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忠君爱国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7章 忠君爱国

“谁说你偷府里的米?”高方平微微一笑。 如今高方平威严日盛,听这么说,全部人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小朵还是很懂事的,只扑在米上不许别人拿走,却是不想打小报告。 “没听到我说话吗?我问谁说小朵偷米?”高方平在问。 知道隐瞒不过去,一个十分有风韵的中年美女走出来道:“是我指责她。我管府里的粮库,但最近收新粮,盘旧粮,损耗很大,怀疑有人偷米,恰好又见丫头的房间里有米,于是就……” 她是奸臣老爹最得宠的小妾,比她年轻漂亮的倒是有,但估计有她会伺候男人的少。 高方平注视她片刻,把她看的有些不安。 犹豫片刻,高方平凑近对她耳语道:“这种时候就算小朵真偷了,也装作不知道,这不叫失职叫良心懂吗?何况你心里清楚她没偷。她现在比你们都有钱,有必要偷一袋米?你无非嫉妒她是下人,如今却指挥你养猪,我说错了吗?” 这个风韵美妇一阵慌张:“衙内……” 高方平继续贴耳道:“翘起屁股来,我打轻点,但你必须装作打的很重,懂了不?如果不懂也没关系,我打重点你就惨叫了。” 风韵美妇险些失笑了起来,白了他一眼。 高方平马上变脸喝道:“翘起屁股来,府里都是自己人,没证据也敢栽赃陷害,是可忍孰不可忍,她都报老子的名号了你还敢跳?” 美妇就乖乖的翘着大屁屁。 高方平尴尬的看看,最终还是做做样子,抽一下,她就大声尖叫。 抽了五下,小朵不好意思的道:“衙内爷饶了清姨吧,小朵也有错的,造成了误会。” 高方平顿时一脑袋黑线,跳过去揪着耳朵道:“死丫头,她名号里有清字怎么不早点说?” 一群人半张着嘴巴,他居然连清姨都不认识…… 后来得知自己的宠妾被小高打屁屁打得嗷嗷叫,老高比较恼火。 但是大清早起来去上朝的时候,见整个高府忙忙碌碌,到处是猪在乱跑,滑稽透顶,却四处充满了欢声笑语,整个府里其乐融融。 这让高俅想起了年轻时候在端王府,和今上无忧无虑踢球的情景。 “老夫老了,真的老了,哎,现如今是小高的天下了。”高俅捻着胡须喃喃道。 “老爷您管管这头猪,让它不许吃其他的东西,它把妾身的包子吃了。”有个美女小妾路过的时候大叫。 “老爷管不了了,现在小老爷说了算。都找他去吧。”高俅嘿嘿笑着去上朝了…… 下雨的时候高方平总喜欢坐在窗口发呆。 四岁的小萝莉梁红玉缩在高方平的怀里,流着鼻涕,一起看着窗外发呆。 间或梁红玉道:“衙内爷,您说老百姓的屋子在这个时节会漏雨吗?” 高方平敲她脑袋一个爆栗道,“老百姓的屋子漏雨无所谓,你应该担心这样的天气,种师道麾下的泥腿兵在抢修防御工事有多艰难,一但小种经略相公顶不住,蛮子铁骑南下,老百姓的房子修的再漂亮有个卵用!” 梁红玉捂着脑壳道:“我才四岁啊。” 高方平尴尬的道:“好吧……我总以为你是你姐。” “吹牛,您才不会这样把我阿姐抱在怀里呢。”梁红玉含着手指道,“有天你会如同昨天抽人一样,抽我姐屁股吗?” “除非把她娶了,否则我不敢。”高方平嘿嘿笑道。 梁红玉道:“阿姐要是能嫁你这么好的人,死了也值得,做小妾也值。” 梁红玉就这德行,仅四岁就显示出了她的大气。历史上她也这么做了,剿灭反贼方腊的战役中,她和韩世忠一见钟情,便义无反顾的嫁给韩世忠,做小妾也不在乎。 “你把我姐取了吧。”梁红玉道,“让她做你的妻子,等我长大了,我做你小妾,这样就不叫姐姐委屈了。” “我不需要小妾。” “然而不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小玉会很不好意思。” “打仗,将来为我打仗。你打仗老子就挣钱。”高方平道。 “战战战!将来打到江南去!“梁红玉握紧小拳头。 高方平道:“你你,笨蛋,江南是老子们官家的地盘,你是不是打错方向了?” 梁红玉弱弱的道:“不是说方腊小儿乃祸害吗,经略北方必先稳定南方,我听茶铺里的老先生说三国,就是这么说的。” “老先生是不是叫易中天?”高方平道。 “易中天谁啊,会讲三国吗?”小萝莉很好奇。 “会讲的,特别讲到刘伯温和刘伯承一段尤其好。”高方平看着外面的雨景道。 “三国没有刘伯温兄弟。”小萝莉显得很不服气。 “有的,他们乃是刘皇叔麾下骨骼精奇的两小兵,就像你姐名气没有卢俊义大一样。不过他们军事才能还行,有些战术实例战阵见解我看过,你有兴趣吗?”高方平喃喃道。 “有的,但凡三国小玉都有兴趣。”梁红玉说道。 高方平道:“好,明天我教你刘伯温篇。学其中一篇可败绝世高手方腊,学全两篇,可安天下。我只看过这两本秘籍,就这么多了。” 梁红玉道:“真的就可以天下无敌了啊?” “天下无敌的统帅出生了,不过比你还小,不知道在哪,他叫岳飞。”高方平看着雨景道:“我把你教会,将来你就像今天我抱着你,大姐姐领着小弟弟,把他教会,让他帮助你百战百胜,这过程就叫统帅,简不简单?” 梁红玉突发奇想的说道:“小玉要在他背上刺字‘忠君爱国’。防止他调皮搞忘了。” 哎吆我去~ 高方平从窗口摔了下去…… 雨终于停下了,又显露出了烈阳。 院子里,高方平靠在太师椅上,小萝莉梁红玉在旁边扇扇子。 一个清高的老头站立在正面,仰着头。 此老头叫胡先生,乃是一秀才,六十岁都没考起。在汴京也颇有些名气,平时里依靠给一些平民人家的子弟教书为生。 “胡先生有礼了。”高方平样子却很无礼,甚至都没有起身。 “不知此番唤小老儿来,有何见教?”胡老先生还是很骄傲的模样。 “自然是请先生来我高府教书。”高方平道。 “哼。”胡老先生冷哼了一声,斜眼瞅着,见高方平根本不是拜师的礼节。 “兀那老儿忒的没有礼貌,我家衙内既不曾得罪你,也没欠你钱,脸色摆给谁看?”杨志长的吓人,这一吼,把老胡给吓得连连后退。 “杨志不得无礼。”高方平展开扇子摇晃两下:“胡先生恐怕有所误会,是请先生教府里的诸人念书习字。” 汗。 老胡一听不敢清高了,他起初以为纨绔子弟要拜师,便拿出了读书人的清高模样来。然而如果不是高方平拜师,很可能被他皮鞭伺候了也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高方平扭头吩咐道:“把府里所有不识字的人叫来拜师。” 胡先生顿时嘴巴笑歪了,因为教书不是按照工时算钱,而是按照人数。 又想了想,胡先生道:“若是府里之人不听管教那便如何?” “吊起来打。”高方平嘿嘿笑道。 这下,老胡又开始仰着头了…… 前后来了百人,那些地痞混混都弄来拜师了。 此举也不是说高方平想要素质多高的属下,但识字识数会看账本,是最基本的。顺便,儒学之道虽然糟粕极其多,但大略了解一下也没坏处,至少可以提高一下素质,压制一下戾气。 儒学也是信仰的一种,算是所有信仰中最不极端的。 所谓的先入为主,有了一种信仰后,被第二中极端思想影响的几率就降低了。也就是说,没文化的人容易被忽悠成恐怖分子,容易被传销洗脑。 比方说如果能在江南普及学习,往后方腊起事就困难些。 历史有意无意把方腊此贼定位农民起义,不知道是啥缘故?宋江是纠结一伙亡命徒造反。而方腊明显性质不同,更像邪教对老百姓洗脑。 当然方腊起事的土壤形成,和蔡京关系最大,东南应俸局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大十钱的危害等等,全是蔡京顶着皇帝的名号,弄的江南民不聊生 大头兵们无需学习,他们只需要高方平的《军魂论》就够了。 梁红玉是小文盲。而小朵识字不多,记录数据经常是各种圈圈叉勾的代替。 这两小家伙也无需学习孔孟之道,往后也无需进士及第,所以无需名师,识字识数就行。至于其他的经国方略,有高方平亲自教授。 梁红玉学习兵法。小朵学习钱经。 至于梁红英只管砍人就行,让她学习也是为难先生…… “秦凤路经略安抚使种师道三战三捷,已兵至西平府!西夏卓啰和南军司拒守银州失利后退以北地、汇合白马强镇军司固守西平。永兴军路陶节夫所部,亦配合北上直指夏州,却迟迟引而不攻!” 午间下朝归来的高俅,脸色凝重的说着上述军国之事。 听小种相公已违背历史的兵至西平府,先是一喜,却跟着听到永兴军路北指夏州却引而不发。 “糟了!” 高方平想到一些,猛的起身,便和高俅老爹去了书房。 杨志凶神恶煞的带刀守护在外面。

下一篇   第38章 大奸臣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