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妾身不服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5章 妾身不服

处理完了家务会议就是中午了。 四岁的梁红玉蹲石阶上,抬着牛头大的碗吃饭,把整个小脸埋在里面吃啊吃的。 高方平摸摸她的小脑袋,她抬起头来,脸上沾着几颗饭,小嘴巴鼓鼓的。 高方平伸手拿走她脸上的饭粒,问道:“怎么独自在这里吃?” 梁红玉道:“好教衙内知道,她们不喜欢我,红玉没地方坐。她们说我吃相太难看了。” “你生气吗?”高方平道。 “不生气,阿姐说做人要大气。”梁红玉小萝莉说道。 高方平嘿嘿笑道:“被众人看不起就对了,我以前看小说的时候有个总结,通常有这待遇的都是主角,未来集万千光环于一身的人。” “衙内爷,红玉吃相真的难看吗?”梁红玉很有礼貌的小样子。 “全汴京的人都说我吃相难看,没办法,作为主角一般都有这待遇。”高方平道。 梁红玉笑道:“红玉知道了,主角总共108个,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对吗?” 高方平勃然色变道:“你在哪听来的?” 梁红玉道:“跟着阿姐行走,有次路遇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名曰公孙胜。他说阿姐骨骼精奇,乃是天罡星之一,待时机来临之际可共谋大事,还让留下个联系方法。” 高方平扭头看着梁红英道:“你信吗?” 梁红英微微摇头:“不信,那个道士有些奇怪。” “那是个反贼妖道,最坏的一个家伙,所有人都是受他妖言惑众而起事的。下次如若再遇,刀下不要留下活口。”高方平道。 “他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梁红英好奇的道。 “好吧……我开玩笑的,因言获罪有点夸张,反贼还没有起事呢。但吊起来打哭总行了吧?咱家是流氓,欺负人又不要理由。”高方平尴尬的道。 “这个没问题,我也有些看他不顺眼。下次把他打哭扔茅厕里,看看天罡之一有何神妙?”梁红英答应了。 高方平又拍拍梁红玉的小脑袋道:“慢慢吃,别噎着。你姐饿着你养吗?” 梁红英老脸微红。 小小萝莉文绉绉的说道:“阿姐很穷,也从不偷盗打家劫舍,为了拿到来汴京报仇的盘缠,变卖了她能卖的东西。她说小玉是猪,太能吃,其实是她吃的太少了,每次我吃的都比她多。” 高方平这才恍然道:“难怪当时我吃点你的零食,好似踩了她的尾巴一样。” 梁红英注视着他少顷,柔声道:“谢谢你。早先有人诬陷我偷钱,你一口回绝不可能,是对我的肯定和信任。” 梁红英就这德行,凶悍,但是脑袋结构单纯,很容易满足。 高方平暧昧的拉着她的手拍拍,表示鼓励…… 朝堂之内风云再起。 自从蔡京的恶政大十钱影响到汴京,遇到了张叔夜是可忍孰不可忍、被高方平煽动、蛊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陈诺予钱。满怒气值上陈官家,怒斥弊政后,直接把蔡党打了个目瞪口呆。 老赵无奈之下见风使舵,带着一群喷子怒批蔡党祸国殃民。 如此一来,看似蔡京上台会被延迟。但有点无奈的是,高方平知道赵相公活不过明年冬天。就算不下台,他也会病死。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希望,历史上老赵斗不过蔡京,罢相被贬,胸闷得不到抒发而加重了病情。但是如今出现转机,心情好的话,多活个一年半载或许能行。 这一年半载对高方平非常重要。 另外的一件大事是官家下旨,张叔夜加认东京留守司,加阁职枢密直学士。 目下老张就真的牛了,已然形成了和蔡党现今核心人物、大名府留守梁中书的争锋之态。 另有高俅进谗言说:高方平忧国忧民,尽心尽力的配合张叔夜维持汴京的钱币次序,目下已初见成效。 官家问张叔夜可有此事。张叔夜硬着头皮回答真有这事。 于是官家问:小高卿家是否有能力前去江南,消除大十钱危害? 如来一来吓得奸臣老爹汗流浃背,奶奶个熊,当然可以消除,不就是烧钱吗?然而多大的家底也扛不住啊。 好在张叔夜及时帮腔说话:江南积弊已大,非一月之功、非目下之财力所能顾。百姓损失已成。但大宋百姓容错率奇高,只需废除大钱,些许年月休养生息,便可慢慢恢复。 “容错率?”听说当时官家没怎么注意张叔夜忧国忧民的气质,只是又学了个新奇词汇。 鉴于朝堂上话头已经挑明了,于是赵相公主持朝仪,依照惯例的建议免除江南两年赋税。 赵佶一听又要损失钱财,便有些不太高兴,然而见群臣激愤,一个个引经据典,老泪纵横的忧国忧民,赵佶是相对随和、胆子小的人,真个被他们这些老夫子打败了,只得勉强同意了免去一年赋税。 然后赵佶却不理会赵相公,反问高俅老儿:“小高卿家最近还有什么新词?” 这样一来整个朝堂大跌眼镜,包括张叔夜在内,不约而同的恨死高俅父子这两害虫了。 没办法,大宋的士大夫和皇帝就这德行。 现在赵佶暗下对蔡京肯定有些恼火了,官家他虽然有点糊涂,还没正确认识到蔡京有多坏,但老蔡害他损失了真金白银,这种事就算是白痴,也会狠狠牢记着。 历史上这样的消息不容易让皇帝知道,至少初期绝对不让皇帝知道,往往是哗变了,皇帝就忙着平乱,也就没心思去想为什么哗变了。但是如今,被高方平张叔夜狼狈为奸的乱捅一番,赵佶愣是知道了,他或许记不住高方平扛住汴京次序有多难,但只要他能记住蔡京让他的国库损失很多钱,这就行了。其他真的不重要…… 高府外依旧排得车水马龙,都是等着换钱和开户的大头百姓。 汴京奢靡繁华,从不宵禁,听说有的人二更天就来排队,害怕晚了就换不到。一但手里的坑爹的大钱换不出去,对小老百姓的生计是致命的。 账房已经添加几次人手,东京街市上较为机灵的掌柜会计什么的,也跳槽过来了很多,却依旧忙不过来。 高方平很兴奋。目下是挑战,但也真是机会。这些人可都是银行将来的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