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是纨绔我怕谁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章 我是纨绔我怕谁

不等进入堂屋,之前是妇人哭泣声,此时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伴随着小声怒喝,紧跟着,还闻到了血腥味。 高方平正打算踢门进入,又听后方院外升起女声哭泣:“爹,娘……你们怎么了!” 只见一个极其美貌、二十出头的美妇人花容失色的哭着跑来,打算冲阵,却被外面把守的禁军拦住。 进不来也走不掉,美貌妇人双眼闪烁着泪光,怒视着高方平声嘶力竭的道:“畜生!都已逼得我们家破人亡,郎君也遭了牢狱,你还待怎的!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 “嘿嘿!”身边两个不明情况的狗腿狂笑起来:“天理?咱家衙内就是理。王法?我家衙内就是法……哎吆!” 他们话说不完,被高方平两巴掌抽在后脑勺上,骂道:“你们两个,今天之内不许在说话。” 两家伙一阵郁闷,捂着脑壳低调了起来。 高方平也不辩解什么,对外面的禁军道:“让她进来。” 然后,高方平又提高声音对屋里喝道:“陆谦!如果里面再死人,老子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当夜壶!” 屋内厅堂。 死了一个陆谦手下的禁军,小娘子的爹爹张老教头受了伤,半跪在地上,被四个禁军的长枪压在背部,直不起身来。 陆谦一向喜欢把事情做绝,早动了杀机,死了军人有了借口,于是他眯着眼睛把手握在了刀柄上。 寒光闪现,刀出窍已有两寸,却及时听到高衙内在外面大声警告。 陆谦皱了一下眉头,暗叫一声可惜,只得合起刀,不敢轻举妄动了。且看那个弱智衙内进来怎么说。 陆谦感觉有些不好,总觉得天降祥瑞后,衙内不怎么蠢了? 多人一起进来,林娘子见母亲缩在角落中哭泣,爹爹已经被禁军压住,只是受了一些伤。但是紧跟着林娘子头皮发麻,这里死了一个禁军,看起来是被重器敲碎了脑袋而死,而爹爹擅使铁棍,铁棍上有血迹,显然就是死于爹爹手里。 这次算是家破人亡了,死的是高殿帅的亲军,人家权势压人,找个理由私通贼寇反抗禁军,是可以就地正法的……脑袋里混乱的思考着,以至于一向冷静的林娘子急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双目含泪,死死盯着高方平。 “是他!所有的一切是这小贼弄出来的!你家手眼通天,小人物斗不过你,但是倘若事不可为,张贞娘绝不独活,做鬼也不放过你!”张贞娘死盯着高方平,除了她惯有的贤淑、端庄的仪态之外,多了丝视死如归意味。 高方平瀑布汗啊!被人这么瞧着,这个黑锅背负的老郁闷了。 “衙内……” 陆谦开口想要说什么,却是被高方平及时抬手打住了。 “谁都不要说话,等我想想。” 高方平在堂屋中度步寻思,陆谦心机好深,攻击性好强!嫉妒林冲,便利用弱智衙内害林冲,却故意用有漏洞的法子,然后惹出好多事来。这些又都是见不得光的事,再由他来表忠心,替高家把所有脏活做干净,除掉了仕途上的竞争对手林冲,还因为参与了核心脏活,成为了高家的心腹之一。 “人才,陆谦你真的是个人才啊!”想到这里,高方平拍拍陆谦的肩膀说道。 见衙内爷双眼内似有讽刺之色,还有全然不同往日的机变之色,陆谦暗叫一声不妙。 目下屋中只有受了伤的张教头,还有毫无防备的四个手下禁军。于是,陆谦不经意的把手握在了刀柄上,表面上不慌不忙的道:“谢衙内夸奖,卑职的命运是高家给的,能为高家办事,乃是卑职的荣幸。” “好说,有陆虞侯的这份忠肝义胆我就放心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陆谦目下有点难以判断,祥瑞之后这个白痴衙内到底怎么了? 正在此时,听外间的禁军道:“前方哪路禁军兄弟,我等奉命把守这里,不要靠近。” “奉命?你等奉谁的命?”一个嘹亮的汉子声音传来,“在下金枪班教头徐宁,乃是奉高殿帅之命而来,速速给老子闪开!” 外间的禁军就不敢说话了,因为他们只是奉陆谦的命。 之隔---- 门被推开,进来一个身着禁军甲胄的一米八大汉,三十许间,浓眉大眼,手持丈二长的金色钩镰枪。 徐宁进来后见场面诡异,也不多话,微微朝陆谦拱手之后不再理会任何人,来至高方平身边站定。这家伙素来低调,也非常看不起高衙内,所以也不拍马屁,但受军令而来还是要做好护卫的。 自徐宁进来后,不知什么时候,陆谦的手已经离开了刀柄,恭候在一边。 张贞娘的爹爹张教头艰难的开口:“衙内……” “闭嘴。”高方平谁的面子也不给:“我正在思考,谁都不要说话,等我想想。” “奸贼!你还等什么,要命便来取了去!”张贞娘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决。 “你也闭嘴,在叽叽哇哇,我真把你爹就地正法,你知道我有理由的。”高方平不耐烦的摆手。 张贞娘果断闭嘴了,她听出了弦外之音,至少这个花花太岁不打算就地正法,那么去了开封府,或许爹爹可以留得性命。 “衙内,事不宜迟,还需速速决断。”陆谦不卑不亢的道:“此间动静不小,开封府之人来巡查是迟早的,纵使我等隶属殿帅府,也挡不住开封府问事!” 居然还敢把他的龌蹉心思,和整个殿帅府做利益捆绑? 想着,高方平冷冷道:“自然挡不住开封府,却挡得住开封府捕快,来的时候每人给一贯钱打赏,他们自然知道回去怎么说话。我说等我想想你没听到吗?否则等开封府捕快第二次带着管事的大人来时,我就把你捆了交给开封府处理。” 陆谦低下头,不在言语。 就这样,这个往日众人眼里的白痴衙内,谁都可以去糊弄的蠢货,却短时间唬住了所有人,里里外外一时间再无人说话。 全部目光都集中在这个样貌轻浮英俊的少年身上,看着他走来走去。 如果不是抱有成见,又忽略掉他那衰败的花衣服,其实此时此刻度步间的高方平,多多少少有了丝相帅气势。 某个时候高方平停下了脚步,忍住了不发作,还不到收拾陆谦的时候。 于是转向了含泪怒视的张贞娘,开门见山的道:“如果我给你爹爹一条生路,你便如何?” 张贞娘愣了愣,随即一副贞洁不容侵犯的模样呵斥:“我家爹爹原本就是为你所害,恶贼你……” 高方平打断道:“这么说来,你不想给你爹爹生路?” “我……”张贞娘即便平时沉稳,却也被此刁钻的衙内打了个措手不及。 “一言可决,要不要你爹爹的生路?”高方平再次问道。 “要!”张贞娘似乎真的做出了某种决定,回答的同时闭上眼睛,泪水顺着脸庞而下。 高方平注视她片刻道:“闻说林教头在狱中写休书和你了清,然而以你张贞娘的忠贞性格却不会对此当真,目下爹爹有难,你抱有权且委身于我的心态,待你爹爹发配边疆脱身后,你便打算自尽。不知本衙内猜错了吗?” 闭眼流泪的张贞娘猛然睁开眼睛,震惊的道:“你……” 高方平又道:“权且不忙决定后事,本衙内也懒得多解释。这样说吧,事情已经走到这步,前因后果先不论,现在我想尽力往回一些。但我有个条件是:你和你家夫君不许记仇于我。答应吗?” 想到家破人亡都是拜此贼所赐,张贞娘又犯浑怒斥:“恶贼!我家走至于此全为你所害,怎叫我家不记恨于你!” 高方平不再说什么,往外走的时候道:“陆谦。” “末将在!”陆谦抱拳低头。 “做干净点,往后若再有麻烦,我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送给我爹当球踢!”高方平说着走至了门边。 噌---- 陆谦二话不说,刀出鞘了一半。 张贞娘真个被吓了个元神出位,冷静了下来道:“且慢离开!” 高方平停下了脚步转身道:“小生洗耳恭听。” 听这个太岁自称小生,堂内诸人包括陆谦,一阵阵的恶心起来。 张贞娘含泪道:“倘若衙内大度,仅仅要求不记仇。那么我林家也不能心胸狭窄,便忘记了此事又怎的。” 高方平道:“记住,这是你对我高方平的承诺。” “民女理会得,纵是我家夫君那边,也由我做主。” 张贞娘做此承诺很难过,但人在屋檐下怎有不低头之理。夫君即将发配远行,尽管得到开封府的暗中爱护,但高家手眼通天,山高路远,听说死于“意外”是经常发生的。所以做出这番妥协,除了高衙内的要求看似并不过分外,还有保护夫君的想法。 这样一来,高方平也放心了些。 有些人的话是不能听的,而又有一些人的承诺还是可以信一下的。林冲的事还有转圜,他也算是为数不多的能让高方平看得顺眼的汉子,性格不错。至于《水浒》中的其他大多数人,在高方平看来,大多脑子短路,不感兴趣。

上一篇   第2章 衙内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