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我不是要整你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90章 我不是要整你

“来啊,给戴院长赐座,顺便拿杯茶水。”高方平道。 戴宗顿时受宠若惊的样子,又想多了,不明白通判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赐座之后,高方平起身从高堂走了下来,坐在了老戴的旁边,也拿起茶碗喝了一口,迟疑少顷道:“告诉我,为何我查阅不到关于黄文炳遇害一案的卷宗。此外,我郓城有个宋江,误杀女人之后被发配江州,为何我专门查询后,你牢城营名册,却无宋江之名字,只有他来过的记录?” 戴宗听后一阵尴尬,抬在手里的茶碗在微微颤抖,还发出了声音,然后紧缩着眉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戴院长。”高方平提高声音后,还拍了一下椅子。 哐啷---- 戴宗的茶碗掉在了地上,然后他什么也没说,起身跪在了地上,低着头。 “你在衙门半差的时间久了,所以学了一身的坏毛病,凡事就喜欢瞎马自惊,喜欢想多了。本官只是问了一些常例问题,有什么难以回答的吗?”高方平又道。 戴宗继续闭口。 “让我猜猜,宋江一定是出事了,还是特别大的事。而你戴宗和宋江关系匪浅,于是根据观察的规矩,你害怕被误会被连带伤害,所以不敢提及这些事对吗?”高方平道。 戴宗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放心大胆的,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高方平道:“否则不用蔡倏动手,我现在就对你打击报复,给你穿小鞋,总之前部手段用上。我不信你是清廉的人,据我所知进来坐牢的,但凡送你钱的都没事,国法得不到执行。一但没有送钱的就屁股开花对吗?我知道,尽管宋江来的时候,都险些屁股开花了。好在他带了吴用的话对不?” 戴宗直接惊得跳了三丈高,像是想跑的样子。却是被梁红英眼明手快的拿住了,按了跪在地上。 于是戴宗闭上了眼睛,知道此番要被这个狗官害死掉了。 原则上,在郓城攻防战之后,吴用就是不折不扣的反贼了,和吴用真有书信往来的话,戴宗基本就是死罪。当然了,这只是个推断,高方平相信拿不到证据。 “戴宗你又想多了,你和吴用是不是朋友我不管那么多,你们是朋友的时候他还不是反贼,这事我也不抓你的小辫子,我不是那种上纲上线的人。不会用这些问题冤枉抹黑你。”高方平敲桌子道:“但是要整死你,理由都是现成的,依大宋律,官员贪腐一千贯是死刑,你戴院长觉得你的标准线能超过官员吗?我封锁牢城营,从几百囚犯中调查取证,你觉得我找不到你受贿的证据吗?” 顿了顿,高方平转而道:“是的,所以我要整你根本用不着宋江啊,吴用啊,这些捕风捉影的理由。那么你现在没有下狱,唯一只有一个解释是:你想多了,我不是要整你,而是要了解情况。就这个目的。” 戴宗浑身冷汗,总算呼出了一口,同时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妈的果然想多了。 却是思考了许久,戴宗道:“这些涉及很敏感的东西,知州大人亲自下严令,任何人不得走风,不得妄议……” 高方平打断道:“我是江州通判,规矩是:江州没有任何机密可以对通判隐瞒。” 戴宗冷汗淋漓的思考了许久,妈的无比的头大,此情此景,官场的游戏开始了。通判相公显然来者不善,就是要来咬人的。于是牵连这些事中的老子,真的要面临站队选择了。 让戴宗为难的在于,站谁的队伍? 蔡倏这人阴险毒辣,猫腻非常多,很可能跟着他过后喝一杯毒酒就此消失也是可能的。至于高方平虽然狠,名声口碑并不好,但是奇怪,但是和宋江聊天,宋大哥对这个人的评价并不低。 思前想后了许久,老奸巨猾的戴宗还是认为,高方平的赢面并不大,但是这个简单粗暴的流氓却比蔡倏更加值得信任一些。站错队也认了,大不了实在不行的时候跑路,投奔吴用上梁山混去。 “卑职有话要说。”到此,戴宗抱拳道。 高方平道:“这就好,起来坐下慢慢说。” 戴宗眼睛发红的抱拳道:“宋江哥哥此番摊上大事了。” 高方平道:“那就是个不安分的家伙,他不摊上事才是奇怪,赶紧的,说重点。” 戴宗道:“发配到江州之后,我和宋江哥哥一见投缘,无话不谈。其后经过卑职的打点,加上宋江哥哥的罪名并不大,于是卑职就放他出去走动了。请大人理解,这在牢城营是常态。” 高方平点了点头。 “其后有次,宋江在浔阳楼喝醉了,心血来潮的感慨之下,提了一首诗,最后面是: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戴宗道:“卑职才疏学浅,请教大人,这几句它真的是反诗吗?” 高方平呵呵笑道:“想多了。就比如你们江湖上的规矩,有时候一个眼神不小心,也被说成是挑衅,是不是真的挑衅吗?谁他娘的知道呢,有时候他就是,有时候他又不是。说白了,得看什么人,什么环境。真想反的人,他是不会去提这种诗词的。宋江这人有毛病,也不是个安分的人,但是可以肯定,那厮他真不是个反朝廷的人。” 戴宗犹如遇到知己的样子,一拍大腿道:“果然还是大人开明,大人是真的了解宋江哥哥。我也觉得是解读过头了,但是当时的通判大人黄文炳发现之后,就愣是抓住这些词大做文章,说是反诗。果真是个黄蜂刺,大马蜂,就愣是把宋江哥哥给盯上了,欲把宋江哥哥置于死地。” 高方平思考少顷道:“宋江他已经坐牢了的人,不论哪朝哪代,这种人都是被防备监控的,律法亦有规定,这种人再度犯事就罪加一等。结果他喝高了不在牢城待着,跑去高端酒楼题诗。别人怎么想我高方平不知,但若是我发现这种问题,一般秀才当然没事,那就是个戏言。但原本应该在坐牢的人,却不在牢里跑酒楼去题这样的诗,鉴于题诗人的身份,我是真会想多了的。” 顿了顿,高方平道:“当然了,宋江这次冤枉。其实他是恰好成为了政治牺牲品。政务是他蔡倏的,你戴宗也就算是蔡倏的人。你放纵宋江出了这样的问题,黄文炳为了打压蔡倏,就愣是盯着不放要问个说法。然而蔡倏偏偏觉得你戴宗不重要,更加觉得宋江不重要,于是就把宋江给判处了死刑,作为安抚黄文炳的答卷,我没猜错吧?” 戴宗楞了许久,喃喃道:“难道是我害了宋江哥哥?” 高方平道:“是不是你害的,这个因果关系我真不知道。只是说官府判决一个人坐牢是有原因的,你把他们放得满世界的乱跑真的好吗?” 戴宗一阵尴尬,不知道如何回应。 “宋江死了吗?”高方平直接问道。 戴宗摇头,低声道:“这事透着玄乎。知州大人审核宋江案子的时候是低调的,判决的时候也是封闭式进行,其后相关的卷宗封存列外机密,任何人都看不到。按理说,知州大人把宋江判决了秋后问斩,卷宗是要送交提刑司审核的。但是卑职的顶头上司,司法参军大人,却也没见他动身前往江宁府去和提刑司沟通。相反,知州大人竟然来找小的,让我去一趟京城,告知蔡京太师。“ 高方平猛地起身,一字一顿的道:“你确定蔡倏给你的指示是送交蔡京,而不是刑部!戴宗我警告,这个时候要小心说话,这是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上一篇   第389章 神行太保

下一篇   第391章 老滑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