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用铁拳击碎嘴炮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49章 用铁拳击碎嘴炮

高方平裴炎成带虎头营到达,即将过坊的时候,对方的两百多人,摆开尖利的长枪模拟拒马阵,带头的家丁喝道:“这是有太祖皇帝题字的私属领地财产,任何人未经批准不能进入,否则坚决以武力捍卫柴家的尊严和荣耀!” 看着模样,这些人还真是被柴继辉洗脑过度、并且训练比较精良的私家军队了。 高方平不及说话,柴继辉也带人赶到了坊前,站立在长枪阵的后方,有恃无恐的抱拳道:“高大人见谅了,柴家私属领地不容侵犯,我柴家有权持有兵器捍卫自己的利益,非请勿入,乃是柴家的规矩……” 高方平冷冷打断道:“你还真是个被人忽悠瘸了的傻子,我先不管是谁教你的这套。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你刚刚那句话,遇到敢作为的官员,已经可以定位叛乱你知道否?” 柴继辉冷笑道:“看来天下规矩,还真是你高大人的两张嘴皮说了算。” 高方平摇头道:“不,是大宋律说了算,你属于那种被有心人忽悠瘸了的半桶水。柴家的张牙舞爪不可一世,其实始终是建立在官员的不作为之上,许多官员都不想惹你柴家,都在给你们面子,于是成年累月之下,兴许你们信心膨胀,自己都忘记了太祖皇帝题这几个字的意思。所谓的过坊下马,非请勿入,其实是你们自己的解读和错觉。真有官府不能进入的地方,那叫国中之国,也叫叛乱。” 顿了顿,高方平提高声音给他的私兵科普道:“以往的岁月,没有你们同意,便不能进入柴家坊,其实是误读,只因为以往的知县老爷没有签署命令而已。那是官府不作为,而不是柴家坊他就真的碰不得。各位,依照大宋律,其实所谓的柴家坊和普通的民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非请勿入的。但知县签署搜查令后,任何持有命令的人都能进入柴家执法……” “妖言惑众,乱国乱法,高大人官字两张口,解释的好啊,轻轻容易,就敢颠覆太祖皇帝立下的规矩!”柴继辉抓住机会打断道。 看到他的私家军队士气又旺盛了起来,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柴继辉给人洗脑果然还是厉害的,这些大字不识几个,不懂什么道理的人,一但听到用“太祖皇帝”几个字做文章,真是很容易被忽悠的,在一般人来理解,太祖皇帝的批示当然高于任何知县老爷的法令。 而一但这些棒槌认可了此点,就是所谓的“出师有名”,他们就会比较的士气旺盛了。 这就是柴继辉可怕的地方,经过柴继辉的洗脑,这些私兵认为他们才是正义的一番,相反是狗官高方平在违法,要践踏太祖皇帝的皇权! “怎么就技止于此了吗,高大人不敢和本少辩论了吗?”柴继辉继续有恃无恐的样子。 高方平第二次皱眉,醒悟了过来。柴继辉在故意拖延时间,混淆视听带节奏,想把高方平的“永乐军优势”磨平,转化为一场讲道理摆事实的口水战。 要讲道理、要辩论是可以的,就柴继辉那个半桶水,高方平可以用口水把他打翻之后在鞭尸十次。但是这里有个问题是,要让目下周围的这群人信高方平的道理,那得他们首先懂道理,很显然,这些家伙是什么也不懂的,而柴继辉此番用“太祖皇帝”几字作文章,在这个场面下就是开挂,处于作弊状态。一般人那是辩不过他的。 一但辩不过他,那么他柴家的死士就真的认为自己在勤王而不是造反了,士气当然是不同的了。 在朝廷上那群老奸巨猾又懂法律懂历史的诸公面前,高方平当然可以用口水吊打柴继辉顺便鞭尸一百次,但在这里真不行。高方平也知道柴继辉的目的了,他要继续用“太祖皇帝”几个字做文章,带起周边百姓的节奏来,弄不好就是民变,但凡听到柴继辉口号的老百姓,都有可能默认柴家正义、而高方平践踏皇权。 那个时候有人振臂一呼喊“勤王”,就是城内的第二次浩劫。 演变到这步的话,最终当然打得过柴家,然而高方平和裴炎成带起民变,那是真要跪了! 裴炎成用鞭子隔着军伍,指着柴继辉道:“无知小儿,胡乱解读,你真要辩论吗!老子平时蛮肚子墨水都找不到人辩论,这便和你理论一下大宋律……” 高方平抬手打断老裴,喝道:“擂响战鼓!封锁一切这里的消息,不能让周围的百姓听到,高唐继续执行宵禁,另,永乐军立即进入作战状态!” 老裴被打断,一阵恼火,暗恨这个流氓真的混不成了,又他们的用暴力碾压道理。 柴继辉也意料不到高方平这么果断,当即色变! 战鼓擂响后,虎头营那恐怖的全重骑兵模样也受到了鼓舞,罩着锁子甲的战马犹如一些鬼马在嘶鸣,此起彼伏的翘起前蹄,装备突击! “高方平你这毫无道理逻辑的狗官,你真敢乱来,不敢说理吗!”柴继辉铁青着脸怒斥道。 高方平大声道:“甭给老子讲道理,那是弱者的表现。手握实力,因战术应用得当,老子度过了危险期,现在拳头比你大了,和你讲道理会抹去拳头的优势!妈的朝廷花费巨资打造出永乐军这么大的拳头,难道是用来讲道理的?这根本不科学。是的你没听错,我不去熟读圣贤书而是把拳头练这么大,就是要发挥不对称优势,用铁拳击碎一切的嘴炮!” 骂完,高方平朝北方抱拳道:“高唐战争状态下,本官奉北1京留守相公之命帅永乐军平乱、缉拿反贼。永乐军进入之际,就是战争状态下行皇权!但凡抵抗者就地正法,举家定上耻辱柱!但凡持有管制兵器者,定为叛乱,就地正法!但凡不跪地抱头,第一时间确认无害者,视为对抗皇权,就地正法!上述规矩对任何人有效,包括老人妇女和小孩!” “命令二!”高方平喝道:“若在执行过程之中,死任何一个永乐军士,则缉拿行动,自动升级为战争!” 裴炎成也被吓得跳了起来,缉拿行动升级为战争,那当然就没有规矩了,基本上在柴家内部就不封刀了,也就是通常说的“鸡犬不留”。但是无奈的在于,战争还真是这样的,高唐目下也是战争状态,发生了城门攻防战,一百多差人阵亡。所以这次行动高方平要升级为战争状态,也是符合大宋律的。 “重要的说三遍,本官派大嗓门喊三遍后,皇家永乐军正式进驻执法,那个时候战鼓只要不停,以上命令就有效,各位切莫自悟,富贵是柴家的,而你们大多数人是大宋的子民,不是柴家的子民!”高方平说完一挥手。 一百多个大嗓门整齐了喊了三遍,确保柴家内部可以听到。 其后,既然作战命令已经下达,史文恭这个老司机也就开始执行作战命令了。犹如吕布一般勇猛的他,开始带着虎头营两百重骑兵突袭了。 所过之处,退的慢、没有遵守军令跪地、没有解除武装的柴家私兵,犹如被蝗虫侵袭的庄稼一样。那甚至就不叫对抗,几乎都血肉横飞的倒下了。 当然,死的人毕竟是少数。 柴继辉的两百多私军中,真正不投降跪地的只是五十多人,这些人的确是有信仰有纪律的人,也就是柴家的死士,值得尊敬却不能去同情,既然被忽悠瘸了,他们选择在战争状态下对抗朝廷的平乱军队,那么他们是否正义,在哪朝哪代都只有被碾压的份,五千年后也不会例外。再文明的社会也不会例外。 口号是柴继辉喊的最响亮,但其实最机智的人也是他,整个柴家坊前,虎头营一开始突袭,第一个跪地投降的就是他柴继辉。 这让高方平有些小失望,这下就麻烦了,小高多希望他是个有骨气的人,可以借助军事行动把他做了,去掉一个祸害。 然而军令就是军令,高方平现在也不方便更改作战命令了,既然柴继辉机智的跪地投降了,那么此番他基本就跑脱了一半。 柴家有誓书,在法律上,誓书真的挡不住高方平来查案,但是有个问题,高方平可以查,然后确认柴家嫡系子弟有罪后,其中一些罪名却会被赵匡胤那个棒槌写的“保证书”给自动免除了。 是的不是不能查他,而是查办了定罪之后,除了造反之外的罪名会被自动赦1免。 除非蔡京提议皇帝说“柴家事件影响极其严重,后果极其恶劣”,然后赵佶下文、蔡京签字,一举废除赵匡胤的誓言,才能判柴继辉的罪。然而无奈的在于,蔡京不利用这个政治事件打压高方平就阿弥陀佛了,指望老蔡是指望不上的。赵家的皇帝们戾气也不重,是些小乖乖,对违反祖宗规矩的事也不爱做,所以赵佶也不会下旨去坑害柴家。 世事就有这么无奈,柴继辉机智跪地投降的那一刻,他就活了一半,然而那些被他忽悠瘸了的忠诚死士,求仁得仁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350章 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