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武松凶猛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7章 武松凶猛

“客气客气,衙内客气了。” 张蒙方心情大好,拉着高方平往鸳鸯楼去。原本见蒋忠鼻青脸肿的回来,又听闻此小子在河阳县和陈县爷比武,张蒙方有些担心这是个小流氓脾气不好,不过现在感觉很不错。 大宋的官职非常非常的混乱,比如“司”,朝廷以前的三司也是司,三司使叫财相,几乎和宰相平级。小县城派到快活林的班房它也是司,但长官连品级都没有,只是个节级小吏。 都监也同样,有大都监也有小都监。严格来说小的就不能带“都”字,叫监押。 张蒙方属于偏小的那种,但因为资格老,还是叫他都监。他掌孟州厢军三千人,但是看他那么心黑,实际下属估计也就一千多。 从他的官位团练使来看,孟州属于小州,团练级,兵马较少。大些的州属防御级,兵马会多些。再大一些的叫观察级,通常以观察使出任。更大的一般都是府,属节度级,那种通常驻扎禁军。 高俅老爹现在还不是太尉,官职乃是应天节度使。这是个虚衔,用来领工资的,却不管应天府事。至于殿帅职位权利很大,其实论级也不算高,也就是个四品的样子。 不过是的,基本上大宋的武官职位四五品就到头了。高俅老爹目下是从二品,只因他有个“节度使”的头衔,将来再加太尉的话,就是正二品。 到达鸳鸯楼下,此处果为杀人越货的必备场所,这里犯事后很容易逃走。 于是高方平神神叨叨的凑近张蒙方道:“张团练,你命数和此楼相冲,须小心叫武松的人,此点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张蒙方楞了楞,牢城营里真有个叫武松的囚犯,张蒙方见武松骨骼精奇是可造之才,心黑手狠又杀伐决断,是可以做脏活的死士,都已经给牢城营都管去文书,打算调来监押司听用。 一般人谁知道武松是那颗葱,但贵为东京殿帅府少爷,高方平却专门点出武松的名字。张蒙方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莫非那玩命徒得罪过高衙内?”张蒙方思考,若是这样,收拾武松一下,到也是和衙内结交的投名状。 也不能怪张都监不讲人权啊,在大宋要弄死百姓有些难,因为百姓死了会有文官来查案,查到了就要送大钱,否则就人头滚滚。 至于弄死大头兵,属于军籍,一般是查的不严格的。何况军籍中的劳改犯…… 上得楼来,施恩父子早就在等候。老施官不大,实权和地位比张蒙方低很多。然后他们一家都很爱笑,现在也显得很客气。 昨晚把施恩槌得半死的蒋门神也在场。 说是说收了保护费就不送钱了,但开席前,施恩还是拿了一盘白银,规规矩矩的送过来请高方平收下。说是和保护费无关,乃是见面礼。 有样学样,张蒙方不甘落后的也送上了一盘白银。 不方便冷了他们的孝心,高方平呵呵笑道:“原则上我是不额外收钱的,不过念在你们孝心,就替我家爹爹收下了。” 老施和老张,顿时夸奖高方平乃是将门虎子云云。 于是一千贯钱财又入手了。 施恩命人开出酒席来。这次就相当于来碗鱼翅漱漱口了,上了二十斤牛肉。这种东西在东京更是难以见到,所以在饭桶蒋门神和富安的带领下,大家开始抢着吃,吃得满头大汗,眼泪鼻涕乱冒。 酒过三巡,张蒙方想起一事来便问:“施管营属下武松来了没有?” 施恩满脸疑惑,却只得代替爹爹答道:“好教都监大人得知,家父事忙,竟给忘记了这事。晚生这便遣人过去把武松提来,听监押司差遣。” “如此就好。”张都监哼了一声。 一听那个危险分子要来,高方平赶紧的,吩咐徐宁不许喝酒,不许离开自己三步外。 被这样吩咐,徐宁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却知道衙内想走了,待高方平又陪众人喝了几杯尽兴后,徐宁很机灵的道:“各位且用,我家衙内路途劳累,想早些去休息,赎不奉陪了。” 如此一来无人敢说二话,便散了酒席,一起离开。 下得鸳鸯楼来,见牢城营的管事已带着个大汉来了。此人偏瘦,骨架大,肉不多却明显有种野兽般的精悍、浑身似有会爆炸的那种力量。 这便是传说中的打虎英雄武松,看他的身板和那种骨子里的凶悍劲,应该打得死老虎。 见武松没带刑枷便出了牢城营,高方平心里感慨,看来武松也不是一味的没脑子,相反很机灵,学会和牢城营的人搞好关系了。至少他已经取得了施家父子信任,才能如此不戴刑枷脚镣的离开牢城营。 这些和想的有些不一样,导致高方平更觉得要离武松远些。 既然有脑子,武松杀人就不是李逵的那种匹夫之怒,和孙二娘结拜就不是无知。而是他本性就是这样的,这种人在后世有个形容词:反-社-会-人-格。 “徐宁我们走,我有点累。”高方平背着手离开。 施恩却故意抱拳道:“大人请留步,此人乃是武松,我牢城营麾下,为人忠勇重义,一顿可吃十斤肉,其人力大无穷,乃真好汉,大人将门之后必定喜欢好汉,小的特意叫来介绍与大人。” “没什么好认识的,吃十斤肉怎么看也不是形容好汉,像是形容饭桶,告辞了。”鉴于施恩这人似乎有鬼,武松又是危险份子,高方平头也不回的走快些。 武松听后猛的握紧了手,却是左右看看情况,又忍了下来,低着头恭候在一边。 张蒙方始终在旁边冷眼旁观,这下在心里坐实了,衙内不喜欢这个武松…… 明月当空照。 张都监在花园喝酒,找来武松鼓励一番,专门提拔重用为护院,又许下好处若干,诸如嫁个美女给他云云。 武松还抱拳对都监大人奉承了几句。 却是转眼听闻都监府敲锣打鼓,说是有小偷。有人当场在武松的房间嗖出了都监府的大量金银。 张蒙方煞有其事的道:“枉本将疼你用你照顾你,你个没良心的配军,贼姓难除,拿下!” 稀里哗啦---- 早有准备的十几条壮汉,用锁链把喝得有些高的武松给勒索了。 勒索一词恐怕就是来自大宋差人捉拿匪人时的写照。 “狗官你害我!” 力大无穷的武松挣扎之下,险些把十几人掀翻了。 噗噗---- 十几条军棍四面八方的捅在身上之际,武松口喷老血就被拿下了…… 睡到日上三竿,高方平起来之后,四岁的小萝莉伺候梳洗,梁红玉太小了,抬一盆水都会倍感吃力。 高方平洗脸的时候,小萝莉在旁边咬着指头看。 “我把你的指头从嘴里拿出来,你会不会哭?”高方平道。 “我不会哭。”梁红玉咬着指头说道。 高方平把的她的手指拿出来,抽了她两下,哇的一声,小萝莉哭了起来…… “大人出事了!” 徐宁风风火火的进来道:“昨晚见过的那个武松做下大案,偷盗张都监的金银,被拿下送官了。” 高方平有些意外,原本武松和张蒙方的冲突是因快活林而起,想不到快活林的事被自己压下来,却还是走到了这步,这算是不可逆的时空轨迹吗? “不关咱们的事,多加防备就行。”高方平摆手道。 徐宁道:“还出了更严重的事。听说今个一早把武松送到州衙,知州大人一看原本就是贼配军,偷盗证据确凿,便赐给杀威棒,当堂判了发配!却想不到武松乃是狠人,才出孟州不远便杀了两差人,可谓快狠准,然后返回潜入孟州杀了蒋忠全家,杀了张都监全家,丫头侍女小孩都无幸免。好在蒋忠的妹妹,张都监的妻子不在家,带着随从在市场上采办猪肉才躲过了一劫!共21口人被屠杀,其中有4人不满13岁!” 高方平铁青着脸拍案起身! 徐宁也是感觉背脊凉飕飕的,没遇过这么狠辣决断、反应这么快的凶人!明显张都监害他,返回来报仇没问题,然而被误伤的太多了。 梁红玉把手指含在嘴巴里想了想道:“该招我姐回来了。” 高方平轻轻摸摸她的小脑袋。 “果然有勇有脑子,昨晚见过后,他目测出你徐宁战力不弱,否则难说老子也会被顺手干掉。”高方平走来走去的喃喃道:“人才啊,武松乃是果断型人才啊,只是说此种人才有点危险,谁也不敢用。就连宋公明用他都很慎重,一直都压制。” 不等有个计较,昨天见过的那个孟州推官大人来到驿馆内,对徐宁道:“徐指挥,知州大人有请。” 徐宁一声不吭,却就是不动,等着高方平说话。 推官当然知道原因,也不责怪徐宁,对高方平道:“高衙内请了,这便和本官走一趟,你看如何?” 这便是有官身的坏处了。若是以前的纯纨绔子弟则不用理会谁,而现在不去虽然不会掉脑袋,却属于破坏官场规矩的出格行为。 “知州大人既然吩咐,下官这就去。”高方平出门的时候道:“徐指挥,随本官走一趟。” ……

下一篇   第48章 十字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