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关于脑壳中的YY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4章 关于脑壳中的YY

目下高府内共有八十多头小猪,整天跑的到处都是。 封小萝莉为“小猪头总管”,带着奸臣老爹的全部小妾养猪。 这么多猪都是用于验证复合饲料配方的。一组数据是不准确的,数据越多,就越能说明配方结构的效率和稳定性。 此外不同地区的猪崽,种群和基因也有差别。 在汴京这个水土之下,依照高方平的不同饲养方法,呈现出来的状态都不一样。 面对同一组配方,有的猪特别爱睡觉,所以最能起膘,生长最快。但缺点也很明显,这种猪抗病能力不行,如果大面积饲养,患病死亡率会很麻烦。 有的猪特别爱动,四处乱跑,这因为它的种群基因里,野性的成分没有退化干净。这种猪身体壮实,瘦肉比例高,抗病能力较强,但缺点是长的慢。对于穷人百姓而言这种猪不适用,但是肉质相当不错,适合高端层次的消费群体。 很遗憾,大宋的猪,大多数是携带野性基因的猪。对于后世来说是长的慢的精品猪,但是对于缺油缺肉的大宋平民来说不太好。 如此一来拖慢了高方平的步伐,大规模的集群爆猪肉还需要一些时候。要先进行种群进化。就是这个原因,这些个小猪还没有经过阉割。阉割过的猪攻击性明显降低,不喜欢动,起膘明显,患病率也会大幅降低,并且对改善肉质中的某些重口味,很有帮助。 大宋一朝,或者说古代是一个秘方横行的世道,各家都有各家的秘方。包括养猪也是一样的,高方平注意过,汴京的猪大多数没有经过阉割,但小部分经过了阉割,所以阉割过的那些猪不说其他,至少在口味上就占有优势,不但好卖些,卖价也更高。 这个现象充分说明了宋人的智慧,就像各种发明的出现一样,已经有那么一些家伙学会了阉割猪,来形成他们自己的竞争力。 只是说,这个方法就被他们给隐藏了起来,作为他们自己的秘方。不过什么时候最适合阉割,其实也是有科学验证的,后世的某些发达国家甚至专门对此进行了立法。 高方平暂时需要进化种群,所以这一步还不忙着进行。 种群进化方面不是高方平的专业,但也有一定的基础,尝试着摸索,只要有时间有资金,问题也不大。无非就是用不同的种群,不断的让猪杂交,淡化基因中的野性成分,突出懒惰而快速生长的成分。 其实不用太多,四至五代后,这些猪的生长优势就会很优良。 然后大面积铺开,优胜劣汰的大数据法则下,挑选出进化成功的最优良的那批作为种猪,往后就是平坦大道,就可以开始爆猪肉了。 另外一种方式叫横交,让最懒的那些肥猪进行“近亲结婚”,然后继续近亲结婚。这个过程很残忍,会出现大部分无法生长、有缺陷的废猪。但不重要,大数据法则之下,偶尔也会提有纯成功的,猪会拥有优良的懒肥猪的最强基因,这便是最能出肉出油的好猪种。 道理正是远古时候的皇家,喜欢近亲结合,由此导致了白痴蠢货暴君什么的层出不穷。但偶尔也会基因裂变成功,产生个近乎完美的怪胎,拯救国家于危难之际。 后世有个牛人叫阿道夫希特勒,他就是近亲基因裂变成功了的一个名牌产物。 但是用横交提纯生长型肥猪缺点也很明显,就是现有医疗管理卫生条件下,猪群的抗病能力不靠谱,死亡率不可控,水土适应能力差。那么就等于高方平在汴京或许能养,却不代表换个地方,手下也能养好。 也就是说,这样的成功不容易复制。 而限于这个时代的交通不便利,远程运输成本太大。所以基地最终要扩散全国,那么还是杂交的优良猪种,综合能力最强。 在这个时代生存太不容易,贸易最大的成本其实不是货物本身,而是运送途中的损耗。各种兵痞官差的盘剥,山贼土匪多如牛毛,马匹短缺,运输速度效率低下等等,全部商业潜力,都受制于商道的不通畅。 当然这也造就了这个时代有办法运输的人,以倒卖物资的傻瓜模式就能发财。那么最大的被盘剥者是老百姓,因为模式问题,他们买到的东西实在太贵。 大宋的税收不算良心,偏高是肯定的,但其实这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官府懦弱不作为,由此导致山贼土匪绿林豪强多如牛毛,而这些反贼地痞,真个把大宋的强大生产力、内耗了个干干净净,国破家亡的结果,这些家伙至少负有三分之一责任。 河1北豪强卢俊义,他就是用傻瓜式的倒卖成为大土豪的,对付山贼土匪他当然没问题,枪棒第一的名头,就是贩货时在绿林道上打出来的,玉麒麟的旗帜一悬挂,山贼土匪们闻风丧胆。 所以高手就是钱,玉麒麟的旗帜就能卖大钱,换高方平有个商号要走货,难说也会买一面挂在车上。 然后黑帮教父卢俊义只要不傻,找大名府的梁中书勾搭一下,就能免去很多沿途兵痞官差的骚扰成本,那么往返辽地走私一些稀缺品,贩卖些人口,逃避一下关税,所以初步估计:卢俊义家财超级多…… 理出了一个大概的头绪后,高方平派出好几路混混,远赴各地区收猪去。 磨刀不误砍柴工,挑选全国各地的种群,进行优胜劣汰的大数据杂交,进化种群,这个步骤省不得,资金投入也绝对不能小气。 现在只是小试牛刀而已,战马,其实一样可以用这种方式培养出来。 说大宋丢失了河套牧场便养不出好马来,只是没追求没知识。事实上大宋也没有轰炸机,但几百年后最终会有的。关键要有这个想法,去追求,去投入。 马的种群基因一样可以进行有目的进化。天然牧场的奔跑,一定程度上可以用训练特种兵的方式,以小训练场达到。 真正的力量取决于肌肉群,而肌肉群,取决于训练和营养配方。马的特性,则取决于种群优化。 只要有时间有资源,这些在高方平的手里,以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应该都能慢慢做到。 甚至可以继续细分精品,比如轻骑兵的马,就进化出速度最快的马来专用。重骑的马,进化爆发力最强、力量最强的马专用。后勤线驮马,则用耐力最强,扛病扛环境能力最强的马专用。 不断的把脑袋里的各种各样养殖的想法整理成文册收纳,不知不觉间,夜又深了。 此时身上披着一件衣服,高方平甚至不知道谁弄的,什么时候弄的。 梁红英仿佛幽灵一般的在房间里的黑暗角落坐着,好奇的看着高方平。 “红英你不累吗?”高方平问道。 “我不累,小朵很累,早抱着猪睡着了,以后她伺候我妹妹,我伺候你。” 梁红英对他叫自己“红英”很满意。总体上,这小子某些时候很吸引人,让人尊敬。当然了,想干掉他的时候也还是有的。 “我要睡了,你在我房里吗?”高方平好奇的道。 “我守着你。”悍妞说道,“明日起早些,我教你武艺防身,你太脆弱了。” “饶了我,我没天赋的,练死也就富安的级别,肉还没有他多。好好教教你小妹倒是真的,将来她需要在战阵上冲杀。”高方平道。 “你真会培养她对吗?”梁红英瞪大了眼睛,显得有些单纯。 “你教她武艺我教她兵法,希望有朝一日她不让我失望,能成为无敌统帅。”高方平合衣倒在了床上。 “爹爹的遗志希望是个儿子,将来疆场杀敌。可惜她是个女儿。你是贪官,权臣的儿子,想必一定能给小妹前程对吧?” 梁红英很单纯的询问,却没有回答,高方平睡着了…… 日上三竿,举行家庭会议。 仿佛上朝一般,老管家带着各种小妾来请安。 哭喊声一片,乱七八糟。 “妾身不服。”有个中年美女告状,说她的猪被小萝莉取名憨憨所以不服。 花费了十五秒,把她摆平了。 然后,一个年纪和高方平差不多的高俅小妾,告状房间被梁红英霸占,她倒是服了,然而去收拾东西的时候一百多贯钱不见了。 “混账。”高方平一拍桌子道,“你的钱全部存我这里,哪来的闲钱?那是十万枚铜钱你开什么玩笑,有闲钱你会放过吃利息?梁红英乃是个野丫头,该打板子没错,但是偷鸡摸狗不是她之所为,以后再敢没证据胡乱诬陷,把你吊起来打哭。下一个。” 扭头看看身边的梁红英,她眼睛有点红,有点单纯。被侮辱为小偷,她竟是如此难过? 下一个美女出列道:“衙内威武,我一本家兄弟想来府里某个差遣。” “哦,他有什么本领?”高方平来了兴趣。 “胸口碎大石,妾身还见过他喷火呢。”美女小妾说道。 “他更适合去街市上耍猴卖艺去,下一个。”高方平懒懒的摆手……

上一篇   第33章 降龙掌传说

下一篇   第35章 妾身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