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姑且信任你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8章 姑且信任你

“类似我朝某些特殊地区的交子和钱引,但也有不同。”高方平道,“由我收大家的钱,然后出具支票。我高方平对支票负责,大宗交易甚至小额度交易都可以通过我的钱庄,以支票于账面上对拨。则街市上的商家甚至连铜钱都不需要带,如此一来减轻了铜钱不足压力,更方便府尊您监控世面上的交易额度,以便核准税目。也让作奸犯科者机会大幅降低,减轻老百姓保管钱财的压力。” 张叔夜仔细问了几个细节。听到也算新奇,和交子那些坑货的确有不同之处。 思考了一下,又背着手度步许久,张叔夜淡淡的问:“告诉老夫,你小高这次吸血有多狠,经由你手汇兑的钱额,你要吸取多少保管费?” 高方平道:“分文不取。相反给他们每年百分之五的保底利钱。” 张叔夜吃了一惊,如同看怪物一般看他许久,一字一顿的道:“老夫有这个权利批准你,但你拿什么作保?我可不想在出现信誉扫地的交子和钱引。” “我老高家这些年搜刮了不少钱财,虽说不上金山银山。但大幅超越那些发行交子的黑心商号还是没问题的。就以我高家的家底作保。”高方平道,“经过近断时间试运行,街坊都很信任我小高了,许多时候高府的采办都是富安带着我的票子,就在街市上完成了。我府中的人,拿着我小高的票据出去街市上,大家也都承认。所以万事俱备,只等府尊批准。” 张叔夜迟疑片刻道:“此乃有利于我开封府的善举,老夫可以尝试批准,但必须提取备用压金,至于提取额度你我在商议。现在还是那句话,你还没说,流入我开封的大钱问题如何办理?” “大钱我收,就依照十钱的价值入账。街坊要用钱的时候,钱在,用我的支票就行。”高方平道。 “那你不是亏死!”张叔夜惊呼道。 高方平硬着头皮道:“亏是亏,未必死。这是推广平台的机会。府尊不明白什么叫‘平台’,不明白什么叫做用户为王。您更不会明白用于推广的广告费有多贵。这点代价就让大家来存钱,接受钱庄,我愿意。全国我管不了,流入开封府的我顶得住。只要府尊出手怒斥弊政,立即废止大十钱就行。等朝廷将来有铜有能力,则需要对以往行为纠错,那就要回收大钱。那么只要府尊优先回收我手里的大钱,高方平便感激不尽。” 张叔夜捻着胡须沉思。将来朝廷缓过气来,照惯例会做做样子回收一部分大钱,但不可能全部回收,没这能力。那么做面子工程的话,肯定天子脚下的开封府首当其冲,也就是说,大量经费会拨付给开封府。 思考完毕,张叔夜点头道:“回收之时,必然又有一**贼来钻空子,所以老夫不会给他们机会,姑且只信你一人,老夫承诺将来只回收你手里的大钱。既然是钱庄,你现在开始回收的钱,每一笔需有记录和老百姓签押,本堂会派人严格监控。记住老夫只是权且信任你,在都是流氓的情况下选择最不坏的一个。但信任只有一次,希望你不要把老夫当做其他书呆子忽悠,老夫虽然没有包龙图的三口铡刀,斩不了士大夫,但我张龙图斩你小高还是可以的。” 高方平尴尬道:“小子有几个脑袋,敢于此种事务上忽悠明府。” 这说的是真心话啊,忽悠蔡京也不能忽悠张叔夜。老蔡吃了亏也未必会撕破脸。但张叔夜这么牛的人,眼睛揉不得沙子,他或许会容忍你敛财,但忽悠他,则会死的很难看。 老张他真是个狠人能人,历史上的反贼宋江起事,初期几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后来宋江就栽在张叔夜手里,被老张虐了个体无完肤! “去吧。老夫这便写书上奏官家,怒斥蔡党祸国殃民之政,顺便让赵相公看看什么叫骨气和尊严,什么叫为民请命!”张叔夜一边展开文房四宝,下了逐客令。 高方平竖起拇指道:“真的猛士,唯张公也!” “你给我滚!以后再敢把老夫当做枪使,不要怪老夫心狠手辣。” 把高方平和杨志骂得屁滚尿流的逃走之后,张叔夜看着他们溜走的方向道:“人才啊!方平是个人才啊,难怪易安侄女给老夫的信中如此赞许你。兵不刃血就延迟了蔡京的复出,凸显了赵党的无能。与此同时,老夫被你当枪使还难以拒绝。更可恨的,看似你会散尽家财破产,然而老夫隐隐约约的觉得,你会把整个开封府的钱赚得一毛不剩。此小儿乃是流氓中的第一大才啊!” …… 走在街市上,杨志诉苦道:“衙内爷,以后从当朝大员口里抢食这种事,别带着小的做了,上阵杀革裹尸没问题,但杨志一生最怕公堂里的杀威棒啊。” 高方平尴尬的道:“然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回复了汴京的商业次序,他们交易老子们就挣钱,挣双倍的钱,简不简单?” “好像很复杂。”杨志真的不懂。 街市上大家的生意都不好,但有个高府的小妾走在街市上却很受欢迎,她买东西不花钱,只出具高衙内的票据,一文钱就是一文钱,大家都信任,于是都想做她的生意。 如此一来,街市上恢复了一些生机。 “可是卑职还是不懂,万一全东京的人真把钱给衙内!然后都问衙内要利钱,衙内可怎么办?”杨志嘘嘘道。 高方平喃喃道:“那时想不发财都难了。我的猪场,马场,工程器械研究所,道路桥梁设计院,蓝翔技工学校,新东方农业研究所,远洋商队,到处等着烧钱。原本高利贷我都找不到,现在则低利息就有人来给我送钱,额,当然我承认风险也不小,一但亏了我和老爹会被斩。但是男儿立身处世,志在四方,首先要敢要,然后要敢担。喝水都有风险,这个世上你告诉我什么事安全?” …… 次序真的太重要。 原本杨志卖刀都被抢,为此去吃了牢饭的。杨志尚且如此,所以整个汴京的商业循环中,各个角色不论大小,损耗实在太大。大部分的财富潜力,就被混乱的次序给内耗干净了。 高方平之所以能轻松容易的收取到保护费,很简单,豆娘给高方平的钱远低于平时损失的。 大商号不会被混混抢,但他们请保镖护院的花费,也大幅高于给高方平保护费。所以模式真的很重要,这其中只需要一个观念上的变通。 后世有个牛人叫马云,他是改变“模式”的先驱。 他其实也没做什么,但b2c平台的搭建,忽然有天大家发现原本需要在街市上花三百的衬衫,九十元就能买到。材料还是那些材料,依旧是同一个工厂出来的,甚至从业工人都是同一批,但就是忽然便宜了。 这就是模式的重要性。 目下高方平的第一个要务,就是要扛住汴京的钱政次序,然后建立合理的金融模式……

上一篇   第27章 险些被吓死

下一篇   第29章 当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