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不妙的感觉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0章 不妙的感觉

这次运气好啊,赵佶口里的小高卿家未见其面,便以语言讨好官家,于是官家一高兴,既是因“言”得官,也就不好意思弄到武夫序列里去了,赐文散官九品登士郎。 “我儿呀,如今你也是有官身的人了,开不开心呢?”高俅道。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现在有官位谁都可以来呵斥我。除了每月找户部领取十贯钱外,我依旧一无是处。”高方平说道。 高俅转身离开的时候微笑道:“不急,慢慢来。” …… 日上三竿。 小萝莉打水给高方平洗脸,然后把李清照整理出来的《军魂论》放在桌子上。 伊人已经离去,整个汴京,只有这本策论上残留有她的香味。 高方平问:“你去送她了吗?” “丫头我去了,清照姐姐送了丫头一块玉佩,衙内帮瞧瞧值多少钱?”小萝莉最近一直在研究钱,真个掉钱眼里去了。 高方平拿过来看看很普通,也就三四贯的样子,但这却是清照送给自己的纪念品。 “五贯,卖给我成吗?”高方平道。 “好啊。方宁姐姐说只值得四贯呢,谢谢衙内。”小萝莉很高兴的完成了交易,去拿早饭了。 抬来了一碗粥,两个包子。 高方平吃了几口道:“丫头去传话,明日起包子里再敢夹羊肉,就把厨房的人吊起来打哭。” 小萝莉跑着去了。 高方平非常不喜欢羊肉,但汴京就这德行,富贵人家喜欢羊肉。属于奢侈品,是一种流行。 我猪肉平迟早让整个大地都冒出猪油来,哼哼,不喜欢猪肉的乃们怕是要栽了。高方平恶意的想着。 吃完早饭有下人来汇报情况,是关于富安自首以及打点的事宜。 有自首,有高方平写给张叔夜的信,轻判是没问题的。但杀威棒一定会有。 说是说要处罚富安,但是不拿钱上下打点的话,握杀威棒人的各种牢头小吏,就能在发配前让富安掉去掉半条命,甚至是一条命。 “继续跟进,富安这厮有过时,但功劳苦劳都有,莫要怠慢。在打点过程中你要敢贪污的太过,我把你送去和富安一起。”高方平摆手打发了狗腿子。 接下来,老管家带着三十几个奸臣老爹的小妾来请安,高方平顿时头有五个大…… 中午见账房老头抱着一丢票据在哭泣,外头铺天盖地的街坊等着开户,等着换走“冤大头”。 是的,大钱的外号就叫冤大头。 老账房一把鼻子一把眼泪的拉扯着高方平道:“衙内啊,咱家老爷辛苦半生,积累点钱不容易,别在换冤大头了,高府签押的票据可都是真金白银,要兑现的,收进来的却是坑爹坑祖宗的大十钱,别在糟蹋了。” “来了就换!”高方平犯浑了,“人家给你面子,信任你,这才来的。打开门做生意,有人捧场你就必须接场!其中固然有不少浑水摸鱼之辈,但更多的是信任我的用户群,那是起家的基石,敢进来老子就敢接客!给我换!” 于人群中排队的豆娘道:“街坊邻里的,大家需要自行约束,一但衙内心冷咱们也就更没有出路了。前些日子东城那个打铁的老不休,就因贪小便宜被人干掉了,大伙也需要自觉,拉扯着就没有度不过去的难关。” 高方平随意拱手之后溜走了。来至后堂,有个面生的老头等着。 “小的黄柏,家主张叔夜大人差遣小的来报个信。”这个面生的老头道,“咱家大人说了,他今早面陈官家,痛斥冤大头弊政。朝中有人狡辩大十钱乃江南地区尝试使用,效果如何扔不可妄下定论。不关开封府的事。” 高方平道:“那么府尊想必会说,影响已经很大,扩散到了汴京天子脚下,不能在忍?” 老头躬身道:“衙内说的不错,咱家老爷就是这么在朝上舌战群公的。他老人家还对皇帝说,世道不太平,山高路远,匪患处处,普通小老百姓出远门困难,所以江南的钱乃是通过集团形势流进来的,并且还在继续。至此官家震怒,进而流泪,说蔡党考虑不周以至坏了朕的名声。此等弊政由我家老爷提及,赵相公显然非常恼火,但在官家落泪之后,赵相也马上见风使舵的主持了朝议对蔡党口伐笔诛,并请旨废止蔡党弊政,待有能力之际回收大十钱。官家同意了,却小气不想多出钱,只同意有能力的时期拨付部分,于开封府治下回收大十钱,着我家大人汇办理。” 赵佶对蔡京愤怒是真的,哭泣受苦的老百姓也是真的。但是那家伙小气,不能感同身受却也是真的,所以会同意于汴京搞个面子工程很是不错了。 赵佶的心思不算坏,他只是以为老百姓和他一样,被大十钱坑了后损失点金银而已。但实际上会饿死很多人,也会逼走很多的良民成为逃户,逃避税役。 祸根已经种下,多年以后江南方腊造反起事,班底和土壤就是这群被逼走的人。这些家伙没梁山可上,却有方腊这等邪教头目可投靠。 高方平早就下了定论,蔡京落下贼名和他忽悠皇帝打击异党、迫害忠良根本没有一毛钱关系,和他大肆敛财也没有关系。他真正的问题在于才能不足,乱政于国,把好端端一个生产力位于世界之巅峰的大宋毁了。 一边思考,高方平心领神会。 这老头此来说的大多数是废话。朝上的消息奸臣老爹会回来说的。张叔夜让他来的真正目的是那句“山高路远,匪患处处,小老百姓出远门困难,江南的钱乃是通过集团形势流进来的,并且在继续”。 这句不是说给皇帝听的,是在提醒高方平小心应对。那说明张叔夜有消息,将会有大批闻到血腥的鲨鱼,带着江南的大十钱来汴京敲高家的竹竿。 这个时代的小老百姓出远门真的很不容易,说九死一生也不为过。所以能把钱流进来的还真是集团。而集团之中,敢打高家主意的还真是有心人。 蔡京,你我之间的暗战对决,现在就开始了吗? 这么想着,高方平对老头拱手道:“感谢老丈传话,叔夜相公有心爱护晚生,方平毕生不敢忘记!” 老头笑的像个番茄,给他赏赐他也不要,只是道:“听闻高府的羊肉包子乃是美味,小老儿若能带几个回去给娃尝尝就心满意足了。” 送走了老头,高方平总是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老觉得被人盯着。这种感觉从穿越过后一直存在,中途少许时间消失过,但现在又来了。 最早以前以为是鲁智深,鲁智深也的确这么干了,但现在鲁智深远行照顾林冲去了,这感觉却没有消除。 前阵子高方平又以为是李清照偷窥,但是想想都好笑,李清照是文人没这种能力,并且现在她也离京了,但是被人注视着的感觉仍在。 到此高方平感觉很不妙,这说明对方是个顶尖高手,比鲁智深厉害得多的人。 “吩咐杨志来我身边。”高方平传令道:“有林冲的消息吗?他快回来了吗?” “回衙内,此去沧州路途遥远,算时日现在都还没到,暂时回不来。”老管家道。 高方平点了点头。 老管家又道:“衙内,您吩咐关注林娘子家里,自大钱为害汴京物价飞涨后,没有来源的她们生活艰辛。” 高方平点点头,见杨志来了,吩咐道:“带点羊肉包子和糕点果干,咱们去张贞娘家里一趟。” 跟着走的时候,杨志好奇的道:“难道是衙内没进门的小妾?” 高方平嘿嘿笑道:“别乱说,她乃是林冲的夫人。林冲武艺精纯比你只高不低。” 杨志眉毛一挑,颇不以为然的神色。 高方平道:“好吧,马战你们或许差的不多,但步战我敢肯定你不是他百回合之敌。” “将来倒是要领教一下此等好汉的手段。”杨志对此很认真。 高方平笑道:“知道卢俊义吗?” 杨志非常动容的道:“如雷灌耳,此人在河1北道上身经百战,打得绿林匪徒闻风丧胆,号称枪棒第一。” 高方平道:“林冲和他乃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 “好吧等我在想想,要不要和林冲切磋。”杨志嘿嘿笑道。 高方平又低声问道:“你有没有察觉到有人盯着我?” “察觉了。”杨志不动声色的低声道,“但标下尽力了,却找不出贼人来。此人乃顶尖高手,如若发难,恐怕会雷霆万钧!” “……” 高方平真的希望不是卢俊义那个反贼来寻麻烦。 之所以想到卢俊义,是卢俊义在大名府做土豪,大名府留守司梁中书梁子美是蔡京的女婿,地方豪强是肯定和官府有勾结的。 说起梁中书,他是如今蔡党的核心顶梁柱。老梁除了每年给蔡京送生辰纲,也比较会收集奇珍异宝用于讨好官家。隐然已经自成一派,甚得官家喜欢,蔡京倒下他都不倒。 只看他叫梁中书,执掌北1京留守司,就知道有多牛,圣眷有多浓。 大名府是除汴京外最繁华的府,更是整个河1北地上第一重镇,用于防备北方保护东京的辅都。自古以来大名府就是出宰相、或者宰相去任职的地方。诸如寇准韩琦文彦博等等牛人,都有过判大名府的经历。梁子美在中枢做过近似副宰相的中书侍郎,带中书职务判大名府,所以都叫他梁中书。

上一篇   第29章 当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