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升堂问案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47章 升堂问案

江州的不少老百姓正在拍手称快。因为平时比较狠比较极端的摩尼教道场,从上到随下,一个不剩下全部被太平军给抓了。传言,还真被名将党世雄给查出了猫腻,找到了一具无法解释的烧焦尸体。 在高方平的治下,一切都是简单粗暴的,少他娘的撤其他犊子,尽管有不少江州本地德高望重的大人物都来说情找理由了,扯什么礼部啊什么的。 全部被大魔王骂跑掉:“全部给滚,你们没资格议论礼部,怎么和宗教司撕逼,是我高方平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你们,出现尸体我就要抓人,这根本没有任何情面可讲。我是皇帝派来保护他子民的守臣,不是宗教司派来跪舔的官僚。我治下只有一个办法好说话,就是别死人,那一切好说。江州,只有一人有权耍流氓有权杀人,那就是皇帝任命的江州主政高方平,而不是其他的什么鸟人。” …… “升堂。” “威武----” 伴随着阵阵杀威棒的敲击声,高方平亲自驾临州衙,审理事关摩尼教火刑一案。 这次乃是公审,允许大面积百姓道场围观,同时,没事的公务员也到场学习观看大魔王怎么审案。 会审案子的人比比皆是,赵鼎就比高方平强得多。时静杰丁二这些知道的法条,也比高方平多的多,会更加严谨。 但这些都不重要,来这里,并不是观看高方平的脑洞有多大,而是要进一步的确定江州现在是什么风向。是的没错,否则看错风向什么时候死了就冤枉了,而观看高方平审案,不是学习业务,而是领悟江州现在的政治气候是什么。 事关摩尼教,若是蔡倏在这里和稀泥,然后不了了之,那么很显然,就代表那一时期要让着各种道士和尚圣火了,那就是政治正确。其后各位县爷们有样学样,但凡和摩尼教有关的事就退让,不报,然后压制其他老百姓。 为什么让着摩尼教呢,因为官府一拉偏架后,剩下的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逻辑了。 一但蔡倏收了摩尼教、道士和尚的钱,官府就肯定拉偏架这毫无疑问。或者遇到虽然清廉,却也不喜欢麻烦的官僚,譬如张绵成他不收钱,但他也惧怕和礼部宗教司撕逼,那么他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放任,仍旧算是拉偏架。 此番一个人命的案子,尽管高方平也是法官,却是江州官,判处许洪刚五千人死刑需要高方平做主,但是一般情况下,类似案件都是各县自己审核,只要审了后,赵鼎这个江州检察官不抗诉,就生效了,送交提刑司定案。 但是此番摩尼教的人抓了已经有些时候,且高方平发文,让江州各县“法官”都来,对他们说:我教你们怎么审案。 教那些法官就是个笑话,猪肉平才到江州就闹出过不懂法的笑话,但是大家也都要很积极的来,因为这个案子是风向标,就是江州这个任期内司法导向的大转变,一但弄错了,往后出了事,妈的大魔王是不会仁慈的。 原本想让德1化县审,高方平旁听,可惜张绵成真不是做法官的料,他只能做其他。而时静杰只能主持德1化县工作,却不是真正的知县,没有司法权。是的小时的官位没有资格判案,他只能在官府和大宋律的框架下主持工作。 于是提到州衙,高方平亲自主审。 公诉人:江州司法参军赵鼎。 是的赵鼎这货不是法官,他是检查官,他这次负责对高方平陈述他掌握的证据,以便让高方平判断是不是要砍人,如果砍错那就是赵鼎的问题,说明他提供的证据有问题,那就要把小赵吊起来。 犹如一个大昏官,没精打采的样子,帽子也有点歪的高方平坐在高堂之上,看着跪在堂下涉案的二十三个摩尼教众少顷,又看看另外一边,作为证人举报的一个老头和一个唯唯诺诺的孩子。。 “证人之证人可信程度,和其出生,职业,身份非常相关。”高方平开场不依照程序,直接问道:“赵鼎,这不是小案子,是否核实证人之背景。” 赵鼎道:“已查实,江州土著,三代为农,足额纳税无无良记录,非匿名举报。” 在后世的法庭上这不是什么背景,但在大宋,一般秀才说话的分量还真不如这个老头。古代的农人他真是很牛逼也很重要的。三代为农又无不良记录,就是蔡倏升堂,也要给这个老头面子,因为他真是赵佶的一等良民了。 高方平点了点头,不在问这个问题了,又道:“对本官陈述案情。” 赵鼎道:“德1化县更具证人之举报,上报本司,于是在禁军、差人配合下进入道场查证,确有一具被烧死、他们未有明确解释的尸体。据仵作判断,被烧死亡时间,和证人举报之时间吻合,无差错。据此,我司认为乃是私刑私法,私设公堂之罪,便依大宋律拿下等候相公审核。” 高方平一敲堂木问道:“摩尼教众,你们有何辩词?” 没人说话。 众位百姓以及时静杰等人很兴奋的觉得这就对了,放弃抗辩,在大宋就等于承认了赵鼎的指控,这多简单。这下可以定案处理了。 高方平却皱了一下眉头,因为高方平的目的并不是砍人,专门公审公判,就是要揭露一些东西的,要摊开,不能沉默。 思考了少顷,高方平道:“摩尼教众,你们知不知道沉默有时候不是金。放弃抗辩,就是承认有罪,或将牵连家眷他人。就算是我高方平审案,其实也不是说就全部都会死,具体事件那要具体分析。不说话者,就是默认二十三人参与,皆杀头之罪,但是有时候依大宋律,往往大多数人又不是死罪,兴许是发配充军都不够呢。汉家思维,蝼蚁尚且偷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可于不该死之情况下,随意糟践性命。抗拒大宋律这是对君不忠,违背父母养育你等的意志,这是不孝。漠视活生生的人命被烧死而无动于衷,这是不仁,不敢揭露、进而保护大多数和你们一样的苦人,这是不义。所以你们这个作为不是教义、不是殉教,而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说到这里,看似二十三教众之中,一些人的脸上表情有了变化。 高方平继续道:“本官也不文绉绉的了,说点节地气的话吧,妈的你都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了,还守个蛋的教义?你他娘的都不要祖宗不管母亲了,守的什么教义呢?死后它还会达成愿望不成?老子就奇怪了,我要是个神明,除非我是个以反1人1类为己任的神,否则你们让我去恩泽一群不忠不孝的人,你们觉得我会吗?嘴角有片胎记、鬼鬼祟祟的那个,你回答我,你是神明,你恩泽谁?” 那个家伙脸色惨白的低着头,他是表情变化最大的一个。 高方平拍案怒斥道:“都是些什么污糟猫思想,你们大多皆是汉人,四书五经人礼孝义,我汉家思维如此博大精深不听,要去听没听说过的歪理。我就问了,鼓励你们不忠不孝的神明,它值得拜吗?” “相公此言诧异,我教之教义并非如此。”一个看似在他们群体之中有点地位的家伙文绉绉的道。 高方平看着他冷冷道:“先掌嘴。“ 等嘴巴被打肿了后,高方平才道:“首先你要懂法,公堂之上我不问,就没有你开口的余地。这是一。其次你是个半桶水,就以你们那污糟猫教义而言,就是方腊来此他也辩不过我,你哪根葱也要和我论道?” 他嘴肿了,于是就不说话了。 这次高方平又道:“允许开口,回答本官。” 他就文绉绉的道:“回大人,我教并非您形容的污糟猫,乃是一种在册思想,符合大宋律。” 早先他们沉默认罪,大家都庆幸,然而现在赵鼎头疼了,终于扯到了最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到了政治和朝廷层面的东西。 高方平摸着下巴又道:“你和我扯个蛋的思想?你们要是不合法你们还能有道场开设?你以为我猪肉平的屠刀不够快是吧?本堂这次升堂,不是和你扯什么宗教问题,我是问杀人案。” “那又如何?”他楞了楞,显然他真没把这事当做一个问题。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那又如何?皇帝的子民被人杀了,本官坐在这里,你以为是请客吃饭的?“ “我教教法大于国法这是神明决定的,自来有处死异教徒之先例……”他口快的说了出来。 说的有些快,口吃又有点重,又是比较难懂的方言口音,所以包括观审的百姓,以及许多在场的官员,都没怎么听清楚。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把你刚刚的话重复一遍给我听。顺便也让大家听清楚你教之伟大。” 这个被洗脑严重的人也并不认为是多大事,不过他刚要再说,却发现来自围观百姓群中一道非常凌厉的目光盯着。 回头看了那个方位一眼,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指示之后,他就此沉默,不在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