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王勤飞头上的避雷针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75章 王勤飞头上的避雷针

高方平在郓城午睡的时候做了个噩梦,一阵恶寒,醒过来后耳朵发烫。 “不妙……肯定有人在阴我算计我,也不知道高俅老爹是否能在京城扛住局面,老爹可要加油,不能让人阴了我都不知道是谁啊。” 一边喃喃自语,高方平念头显得有些不通达,一向只有我阴人从无人阴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可不能阴沟里翻船。 去江州走了一趟的梁红英也于这个时候回来了,风尘仆仆的样子,背负包裹很重。 高方平还以为她抢了什么宝贝回来,兴奋的打开看后一阵失望,是几块大石头。 “此石头是否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高方平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认为事情发生是有原因的。 梁红英很单纯的样子道:“没有特别的意义,和您安排马匹拖着石头去孟州一样,红英这是在时刻提醒自己,任何时候都不会轻松,任重道远,不能因为日子好过了,就忘记了当年的辛苦。” 高方平昏倒在地上。 奸人最容易栽在直人手里,此乃真理啊。 “江州之行怎么样?”高方平又问道。 “还行,已经传达了相公的意思,宋江表示,他对相公的忠心天地为鉴,日月可昭。”梁红英迟疑着道:“但是红英也拿不装,是否能信任那个宋胖子?” 高方平嘿嘿笑道:“你少想这些事了,他是否可以信任不是太重要,这是我考虑的问题。” “恩好吧,相公您是永远也不会被忽悠的,红英相信您。”梁红英说道。 高方平道:“会还是会的,我也是会被忽悠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吃了亏之后,通常我能加倍拿回来。” …… 高方平压榨大豆的制油的壮举始终在进行着,油脂直接供给张淑清方面加大肥皂的产能,至于剩下的豆饼则用于制造配比更加优化的饲料,一举两得。 由此一来,郓城周边的大豆价格便有了抬头的趋势。 看到了利益之后,士绅们也在调整他们各自的粮仓的配比,提高大豆在库房中的比重。他们觉得大豆会有持续性的涨价。 早前士绅手里的地主要种植水稻,而县衙高方平手里的地今年清一色的大豆,此举在前些时候轮为了圈子内的笑柄,都等着看猪肉平的笑话,都在评价猪肉平屁股决定脑袋,胡乱施政。 但现在他们总算知道厉害了,高方平做事是肯定有后招的。当时下令种植大豆的时候,还有佃户不乐意,现在豆子还在田里,大豆的价格却已经有了一定的升值,看起来那些县衙的佃户注定要比往年多赚一些了。 士绅就是一群鲨鱼,马大胡子说的是对的,只要有利润他们是会丧心病狂的。 和当初一样,认为大豆油乃是一项重大的利润来源,士绅们再次花费大价格派了不少的探子去卧底,伪装成为工人,试图刺探制油的秘方。 介于高方平的奸诈心黑又手狠,恶名在外,所以雇佣卧底理论上有生命危险,雇佣成本那是高的惊人。 最终这些人成功了刺探到了“绝世秘方”,视为了发家的稀世珍宝。 但他们才把秘方收藏了起来,紧跟着高方平再次发文告,全面公开了大豆油的提取方法,让每个郓城县的百姓都可以看到,有能力的都可以去自己制油,然后把得到的油脂和豆饼卖给县衙就行。 于是整个郓城再次沸腾,老百姓嘴巴笑歪,又多了一项营生,至于花费大价格得到了秘方的土豪们肠子悔青了。他们暗下发誓以后再也不去阴猪肉平了,因为每次都会被反坑。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其实走这步,高方平倒不是专门和士绅土豪们过不去。而是高方平发现自己的智慧是有限的,自己榨取豆油方式并不先进,效率也不够高。而且县衙管理经营太多项目也未必是好事,于是就开放给了民间。 任何一项产业都是这样起步、进而成熟起来的。 他们了解之后,大家依靠这项营生吃饭,也站立在同一起跑线上,然后各自去努力。老王想比老张赚的多些,那他就必须去研发、去开脑洞,想出比老张先进的生产方式来,用更简单的设备、更少的人力得到比老张家多的油,那他当然就会赚的更多。 所有行业的工艺,技术,效力,都是这样在进化的。最终淘汰了落伍的那一批后,慢慢的行业就会走到巅峰。 大豆油的用处暂时还不大,主要就是用于生产肥皂。 事实上后世流行吃植物油是为了健康,而植物油之中大豆油也是最难吃的一种,高方平最不喜欢,豆醒味太重。只讲好吃的话,猪油肯定是最香最好吃的,一块速食面一勺子猪油放进去,添加少量的胡椒粉和盐,滚烫的沸水淋下去后,就是在后世一碗味道很好的清汤面,高方平就很喜欢吃。 但如果把猪油替换为大豆油它就有催吐的作用,能让人反胃。 猪油也是大宋老百姓们的一项重要生活物资,目下“王勤飞们”试图垄断豆油吃了大亏,所以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他们的这一批猪上。 他们可比高方平猥琐多了。猪场建成之后,开始批量养殖小猪之后,场地被他们的家丁狗腿子看管的比军事重地还要严密。但凡走近想观察一下的,无一例外都会被他们报以老拳赶走。他们认为保密是理所当然的…… 进入了六月,雨水连绵。 六月的雨,通常用来形容古代战场上那铺天盖地的箭。非常多。 大宋可不是一千年后、到处是水泥和柏油马路,这样的天气导致了任何人都行路难,到处是烂泥。 王勤飞怀着古怪的神色来了一趟,请高方平去视察他的猪场。 这算是一种尊敬,也算是一种将军。意思是你卖给我们的猪,时间过去许久了,一起去看看做个总结。要是猪不好,显然就是县尊您在坑爹了。 高方平最讨厌在恶劣的天气出去,妈的万一被雷劈了算谁的? 所以高方平就拿出了一套铁匠团队新铸造了送来的精钢锁子甲来借给王勤飞穿着,且头盔上有一根尖尖的杆子,很威风的竖立着。 高方平将这个避雷针似的头盔,对王勤飞解释为“代表威望和德高望重,主簿大人年岁已高,为郓城建设劳心劳力,所以您就当仁不让吧”。 王勤飞是耳闻过这种高档货盔甲的,听说朝中的陶节夫相爷得到穿起来后,睡觉都舍不得脱下来。于是老王笑得如同个番茄一般的灿烂,很荣幸的把那避雷针用途的头盔戴起,威风凛凛,造型貌似个老将军一般。 这下高方平就放心了,竖起拇指夸奖道:“主簿大人威风凛凛,造型堪比廉颇老将军也。” “过奖过奖。”王勤飞呵呵笑道:“知军相公过奖了,廉颇老了还能饭,然而老朽已经不成了,食量只得年轻时候四层左右。” 史文恭梁红英等人随行,谁也不知道小相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为毛他今个对王勤飞那么客气,这好不像他的为人? “相公您这是干什么,难道有阴谋?”史文恭低声耳道。 高方平踢了老史一脚,低声道:“别废话,记得打雷额时候要站在主簿大人的身边,却不能太近,不能接触,知道不?” 史文恭简单的在于他是军人,但凡不懂的东西遵命就对了。 梁红英没意见,时至今日,但凡高方平做的事她都认为是英明神武的…… 汗。 这次老天爷很温柔,没发飙,离开城池五里外到了猪场,也没有发生雷电事件。 在猪场的外围,几个王勤飞家的狗腿子持刀威风凛凛的守护着。 见到县尊大人和老爷来视察,他们急忙过来撑伞。 “滚,别影响老夫的形象。” 结果狗腿子被王勤飞一脚踢飞,他头戴避雷针,穿着难得见到的宝甲,造型堪比廉颇老将军,怎容下人玷污形象。 现场配合视察的人,除了有那个王勤飞麾下的那个猪专家,还有一个道士,貌似是用来看风水做法事之类的。 .) 没办法,王勤飞也很信这一套。 那个道士反拿着桃木剑,迎着雨水仰着头作闭目沉思状,时而捻着胡须。 “他在干什么?”高方平小声问梁红英。 梁红英很疑惑的摇头。 王勤飞在旁边一副博学多才的样子,呵呵笑道:“相公有所不知,先生这是在和天地沟通,选取吉时。早前先生说过今年预兆不妙,乃是青龙入水格局,水患或有可能成害。青龙乃是动物相冲的神物,如青龙生气则需性命祭祀。先生说于这个时节年景养猪,实乃风水不对,要小心谨慎。今日便是他给老夫选择的吉日,现在他还在选择吉时,方能开猪圈。” “哦……难怪。”高方平摸着下巴道,“我一看这位先生便是骨骼精奇之辈,居然能和沟通天地,知晓老天心思,厉害,神人啊。” 王勤飞低声提刑道:“相公,他是真有能耐的人,善于‘雷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