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降龙掌传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3章 降龙掌传说

“好孩子,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姐乃是一草包,你却是可造之才。”高方平摸摸小娃的头。 “我叫梁红玉,我姐叫梁红英。”小家伙乖乖的说道。 高方平咯噔一下坐在地上失声:“抗金女名将梁红玉,韩世忠的老婆?” 小萝莉茫然的看着老姐。 梁红英点头道:“此白痴偶尔说胡话乃是正常。” 高方平如同奸商打算剥削工人一般,狠狠打量着这对姐妹。 梁红英冷冷道:“你说对了,我现在不杀你,但你要跟我去环洲,我父亲的墓前你去认错,我便放过你。” “以往的过错我会放在心里悔过,但是环洲不去。我很多事等着做。”高方平摇头道。 “若不是看你这段时期做事长进,我一刀杀了你,还容你讲条件。必须去!”梁红英不容拒绝的道。 “对了,周同有没有教你一门绝技叫做降龙十八掌?”高方平问道。 梁红英道:“不曾听老师提过?当真厉害吗?” 高方平道:“乃是丐帮绝技,乔帮主远行辽国前,却没有把秘籍留在中原之地……” 梁红英武痴的造型道:“乔帮主又是谁?” “乃是江南邪教----明教教主方腊的对头,方腊的乾坤大挪移之法已到达第六层,和降龙掌法乃是一时之亮瑜。”高方平道。 梁红英眯起眼睛道:“方腊听过,我正是自江南而来,想不到他是隐藏中的高手,有机会,红英倒是要领教领教。” “方腊小儿不急,他将来会作乱,我夜观天象,方腊以后必被你小妹梁红玉所剿灭。”高方平道,“倒是大名府之卢俊义,此混混私通辽地走私,出卖大宋,大肆敛财。最为主要的,乔帮主北上辽地前瞎了眼睛,途经大名府时,降龙掌法的前十三招传授给了卢俊义。所以只怕……如今的你这个大师兄已经无敌于天下。想见识天下无双的降龙绝技,只有这个办法。” 梁红英呵斥道:“小贼你分明在用激将法,你想去大名府收保护费,拦路虎却是hb豪强卢俊义,你想我去对付卢俊义是吗?” 高方平道:“固然有此打算,然而降龙掌法……” 梁红英仰头看着天空喃喃道:“你坐于汴京,竟然能知晓天下事,竟然也知晓我师傅,足见见多识广,再说说,还有什么神奇的江湖密文?” “天台山智光大师的慈悲刀法实在不怎么样,此秃头死于乔帮主的掌下了。”高方平道。 梁红英道:“降龙绝技几回合制敌?” “一招,从来只是一招就能克敌取胜。”高方平傲然道。结果被后脑勺一巴掌。 梁红英怒斥道:“既是一招制敌为何要有十八掌?” 高方平捂着脑袋,尴尬的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具体的……你跟着我去大名府瞧瞧就能知晓。” 梁红英看着星空沉默了起来。 此小滑头整天说瞎话,也不知道到底几句是真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真的变了,从天降祥瑞开始他变了,大多数时候这家伙是个可敬的人。仔细想来,对这小子竟是一种又敬又爱又气又恨的矛盾感觉。 “父亲的死他真的该当负责吗?”梁红英在心里问自己。 看小妹一眼,这孩子可怜,从生下来不久就没有爹娘了,这么小却要跟着颠沛流离去环洲祭祖,也是太为难她了。 前后考虑,梁红英指着高方平道:“权且不叫你去环洲,将来有一天你要给我交代便是了。现在我就跟着你身边监督你,防止你干坏事,我和我小妹的饮食起居你负责。” …… 夜里坐着牛车往汴京赶,高方平好奇的问道:“你不担心回到高府我叫大军围你?” 梁红英摇头道:“我决定了就不会瞻前顾后,我信任你一次,错了也不后悔,你若把我害死,便算世道艰难罢了。高方平,答应我一事。” “说吧。”这样的人,对于刚刚用六脉神剑什么的忽悠她,高方平竟是有些尴尬。 “将来你若害死我,我不怪你,但是请善待我小妹可以吗?我是江湖草莽,小妹跟着我只会颠沛流离而一事无成,你不同,对孩子你有些爱心,我亲眼见过你善待丫头。培养小妹成才,把她当做你事业中的一个工具,好好利用就算厚待梁家了,你同意吗?”梁红英道。 “尽量。”高方平倒下去,有点困了。 “你不给承诺吗?”梁红英道。 “我的承诺很重,不轻易许,你慢慢会适应我的。”高方平道。 “我对你不离不弃,做你的小妾,换取你的承诺可以吗?”梁红英道。 “我无需小妾。妻子不是你。”高方平快要睡着了。 “你就那么看不起我!”梁红英揪着耳朵就把他揪了起来。 “其实我是……尊敬你,不在感情上忽悠你。”高方平很郁闷。 梁红英愣了愣,发现忽略掉他的花衣服,以及毫无骨气的草包气质,被石子打哭等等恶劣形迹,倒是不曾发现他有什么不好。从天降祥瑞开始,梁红英承认,这个男人挑灯夜读的时候最为神采飞扬…… 高府乱了,上上下下鸡飞狗跳。 杨志受伤回来后被高俅下令绑了。无需理由,把衙内丢了而他又活着回来,就是罪过。 目下高方平有朝廷的官身,失踪非同小可,所以张叔夜也不敢大意,带着两百捕快亲自驾临高家。 也因为张叔夜及时赶到,救了杨志一命,否则以高俅的脾气,已经当做败军之将斩了。 “来啊,把罪将杨志拿下,等待本帅之省察。”高俅冷着脸吩咐。 “且慢!”张叔夜道,“杨志乃登士郎心腹爱将,或许有失职,却应该交给老夫。” 高俅愤怒的道:“你是不信任我高俅了?” 张叔夜傲然道:“本府还真不信任你,哼哼,杨志落在你手里还能有命在,来啊!” “请府尊明示?”捕快头目如履薄冰的请示。 “拿下杨志,带回开封府查问。”张叔夜摆手道。 高俅恨的牙齿发痒,却拿老张没有办法。敢说个不字,就连他高殿帅也会被一并拿去开封府过堂。老张倘若打击武臣的时候,哪怕是政敌,蔡京和赵相公都会一致的凝为一体帮腔,一致对外。 没办法,大宋的士大夫群体就这德行。 好在这个时候,高方平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回来了。 “我儿受苦了!” 高俅老泪纵横的样子,好容易高家有后了,还蒙受官家恩典赐给荫补官登士郎,算是要崛起的开端了,总算是没出事啊。 张叔夜走来面前看看高方平,见他被打成了熊猫眼,想笑又不方便。不知道为什么,老张就喜欢看到此君吃亏的样子。 “登士郎,到底出了什么事?”张叔夜说完注视着梁红英姐妹。 高方平瞎掰道:“被贼人绑架出城,却是路遇巾帼搭救,有惊无险,叫府尊忧心了。” 见这小子目光闪烁,机灵古怪,张叔夜寻思:信你才怪。 但是见他安全回来,梁红英也英气逼人,不似龌蹉之人,也就不想多过问了。把杨志松绑了,张叔夜带着开封府的公差离开了高家。 高俅老爹脸皮很厚的安抚了杨志几句,便呵呵笑着过来和梁红英套近乎,一口一个“女英雄了得”,什么巾帼不让须眉云云。 然而高俅继续拉着梁红英的手,还放话要给赏赐等等。 高方平总算看出来了,高俅老爹又想纳小妾了。情急之下赶紧道:“老爹,你放开她,男女授受不亲,她乃是儿子我看中的美女,断不容外人染指。” 汗。 高俅固然卑鄙无耻的一个老混混,却怎么的也不会和儿子争风吃醋的,放开手,尴尬的说了两句场面话就遁走了。 杨志在旁边眯起眼睛,怎么看,这个梁红英怎么像那个女贼人,却是始终不方便开口。 “姓杨的,小娘就是十七合拿下你的人,你瞅啥?”梁红英真的太野了,一番话问得杨志大张着嘴巴答不出来。 “你对衙内不敬,害得我好苦,等改日约了人来助拳,定叫你好看。”杨志无奈之下说出了这种英雄气短的话来,让高方平大跌眼镜。 杨志不是那种输了不认账的死嘴巴,可是昨天败得实在太玄幻了,何况对手是个女人,这种无地自容的感觉真的受不了,于是受到高方平的无赖性格影响,他就琢磨着改天约了江湖上的好汉打回来。 “除降龙掌和六脉神剑之外,天下绝技不在小娘眼内,但凡敢叫人来骚扰我姐妹清静的,叫衙内打断他们的狗腿。”梁红英道。 高方平不服气的道:“为毛不是你打断他们的腿,而要我去做坏人?” 梁红英不理人,带着小妹去找房间休息了。跟着听后堂鸡飞狗跳,她和恶霸没有区别,竟然看中了高俅小妾的房间,把小妾赶了出来,她自己住了进去。 杨志是明白人,见此情况隐隐约约懂了,这女贼恐怕快成为女主人了。于是装作忘记了昨天的事。 某个时候,杨志还是忍不住的低声道:“降龙掌真的可以赢她吗?不知在哪可以学得?” “你生个儿子叫杨铁心,孙子就可以叫杨康,那小子弱能若能收敛心性,苦练全真教的正宗心法,便可制她了。特别是重孙杨过,一定可以虐她的。” ……

上一篇   第32章 咱们成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