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借厢军一用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1章 借厢军一用

高方平抬着茶碗观察,伸手进去,把不顺眼的东西捞出来,日,茶里有时居然能如同方便面一样捞出葱或者小肉颗粒。 张叔夜进来的时候轻咳了一声,高方平急忙起身道:“下官参见留守相公。” “茶不好喝吗?”张叔夜坐了下来,一摆手让他也坐。 “茶还行。”高方平尴尬的道。 “那么喝啊,老夫看着你喝完,这也是钱买的,不要浪费。”张叔夜瞅着他道。 高方平抬起一口气喝光了,却是,马上转身就找了个痰盂抱着狂吐。 张叔夜满意的点点头,茶这么难喝,当然是故意整治这小子的。 “说吧,来见老夫何事?”张叔夜这才抬起茶喝了一口,分明很好喝嘛。 高方平道:“留守相公英明,小子一翘屁股您就知道我要……” 张叔夜打断道,“少点废话,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的文臣,杀威棒打不了你,你就开始牛了?” 高方平还真是这意思,现在等同于有功名在身,是不能打杀威棒的,见老张也不用跪拜了。武将或者草民见他那就要跪拜。 是的,有事的时候就是高俅也可以用杀威棒撸一顿再问话,但高方平此却豁免了。 “留守相公威武,小子此来是问您借厢军一用。”高方平不绕弯了。 张叔夜捻着胡须道,“做什么用?” “修建砖窑,顺便给小子盖猪圈。”高方平说着都忍不住想笑。 然而老张却是在认真考虑着。 厢军基本就是做这些杂务的,叫做苦力兵或者工程兵其实也是可以的。 原则上厢军的组织关系在兵部,但是真正的军令还是知府知州下达,让他们去干什么就赶紧的,否则被斩了都不会有人问。 大宋武将的可怜就是这样的炼成的,除非做到高殿帅、童贯这个地步,否则一有事就被文官捉去祭旗,砍得满地的脑袋滚滚。 张叔夜好奇的道:“猪不是放养吗?围起场就可以,为何需要大量的劳民伤财?还有砖窑为何专门要建造,土砖不是经太阳晒后就能用吗?若用烧砖,我汴京就有,重复建设,耗费银钱太过乃是劳民伤财之举动。” “明公有所不知。”高方平道,“集群化养猪一定要猪圈,要比人住的还好。这可以限制猪的活动量,加快起膘。有屋顶遮掩阳光可以促进猪的懒惰,让猪多睡觉。在有,所谓人上一百各形各态,难免产生矛盾,猪的世界也一样,分开饲养,避免猪相互矛盾,不会产生斗殴死亡,减少损耗。每个隔间有每个隔间的吃食,均匀分配,避免抢食过程造成伤亡,还增加粮食利用率。最大的恶霸猪若不关起来,其他的猪就没得吃了,恶霸猪自己却吃很多,然而肠胃的负担能力有限,到达一定的时候就是浪费,无法吸收,而其他猪却饿着。” 张叔夜险些笑了起来,觉得很新奇。这小子每每有奇妙言论,细细推敲却非常有道理。 “接着说。”张叔夜捻着胡须道。 “猪圈的作用说完了。”高方平道,“土砖头虽然制造容易却经不住水,猪圈是潮湿环境,用土砖难免像是河道治理,年年修却年年补,小子要的是一劳永逸的工事。烧砖窑汴京的确不缺少,小子要烧制的砖头也没啥特别。最大的原因是想研究一套更方便的流水线,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流水线?当真有秘方?”张叔夜来了兴趣。 “没有秘方,只需于实践中,开启大家伙的智慧就可以了。小子有个词形容此事,叫生产力挖掘。”高方平尴尬的道。 张叔夜难免有些失落,还道他小子有秘籍呢,因为这个时代就流行秘籍。 迟疑片刻,张叔夜问了句:“那么老夫想问,你的流水线成型后,砖价能否便宜,能否对城防工事的修建有宜?” “妥妥的。”高方平舔舔嘴皮道,“将来批量大,成本降低,摸索出更好的生产模式后,就可以卖给官府使用。” “模式……易安和老夫提及过这个词,她说她也不懂,唯小高有心得。”老张喃喃自语,随即道:“为民生计,老夫可以批准动用厢军帮你修建。钱粮怎么算?” 要让老张派兵肯定是要给钱的,尽管厢军已经拿了朝廷钱粮,但那些家伙真的过的凄惨。所以官场规则中,动用厢军就要花钱,给他们加点粮,其余大部分进入官员的口袋。 张叔夜这里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别的官员拿了是自家的,而张叔夜拿了会留在开封府备用。 “依照惯例算,参与建设的厢军吃食由学生支付,另外每人每天算三文钱?明公以为如何?”高方平说的乃是常例。 “四文!” 张叔夜打劫起来的时候毫不含糊。因为这个钱去世面上请工是不够的。往前开封府的失业闲汉多如牛毛,工价低。但把混混地痞赶走后商业繁荣了起来,大家都有事做了,赚钱也比以前多了,自然而然工价就水涨船高。 当然就算是开价四文一天,也基本是把厢军当做畜生用了。但是大宋就这德行。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厢军也多是劳改犯,做这些是处罚性质。在高方平这里,好歹比去别处吃的好一些。 “额好吧,四文就四文。出工人员以实际算,还是以名册算?”高方平道。 张叔夜眉毛一扬道:“拨付工钱以实际算还是以虚数算?” 这也是军队和官场的规矩,人人吃空饷。比如老张调一军过来,满员是十个指挥营,三千人不到些。但名册有那么多,实际人员就看主将良心了,有时一半都不到,空缺的那部分叫空饷。 高方平问他:出一军的钱,到底来多少人?而张叔夜说实钱还是虚钱。这就是喝兵血。 比方说朝廷规定每个兵的月钱是半贯,但军官下发的时候层层盘剥,大头兵拿到手里那也叫半贯,实际却只有二百钱。 最终和老张磋商了很久,老张承诺出工数量依实际计算,但高方平必须给实钱。 高方平道:“然而小子也有条件,我不发现钱,发票据,给出工的厢军兄弟每人在我这里开个户,钱就在他们账户里,明府以为如何?” 张叔夜拍案起身道:“心黑手狠卑鄙无耻,答应你!” 言罢,一甩手袖就走了…… 这次有便宜的劳动力了,此外还等于进一步的拉拢储户,增加市场上高家支票接受度,这便是免费的推广。 最重要的张叔夜卷入进来,派出了厢军作为施工队就稳妥了,不会有其他麻烦了。谁敢去工地上抓小辫子就等于干扰军事,同时也等于打留守相公张叔夜的脸,目下蔡京都不方便惹张叔夜,其他人就洗洗睡了…… 很晚了,高方平也睡不着。又提笔于窗下书写。 其实最近的心得越来越少了,很难有系统性的策论再出现。许多的东西需要实际操作过程去摸索后,慢慢完善起来。 高方平穿过来的乃是大宋,一个辉煌的时代,一个对穿越者而言悲剧的时代。 大宋的生产力很先进发达,很多东西难以插手了。焦炭和石油的应用,足足比欧洲早了六百年以上,如此造就了冶炼技术更是举世无双,独步地球。 除了辽国受到大宋影响,有煤矿和铁矿外,其他的蛮子真个弱爆了,铜器时代都没走稳算是一个中肯的评价。 要是穿越其他年代,仅仅煤炭的应用就足以支撑起“铁器时代”,那就叫超级yy。 早些年在网吧打过罗马的宅男都不陌生,对手起铁、而您还在铜器时代徘徊会被虐的有多惨。然而大宋就有如此奇葩,铁器时代的巅峰,经常被石器时代的蛮子干的不要不要的,年年缴纳保护费。 这不是吹牛,这个年景蒙古部族吐蕃部族女真部族,大多数用于打猎的箭头连铜都不是,是兽骨或者石头。 连烧砖这么yy的事,在大宋来说都已经不算技术活。汴京的其他砖窑烧的肯定比高方平好,这是一个熟能生巧的常识。 高方平起砖窑不是为了探索一种曲线救国的策论:竞争,进而促进生产力进步。 与此同时,高方平早就下达了“广开言路计”,就是打算刺激那些混混的心思,用于生产力的挖掘之上。 广开言路后就烦了,有天一个地痞对高方平说,想出一个办法可以教猪跳舞,像耍猴一样好玩。而他也真的做到了,用小萝莉的猪示范给高方平看。 高方平哭笑不得,却依旧赏赐了他一贯钱。 类似的这种荒诞列子实在太多,每天被烦得头有五个大。 但当初的确没有说错,某一日,那个对畜生有特殊心得的家伙,又献上了一条和马匹沟通的特殊方式:摸马骨的特殊手法。 交给了徐宁实践。最后徐宁汇报说:对大多数的马真有用,军士和马的贴合度有一个质的提升。因为很简单,找到了让马高兴的点,马就会对主人好些,这乃是马之常情。就像高方平对富安好些,富安也会得力一些。 于是高方平赏赐了那家伙五百贯巨款,升混混副总管。

下一篇   第42章 出征大名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