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一个伟大的抢劫计划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6章 一个伟大的抢劫计划

他们换了大钱,那是需要高家真金白银的用钱扛住的。 高方平查阅过老爹的家底,早年间官家的赏赐,其他人送礼等等,再加上大肆吃空饷喝兵血,累积财富在一百七十万贯间。 汴京有一百多万人口,也就是说,倘若每人都来高家换走两贯钱,那就破产大吉了。 但大十钱现在主要在江南地区危害。张叔夜都说了,小老百姓出行不易,真正流入东京的有限,并且是集团形势进来的。也就是说东京不会每个人都有大钱。 换钱的时候只要把住大宗交易关口,就扛得住。 所谓的大宗交易,就是注意那些以商号名誉来汇兑的大户,那些人换的比较多,很容易辨认。 大户一但来,手下熟悉各种江湖伎俩的地痞,会去暗中调查对方的出身背景等等,汇总分析,只要他们不是专门的在外面收大钱来坑害高家,高方平一样硬着头皮收。 无他,这些也是存户,并且是大户。银行的所谓沉淀资金来源,主要就是靠的这些大户。 换钱的初期,也有怀有恶意的大户集中大钱,然后分散,雇佣普通小百姓伪装散户来高家兑换。 这种情况无法避免,但高方平忍住了不发作,一个字:换! 这种人毕竟少,不会持久。因为他们的运营成本很高,平常雇佣小百姓排队倒不贵,但在那个钻空子的铁匠被富安干掉后影响很大,既然有生命危险,雇佣成本当然就水涨船高了。所以这部分扔黑锤的正在大幅减少。 总体来说高方平已经测算过,京畿附近危害的大钱不算太多,以高家的财富是扛得住的。差一点也没关系,因为换出去的并非真钱,而是票据。票据当然要兑现,却不是每个人都会马上取空。这就是银行能够生存的规则。 只要顶住了初期的挤兑风险,那么高方平的财富原始积累,就顺理收官…… 灰头土脸的小百姓,他们拿到票据时候的那份喜悦很能影响人。梁红英会跟着那些苦人一起高兴。 高方平忽然道:“红英,有个任务给你。” 梁红英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高方平道:“有消息称,我高府开门换钱后,江南大批的冤大头开始集中,打算集团化运来东京。你秘密去苏州杭州两地查探,弄清楚全盘。” 梁红英愣了一下:“你难道要抢劫?我可不帮你抢劫。再说你换大钱就是为了让百姓好过,减轻百姓压力,换谁的都是换,总归来源于百姓。” 高方平道:“你不懂,江南那批钱不是百姓的,换了那批钱我就破产了。注意看那些灰头土脸的街坊,我破产了他们将一无所有。你记住,只要这群信任我的百姓富贵,老子们就有用不完的钱,官家就有花不完的财政!” “好吧你说了我也不懂。”梁红英道,“你只要保证,抢了江南的这批大钱后,我现在看到的这群苦人能吃饱,我就去。” “这点我保证。”高方平点头道。 “行,奶奶这就去剁了他们,抢走他们的钱。”梁红英恶狠狠的道。 “不要造次。”高方平道:“你只要弄清全盘就行,并沿途暗中保护江南来的大钱纲,本衙内断定,江南方腊必然派高手打这笔钱主意。那么你的责任是破坏,不让方腊得逞。目的是让大钱纲成功运入京畿路。那时兴许有其他的土匪出手抢夺。等晁盖或方腊他们,不论谁劫持了蔡京党羽的大钱纲、杀光蔡京狗腿后,这么大的案子张叔夜必然震怒。而大宋没有敢战军,那时候老子练的亲军,殿帅府捧日军麾下,就该奉张叔夜将令出阵剿匪了。一网打尽,为官家剿灭乱臣贼子的同时,咱们黄雀在后,私吞大钱。” “太阴险啦。”梁红英背脊凉飕飕的。 “那还愣着干嘛,还不上路。”高方平摆手呵斥。 啤啤---- 梁红英野性发作,上路前也要挥舞三拳,把衙内撸翻在地上。 梁红玉小萝莉捂着眼睛,觉得阿姐太过分了。 杨志也尴尬的扭开头,换一般人这样早冲上去剁了,然而梁红英那殿堂级的攻击力太恐怖。人又桀骜不驯。 “愣着干什么,还不扶我起来。”高方平扑着捶地。 哗啦---- 一大群狗腿冲上来搀扶,生猛如杨志者都被挤后面去了,插不上手。 等这些家伙重新摆好太师椅,坐正后,高方平这才道:“需要一些得力人士,去河1北地走一趟,可有哪位好汉愿意前往?” 杨志率先走前:“末将愿为大人效劳。” 高方平摇头道:“你有更重要的事,这些让他们去。” 听这么一说,一群狗腿子闪出来显摆,开始了胸口碎大石,喷火吞剑,秀肌肉之类的江湖把戏。 杨志汗流浃背的偏开脑袋,觉得认识他们很丢人。 梁红玉却是含着指头,看得津津有味。 高方平点了最卖力的三个家伙,“你们三,账房支取二十贯盘缠,兵分三路,于河1北地界上散步‘江南百万贯大钱即将押解东京’的消息。” “遵命。”三个江湖骗子大拍胸脯。 高方平道:“论及江湖骗术,我指点不了你们,以你们的机智定能完成任务,我说的对吗?” “办砸了,卑职等提头来见。”三个家伙很有把握。 “办砸了不要你们脑袋,会派杨志把你们吊起来打,不要怀疑,他早看你们不顺眼了。”高方平摆手道,“去吧,管好嘴巴,不要走漏其余的消息。” 三个家伙跑不见后,杨志皱眉道:“末将无法理解大人的安排?河1北地界多有土匪豪强,此举恐怕变数太大了。” 梁红玉目下就显示出了机智,怯生生的道:“杨大叔,少爷这是让各路土匪豪强自相残杀,然后最终咱们一网吊起来打哭。” “呵呵。”高方平不禁笑了笑,“你姐要是有你聪明就好了。” “阿姐主要是被暴力蒙蔽了智慧,调-教阿姐的重任,少爷辛苦了。”梁红玉含着指头说道,她都四岁了,行为却有点像个奶娃…… 静下来之际,高方平在心里推演着局面。 最大的变数在于,晁盖吴用一党贼人是否有胃口吃下蔡京安排的百万贯大钱纲? 这个时间,蔡京的六十大寿就快到了。大名府的梁中书必然会准备十万贯的生辰纲,押送东京给老蔡祝寿。 与此同时,高方平带来的蝴蝶效应:百万贯大钱已经开始在苏州等地集中。因为这是见不得人的东西,而蔡京还没有复相,影响力有限,所以不会动用漕运走水路。会派人从陆路押运。 江南邪教首领方腊肯定会出手,不过高方平已经派绝世高手梁红英出阵,只要梁红英能暗中打击方腊士气,保护大钱纲不出事,成功进入开封府境内,那么这一战就赢了一半。 剩下的,就看hb诸路豪强是否有胆子来吃下这笔大钱纲。 直接抢蔡京高方平不敢,但带兵剿灭这些乱臣贼子绿林土匪,顺便发点财,高方平很乐意。 那么最关键的一点,必须在开封境内出事才有机会出阵。 因为就算高俅是殿帅,但禁军超过百人调动,没有枢密院的命令就脑袋搬家了。 是的高俅有权利管军,却没权利调军。但留守相公张叔夜有这个权利。 开封府境内出现匪徒贼寇乱杀人,以老张眼睛揉不得沙子的脾气,又根据厢军根本是乌合之众,那么东京留守相公张叔夜一纸委任书,高方平就可以带兵出阵剿匪。 老张他就是有这么牛。大宋也就这德行。 除了厢军,驻扎境内的禁军也归知府掌军令,以前的开封府尹没这个权利,但张叔夜有。 当然天子脚下会复杂一些,禁军又太多,所以张叔夜也无权调动上四军。只有权利调遣小数量的禁军,看调遣的是哪只军,还必须殿帅马帅步帅这三个禁军大佬同意。 而上四军的捧日军和天武军,隶属殿前司,乃是皇帝亲卫。有高俅同意,又有张叔夜委任,高方平就能以登士郎身份督军出阵,根本连枢密院那些相公都不用甩。 如果是在京畿路外的地区,知府就可以调动境内禁军。 比如大名府禁军高俅说了也不算,而是梁中书说了算。严格来说高俅管军政,梁中书管军令。 具体讲,禁军的编制在殿帅府,谁做军官、怎么训练怎么赏罚,高俅说了算。但如果要在大名府境内调动部队则梁中书说了算,然而梁中书不能插手禁军内务,只能给禁军主将下令。 至于哪只禁军驻扎什么地方,跨区调动禁军,则枢密院说了算…… 小朵扑在一大袋米上哭泣,谁也叫她不出来。 管家无奈的来找高方平告状,因为小萝莉一被欺负就报衙内的名号。 匆匆忙忙的来到小朵房间,丫头愣是不下来,扑在米袋上哭道:“现在物价涨的厉害,俺娘想必已经买不起米,这是小朵用工钱去街市上抢购的,不是偷府里了,呜呜……他们冤枉人,说小朵偷米。”

上一篇   第35章 妾身不服

下一篇   第37章 忠君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