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准备转入敌后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95章 准备转入敌后

“一切敌人在少年军面前都是纸老虎,他们必将于郓城惨败。相公说将来的少年军能轻易击败永乐军,现在则是咱们出道第一战,要打出声威。”梁红玉时刻谨记着需要鼓舞士气,所以又开始蛊惑大家了。 “纸老虎!纸老虎!纸老虎!”这些少年党卫军精神总体还是很强大的,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大声念了三遍相互鼓舞。 “哇哈哈!上来了!” 随着滚油数量开始不足,第一个贼兵突围上了城头。他根本不害怕这些连刀子也没有的小屁孩,便狂笑起来道:“我第一个上来的,有女人享用,可以坐头领交椅了……” 梁红玉抱着脑袋转身就跑远,一边叫道:“关门放狗!咬死他!” 旺旺旺旺! 四只大黑狗一只大黄狗,咆哮着就冲了过去把贼兵扑倒,转眼就咬死了,他的尸体被几个少年军合力仍了下去。 在另外一边督战的小吴贺过来汇报道:“虎头将军,豆油还有,但是来不及烧了,咱们开始有点青黄不接了。” “可以啦,下一轮猛火油伺候,该是上演梁红玉火烧藤甲兵的时候啦。”梁红玉说道。 单纯的吴贺愕然道:“可他们不是藤甲兵。” “大队长你……虎头这是比喻好吧。”宋翔有些尴尬的道…… 攻防战始终在进行,且逐渐进入白热化。 贼兵心急,伤亡大很多,所以士气受到了影响。少年军方面伤亡不大,但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心智还不成熟,慌张心态是会有些的,也不是所有的步骤都能做的很好,各种错误其实也不少。好在梁红玉指挥的看似很不赖,又依托城防之利,形势稳步占据上风。 下面的吴用越来越心急,于是下达了不惜代价全面进攻的命令。他知道时间拖的越久,变数就越大。 这次又增加了两架云梯,全面开花,阮小七等人铁了心,等着看这些龟孙子到底有多少烫油。 然而现在烫油没有了,上面的小孩子们有序不乱的交替扔木桶。一个个的木桶砸在爬墙大叔的脑壳上散开,气味刺鼻的猛火油淋得到处都是。 闻到气味不对,有些见识的吴用色变大喝道:“撤,这是军用猛火油!想不到这些小畜生居然有这种东西,妈的这分明是老子们的战利品。” 却是来不及响应命令,只见少年军一个个的火把扔了下来,就算在大雨里,猛火油也哗啦啦的燃烧了起来。 “啊啊啊!” 城墙上四处是火人,颇为壮观,导致了又是四处惨叫。 在城下的人也被牵连,有些地方起火了,他们扑在地上想灭火,却是积水不够,猛火油的恐怖之处,在大雨里照样漂浮在水面上燃烧。 吴用铁青着脸!此番损失相当的大,又是近百人被废了,换做一般情况该撤退认输了,但是他却又不甘心,明知道只是一群小屁孩,只要突破城头就可以杀光他们,拥有很大的收获。 介于此,吴用铁了心不退,喝道:“快快快,给我上,抢救云梯,不能让云梯烧毁!” 但是墙边上暂时是一片火海,那些猛火油漂在水面上烧,靠近不得。 噗嗤 阮小七一刀捅了一个不前的人,恶狠狠的对周围几人道:“你你你你你,给老子冲,否则军法处置,去抢救云梯。” 于是无奈之下,又是二十多人冒险冲上前去抢救云梯。 “神臂弩射杀!不能让他们抢救云梯!”城头上梁红玉下达了命令。 于是少年军三四人一组共同操控,两人架起神臂弩,另外一人射击。准确度当然有限,但是介于数量也不算不少,就是从概率学上说也能射杀几个。 “啊啊啊!” 冲上去的十七八人中,有三人中箭倒地后,其他吓破了胆,想不到这些小屁孩有如此致命的禁军神器。 “全面冲锋,退后者斩,抢不回云梯咱们就更艰难,拿回云梯的重重有赏赐。破城之后他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吴用喝道。 再一次的威胁加利诱下,剩余的七百贼兵全面开始冲锋,试图抢救云梯不被猛火油烧毁。 “全面射击,轮流进行,辅兵参与帮忙上箭!”梁红玉发布了命令。 嗖嗖嗖嗖 一时间也形成了不小的箭雨,许多贼兵纷纷中箭后被穿透,通常神臂弩可以连续杀伤两人。 但介于少年军的射击经验有限,而且稳妥之下必须三四人一组共同使用神臂弩,上箭也较为缓慢,需要四段式,四批人轮番射击,所以基本上,只能保证每个时候有三十口神臂弩在射击,在加上孩子们射击的经验有限,所以总体上,少年军虽有神器在手,杀伤效率却不算太好。 这就是作战素质和经验的重要性。如果是永乐军再次,有一个营的神臂弩弓兵在城头,足以短时间杀光这些梁山贼寇。 惨叫声,哭喊声,大雨,雷鸣,交织在一起,形成了艰苦的郓城攻防战画面。 又死伤了几十人,梁山军才冒险把起火的云梯给撤退了回来,二十架云梯已经有一半用不了,好在另外一半可以抢救,急忙平放在地上,让积水淹没了这些梯子,这才熄灭了火焰。 少数时候依旧有孩子被射死的惨叫声,虽然不多,但贼兵的弓箭目下已经造成二十多个少年死亡,三十多个受伤了,战损已经快接近少年军的一层。 所以哪怕看到少年军们上神臂弩已经几乎把手磨破了,梁红玉一直催促道:“斗智坚定,勇猛作战,不能松懈,加油射击,必须把他们逼迫到三百步之外去,那时我们可以伤他们,但是他们的弓箭,射程只有不到一百步。” 嗖嗖嗖 两边开始转变对射。 梁山贼兵的射箭经验也很差,装备也差,箭只不多。加上他们目下伤亡超过两百五十人,战损已经接近禁戒线三层。 老祖宗兵法家总结的经验是有道理的,目下就算有吴用画的饼再有诱惑力,又有阮小七在唱黑脸威胁,但是士气持续低落,已经有少量的亡命徒开始逃跑离队,他们机灵着呢,不想把命送在这里,妈的换个山头照样做土匪,照样杀人越货去。 但是又被阮小七处决了三人之后,其他好多人都有家眷在梁山,于是又开始无人逃跑了。 目下就连狠人阮小七也低声建议道:“军师,这些小贼子有古怪,而我等装备太差,战损太过严重,军心不振,暂时退后至于三百步外好了?” 吴用躲在人群后躲避弩箭的威胁,却摇头道:“绝对不能,养精蓄锐后就更无法拿不下了,人已经死了,代价已经花费,绝不能轻易放弃到口的肥肉,否则无法和天王交代。郓城必须拿下,这些狗皇帝的拥护者小畜生必须杀光,以告慰我牺牲的梁山勇士们。这些小畜生之中一定有能人指挥,目的就是用神臂弓逼退我等,我等一但退后,停止攻城,则就回到原点,那时他们将有机会重新烧烫油对付我等,传我命令,继续攻城,不能停息,一鼓作气!” 于是,战损接近三层的低士气下,无奈之下,梁山贼兵继续开始了第四轮攻城。 这个时候因为大雨和积水的环境,早先燃烧的猛火油已经扩散了,火无法集中在城墙处形成防护,而早先那些云梯又被这些贼兵从水里捞出来,扛着开始冲锋。 城头上的孩子开始担心了,目下豆油来不及加温,而猛火油也不多了,虽然还在继续搬运中,但规模不够不集中,就难以形成有效杀伤。 抛开豆油和猛火油的话,一但贼兵大面积开始逼近城墙,则加大了神臂弩的杀伤难度,因为射击角度难度太高了,甚至唯一的凭借神臂弓,快处于无勇武之地的地步。 加上贼兵的弓箭在继续攻击,还继续有孩子的惨叫声,孩子们就算是少年党卫军被洗脑的,斗志昂扬,但毕竟是孩子,现在已经是没有了主意。 “誓死和城墙共存亡,少年军的责任是保卫家园。”关键时刻吴贺和宋翔两个少年大声叫道。 没有其他办法了的少年军也纷纷一起大喝道:“誓死守卫城墙,和家园共存亡!” 梁红玉观察了一下形势,含着指头说道:“咱们都还是小孩子,眼看城墙无法守住,一但贼人上城,咱们便不是对手,会伤亡惨重,得不偿失。” “虎头老大可有妙计?”宋翔知道小萝莉看着萌,却是鬼点子最多的人。 小虎头便说道:“黄金一代不能白白牺牲。相公教的兵法之中有一条是,打不过就跑,留下有用之身,转入敌后作战,保存实力。传我命令,执行二计划,快速分出人手,迅速转移受伤的少年军隐藏,城中十岁以下的孩子全部各自想办法藏好活命。迅速集中剩下的猛火油在城头上燃烧,阻止第一波突破防线的敌人,同时烧毁在城墙上带不走的器械和神臂弩,我们带不走的东西,一定不能落在敌人的手里,这是重点。” 孩子们听后纷纷觉得心疼,却也没有办法,利用敌人还没有最后突破的空档,迅速有次序的行动了起来。 因现在战损超过了三层,梁山军虽然在利用云梯攻城,却是斗志已经不强,一个个显得小心谨慎,他们害怕再有猛火油和滚烫的豆油淋下来。 所以他们气势上的迟缓,给予了梁红玉足够的战术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