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咱们成亲吧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2章 咱们成亲吧

“你是不是见鬼了!”黄衣女贼道。 “打死老子!也不离开你了!” 高方平吓得脸色惨白,跳到了黄衣女贼身上,仿佛章鱼一般吸着不下来,慌张的道,“刚刚居然手掌大的一个蜘蛛爬我屁股上!吓死哥了。” 黄衣不怀好意的盯着高方平的脸:“下不下来?” 高方平斩钉截铁的摇头。 啤啤---- 三拳两脚,高方平倒在地上晕乎乎的…… 肚子饿了就开始吃饭。那只仅仅四岁左右的小小萝莉,给了个烧饼,一碗清水。 很快吃完了,高方平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道:“你到底要把我怎么样?” “去环洲,我父亲坟前用你的命祭祀!”黄衣女贼冷冷道。 高方平吓了一跳,收起视死如归的表情道:“要不……” “没有商量。”黄衣摇头。 “好歹说个具体理由?”高方平道。 “干掉你需要理由?”黄衣愕然道。 “不需要吗?” “需要吗?” “哎没事,我只是和你研究一下……” 啤---- 又被悍妞刷经验值了,高方平捂着脑壳倒在地上发誓:不轻易得罪她了。 “我不想和你说话。”黄衣女人很明白对付高方平的方式不能用嘴,用拳头准没错。 高方平捂着脑壳恶狠狠的道:“若是要我的命,必须有原因,否则我做鬼之后是对你父亲的麻烦。” “此话怎讲?”黄衣开始好奇了。 “鬼不会害人,但鬼会害鬼。你以为干掉我是祭祀你老爹?其实是送个猛鬼下去让他不得安宁,我肯定不放过他,肯定能把他再害死一次。”高方平道。 黄衣色变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小爷害人的能力又不是吹的。害人手段之于我,就是武艺之于你。哼,你自己衡量。”高方平说道。 黄衣女贼仰着头,看着夜空出神。 不论如何古人对鬼神的敬畏,不是现代人可以比拟的。纵使是现代人,也有一些整天被忽悠的像白痴一样的家伙,那些恐怖份子邪教徒,其实就是对鬼神怀有打敬畏的人。 “奶奶我承认你害人很有一套,我父亲就是被你害死的。”黄衣看着远方道,“这次来京就是为了给我父亲报仇!他死去好多年!” 高方平愕然道:“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来?” “因为我现在才学成下山。”黄衣笑的时候不柔美,也不似李清照的清丽高雅。她的气质是英武的风味,五官分明。 “对了,谁个宗师能教出你这么野的高手来?”高方平想到悍妞的武力值就非常头疼,原本招揽林冲杨志等人就是为了杜绝此等事情发生,却还是发生了。 “你不是知道他吗,还对你的护卫说林冲卢俊义史文恭都出自他的门下。”黄衣淡淡的道。 “啊!你是周同的女弟子?真正的衣钵传承者?”高方平惊呼道。 “的确是他的关门弟子。”黄衣冷冷淡淡的表情。 “你你你!”高方平指着她。 “奶奶是他关门弟子又没踩你尾巴?”黄衣好奇的道。 “关门就不在收了,从天象来说,老周注定要有四个弟子。在你身上关门了,将来谁教岳飞?”高方平开始瞎扯。 “谁是岳飞?”黄衣愕然了。 “我就不告诉你。”高方平道。 黄衣女贼被噎住了,正在迟疑要不要打他。 “对了,老周为什么要关门不收徒了?”高方眼珠转了转道。 黄衣陷入了回忆神色,许久才道:“他说收到满意的。才会用尽,钱会用光。于是见好就收,就此退隐山林不问事务。” 高方平道:“这么说来他对你最满意?” “从我打败他那天起,虽然嫌弃我是女儿家却也关门了。”黄衣喃喃道,“老师说过卢俊义综合能力不错,然为人油滑满身铜臭,不是最佳。史文恭悟性奇高但人品不佳,被提早逐出师门。林冲性格温和人品好,但悟性一般,难以继承衣钵。” “你厉害还是卢俊义史文恭厉害?”高方平很八卦的问。 “没见过,不认识。兴许……差不多吧。”黄衣冷冷淡淡的样子。 “他们两个比周老师如何?”高方平道。 “除了林冲,我们三人单手都可以打赢老师。”黄衣冷冷道。 高方平难免感叹,这便叫奇才啊,最好的老师他本身未必需要多厉害,但是眼光、教人的功底,就关键了。 “你那么年轻,为什么就如此彪悍?”高方平继续找话题和她瞎扯。 “有种东西叫天赋,你的策论不是反复论述了‘事半功倍’的重要?”黄衣看着他。 也是哈,武艺对于她,就是文词对于苏轼。那种信手拈来,一看就会,一会就精,一精就得神髓的东西,就叫天赋。难怪老周遇到她之后就关门了。 “你父亲怎么死的?”高方平切入了正题。 “姓梁的人你忘了?”黄衣看着他。 “真不记得。”高方平摇头道。 “害人太多你自己都忘了。”黄衣冷冷道,“我父亲原是禁军一个小十将,正是你高府亲兵,那时你是个孩子,专横跋扈,我父亲无意摔坏你一个玩物,竟被你大哭大喊之际……棍棒伺候,其后割除禁军军籍,刺配调往西军效力……可怜我父亲上战阵的时候穿着破战袍,军粮吃不饱,然后打仗死了,这一切都因为你。” “妈的老子忍无可忍了!”高方平终于爆发了,“你要说是被我杀了,这个恶名便也认。那时我是个熊孩子,此事中我有不妥,但是男人大丈夫身为军人,他前往边关和蛮子作战进而马革裹尸,有什么好抱怨的。换做现在老子也再做一次,当兵别怕死,军队不是慈善机构,那是要流血要打仗的,不是穷苦人家吃粮的地方!” “你再多讲一句我便宰了你!”黄衣呼吸急促起来。 高方平故意道:“你不会杀我!要杀早杀了,此时绑走我,是下意识的想要我的一个交代,我有说错吗?” “你!”黄衣女子狠狠抬手指着。 “先说好别打脸。”高方平抱头蹲在了地上缩着脑壳。 啤啤---- 黄灰乱冒,黄衣总算是舒坦了些。高方平扑街的同时,感觉这次打得比之前轻多了,看起来这一劫是躲过去了。 …… “对了,你从什么时候没有了杀我的心思?”高方平躺在牛车上吃零食。 黄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道:“那是我小妹的零食。” 高方平尴尬的放下豆子,问道:“还没有回答?” “从你给林冲一家机会开始……那时我有些犹豫,下意识不想杀了,却不甘心,所以奶奶始终躲在暗处观察着你。”黄衣道。 高方平一拍大腿道:“或许你个野娘子不想承认,但你这是喜欢上我了,绝对的。” 黄衣猛的起身握紧了手。 “否认没用,你把我绑出来,主要是属于没脑子。就和我以前把良家妇女绑家里去一样……哇呀!” 高方平被她一扫堂腿撂倒,却是感觉猜对了,她都舍不得打脸了。 她一直跟随身边,那当然知晓哥已经从良,而且还有点忧国忧民。老周收她为关门代替岳爷爷,那代表她的内心是善良的,人品是很好的,甚至她和岳飞一样,是那种有志军旅的英雄气节。所谓相由心生,她的气质是英武,所以她的骨子里就是这样的。 “再敢乱说话,奶奶打死你。”黄衣恶狠狠的道。 “咱们成亲吧?”高方平道。 “你竟敢……”黄衣脸色惨白,对他飘逸又跳跃的思维理解不能。 “以你的性格要是没这种下意识,我这么调-戏你,早被你一招干掉了。”高方平道。 “不可理喻,胡说八道,无耻小贼!”黄衣说的斩钉截铁,却是没有殴打他了。 “拒绝就算了,我不会再问第二次。”高方平道。 “你……”黄衣很好奇,但是以她的性格打死也不好意思追问理由。 四岁的小萝莉这个看看,那个瞅瞅,也不是太明白什么状况。 “你真的……”黄衣迟疑片刻低声问。 “是的,我喜欢李清照,或许会有别人,但都是替代品。总之我不会问第二次了。名花有主了,你走吧。” 高方平说完有点悲凉的转身,仰着头看着星空。却是被后脑勺一巴掌打了缩着脖子。 黄衣呵斥道:“走去哪?我是绑架你,奸猾的小鬼,你以为忽悠两句我就放了你?” 高方平捂着脑袋一阵尴尬:“……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黄衣皱眉道:“你能不能像个男人,就像你练兵的时候?” “我就这德行。要不放我走,要不杀了我。”高方平视死如归的道。 噌---- 黄衣的短刀抽出一半来。 高方平吓的元神出窍,跑小小萝莉身后躲着,时而伸脑袋偷看一下。 黄衣气得跺脚道:“无耻,没有气节,只会巧舌如簧。以后如何治军,如何打仗,如何保家卫国!” 高方平躲小萝莉身后道,“我命值钱,倘若脑袋一热就胡乱送命,能活到将来?这样的蠢货统帅大军,是送给蛮子祭旗。打仗要用脑子,你以为是用脑残啊?” “大哥哥好聪明,将军就应该这样。”小萝莉拍手叫好。 结果黄衣走过来,这次高方平没被殴打,小萝莉却被后脑勺被一掌打得东倒西歪。于是小家伙不说话了,眼泪汪汪的捂着后脑勺。 “不许哭!只会哭的人以后无法上战场!”悍妞又很暴躁的说道。

下一篇   第33章 降龙掌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