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叫你们不要攻城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43章 叫你们不要攻城

王罴揉揉眼睛道:“我要借钱安葬他们。??”又指着其中的一个道,“这个家伙有个老娘,他老娘眼睛瞎了,不能理事……” 高方平打断道:“不用你借钱,他们的安葬事宜,抚恤事宜,我高方平会承担。另外我保证只要过了此劫,他们不会白死,老子一定帮他们把公道拿回来。” 王罴点了点头起身,想了想又道:“来的时候阿布答应此番帮忙后,给我一百个炊饼的,另外把往后高家的修房子工程全部包给我,可能兑现?” “高家的房子不是我做主,不过我给你十万个炊饼,给你一份往后三年,郓城所有政府工程的承包合同。”高方平道。 于是王罴就不哭了。 随即高方平好奇的道:“大罴你那么笨,目标又这么大,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王罴挠头道:“我力气大,捡起了一个贼人的尸体当做兵器,大甩,砸倒了一些人,让他们无法靠近我。” 索队列的一个兵痞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妈的这个大棒槌会误伤,我就被他砸倒了,要不是我机智,险些栽在反贼的手里了!” 于是高方平和王罴一起被骂得抱着脑袋遁走,不敢留着拉仇恨了…… 上城头来,梁红英拍拍王罴的肩膀道:“好小伙子,骨骼精奇,将来我亲自教你成材,现在奖励你一个奶糖。” 入手一个奶糖后,王罴没吃,收了起来。他说留着给阿布吃。 然后高方平否定了梁红英做他师父的念头,无他,王罴不适合梁红英那种精细风格,燕青那个不良不少才适合,可惜燕青已经过了最好的塑造期。 王罴不是走精细和技巧路线的人,他的力气比天赋异禀的小牛皋还大,所以比较适合鲁达那种粗放式风格。于是小高做主,给鲁大师收了个徒弟。鲁智深是个酒囊饭袋,王罴比他好些,只是饭桶而不浪费酒,希望别学坏了。 冷风箫箫,夜不知道还有多长。 高唐的旗帜在夜风中烈列作响,证明这里还是官府的天下,暂时还没有乱。 但是结果如何,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城墙保卫战一役,县衙力量损失殆尽,目下连高方平裴炎成两个官员在内,只有五十几人的力量了。 裴炎成这家伙的戾气是不用怀疑的,当即部分取消高方平的宵禁命令,从附近的民居叫出了一些百姓,委任王罴主事,开始清理工作。 王罴最多只是领悟能力差了些,需要裴炎成把重要的话说三遍而已,结果老裴只说两遍就没有了耐心,用鞭子狂抽王罴,和当初他在大名县救火如出一辙。高方平在城头上看到了,却已经无心干涉。小高怀疑老裴有天会死于这些坏脾气,估计他会如同张飞一样被个裁缝之类的家伙干掉。 目下没有力量做太多事了,宵禁命令高方平不同意全面解除,于是重伤的人员抬去草堂交给诗寒姑娘打理,轻伤的暂时抬回他们自己的家里去,让他们的家人照顾。 裴炎成现在就要焚烧尸体,然而王罴不同意烧他带来的那些苦人的尸体,为此大罴又被老裴抽得要死要活的,然而被抽之后,王罴照样不同意。最终老裴没辙了,妥协了,同意了由王罴指挥,统一调集石灰“腌制”全部尸体。 裴炎成如同城管一样在下面指挥,高方平则是一动不动的带着剩余的残兵驻守在城头。 看去,城中高家大宅的大火依旧在燃烧,不过喊杀声基本没有了,也不知道情况如何,要不就是贼兵被杀光,要不就是高家被杀光了,谁知道呢。 不过高方平认为,大概率是贼兵被杀光了。邱卫东家的护院肯定不是战五渣,毕竟他爹乃是戎边部队主帅,儿子在民风彪悍的地方做官,怎么也会给点精锐作为家丁的。所以虽然高家没有太多力量,是乌合之众,但是有腹黑奸诈的邱卫东统一指挥,伤亡当然会有,却应该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除了高家的大火在燃烧外,那些早先被不明原因吓退一些的流民,也在重新朝县城逼近。似乎是他们不甘心,依旧惦记着过冬所需要的粮食。 然后早先被斩断绳索摔伤,没能上城的那些死士在蛊惑流民道:“官府的气运就到此了,狗官已经没辙,咱们的勇士已经牺牲!但是狗官们的力量也十不存一,大家快看,城头只有可怜的几十人驻守了!我等近三千之众,正是可为之时!” 蛊惑流民的这些声音大到城头上都能清晰的听到。 “我不这么认为!传言高廉会施展法术,能请来妖兵助战!一脉相承的高方平号称魔王,法力无边,计谋堪比诸葛,曾经在郓城就设下两只奇兵,大破凶悍的反贼!这些虽是传言,但是兄弟姐妹们,事关性命,宁可信其有啊!”韩世忠逆向蛊惑的声音升了起来。 那些死士不禁大怒,开始寻找,想要把“妖言惑众”的人找出来,却总是找不到。 仍由下方的韩世忠们和反贼打口水战,搅动民心。高方平则是在城头上看着柴家的方向,默不作声。 此番就不知道柴家什么时候反扑了,可以肯定的在于,目下的高唐城中,是柴家的力量主导了。 只要柴继辉敢下重注全力出击的话,就跪了。但这就是一场诸葛和司马之间的心理战,看他敢不敢即刻出击。 柴家的事高方平左右不了,就暂时不想了,为今之计,流民不攻打城池,就是流民的唯一生路,也是高方平的生路。 一但流民真的大面积攻城,柴继辉铤而走险浑水摸鱼的概率就很大。 思索着,高方平高高的站在了城墙的最高处,梁红英扶着他的脚,防止他摔死。 “各位父老乡亲听我一句话……” 高方平说不完,被某些死士的声音打断道:“大家勿要听狗官妖言惑众,刚刚有人说了,高家的人会施展妖法,能蛊惑人心。大家即刻跟随我等,破开城门就是胜利。” 高方平呵呵笑道:“话是可以说的,你们这样的聚集起来,逼近城墙,是听了某些人的说法,既然都是听不熟悉的人的说辞,先听听本官的,又有何妨?” 韩世忠带人隐藏在人群中,应景似的大声道:“狗官你要说什么?” “是啊,你要说什么!”跟着便有大群的人跟随喊了起来。 “本官叫你们不要攻城,简不简单?”高方平道。 许多流民顿时陷入了无语状态。 一个声音大声道:“可笑之极,现在知道怕了,平时干什么去了!你说不攻打就不攻打了?” 高方平破口大骂道:“废话,你可以怂恿攻打,我当然要怂恿不攻打。你问老子平时干什么去了?我还反问呢,你平时又干什么去了?” 高方平提高声音道:“父老乡亲听我一句,遇事多问一个为什么绝对没坏处。我允许你们仇官,允许你们责问我平时干什么去了。但与此同时,既然仇官你们也要仇富才公平,你们也得问一句,那一小撮怂恿你们攻城的人,平时又干什么去了!是的平时官府在薄待你们,不管你们死活!此点推卸不掉,我承认!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说三遍,那些精神导师,一副苦人代言人姿态,告诉你们城里有粮食的人,他们平时又管你们死活了吗?” 因为下面比较黑暗,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个准备用口舌反击的死士,莫名其妙就被人割喉了,于是大家便慌乱了起来,也找不到是谁干的。 这么猥琐的事、堪比美国ia的行为,除了韩世忠等人当然是没有谁了。 借助这个机会,高方平再次飞快的道:“是的乡亲们,要分辨一些细节并不难。我相信有一个特点很显然,那些蛊惑你们攻城抢粮的人,其实你们留心的话就会现,你们绝对不是一类人,体型上就有明显差别,你们饿的和些猴子似的,但他们一定很壮,那是天天有酒肉吃的表现。是的,就是这么一群人在为你们代言,我高方平当然没给你们粮食,然而酒肉穿肠过的他们难道给你们一颗米了?你们躲在山里,被毒蛇虫子猛兽折磨的时候,我高方平当然不在,然而这些狗1日的又在哪里?” “怂恿你们的人,以及我小高,都是豺狼,是俩群豺狼。都是依靠剥削大家在生存。然而你们看我这么瘦弱,就知道我牙口不怎么好,吃的绝对没有怂恿你们的那些人多。由此,可以推导出老子没他们坏。”高方平文绉绉的瞎扯道。 别说,尽管高方平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却因为形势释然,流民全是一群瘦猴,如果看到邱卫东个大胖子官员是会不待见的,会目测出胖子一定顿顿吃肉包子的结论来,小高看似瘦些,虽然不能证明是清官,却是可以有一些下意识的亲切感。 “若是不攻城,咱们没有粮食,如何过冬!”韩世忠在下面配合着问道。8

上一篇   第342章 血战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