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醉打蒋门神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5章 醉打蒋门神

呼---- 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徐宁手里的半坛子酒甩了过去。 蒋门神一拳打爆了酒坛,却是大惊,见徐宁的一拳是追击在酒坛后而来。 待要反击,徐宁喝醉了的样子,脚步一晃来至蒋门神身后,一拳擂蒋门神脑袋之上。 蒋门神捂着脑袋暴跳如雷。 啤啤啤…… 高方平一阵失望,徐宁打的醉拳没有电影上成龙打的好看,蒋门神主要是肉多,武艺不怎么滴,很快就被徐宁打了爬在地上动不了了。 “服了吗?”徐宁用脚踩着蒋门神,却马上扭开头哇哇的吐了起来,额,真的喝高了。 富安是个狠人,一挥手道:“此贼意图行刺东京来的高大人,乃是反贼,拖出去斩了!” @#¥ 蒋门神现在不是气,被富安吓得屎尿齐出。他明白这就是大宋黑暗的地方,这帽子一扣下来当然也就斩了。 施恩之前扑在地上装死,此时听要斩了蒋门神,急忙兴奋的抬起头来观看。 施恩是真有观看别人被弄死的嗜好。他老爹手下的劳改犯,牢城营中经常以此为乐,虐死不送礼的囚犯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就是这个原因,高方平很鄙视施恩,所以要看他被蒋门神报以老拳后才出手。 从本质上来说高方平其实更喜欢蒋门神一些,虽然是个强盗,但这家伙直爽些。若能诏安来手下用去收保护费,战力应该也不低于富安,如此一来,还可以卖个人情给他亲戚张都监。 很快,真的进来了几个如狼似虎的禁军,把蒋门神押着跪在地上就打算砍头。 高方平摆手道,“没那么严重。” 这句后,施恩明显表现出了失望的神色,看起来他平时真的经常被老蒋殴打。恨老蒋入骨了。与此同时,施恩真的希望高方平宰了蒋门神,于是和老蒋的亲戚张都监发生冲突就好了。 蒋门神也这才松了一口气,跪在地上爬行来到高方平面前道:“感谢大人饶命,还没有请教大人名号?” “殿帅府高俅是我爹。”高方平展开扇子道,“蒙官家厚爱,赐给荫补官承务郎。” 蒋门神暗骂自己有眼无珠,开始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一边打一边道:“小的该死,小的愚蠢,原来是高大人到此。小的始终对高大人怀有敬仰,犹如那滔滔之……之……” “江水?”高方平问道。 “是是是,小的乃是文盲,险些说成井水,高大人真是才高八斗!”蒋门神开始滔滔不绝的废话了。 高方平打停道:“你平时依靠什么营生过活?难道是专职抢人?” 蒋门神乖乖的道:“小的家财也还行,在孟州城中有两处酒楼,有不少肉档,从事屠宰营生。” 妥妥的黑社会啊。 高方平使劲的摇扇子,大宋的屠夫真的势力不小。现在汴京的混混基本被富安赶走了,就剩下屠夫帮和丐帮这两家独大了。但那些人和其他混混不同,不能随便动,张叔夜都不轻易惹他们,否则民以食为天,汴京的养猪业将有很大影响。 丐帮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们不从事生产只要钱。有些败类还会把孤儿小孩弄残疾,让小孩去要钱。这种事虽然不多却很恶劣,但是名誉上乞丐可怜,乃是官家的子民,不方便动。动了名声影响太大。 喝了一口小酒,高方平用折扇敲敲蒋门神的脑壳,呵呵笑道:“蒋壮士你的保护费缴纳了没有?” 蒋门神嘴巴都笑歪了,正发愁抱不上高方平那么粗的腿呢。他经常和汴京来的混混沟通,也和汴京的屠夫帮做生意,当然知道小高手段有多狠,保护费便宜又有效。 于是这家伙哭着喊着的舔鞋子,请求高方平收他保护费。 “好说好说,蒋壮士请起。”高方平让他起来,“听说你是都监大人亲戚,明日咱们一起吃酒,都是自家人,慢慢商议。” 听这小子把老蒋唤作自家人,施恩顿时脸色发白的寻思,妈的狗官,棒槌,快活林就快被联手黑吃了。 好在高方平及时又道:“老蒋我问你,这快活林乃是施家的,且不管如何建立起来,也是他家建的是不是?各人有各人的营生。倘若他在孟州城打你老蒋营生的主意,背后又有我撑腰,你便如何?” “这……”蒋门神无法开口。 “好,看来你很机灵。知道这里受到我的保护就行了。”高方平道,“规矩就是这样的,我会用同样的方式保护你的营生,你懂我的意思吗?这就叫和气生财。” “那是自然,小的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再打这里的主意。”蒋门神道。 高方平道:“去吧,回去孟州整理一下你的账簿,以后记得天天给我送钱就行。” “不知送多少?”蒋门神抱拳道。 “百抽二。此后除了朝廷税费,你不用在缴纳任何人的任何费用。”高方平道。 “街市上的官差小吏,东京城里来的混混,还有孟州本地的各种帮派……”蒋门神说道这里停下。 “那些交给我,给我点时间就行。”高方平淡淡的道,“这些人祸国殃民,坏处不少却一点用处没有。没提供哪怕一点生产力,不提供税费,却是国家的毒瘤和蛀虫,必须下手狠治!” 蒋门神不禁一阵尴尬,也觉得自己好不了多少。 高方平又拍拍的肩膀嘿嘿笑道道:“你老蒋是个坏蛋这没错。不过好歹是有些生产力的,提供了朝廷税费,也算是有些用处。这个人呐,不怕坏,却一定要有用处。” “谢大人栽培和夸奖。”蒋门神这是第一次听人说自己有用处。 “去吧,我要休息了。”高方平不理会他们了,在徐宁的护卫下上楼…… 房间里,富安疑惑的道:“衙内,小的很不明白。孟州不够繁华,距离东京远,为了收这点区区保护费,咱们复出的代价恐怕会很大?” 高方平道:“你不懂。施家和蒋家是有根基的人,有影响力的人,这点保护费当然不算什么,却是我钱庄在孟州推广的一个重要支点。取信于他们,就能影响到一圈子人,而一但建立信誉,我高府的票据由他们去参与推广,局面就会很快打开了。” “衙内英明!” …… 次日一早点起兵马,带上施恩,朝孟州城开拔。 在这之前,高方平打算去快活林巡检班房赶走那些黑兵,但有点意外,今个早晨过去看已经人去楼空。想来他们有自知之明,自行离开了。 顺着官道行至午间,远远看到城池,那便是河阳县城。乃是孟州下属第二县。老施的快活林就归它管辖。 金眼彪施恩眼睛转了转,忽然道:“大人,既是路过,不妨进入河阳县对老爷交代一声,更为妥当?” “不用,能做县爷的聪明人,他会懂我意思的,到孟州写信给他就可。”高方平道:“还有,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事。” 施恩毫不在意的笑笑,一点也不生气。 高方平好奇的注视他寻思,这小子外号金眼彪,还真有金眼呢,坏水不少,有心机。昨晚看金眼彪被蒋门神锤得忒死,始终笑脸相迎,蒋老大称呼他为“笑面狗”,不知怎么的,高方平觉得应该对这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多个心眼。 思前想后,水浒之中的武松,其实就栽这人的手里。根由就在快活林。 一边赶路高方平一边想,也不知道自己解决快活林事件后,武松是否会变,是否仍旧桀骜不驯…… 距离河阳县城还有几里,前方来了一队人马,观其仪仗乃是县爷出巡才有的声威,护卫者达50人,队列倒是没有想象的散乱,看似有些纪律。竖有旗帜“河阳县陈”。 徐宁皱了一下眉头,停下马对高方平道:“陈县爷来了,乃正统依仗,并且县尉也来了,此队伍夹杂弓手,捕快。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这位县爷看起来是个狠人,高方平有些头疼,想避都避开不了,于是一提马缰迎了上去。 到得近前,双方停下车马,那些县衙的弓手捕快何曾见过此等军容的禁军,有些小腿发抖的样子。 县衙牛车中下来一个三十多些的文人,穿绿色官袍,抱拳道:“前方可是东京高方平?”他问都不问徐宁,事实上他也无需顾忌徐宁此等武官。 人家摆开了阵势,高方平只得下马见礼:“高方平见过陈县爷。” 偶然回头看一眼,高方平发现,施恩以某种期待的神色,注视着自己和陈县令互动。 但是不及多想,陈县令语气颇为不善的责问道,“高方平!你我不相同属,井水不犯河水,何故于快活林坏我好事?” 高方平应付道:“陈县爷请了,不知何处冒犯了县爷?” “你心里清楚。”陈县令道。 “好吧,这么说来县爷私设税目乃是正确之举,需要我上达天听?”高方平呵呵笑道。 “此乃我朝惯例,高方平你不会不知道吧?”老陈的言下之意是法不责众,是潜规则。

上一篇   第44章 蒋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