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蒋门神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4章 蒋门神

富安一拍桌子道:“少他奶奶装可怜,我家大人说一不能有二。你奸人父子剥削牢城营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家底恐怕不菲。几乎不花一文钱,就用贼配军建起此等市镇,私吞朝廷税目。妈的不抢你们抢谁,既然有小辫子,不抢你的就是傻子了。” 又看施恩表演了一下,高方平微笑道:“小管营你真的觉得逃税光荣?如此可以长久吗?你真的觉得百抽二的保护费昂贵吗?” 施恩刚刚是被吓到,又被此君那令人发指的心黑程度惊到了。 现在醒转念一想,瞒税的确不是长久之法,随着这里越做越大,迟早要禀明。百抽二的保护费其实不多,比知县老爷的胃口还温柔,此外东京过来的商客也多有提及,高方平虽然纨绔衰败却很有信誉,保护费缴纳的还算值得。 “如若小人缴纳保护费,这里又该如何?”施恩收起了眼泪问道。 高方平道:“当然是受到了我的保护。此外上奏朝廷就说知县大人治下有方,开发出此等繁荣市镇,增加朝廷岁入。这算是知县大人的政绩,从此以后在此做生意不但是为国贡献,还可以在明面上活动,不会随便被人抓住小辫子。你也不会多出一文钱,因为你给知县的钱已经够缴纳税费了。而我没猜错的话,知县却没尽到保护之则对吗?” “的确如此。”施恩道,“最近以来东京来的地痞越来越多,影响生意,知县大人却装看不见。为了维持生意,小人不得不重金聘请那些影响生意的地痞,这笔花销实在不小。然则如果往后不给知县老爷钱了,小的又该如何营生?” “无非换了一家保安公司而已。你就告诉知县老儿,除了朝廷税负外,还要钱的话来找我高方平要。拿了钱却事情办不好,他也好意思装流氓?”高方平说道。 施恩大喜望外,若能如此当然最好。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背靠殿帅府才是正途。 想定,施恩又看看那些“东京来这里看场子”的家伙,低声道:“那些强行来拿薪金的贼人便又如何?” 高方平展开折扇道:“不知快活林今日额度多少?” 施恩一拍手,当即有个老掌柜拿着账本上前来。高方平看账本后倒是吃了一惊,快活林当真乃是风水宝地,地处要冲,南来北往,一天的营业额度居然能有两千多贯? “看起来这小子钱真的太多啦。” 高方平这么想着,也到不是真的财迷这每天五十贯钱,而是这里将来可以做的更大,其次,此举对于建立hb路上的口碑很重要。 富安作为一个劳改犯照样随身带着账本,拿了出来用嘴巴舔舔笔,记录上了快活林的名目,之后收起账本招手:“你你,你,你,还有你,过来……臭小子说你呢,躲什么躲,滚过来!” 那些个往日的狠人小腿颤抖了起来,实在是平日里富安太生猛,他们真个是被富安打怕了,何况现在外面驻扎两百精兵,那真不是开玩笑的。 最终全部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跪在地上。给他们脑壳上十多个巴掌打跑,说是再在快活林看到他们就让他们后悔做人。 那些混混也怪可怜,都已经背井离乡的离开东京,又要跑路了,哭着脸道:“富爷,天下虽大咱们能去哪?” 富安一摊手道:“坦白说你们真不适合做流氓,老老实实的回家种地,娶个媳妇过日子乃是正道,亦是对国家的贡献。这是我家大人说的,一般没悟性的那个,我都不轻易告诉他们。” 一群地痞就这样垂头丧气的离开,没有试图反抗挣扎,因为在汴京的时候他们就努力过了,什么法子都用过了,却还是被一次又一次的砍的遍体鳞伤。 这群混蛋有多少会回家种地高方平不知道,却敢肯定快活林他们不会来了。 “真的只每日来收五十贯就行?”施恩还是无法理解,怀疑这个狗官有大阴谋。 “是的。”高方平道,“明日我把外面巡检班房的人赶走。然后写封信给知县老爷,他就会明白了。此事就算圆满了。但如果我是你,会适当的把价目调低,提升服务质量,吸引更多的客人来快活林歇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眼光要放长远。快活林的名声打响后,会被南来北往的客商带去各地,然后但凡有禁军的地方就可以有快活林的分店。” 施恩始终有些不信任这个小流氓,表面却抱拳道:“待明日去孟州,家父一定备上大礼,感谢大人日后的抬举和照顾。” “孟州我会去,我不跟你去的话,张都监迟早把你活剥。但钱就不另外拿了,依照规矩来就行。”高方平摇晃着扇子,“不过坦白说老子是个流氓而不是良民,如果让我知道有人瞒报营业额,基本上快活林就不用开了,你父子也不用在官场混了,明白我的意思吗?” 施恩打了个冷战,低声道:“如此实惠的钱税,施恩不敢造次。” 高方平笑着点点头,“明日你发名帖,宴请张都监,然后我出席说你是我的人,简不简单?” “明白!”施恩姑且答应下来再说,最好能利用他要死张都监。 “好吧,自己忙去,别影响我们喝酒。”高方平摆手道。 施恩就去一边查询账目去了,却时而总是偷偷的抬眼,眯着眼睛观察高方平…… 酒过三巡,诺达的酒楼内忽然静了下来。数十桌的酒客看着大门处。 只见进来了一群地痞混混。为首一个大汉特别显眼,身高近两米,一身横肉实在吓人。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斜眼瞅着各桌酒客。但凡被他看的人无不是赶紧低着头,不敢造次。 在柜台里查账的施恩一看此君又来,大感头疼,不过施恩是习惯见鬼说鬼话的人,当即笑着迎了上去,“蒋大哥又来了,失礼失礼,请快些坐下吃上五斤酒肉,算小弟的。” 蒋门神! 高方平愕然的观看,果然是个门神啊。 啤啤---- 施恩够悲催的,笑脸迎了上去,却只见蒋门神那碗口大的拳头飞来,两拳就把施恩擂得倒在地上。 汗! 高方平半闭着眼睛为施恩肉疼,老蒋的拳头果然不是盖的。 “蒋……蒋兄,小弟以礼相待,何苦如此?”施恩被撸翻之后,很懦弱的模样又开始用眼泪骗人。 “你这条笑面狗!不识抬举!” 蒋门神那有别人腰粗的腿,一脚把施恩又踢飞起来,贴在了墙上,慢慢的滑了下去。 蒋门神破口大骂:“直娘贼的,看得起你来找你合作,你和老子绕圈圈,老子人直,不喜欢这套。我蒋家也在快活林开了店,却是竞争不过你,亏了本钱。哼哼,不同于你施家可以在这里做无本买卖,用贼配军帮你们建快活林,你施家吃相太难看。反正都是无本买卖,你取得,我老蒋就取不得?我便抢了你的店那又如何?原本就是没税目的黑店,你敢曝光不成?恐怕知县老爷先把你给斩了!” “蒋,蒋兄……有话好说,先介绍两位东京的朋友给蒋兄认识。”施恩起身又陪笑脸。 “先认识老子的拳头如何?” 又见,蒋门神锅大的拳头飞过去,高方平再次半闭着眼为他肉疼。 啤---- 一拳擂得躺起,施恩不会动了。 “看什么看!这里姓蒋了!”蒋门神环视一圈后,把食客吓得纷纷低着头。 见高方平一桌人以非常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其中一个贼配军,一个大汉,一个小白脸。 蒋门神带着一群刺青肌肉男走过来,冷哼一声道:“见不惯就结账走人,不过记得要找我结账!” 言罢为了增加威慑力,蒋门神故意一鼓气,一身肌肉就仿佛耍猴一般的会跳动。 高方平伸个手指捅捅道:“大哥肉好多啊。” 蒋门神眯起眼睛观察了一下,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来路,便道:“听小官人口音,似乎东京来的?” 一边说着,蒋门神拿起一个碗,啪的一下捏得粉碎,算是警告远方来客的举动。 高方平转向徐宁问道:“你会打醉拳吗?” “?”徐宁也不知道衙内什么意思,却道:“大人放心,标下喝醉了也可以治了此蛮牛。” 蒋门神没发火,听徐宁叫小白脸大人,那就是有官身的人了,不宜招惹,于是不说话的转身,打算改天再来抢店。 “肉很多的那个别忙走。”高方平拿起颗豆子扔老蒋后脑勺上。 蒋门神猛的转身道:“此间事和你无关,我老蒋背后也有人,告辞了,蒋某改日再来。” “不用改日,我要看戏。”高方平道。 “看什么戏?”蒋门神怒道。 “徐宁醉打蒋门神。”高方平嘿嘿笑着,扭头道:“小二上酒,徐指挥使酒还不够。” 一听“徐指挥使”蒋门神头皮发麻,知道外面的那两百禁军是怎么回事了。但此时徐宁已经扬起一坛子酒,开始猛灌。 徐宁一阵郁闷,打个蛮牛而已,干嘛要让咱喝醉了,衙内也忒多事。

上一篇   第43章 金眼彪施恩

下一篇   第45章 醉打蒋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