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祸国殃民的奸计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0章 祸国殃民的奸计

高俅呵呵笑了起来,穿着裤衩的模样,摇头晃脑的道:“说起‘你懂的’这三字,老夫才想起官家又表扬你了。赵相爷不让官家安宁,想尽力缓和他的副手刘逵的错失,于是在官家的踢球的时候去打扰,说了一大堆,等着问官家意见。结果官家拍拍老赵的肩膀说:朕已有了计较,你懂的。嘿嘿,你没看到相爷当时的脸色,和猪肝差不多。下来后官家便说:小高卿家乃是妙人,总能为朕排忧解难。这些个大臣以往总是比朕聪明,戏弄朕,不让朕快活,这下好,总算有可以治他们的语言了。赐小高卿家从八品承务郎。” “又升官了啊?”高方平昏倒。这妥妥的昏君啊。 想自己真正有政绩,治理了开封的次序。又忧国忧民的压上整个身家收大钱,顶住了汴京的钱税制度,他赵官家无动于衷,却是甩了两句黑话出去,就给咱升官了? 但是赵佶就这德行。 也难怪高俅老爹这么热衷于做奸臣,而不想做事了。 高方平眼转了转,凑近高俅道:“方便的时候,您可以从侧面慢慢的进言,一丝一丝的引起官家的兴趣,怂恿他建‘妙言阁’,然后儿子我恐怕就会成为妙言阁学士了。” 高俅仔细思考一下拍手赞叹。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官家还真有这种嗜好。 大宋每一位皇帝基本都有建阁的习惯,都有意义,各种龙图阁啥子阁,就是这样越来越多的。以赵佶这位文青皇帝来说,有想法有创意,还有点傻傻的可爱,他真建个妙言阁什么的,也没谁敢说他。 “这事不急,慢慢来。”高俅捻着胡须微笑道,“为父不会直接进谗言,却会再调教一只鸟送给官家,倘若那只鸟会说‘妙言阁’三字,那么官家迟早会有这个想法的。” “就这么定了。” 于是奸臣父子,于东窗定下了此等祸国殃民的奸计。 然后高方平开始说正题道:“爹爹,我要带着军队去大名府。” 高俅被吓得跳起来道:“你真这么干,脑袋就搬家了,军队怎容你乱来。” “只要两百精骑就行。”高方平道。 高俅这才松了口气,迟疑片刻点头道:“两百人倒是简单。大名府驻泊司有大量禁军驻扎,正巧隶属殿帅府。经常有钱粮军械往来。为父这便给你殿帅府文书,记住你小子是以殿帅府转运局名誉,押送军械去大名府驻泊司,懂了吗?” “爹爹大人威武。”高方平嘿嘿笑道…… 日上三竿。大萝莉打水来洗脸,小萝莉拉着高方平的秀发梳理。 账房先生拿着账本站在旁边说道,老管家则是焦急的候着招外面的三十多个姑奶奶进来请安。 混混副总管在进谗言,说是不能再拖了,今日必须要去收保护费了,每一天那可都是钱啊。 “继续收揽储户,继续换钱。保护费继续暂停,街坊不富贵,老子就挣不了钱。人家捕鱼还有休鱼期,现在是困难时期,要让街坊回血。都听懂了没有,不懂的现在问,我会耐心解答,过了现在乱来的人头落地!”高方平道。 “明白!” 全部家伙的声音都很大,高方平有点想研究金嗓子喉宝卖给他们。 高方平又懒懒的问道:“kf县衙的那两小吏董超薛霸,把老子的钱还了吗?” 一群地痞顿时摩拳擦掌的样子,就等着说没还,然后就去没收房契和田契。 账房先生道:“今个一早,就屁滚尿流的来还了。” “那么董超薛霸的保护费缴纳了没有?”高方平又问道。 “汗,咱们一般不收官府人士的钱。”一个狗腿子道。 “靠,叔夜相公都缴了,这么说来他董超薛霸是不想被保护了?也罢,自愿缴纳。这趟上路若他们被人欺负,我就不管了。”高方平摆手道:“散了,叫外面那些姑奶奶进来,最烦人的就是她们。” 老官家宣召姑奶奶们上堂来。 “衙内,昨晚混乱的时候妾身的屁股被人摸了一下,绝对不是老爷。” “小老爷,奴家昨晚跑出来,回去后钱似乎少了些,具体数额还没有目测出来。” “妾身的猪昨晚趁乱去厨房吃了羊肉包子,您倒是管管它!” “您看我新买的胭脂怎么样,能不能吸引老爷今晚来睡我?” 场面乱七八糟,正在吃早饭的高方平一个坐不稳摔在地上…… 家事处理完毕,高方平吊儿郎当的来至校场。 见徐宁疯狂的挥舞着鞭子:“跑跑跑!跑起来,小狗-日的你是不是没吃饭!” 这些娃目下已经算是精兵了,正在如同电视上的特种兵一般,整个校场黄沙满天,正在摸爬滚打,劲头很足。 现在这些娃不会被克扣军粮,还有肉吃。高方平出钱。 这些娃自己吃一部分,有时偷偷留下一些肉,带回去给他们的娃或者老娘尝尝,意思是儿子出息了,终于有肉吃了。 “小狗-日的快点!” 见高方平来到,徐宁如同魔鬼教官的又抽了一鞭子,上来半跪地道:“末将参见大人。” “起来。怎么样徐指挥,你之兵马目下可用否?”高方平问道。 徐宁道:“依照大人提供的训练方法执行,大头兵们素质体能各方面提升不错。这样一来基础打好了,练习枪棒骑射的时候效果比以前好。所以末将私自调整了训练比重,现在三分之二训练摸爬滚打,只三分之一训练枪棒骑射。” 高方平点头道,“此来是让徐指挥准备一下,挑选其中二百精锐,明日跟随我前往大名府。名誉是押送殿帅府军资,实际上是送富安那个蠢货,不去的话他怕是要栽。” 徐宁愣了许久,多的没说,心里感觉很好,觉得此君不但变的英明神武了,还相当的重情重义。 所谓的好汉就重个义字,徐宁也勉强有点好汉脾性,很看重此点。总之任何人,都喜欢自己效忠的人是重情重义的…… 开封府的后院臭气熏天。 菜地旁边有个粪池,张叔夜命令开封府里的人拉屎都来这里。 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就是这么来的。这个时代还没有复合肥,一切都是生态的,所以菜地要想收成好就要粪便。 粪便真的很值钱。县份上的那些菜农经常为了抢粪,打得头破血流。 见老管家拿着帖子候在旁边,张叔夜擦去手上的泥土道:“那小子来了吗?” “是的老爷,他在后堂喝茶。”老头说道,“还带来了些礼物,包子,果干,糕点。” “包子里面有没有夹杂着银两?”张叔夜道。 “老仆吃了一个,味道不错,没见银两。”老头说道。 “好,东西收下了,带去给你家孙娃吃了吧,我这就去见他。”张叔夜道……

上一篇   第39章 富安栽了

下一篇   第41章 借厢军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