和富家寨相同,总体上说就是这个地方被曾弄霸占了。老曾乃是家大业大的一个土皇帝了。 这六个汉人的村寨,大约一千六百左右的人口,约五千多亩的良田被毁坏了。青壮年汉人也被招安了去效力,但是总体上这些村寨的人过的也并不太差。基本吃口米饭是做得到的。只是说没有尊严。 从这里看高方平的判断是正确的,曾弄是个奸商而不是丧心病狂的杀人犯。还是懂的一些用人拉拢人的手段的。 从宏观命运上说,其实这六个寨子的苦人,就算不被曾弄抢,也未必会过的更好,要不就一盘散沙,失去了联防的威势后经常被土匪打家劫舍,要不呢,田地就被王勤飞那类人兼并夺走。有些东西就是这么赤1果1果的没有惊喜。 曾弄崛起后,王勤飞那群士绅当然就不来染指这边了,于是这边成为了国中之国。戾气不重的土匪也不来骚扰了,因为一般的土匪来真会被女真骑兵教做人。比如看着贼头贼脑的段锦住进入这些村寨后,就被打了一顿没收了马匹和兵器。 段锦住应该是知道大宋民间的这些规矩的,所以他来县衙找高方平,有谎报、忽悠高方平的意思。但是在国法来说,曾弄对段锦住的手段那真是在犯法,算是抢劫了。 想着,高方平道:“段锦住你你起初进入曾头市,是不是来观察地形打算偷东西的,然后被他们收拾了之后,你就说被抢、利用我帮你报仇?” 段锦住吓得冷汗淋漓,这都被看出来了。 介于高方平比较猥琐,女真人都被他一言不合就杀了两个,于是段锦住下马跪地磕头道:“回老爷,我听说主动招的会有宽待,请饶了小的,小的的确有这样的心态,马也的确是在北地偷来的,因为我好奇,没见过那种马,偷了试验一下。觉得好了之后,小子是真的想来送给郓城,投靠宋江哥哥的,此点若是乱说天打雷劈!” 高方平道:“我懒得废话,在辽国犯罪不会再宋朝追究,所以你就是日了辽国皇后也和老子没有一毛钱相干。你在曾头市鬼鬼祟祟被收拾我也不管,因为你还没有付诸行动。我只关心你被抢马一节有没有瑕疵,有就现在告诉我,若是等会我和曾弄谈判的时候被人家打脸,你基本就死定了。” 汗。 段锦住寻思,虎谁呢,您老人家兵强马壮,在郓城一言九鼎,哪里会被打脸,最多说不过直接操刀便是了。 想这么想,但是段锦住也算知道这个大人有规矩有底线,于是拍胸脯道:“被抢马一事小的绝无虚言,以脑袋担保!” 看去,前方有十多个人,步行而来了,还抬着“曾”的旗帜。 曾弄果然是个聪明人,是个奸商。他当然懂规矩的,于是他听了相公的命令,来的时候没骑马,没带兵器。 “在旁边做孙子,我不吩咐不许说话,我询问的时候就大着胆子的说。”高方平道。 看对方乃是财大气粗的土豪身份,有钱人,段锦住又有些担心,不确定他这个官老爷会不会到时候偏帮人家。也不知道此君刚刚说的一等汉四等蛮作不作数的吧,可别人家一送礼这个相公就乱来啊? 高方平给一提马缰走了上去,觉得这趟来怎么也要发点财的。 早先只带二百多人,是高方平一开始打算用流氓手段“官逼民反”,一但和朝廷的永乐军作战那当然就是叛逆,曾头市就可以被剿灭。而要吸引他们匹夫一怒的动手,人数就不能多,又不能太处于劣势。所以就带虎头营来。 但是现在看来真的高估曾头市了,要惹反曾弄这个奸商聪明人,除非只低调的带几个护卫来,那么曾弄难说才敢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高方平早先杀人威慑,不许他们骑马,就是要赢得时间去走访几个寨子,以便评估曾头市的势力,但是走访了之后女真人几乎没有,都是汉人的村寨,就知道高估曾弄了,他不会反,只会做孙子。 那些汉人不敢说他们会帮高方平,但有事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去帮曾弄。因为他们是汉民,至少被教化了知道让着官府,教化不了的那群在梁山,那群也绝对不会被女真人来剥削的,那是一言不合就会抽刀火拼的一群匪徒。 梁山来攻打曾头市的时候,遭遇了七寨联防的抵抗,那是因为他们是反贼是土匪,出师无名。换后世也一样的道理,一群强盗闯入民宅抢劫,若是遇到狠人,当然是提着菜刀反抗,全部砍死在家里也是合理合法的。然而如果是一群警察武警来抓人调查,一般是不会作死反抗的,因为那没什么卵用还会死,还会被扣上暴民的名声和责任。 虎头营基本没有禁军系的人,都是以前孟州牢城营血战活下来的狠人,以及种师道的那批睡觉都会抱着刀,一不小心就吓跑婆娘的猥琐兵痞,又经过了特训和政治学习洗脑。所以仅仅是虎头营,若有需要,是足够剿灭曾头市的了。 曾弄的家里,真正的女真骑士应该不超过几十个,至于汉家寨子中去打工的那些青壮年,脑子没病的话有事的时候是不会帮曾弄的。 “哈哈哈,大人远来辛苦,草民曾弄参见知军相公,赎罪赎罪,快些随草民进入曾家寨去喝茶,必有孝敬。” 曾弄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汉人打扮,辫子都没有留了,也有些汉人奸商的那种惯有和气的神态。 高方平有些失望,其实这种人才相对麻烦,如果曾弄也如同刚刚那两蛮子一样,就太简单不过了,今日黄昏曾头市就可以姓高了,曾头市的近几千战马和财富也姓高了。 yy完毕,高方平也下马,携带着奸商笑容走过去道:“曾员外客气了,你不怪本官不请自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误会,大人乃误会啦,这里是您的地盘,此点我还是懂的,怎算是不请自来。”曾弄笑眯眯的和高方平套近乎了一下,一甩头,他的小儿子曾魁抬着一盘黄金锭子走上来递请相公笑纳。 出手就是二百两黄金,价值两千贯。 曾魁来给黄金的时候,还相当骄傲不服气的模样,只是被他家爹爹压着,也发作不得。 另外的随行几人分别是曾弄的几个儿子,以及麾下的女真骑士。他的五个儿子,其中有两个不做汉人打扮,而是女真习俗打扮。他们纷纷以奇怪的目光盯着高方平。 但凡送礼的,高方平是来者不拒的,呼噜一下收不见了。 “请相公给曾家留些面子,以后勿要来随意的巡查,曾头市治安稳定,民众安居,是不会给大人添乱的,若能达成同盟,金银自然不在话下,到时候我家爹爹一定还会有重礼相赠。”那个送礼的小儿子曾魁语气有些生硬的道。 曾弄皱了一下眉头,暗恨儿子不会说话,虽然是这个意思,但也不能说的这么直接吧,这东西在汉人的官场文化里自然是心照不宣的。 但既然目的是这样的,儿子也已经说出口,曾弄便眯起眼睛,注意观察高方平的反应。 高方平看也不看曾魁,正在用袖子一个一个的擦拭那些黄金锭子,观看成色,随即漫不经心的道:“哦……曾家少爷你这是在命令本官呢还是给本官建议?” 曾魁想要发作,女真骑士们也纷纷铁青着脸。 但是看彪悍的虎头营压阵,曾弄瞪了他们一眼,急忙打圆场道:“自然是个建议,小儿年少不懂事,哪能命令大人呢?” “建议是可以提的,然而,本官不接受你们的建议。”高方平收了黄金之后立马翻脸。 我#¥ 全部女真勇士们觉得吃亏了,纷纷大怒。都传说此君贪财,却是没见过这种收了钱却不答应的。妈的要是想做硬汉,好歹表现的有点骨气,别收老子们的钱啊! 曾弄也不发作,拱手道:“要来巡查自是大人的权利。然而似乎……您有点破坏规矩了,您可是已经拿了我曾家的孝敬了。”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那又怎么样?是你要给我的,我那么贪财为何要拒绝?当然是收了再说。” “你……”曾弄的大儿子走前了一步,可惜手里没有刀,否则应该握紧了。 又看了曾弄一眼,名叫曾密大儿子喝道:“你们汉人怎的如此无赖,你收了钱就违反了你们的国法,在送礼的人面前你就失去了权利,因为你的权利来源于国法,而你违反了国法。我曾家也不是好欺负的,是有渠道对宋朝朝廷说话的,大人您想清楚。” “你看似聪明其实是个草包,半瓶醋。”高方平摆手耍流氓道:“收了钱又答应了你们的不合理要求,那才叫受贿懂不。然而老子收了钱却不答应你们,这叫刚直不阿,大义灭亲,面对糖衣炮弹的腐蚀而坚定立场。妈的你就是说到御史台和刑部,我也这番说辞,你看张克公那个老棒槌觉得你有理还是我有理。就这样,钱是你们自愿送的,收了我就不吐出来。违法乱纪的事我也不答应,身为郓城主政官员,我当然要巡查治下。”(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264章 比武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