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老滑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91章 老滑头

戴宗的心情忽上忽下的,真是被高方平的样子吓一跳,急忙脸色发白的样子点头道:“卑职确定是送去给太师的,他还专门说了蔡府的位置,以及老太师的喜好等等。” 高方平起身,紧缩着眉头,开始度步。 仔细的去回想了一下,好像水浒情节也是类似的情节。不过具体的很是模糊不清楚了。 理论上,知州大人若要判处一个人死刑,这是正常的,若是事情重要、蔡倏他又不信任提刑司,那么绕开江南东路提刑司,直接提交中枢去审核,也是勉强可以的。不是说所有人戾气都有小高大,喜欢玩斩立决。 但是提交中枢其实就是提交刑部,而不是交蔡京。那是不同的概念。 高方平觉得这其中真的有猫腻,不送刑部而先把消息送蔡京手里,这只有一种解释:案情存在瑕疵,通不过刑部的审核,于是,需要蔡京提前心中有数,去和刑部打好招呼。 思考少顷,高方平好奇的问:“看样子蔡倏专门点你将送信是有原因的。至少他是比较信任你的,你是他的心腹,也难怪黄文炳要利用这事盯着你和宋江了?” 戴宗害怕他误会,急忙分辨道:“通判相公明见,其实知州大人疑心最重,谁也不信任。要说呢我戴宗也算在州衙出任要职,当然也可以看做是他的得力助手之一了。而且都传言我戴宗会走路,能依靠甲马日行八百里,于是知州大人基于此找我去送消息。” “但是看着样子你似乎没去?”高方平道。 戴宗低声道:“原本我答应去了,觉得也就送个信无所谓。但其后不久,通判大人黄文炳巡视湖口县,末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黄蜂,额不是,黄大人于天色微暗时刻,才离开湖口县城不久,就被歹人杀死。随行的四个护卫一起被杀死。据说……据说……“ “据说什么?”高方平眯起眼睛注意听着。 “听下面有传言说,死去的几人伤口整齐,像是锋利大斧砍的。”戴宗非常尴尬的样子,说话不太利索,“我也是一头雾水,想不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您知道的,普通人卷入通判遇害此种事物的话,那真是全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于是,知州大人催促上路去京师送信的时候,卑职怀疑其中有什么隐情,就干脆称病不出了。” 高方平微微点头,他这个解释倒也通顺。让他去送信具体和黄文炳遇害有没有关系天知道,但是混迹官场的人一向都很机智,这种事宁可信其有,请病假撂挑子大不了丢官,胡乱参与,那真会一不小心死全家的。 总体来说,见面之后高方平就了解了,戴宗不是什么好汉,在官场这个大染缸待久了,其实他是个机智的老油条。 在《水浒》里,事后他辞官归隐,这里也能看出这家伙是个会趋避厉害的机智分子。 作为吴用他们的旧友,那些家伙们起事造反了。一般情况他戴宗会跟随才怪,除非他脑袋嗅到,否则放着好好的监狱长、高级公务员不做上什么梁山。他后来上山是因为已经走投无路了,又因为想救宋江,被吴用的半吊子计谋给坑了,导致他也被捉,这才去的。 说起来宋江这个胖子,还真的是个蛊惑人心的能人,短短时间,看似和戴宗,和江州的许多人都相处不错。这恐怕也是黄文炳不放过宋江的理由。 在书中,利用给蔡京送信的机会,戴宗跑到梁山问策打算救宋江,那应该就真是他和宋江之间的友情了。 思考着,甩甩头高方平追问道:“你说黄文炳和其护卫死于大斧。让我想想,说的时候你表情尴尬。我听说你有个熟人叫李逵,就在这江州城,他似乎就是用斧的一个浑人?” 戴宗神色大变,急忙跪在地上道:“大人勿要过度解读。那黑厮我的确认识,事实上他非常喜欢闹事闯祸,这江州城里许多人也都认识他。也的确,见过宋江哥哥后李逵仿佛丢了魂,很崇拜宋江。那是个有奶便是娘的浑人,因宋江多金,经常给他钱买酒。不过,是否是他李逵为给宋江要公道而去杀官、宋江哥哥有否在此事中扮演什么角色,卑职并不知情。我觉得不可能,就算可能,卑职用名誉发誓我绝对没有参与其中。” 高方平皱着眉头寻思片刻道:“基本上我不信宋江怂恿过李逵这么干。李逵的性格倒是有可能自带饭盒的这么干。但是总体上,我也不信这是李逵做的。” 戴宗倒是楞了楞,松了口气好奇的道:“大人为何这么想呢?” 高方平道:“黄文炳任江州通判前,知无为军。你说他有四个护卫,天老爷的,黄文炳这么奸诈这么爱得罪人的官,要说他的护卫不是军中精锐中的精锐,我不是不信的,若是李逵那个没脑子的黑厮单独行动,我不信他有能力单挑黄文炳的四个护卫,绝对不信。要说是联合别人做的,我就更不信,换我,我若要做这么大的案子,绝对不会和李逵这样的人合谋,那是给自己找死。” 戴宗急忙高兴的点头道:“有道理,然而事情发生后,暗下有这个传言后,知州大人就下令捉拿李逵,却是没有捉到,李逵那黑厮已经得到消息,提前跑路了。于是知州大人把李逵定位了反贼,咬定说就是他杀官泄愤之后跑路的。” 听到这里,高方平当然知道是戴宗暗下通知李逵跑路的,甚至还给了盘缠。跑了,基本上就坐实了贼名,然而没办法,在这个时代不跑的话李逵真不会有什么活路,一样也被强行背黑锅。很显然黄文炳的死,要被蔡倏用李逵等人来顶锅了,好平息这么一个震动朝野的事件。 当然了,通知李逵跑路这些问题,戴宗明面上不会承认。高方平也没心思去管他戴宗的小心思小猫腻。李逵是个一点不重要的人,就算真是他杀了黄文炳,他也不重要。他自己是个不会主张、不带脑子的人。真正重要的是:黄文炳到底为了什么,而被人杀了。 需要杀死一个通判来掩盖的真相,这个案子会是真正的“老虎”,难怪张叔夜坚持顶住压力,让高方平带神卫军进驻江州了! 这个案子的难点在于,根据蔡倏的需要他可以有很多的说辞。毕竟黄文炳这样的人,仇人多是肯定的,想杀他的人,肯定不会只有十个八个那么少。 抬起茶碗一口喝光了后,高方平道:“通判黄文炳遇害的现场,谁勘察的?” 戴宗低声道:“乃是湖1口知县郑居中县爷,亲自带人去勘察。” “谁报的案?” “乃是回城的一个百姓报案。”戴宗抱拳道。 总之,他是说话声音越来越低了,随着询问的深入,就算他已经决定了站队小高相公,但是这些事扯了起来,真的让人心惊肉跳。案情不用去分析,仅仅是随意的说说,职业使然的戴宗,也觉得其中疑点甚多,譬如百姓报案,百姓如何在天色黑暗的情况下认识那是黄文炳尸体?那次黄文炳是简装出行私访。 最让戴宗头疼的在于,高方平不是个昏官,听后就觉得有问题,于是疑惑的道:“天色黑暗之际,百姓如何得知遇害的人是黄文炳?若不确认是官员遇害的大案,郑居中的风格,为何会第一时间亲自带人勘察现场?” 戴宗抱拳道:“这些东西,卑职也有疑惑,却无法开声去询问,无法得知内情。兴许案情并不复杂,只是说这个事件太过敏感,知州大人以及郑居中县爷对这些只字不提,更加不许别人询问,那么,还有何人敢于此事上询问?” 高方平第二次听闻“郑居中”这个名字的时候,楞了楞,总算是想起这个家伙是谁来了。 这个家伙做过起居室人,有翰林学士衔。乃是皇城郑妃兄长,是个很牛的人。 在历史上来说他一开始是蔡京的人,后来则是张康国的人。和张康国一样有点两面三刀的特性。又后来,有传言说张康国表面是蔡党的人,暗下却受皇帝密令节制监视蔡京,是不是真的这个无从考证。但蔡京那样的枭雄,肯定自此就和张康国不对付了,那么靠向了张康国的郑居中,自然也就不受蔡京的待见。 历史上这个郑居中战力还是很强的,理应在去年张康国事件之后,出任枢密事的。但因为小高的到来把朝局给搅,又因为张怀素案的伤害扩大,郑居中就算作是张康国的人,一起被蔡京贬出京了。贬的可真够惨的,在大宋算是被一撸到底了。从一个大员,一口气贬到湖口来知县。 蔡京真的是个政治鬼才,能看到很多东西,所以当时借助张怀素案件,就把郑居中给踢飞了。因为历史上,后来郑居中这这家伙也真的和蔡京处处作对了。与此同时,郑居中也大肆抹黑攻击张商英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