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金眼彪施恩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3章 金眼彪施恩

“要见见这人,咱们走。” 高方平带着大队人马踏入了快活林。在某个角落,看到一间官兵的值守班房,内中是一群驻扎这里的兵在喝酒划拳。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班房的外面没有悬挂“某县巡检司”的牌子。 大宋的制度中有许多类似这样的市镇,形成市镇后又达不到建诚立县的地步,那么县衙会派人设立一个堂口维持次序以及收税,那便叫做“巡检司”,归属县尉管理。巡检司的便叫土兵,不是厢军也不是禁军,乃是县衙的“协勤”编制。 “衙内,有何不妥,不过一群土兵而已。”徐宁好奇的道。 高方平道:“施恩太贪财,难怪会被蒋门神收拾。这里没有悬挂巡检牌子,却有土兵坐镇,说明快活林不在大宋编制中,施恩联h县衙在吞黑钱。” 徐宁并不奇怪,因为这样的事其实在大宋真不少。 高方平也觉得别说大宋,在一千年后类似的事也有。 但这么做是有代价的,导致酒楼被蒋门神抢了也只有闷声。这便叫黑吃黑,县太爷照样鼻子大了压着嘴,不方便吭气。所以明明一个官二代,施恩却只有怂恿武松去抢回来,而不是去打官司。 然后蒋门神除了是蒋门神,他还是孟州兵马都监的人。 如果真是知县大人依照规矩报税,他张都监有几个脑袋敢和知县对着干? 的确是都监官大些,但知县乃是文臣,中央来的特派员,找个借口在治下把张都监斩了在往上奏报屁事没有,不会有人多问一句。 但是反过来,张都监要是敢欺负知县老爷,朝廷诸位相公一定让张都监全族都死的很难看。 见外面大队人马停下来,班房中的那群土兵停止了喝酒,拿着火把出来巡查。 举起火把,见如此精悍的一队军马,再看清楚两面旗帜上分别写着:捧日军第八部,殿前司转运局。 他们当即屁滚尿流的拍马屁,却愣是不敢自称是巡检。 “这位官差兄弟。”徐宁对他们巡检头目道,“我等奉命押送军资前往大名府,人多马多,入住酒楼多有骚扰,就于此处安营扎寨你看使得否?” “使得使得,禁军大爷们尽管自便!”那个巡检小吏笑着大拍胸脯,却马上扭头吩咐手下:“去叫小管营施恩得知这事。” 接下来,他们愣是不敢承认是巡检司的人,低调的回到了班房内。 徐宁安排了两个都头,吩咐诸多事宜,让他们安营扎寨生火造饭,不许喝酒。 依照惯例就算不入住酒楼,禁军也是要享用酒楼美食的,但无奈高方平严令,行军期间除了不许喝酒外,不许吃别处的饭食。这也是一条铁律,必须养成习惯。 否则hb路上绿林贼子如此之多,半斤蒙汗药便可让禁军栽了跟头。 除了自己造饭,两都人马也必须轮换着来。一都造饭的时候另一都禁戒,等吃饱喝足又安然无恙,轮换另一都吃饭。 这是铁律规矩,如果违反命令,都头的脑袋会被徐宁砍下来。然后徐宁的脑袋也会被高方平砍下来。 这也是大宋的优点,管军就是这么容易,军官的脑袋可以随便砍。但是换做文人,哪怕只是个秀才,他不但见县老爷不跪,你还真不敢杀他…… 进入最大的酒楼后颇为热闹,不但拥有各种胸口碎大石的表演,还有盛唐比较流行的皮影戏可以看。 “好!” 一个纹身肌肉男表演喷火后,下方的商旅纷纷拍手,不少人开始往台上扔铜钱打赏。 高方平也笑了笑,台上的那个混混有印象,最早在汴京做地痞,后来被富安k了一顿,离开汴京来这里混吃食了。 除此之外注意了一下,这里那些所谓“看场子”的有几个面熟,估计也是汴京被赶出来的。 他们看到富安进来坐下后,面色大变的扭开头,装作看不见。 富安顿时一阵优越感爆棚,拍桌子道:“好酒好肉快些开出来。” 店小二过来用白布利索的扫两下,邀请坐下,白了富安一眼,寻思你个贼配军牛什么牛,去了孟州牢城营还不是要被老子们的施大掌柜收拾。 一会儿,两大盆堆得如同宝塔的猪肉抬开了出来,富安董超薛霸三人便开始开头了大吃大喝。 “尽管吃,这顿我请。”富安嘿嘿笑道。 董超薛霸两家伙媚笑道:“多些富爷赏赐照顾。” 有钱人啊,如今富安也算是有钱人了。 当然富安在有钱,钱也是用血汗挣来的,其实他在街上砍人也不容易。所以他和那些依靠抢劫为生的梁山好汉没法比,不敢一坐下来就吩咐开出“十斤牛肉”来。 大宋又不准随便杀牛,虽然有牛肉但属于违禁品,既然违禁那当然就是天价。比汴京城的高端的羊肉还贵。真个是除了晁盖那类随随便便敢抢运钞车的反贼,谁敢坐下来就开出十斤牛肉来? 其实后世抢银行也不见得能抢多少,但晁盖一伙强盗出手就抢十万贯,按照现在的米价计算,购买力相当于2016年的4000万人民币。 最让高方平最想不通的在于,晁盖一没吸毒二没被高利贷追债,三他乃是村长大地主,日子已经算是大宋非常好过的人了,他居然想出去抢劫运钞车的主意? 后世往往有那么些人总习惯把“逼上梁山”挂在嘴边,不知道这是不是谁在故意误导?其实梁山贼寇中,高方平基本没找到几个符合“农民起义”要素的人。他们根本不是没饭吃了铤而走险,大多数是做下案子的杀人犯之类的跑路,躲避官司,然后慢慢聚集在类似金三角这么一个地方继续杀人放火。 yy完毕,高方平看到进来了几个人。 为首一人是练家子模样,长的也还周正,却做文士打扮,拿着一把折扇在手。身后跟着几个随从。有手下在他旁边耳语几句后,他便换了一副和气的笑容走过来,对高方平和徐宁抱拳:“在下乃孟州牢城营都管之子施恩,看得起的人都叫在下金眼彪,敢问几位是哪路禁军兄弟?” 他的礼数也还算周全,高方平却不太礼貌的道:“哦,听口气你认识多路禁军?” 施恩一阵尴尬,连连拱手告罪,说先前多喝了两杯,以至于失言了。 “呵呵,小管营请坐。”高方平让他坐下了。 邀请坐下就代表要谈话,徐宁这才很懂事的介绍:“这位乃是东京殿帅的衙内,官拜承务郎。” 施恩脸色唰的一下就惨白了,我了个去,他喜欢结交各路人马好汉,自身也有些小聪明和江湖习气,听闻巡检房的人说来了禁军,便赶着来认识一下,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原则,还备了些财礼。 但一听乃是正二八经的官员,又是大宋第一武臣高殿帅的衙内,十足吓了一跳,抬着的财礼迟迟也不敢送出去。 若是一般情况,来的顶多是个指挥使,结识一下,打点二十贯钱财让他们不要在快活林闹事影响生意,这点礼数也就尽到了。但现在乃是高殿帅公子,送二十贯给这样的贵人,难说当即就被人家砸在头上。 好在施恩也机灵,在这里应付南来北往的人也有很多经验,笑着道:“施恩失礼了,实在不知乃是大人亲来,今日已晚,权且在此歇脚,待得明日随小的一起入孟州城,家父自会备有厚礼送上。” 高方平直接得令人发指:“老子乃是一贪官,胃口奇大。” 徐宁险些听得把酒喷出来。从未遇过这么直接又心黑手狠的人。 遇到此种小人,是注定要被抢的,施恩无奈的拱手道:“请说个数目?” 高方平伸出两个指头道:“百抽二,成年累月的拿。则我保证你施家越做越大,否则我夜观天象,你这么捞钱不带脑子,眼红这里的人太多,后台又不硬,大祸恐怕就在不远处。” 施恩吃了一惊,此太岁看似草包纨绔,实则却有见识。 远的不说,快活林做大做强后,的确眼红之人不少,孟州大人倒是颇有官声,但是孟州兵马张都监早盯上了这里的财路。此外最近东京过来、在快活林地界活动的混混却越来越多,而知县老爷设立巡检房于此却不作为,根本不惹那些混混。 想着,施恩脸上的汗越来越多,疑惑的看着高方平。 “答应还是不答应,若不答应,我告诉我老爹,说你们私吞关税,私设巡检司却不报备。我老爹一进谗言,你们就栽了。”高方平直接又心黑的大声道。 施恩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这辈子就没遇过如此直接衰败的家伙啊。 可惜他偏偏就是有这么牛,自己等人伙同河阳知县私吞朝廷税目,这种事很常见,但可大可小。真被高殿帅捅了上去,朝中又无人的话,满门抄斩虽然夸张了些,但杀得人头滚滚那是最起码的。 “衙内饶命啊。”施恩也算个人才,演技不错,就像他蛊惑武松一样,眼泪说来就来,跪在地上装可怜。

上一篇   第42章 出征大名府

下一篇   第44章 蒋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