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富安栽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9章 富安栽了

高方平转身坐在了太师椅上道:“杨志。” 杨志走了进来半跪地:“末将在!” 高方平展开笔墨书写,片刻递给他:“你带三骑战马,昼夜兼程赶往西北,把我亲笔信呈交小种经略相公。只有种师道能看,办砸了你就不要回来。“ “遵命!”杨志接过展开一看,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军人用血肉打下之利益,绝不容外交官宦于谈判桌上割让!高方平! 杨志有点热血沸腾的样子,随即却泄气的道:“会不会太简单,要不多写几个字?” “不用。种师道一定能看懂,也一定知道怎么做。火漆封好,马上启程。”高方平道。 看着杨志离开后,其实高方平心里没底。 老种乃是绝对的主战派,只是说目下他孤掌难鸣。 高方平简单的告诉他,朝中高殿帅也是主战派,就看他小种相会不会利用时局了。 后世有种流氓在街上故意撞人,然后问句“你瞅啥呢”,吸引对方动手,然后就开战。 军国战场上也有这种“流氓”,恰好这一套是种家玩的最好。 只要小种相公有胆子玩,知晓朝中有宠臣高殿帅主战,那么再次挑起边关火拼,搅了议和也是可能的。 比如种鄂这个老流氓就经常这么干,所以司马光大爷非常讨厌老种。 其实高方平也是在忽悠种师道,奸臣老爹是没有担当的人,不会在朝中去周旋的。不过有两个人会。 赵挺之相爷以及刘逵刘中书这两蠢货,要是在看不明白阻止童贯回京、就是阻止蔡京复相的话,那就真的只有苦笑了。 一但童贯夹大胜回京,随便找点政务堂对西北战事照顾不周的小辫子一弹劾,已经被官家讨厌的刘中书兼同知枢密院事铁定滚蛋。而同知枢密院事就肯定是童贯的位置了。梁子美铁定来任中书侍郎。那么蔡京就算不复相,也权倾天下了。 所以利用这个特殊时期,有可能把刘逵赵挺之这两笨蛋,转化为无脑喷子加主战派。 “现在,就看两大疯狗集团间的博弈了。” 高方平很无奈,大头兵们穿着补丁战袍在浴血奋战,说穿了仅仅是这些政治流氓棋盘上的游戏,也就难怪老爹这么热衷于做奸臣而不想做事了。 “人才啊,这些哥们全都是人才,然而并没用在关键地方。”高方平嘿嘿自语道,“西军大爷们,我也想帮你们,但是目下我小高能力有限,所以最多黑吃掉老蔡的百万贯大钱纲,让他心脏病发作一下,除此之外我真的无能为力,阿弥陀佛,愿上帝保佑你们吧。” 说完发觉不妥,喊了阿弥陀佛为毛要说“上帝保佑”,什么鬼…… 高方平专门找人打造了一个正宗的铜火锅。 今个烧起炭火,亲自操刀火锅涮羊肉,尽管配料无法和后世相比,但香味依旧迷茫在整个高府。 带着大萝莉和小萝莉享用,吃得眼泪鼻涕齐流。 原本高俅老爹带着几十个小妾仿佛大家庭一般吃饭,中途却被涮羊肉的香味吸引而来噌吃噌喝。 中途也有稀客张贞娘来访,高方平只得离开一下去办事,回来的时候不见人,东西吃空,火锅翻扑在地上。 张贞娘说是林冲来信,已从沧州开始返回。现在要一套军籍文书。 高方平很大方,叫人把高俅的空白告身填写了一份,林冲新的身份是九品仁勇校尉,差遣只是殿前司制使。相当于一个行政办事员,不过好歹有个官位了。 而林冲新的名字叫做:令狐冲。 高方平瞎起的,反正叫顺口了也和林冲的发音差不多…… 今个晚间,高方平仰头看着星空发呆。 “您怎么了?”梁红玉伸出小指头捅捅高方平。 “想富安了。”高方平道,“没那个混混在身边拍马屁,还真是心里空空的……兴许皇帝对我那个奸臣老爹也是这样的心态。小玉你告诉我,这样的心态值得珍惜吗?” 梁红玉小鸡吃米一般的点头:“值得值得,如若爷你觉得值不得,官家也就觉得值不得,咱家老爷怕就要栽了。” “呵呵。”高方平笑笑,这丫头仅仅四岁就会这样的类比。 权且不说这算不算真正的正确类比,但是此种思维,已经注定了她将来会成为驰骋沙场的名将。注定了高方平教给她刘伯温篇之后,她就会很好的进行吸收和战场类比。 “咱们去看看富安去。” 高方平牵着小萝莉,带着几个机灵的混混出门了…… 来至kf县衙的班值房,一个混混进去沟通了一下,打赏了他们几贯钱。 依旧是上次那个王五带着高方平进入了地牢中。 在当初关押林冲的那个位置见到了死气沉沉的富安,他浑身是血,戴着邢枷,披头散发。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彩。 高方平吃了一惊,扭头看着王五。 王五如何敢惹这个太岁,慌张的抱拳道:“大人见谅……” 高方平道:“知道我这辈子最恨什么吗?恨收了钱,却没有办事的人。” 王五跪在地上道:“大人息怒!小的等人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收钱不办事。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这乃是推官皮大人的吩咐,必须见到这个模样才松手!” 高方平脸色松了松,仔细思考了一下,夜难怪推官大人专门盯着这事了。 实在是以往的高方平和富安口碑太坏,在汴京闯了太多的祸。骑着殿帅府的战马拿着大锤,在街市上砍混混,也太不给开封府皮推官面子了。 也就是说,人家的意思是虽然平时不去惹你,但是你小子千万别放老子的手里。 张叔夜英明神武,却不会阻拦皮推官,因为张叔夜显然也有要给富安这个祸害下马威的意思。这样一来,就算是打点了kf县衙的上上下下,还是架不住开封府有人想整富安了。 若是平常人遇到这事基本也就死在牢里了。而现在富安没死,那已经是kf县衙这些收了钱的人放水了。 “衙内,小的真的尽力了。”王五担心的道。 富安早醒来了,见衙内正在教训别人,免力的起身道:“衙内爷抬爱,小的诚惶诚恐,怎么能让您来这破地方看我。” 高方平摆手道:“行了行了,你那套收起来,不用见礼,我一会儿就走。” 富安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觉得平时的忠心没有白费,衙内爷真的是个讲究感情的人。 随意的聊了两句后,富安苦着脸道:“衙内爷,能不能托你从小的账上多取些钱,送给押送的差人,小的担心此去走不到大名府,就被喂狗了,就无法给衙内打天下了。” 高方平道:“没志气的东西,老子们只收别人的保护费,不缴纳保护费。我这便去把已经送出的钱要回来。既然送了没用,咱们就不送了。你以往得罪的人太多,有人想砍了我的助手,所以押送差人肯定收了别人更多的钱要对付你。” 富安号啕大哭道:“这可如何是好?” 高方平冷冷道,“你得罪人是为了给我办事,怎么着也不会叫自己人吃亏,老子亲自骑着战马送你去大名府牢城营,看谁敢动你!” 富安顿时不哭了,正二八经的道:“小的对大人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 到了外面,王五恭候着。 高方平问道:“什么时候上路,押送差人是谁?” 王五道:“后日便上路,董超薛霸押送。” 高方平想了想,书上来说,这两混蛋是押送林冲的,收了钱,想把林冲在野猪林做掉。 yy完毕,高方平道:“我之前打点了押送差人三十贯,现在反悔了,让那两龟孙明日把钱还我,午时之后若账房没有收到他们的钱,他们就死定了!” 王五瀑布汗:“大人,从无这样的规矩。” “我这里就有,你不知道什么叫试用期吗?用了不满意我就要退货。别找理由,没人可以欠我钱不还,否则我让那两废材后悔做人!不要怀疑我的手段!” 说着,高方平带着人走远了…… 回去找不到高俅老爹了。 闯入几个房间没见人,只是把他的小妾吓得大喊大叫。最终高方平抱着脑袋遁走。 高俅就这德行,在家里如同皇帝一样,睡小妾是翻着牌子来的,谁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睡。 于是高方平在院子的中央升起大火,敲锣打鼓的道:“走水了,快点逃命啊。” 稀里哗啦---- 整个高府乱了,到处是穿着裤衩肚兜的大中小美女在奔跑。 “快跑!先跑出去再说!” 奸臣老爹扑在一个强壮的美女小妾背脊上,仿佛骑马一般的逃命。 汗。 见动静这么大,高方平尴尬的摊手道:“此举主要是培养大家的忧患意识,有种方式叫做抗震抗灾训练,这是为了增加大家的生存机会。” 高俅穿着裤衩道:“你最好有要紧事?” 高方平道:“爹爹,你懂的。儿子我一般情况下都是有正当理由的。”

上一篇   第38章 大奸臣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