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真正来意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38章 真正来意

被人理解,有人支持,这是最让人高兴的事,尤其是在对方是个大美女的情况下。 所以高方平兴奋了一下,也难免眼光异样的多看了李清照几眼,从上到下的打量。 她年纪比高方平大些,又是很长时间不见面,高方平很猥琐的发现,她那股青涩又清雅的气质淡化了些,熟了的妇人风韵比上次见面要强烈些,更会在她那古怪的神色中流露出少许的妩媚之意味。 李清照有点想昏倒,跺脚微嗔的样子道:“高兄,你怎能如此肆无忌惮的看一个妇人?” 高方平干笑了几声,蒙混了过去。 “你和梁家小姐订婚的消息,都是别人告诉我的,这显得好奇怪。所以我此番不请自来,除了一些其他事,给你道喜祝福也是目的。”李清照道。 “梁家小妞乃是天外飞来的,是高唐事件买一送一的结果。”高方平摊手道。 李清照终于昏倒在地了,觉得他没救药了。 接下来才开始久别重逢的见面礼,小高说要抱抱,结果又把李清照吓跑开了,于是只能假正经、文绉绉的,相互来了些面面对面的拱手。大魔王对此怎么都觉得别扭。 其实李清照也非常别扭,不习惯和他这样互动,然而总不能真的让他抱抱吧?尽管这小子的思维一向不正常,他抱抱未必就是“抱抱”的意思,却还是让人无法接受。 正式坐下来后喝了口茶,李清照放下茶碗,仔细的多角度看了他许久,轻叹一声道:“一别一年,高兄又长大了,真正成为偏偏佳公子了,很难想象这个模样的人,会是现今我大宋第一酷吏。当时冷不丁听闻你于天子庙峡谷判处五千人死刑,其实清照也十足吓了一跳,心里充满了各种揣摩和猜疑,这是清照急着来见你一面的原因之一。” 高方平微笑道:“我这人一向不喜欢解释。不过对你例外,你专程为此赶来,如果你想听,我会多说几句。” 李清照却又微微的摇头道:“你的一切心思皆在这《论家国相容、教国之冲突》里了,清照都看了,结合江南暗无天日的大环境下,理论上江南需要一场真正的洗牌,以此来破而后立。但高兄的执着在于你不甘心,死马当做活马医,以方力的故事为突破口,基于你的执念,于是有了天子庙口的行为,做成了雷霆震江南之态势。一将功成万古枯,不论将军的崛起还是政治家的上位,他们的路途中,总会面临着一些硬战要打的,脚下也总会伴随着累累白骨。天子庙峡谷之战打的不是军事,而是高兄于政治路途中的‘背水一战’。现在看,你又赢了。” 她在一定程度上分析的是对的,的确是高方平的一些心思,却不是全部。 到此高方平露出了一些古怪神色,迟疑许久道:“有些话,我无法对别人提及,以免露出我脆弱的一面,不过我有时候也需要别人的倾听,所以我想对清照说说。” 李清照妙目中也是古怪意味十足,飘了他一眼低声道:“我洗耳恭听,能分享高兄的真实心境乃是荣幸。” 高方平就干脆的道:“你刚刚那些评价、那些心思我都有,也是我必须面对的。但是如果我告诉你那不是主因,促使我决策天子庙峡谷,判处五千人死刑的作为,仅仅是因为小方力的死,其他一切都是幌子你信吗?” 李清照拍案起身叹道:“好啊猪肉平你总算承认了此点。我这心里就琢磨着,若非一种大执念,若非心境到了某种程度,你又怎能于战前做到那样的誓师。你于战前的誓师,于天子庙峡谷的判词,目下广为流传,许多人从中读到了你所面临的复杂局势,所面临的不单纯,是一个艰难的抉择。然而清照却从另外的角度读到了你的纯粹,读出了你的简单。这就是一个矛盾的你。” “还是你了解我。”高方平点点头再问:“我们还是朋友吗?” “一直都会是的。”李清照点头,妙目之内神采飞扬的意味道:“清照要再次感慨当年的那句话,定力至何等地步,才能不倾倒于你的风华绝代。” 高方平一阵得意,很是来电了,换了个位置到李清照的侧面,然后不怀好意的侧目观察一下她的身材。 “唉!你想干什么?”李清照的脸全然红透了,吓得跳起来,又跑高方平的对面去坐了。 “清照你想的太多了,我没什么意思,主要是许久不见,想看看你身上是绿肥还是红瘦。”高方平尴尬的道。 李清照又昏倒了,此时真的无法判定他到底是不是一本正经还是胡说八道,人家我的绿肥红瘦为点睛之笔,这四字数次斟酌,其他皆已成词,但是修改多次最终用了绿肥红瘦,都被你认为成了啥子哦。 “高兄啊,你都快要成亲了,而且天生丽质我见犹怜的美女你自是不会缺少的,你不要总是佯作无意却真心的调戏清照可否?”李清照尴尬的道。 汗。 高方平猥琐的心思被识破后,便有些老脸挂不住,总算安分了些。其实刚刚在心里推演“忽然把他温软丰润的身子抱住,生米……额不是,只想听她一声不经意的惊叫,惊起惊鸿无数”。 见他养着脑袋在yy,李清照还道是他在检讨错误,双眼水汪汪的注视着他,还心里有些觉得对不起他呢。 总之来说,李清照越来越想见他,却也越来越怕见他了。 “相公万福,清照是否惹恼得罪了您,您是否要治罪。”李清照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样子。 高方平指着她的鼻子道:“你若在这幅美人如玉、八面玲珑之出色态,我,我就要‘不禁顿生歹念’啦。” “你的语法和修辞……好吧你赢了,纵使是清照,也已经不敢随意评价今时今日之你的一言一行。”李清照微微一笑,说了些真心话。 笑闹就到这里了,大魔王只有做事和赚钱的时候会被分散注意力,于是道:“清照之前说了,来了解我心思只是目的之一,这是你的原话,所以熟归熟,说你的第二目的好了。你是不是为我带来了什么利益或者是赚钱大计?” “对着我的时候,你要不要算计的这么神?”李清照泄气的道:“好吧,我此来当然是有重要事务的。” 顿了顿,李清照有点怕他,又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在迟疑。 高方平也不催促,给她添加了茶水。 李清照也是个相对干脆的人,某个时候不在犹豫,语出惊人的道:“我带了一个人来见你,是摩尼教圣1女,我之心态你不用猜。至于她的心态,我不是法官也不是政治家,我只是个纯粹的词人,所以我不知道她目的,我不为她的行为背书。见还是不见高兄自己决定。” 高方平听闻摩尼教圣1女之后,也不禁微微色变。 危不危险,以及其中的政治意义,都是高方平所关心的,都是第一时间出现的疑问。 “她胸脯大不大?”少顷后,高方平好奇的问道。 噗。 正喝水的李清照一口茶水喷在高方平脸上,但是她又发现高方平并没有戏弄的神色? “高兄的意思是……”李清照迟疑着。 高方平道:“是的作为一个称职的圣1女,如果我是教主,为了正统教义,胸脯大的那个肯定不能选为圣女的,这无关理论和对错,是个政治导向。如果把胸脯很大、很魅惑的那种选为圣1女,且派来和我谈判。这其中的态度就比较暧昧了。” 李清照一阵眼晕,想不到此君他居然用这个为题目也能说出这么一番道理,但是又不能说他胡说八道,李清照是看着他的脑洞和策论成长的人,李清照认为没人敢说他在瞎掰。 “胸脯……很是不小,我不敢说随意判断什么,只是我倾向于你应该见她一面。”李清照道。 “这是当然的,否则你就不会带她来了。”高方平点头道:“行,我见她一面。” “高兄你忙,我回避了,那个女人旁晚便来。此间已经事了,清照也将即刻返回杭州。”李清照来的突然去的也急。 高方平没有挽留,她能来,肯定是已经让赵明诚心有不快了。这个时候还是别欺负小赵了,否则他上京去告状,闹了出来不大好听。 大魔王脑袋有坑,想法和一般人不同。小赵他老爸在世,还是相爷的时候,高方平是分分钟就敢惹小赵的,那并没有什么压力,名声也不会太坏,因为有个特点是:人们从来不会太恨敢挑战强者的人。哪怕事情并不正义。 譬如许洪刚如果是欺负永乐军,哪怕有叛军嫌疑,但大多数人是真不会恨他的。但他欺负方力就会轻易把全江州的仇恨拉过去。 所以是的,赵挺之相爷病死于任上,去世前的一刻钟还在忧心关于江南的问题。现在赵家没落了,这种时候去欺负小赵,恐怕就是皇帝都不会高兴的。 yy完毕,高方平微微躬身道:“清照一路走好,你每次离开我都不能送行,这是你我之间的一种意境,而不是遗憾。” “英雄难过美人关,高兄你原本是无需人操心的。但兴许是清照有点酸,答应我,别把她收为小妾。”她无比尴尬的模样说完这句后,就溜走了。 汗。会让她这么说,高方平摸着下巴寻思,那个即将见面的女人,应该贼漂亮吧……

上一篇   第437章 她来了

下一篇   第439章 圣女方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