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果然是头好猪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77章 果然是头好猪

妈的被大家叫做了猪肉老仙,这是没办法的事啊。高方平一脸黑线,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了。 然而要扭转那些被妖道洗脑的乡下村里宗族的关念,停止那些伤天害理的用孩子祭祀的活动,依靠永乐军的屠刀未必有用,但有个猪肉老仙的名号,顶着法力比妖道高的名声,他们应该就会把高方平当做神了。这就是短期扭转这种祭祀风俗的办法。 至于长远来说,没有好的办法。就是在一千年以后,迷信的人也有一大群。 只是说一千后用活人祭祀犯大罪,而经过革1命后各种乡下的宗族势力和权威、在那个年代被削弱至了最低限度。宗族势力被压制后、民智又慢慢开启,孩子的性命被父母和法律所保护,那当然没有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死去了。这就是根本问题所在。 所以此点上来说最重要的地方还是在教育。 废掉的一代就不考虑了,年轻的一代假以时日,在少年学堂成长之后,就能慢慢的潜移默化他们的父辈和祖辈,这就是教育的力量所在。 想定,高方平拍拍王勤飞的肩膀道:“这个妖道的事,你知道该怎么处理吗?” 王勤飞一阵郁闷,不过他乃是老成精的官员,当然知道高方平的意思,郁闷的点头道:“下官明白,会派人去各村各寨的宣传他被雷劈死的细节,以突出相公您的英明神武。” “怎么做我不管你。一,别让我再听到‘猪肉老仙法力无边’的无脑口号。二,如果富安在发现什么地方有死孩子,我就以猪肉老仙的名誉去告诉那些宗族,用你儿子祭祀郓城就会风调雨顺八百年,粮食堆积如山。简不简单?”高方平嘿嘿笑道。 王勤飞脸颊抽搐,当即便老羞成怒了,想要说点什么。 却是高方平抬手打住道:“废话收起来,我是个实际的人,是个流氓,是个只手遮天的奸臣,这些你第一天就知道的。你也改变不了,我要是你,改变不了我的情况下就学会适应我,这就是保命之道。” 王勤飞叹息一声,低头道:“下官明白了。” “我给你的饲料和特种猪还满意吗?”高方平转而指着猪问道。 王勤飞听到后,又变为看到了血腥的鲨鱼模样,恶狠狠的朝那个屠夫一使眼色。 噗嗤噗嗤 那个猪头专家掏出杀猪刀,几刀就干净利落的宰杀了那头半大猪,然后在现场开始分解猪。 很快,就仿佛艺术品一般的,把猪肉,排骨,下水,板油等等摆放开了。 “秤!”王勤飞又很激动又期待的下令道。 许久之后,屠夫兴奋的快要流口水的样子道:“恭喜大人,比预计的更高些,七层二的空腔出肉率,出油也非常好,这还是猪不够大,没有成年,若再养大些,到达二百斤左右的时候,可以到达七层五的出肉率,出油也会更多些。” 妈的这就猥琐了,果然猪肉老仙名不虚传。王勤飞捻着胡须这么想,嘴巴笑歪了。 屠夫继续查看猪皮后,又汇报道:“皮质也很不错,是一项不错的猪皮生意。” 到此王勤飞非常满意了,觉得当初花费代价,从大魔王的手里吃下了猪肉经营权,乃是最为英明神武的一项举动。 大宋倒是没人吃猪皮这种富含胶原蛋白的美肤食物,不过皮质的用量也是不小的,皮甲,皮囊,帐篷等等,许多地方都要用到皮,而以前来说羊皮太贵,牛皮更贵,至于猪皮皆因猪低贱,又没有规模化,所以猪皮也是不算多的。 总体而言,大宋的皮货还算是高档一些的东西,好的皮,可以用于制作各种东西,但一直处于有价无市的局面。 王勤飞这种丧心病狂的奸商甚至有把握,把猪皮卖的比肉还贵许多,毕竟这些皮质非常好,柔软,整体又性强,在北方地区,给有钱人制作皮衣便是一项暴利的营生。 离开之际的最后时刻,高方平拍拍老王的肩膀道:“有钱赚呢就多想想怎么赚钱,怎么把蛋糕做大,相信我,方式对了以后做生意肯定比做贪官来钱。官员是有权利,权利是可以转化金钱,但是你要是见过足够大的世面你就会知道,世界上最有钱的那十人,永远都是商人而不是贪污的官员。” “下官明白了。”王勤飞嘿嘿笑道。 “关于饲料的价格,已经含有了我的技术专利费在其中。饲料的配方呢,相信你手眼通天的主簿大人要获得也不难。但是话放在这里,郓城有多少猪,饲料用量大概是多少,我心里有数,打这方面的主意就等于抢我高方平的钱,在我是流氓这一前提下,通常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所以如果我是你,就不要贪小便宜,重点在于一起把事业做大,而不在坑别人的钱财。”高方平又道。 “县尊至理名言,卑职理会得。” 王勤飞很郁闷,之前的确已经在动这方面的念头了,这下被提醒,又介于大魔王的手段狠辣,所以还是算了吧,的确是把事业做大做强才是王道,在其他都是邪道,属于刀口舔血。 “既然有个尸体在这里,走程序处理,让县尉也来勘察,你们都是证人,给办理了吧,尸体县衙出钱安葬,至于他的道场……”高方平考虑了一下,摸着下巴道,“恩,他是被老天判罚有罪的人,理论来说比县衙判的还要铁案,所以依照大宋律,他的道观一切资产收归县衙所有,道场里的其余人士让他们还俗,老王你觉得怎么样?” 王勤飞脸颊抽搐,他其实还是很害怕得罪道士的,低声道:“林枫观虽然是小道场,但在郓城近百年,还是很有影响力的,道士一共有三十多人,这么干下官担心有乱子。” 高方平道:“想多了,乃想的太多啦。不会有乱子的,那些小道士都是聪明的年轻人,为财的呢,他们会认为观主被雷劈死就死信号,所以应该收手了。真正的虔诚信徒会认为既然被雷劈死,他们的信仰就是非正义的,遭遇了天罚,让他们还俗他们会更高兴。剩下别有用心的那三五个,老子也不想对他们用屠刀,郓城不是流行上访告状吗,让他们去济州找时文彬老爷打官司,记住主诉的对象不是我猪肉平,我只是在代替老天爷做事,他们应该告老天爷劈错了。” 王勤飞担心的仰头看看天空,双眼发黑的说道:“老天爷当然是不会有错的。” “那就好。” 高方平背着手走了,梁红英乖乖的跟着给相公撑着伞。 史文恭念头不通达,愣是让王勤飞把永乐军的财产锁子甲脱下来。 老史态度很不好,语气倒是很客气,因为他是不敢呵斥王勤飞的,体制不允许,虽然他的品序比王勤飞大些…… 走在回去的路上,史文恭知道大魔王一向猥琐,于是试着道:“相公,末将始终觉得被雷劈死的那道士,和这个头盔有关?” 言罢,史文恭把那个仿佛避雷针一样的头盔拿着反复的观看。 高方平嘿嘿笑道:“不错,你很有悟性,的确和它有关。” 史文恭吓了一跳,失声道:“还真有这事啊!早前您让王勤飞戴着,莫不是……” 高方平摇头笑道:“不要乱猜,我不想害王勤飞的,就是想吓唬他一下,想看看他的滑稽样,所以我同时让他穿上了盔甲。” “难道锁子甲可以防雷电?”史文恭和梁红英一起愕然道。 高方平尴尬的道:“理论上是可以的,那叫法拉第笼原理。当然这些知识我了解的只是皮毛,我也不是太确定,所以我倒是不敢亲身去试验,那么正好下雨,王勤飞又在,所以就……” “太猥琐啦!”梁红英和史文恭真不知道怎么说他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278章 微服私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