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大宋律的最后卫士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70章 大宋律的最后卫士

高方平系的跟着离开了,党世雄左右为难,眼见他们尔虞我诈谈的不算愉快,他党世雄理论上是高家的人,但现在却是童贯的下属,只能留在这里,这显得很尴尬。 童贯心口薄凉薄凉的,他从未想过会有这么直接粗暴的流氓,和他对话,那真是刺激郁。但是有些问题童贯也清楚,抵触不是办法,现在造了灾乃是事实,民没有饭吃就容易出乱子也是事实。这个时刻,当然需要军队比任何时期作为,参与维稳真是毫无疑问的。 但致命的一点是:一但执行了这些策略,一不小心我童贯就要成为接盘侠,成为他高方平屠杀江南东路粮商的刀斧手。 “两难。”童贯看着不良少年离开的方向,喃喃说了句心里话。 麾下诸将低着头不敢多言。却寻思,看起来大帅他没有路走,必须要调遣江南禁军进驻江州了进行整肃了。 童贯也正在为此做思想准备,调进来是必须的了,既然调进来或许避免不了整肃,在天子庙一役后,江南军队又被小高给吓坏了,由此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童贯觉得,这对老子还真是一个挑战。 想着,童贯道:“党世雄。” “末将在。”党世雄急走上前来。 “你接管太平军已有些时日,军中士气军纪律怎么样,你是否能做到你部不出乱子,成为我帅司的底气,处理一切突发情况?”童贯淡淡的问道。 党世雄为难的道:“让他们听我的没问题的,末将也是有两下的,但得看是什么级别的乱子,太大的乱子我也就把握。比如查空饷查贪腐就绝对不行。此点童帅您心里比我清楚。小高相公一直有意撤换军官,让他虎头营充当指挥构架。您知道当时末将有多难,因为最终您要上任,这是您帅司的事,所以末将愣是软对抗,顶住了小高相公,没有开这个口子。因为那是让您为难,甚至是架空您这个朝廷任命的经略使。” 童贯哈哈笑着,拍拍党世雄的肩膀道:“当年你父亲在我麾下,我怎么说的来着呢,那时你还是个开裆裤小屁孩,当时我就对你父亲说了,这犊子长大有前途。果然你党世雄没有让我失望。你是殿前司系,高俅是殿前都指挥使的情况下,你能抗住高方平干涉军队内务,真的为难你了,不容易啊,本帅我是看好你的,加油。” 党世雄在心里说:老奸巨猾的死阉人,你当然这么说了。 紧跟着童贯话锋一变,不怀好意的笑道:“然而党将军,你专门用小高做噱头,说你抗住了他撤换你麾下军官的压力,是不是也同时是对本帅示威呢,你想要封住这个口子,不许我之亲兵营,进驻你太平军接管指挥构架?” 党世雄仿佛死了爹一样,忠心耿耿的跪下把锅甩给高俅道:“童帅明鉴,卑职是朝廷任命之一军将主,太平军之内务人事,太尉爷有过严厉吩咐是高压线,除了皇帝和殿前司,任何人碰不得,请大帅不要让我为难。” 童贯有点想一拳把这个滑头打死。 聪明人啊,党世雄他说的还真是体制。童贯这个战区司令有军令权,但没有军政权,这个权利于其他朝代在兵部手里,现在则是在以高俅为首的三衙手里。 童贯叹息一声,如此一来江南系军队的控制权会显得有些散乱。因为首先,就得解决三衙那些官僚的利益平衡问题,高俅那个老贼怎是好忽悠的。 不对高方平妥协,童贯根本解决不了军政上的利益划分,那么一团散乱的时候江南一但出事就要跪,因为根本不会有有效的应急机制。江南一乱,第一个背锅的当然是童贯,然后是高方平。 然而对高方平妥协的话,虽然能解决军政上的一些问题,把权利抓在手里,但却又陷入要被他利益绑架的局面。很可能要根据他的政策去杀人,妈的这哪是杀人,杀的事蔡京的根,是我童家的祖坟。 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童贯瞬间仿佛老了三岁,以至于党世雄已经为大帅摆好了接风酒席,准备好了礼金,但是去了之后童贯却老觉得味如嚼蜡…… “钦命转运使到!” 随着门官唱响,一个民间茶楼作为会议厅的场合,江州的豪族,士绅,粮商们纷纷起身迎接。 但凡没有功名在身的,都跪地对高方平见礼:“参见转运相公。” “各位都做,客气了并没有什么用,该说的话我今天一定会说出来。” 高方平在首席入座后,吩咐大家都坐,顺便指指堆放在墙角那铺天盖地的山珍海味、字画、锦缎、玛瑙珊瑚什么的道:“那些你们给我准备的礼物,都拿回去吧。” “相公勿要客气,那是我等一点孝心,以感激相公为了我等利益着想。”这些奸商土豪们纷纷媚笑着。 “哦,你们觉得我在为你们着想?”高方平摸着下巴。 “这是自然的,高大人严明执法,自判处偷粮的陈二狗充军作为典型后,威慑住了民间不良风气,保护了我等的粮仓不被暴民伤害,您是真正的青天大老爷,堪比包拯包青天,大宋律的第一拥护者啊。”这些家伙声嘶力竭。 妈的说的根真的似的。 高方平抬手让他们静止了下来,又道:“勿要给我戴高帽子,这套对我没用。包拯那个黑炭,他远没有我猥琐。不收你们送来的礼物,这不是我高方平清廉。” 到此,高方平敲着桌子道:“恰好相反,你们送的不够,远远不够,你们打发叫花子啊,我一秒钟几万个铜钱上下的级别,有闲心收这些污糟猫鸟货?明人不说暗话,这么说吧,我要你们手里的粮食,我要你们的粮仓,对此你们怎么看?” 被强行召集了来参加会议的土豪们纷纷色变,麻痹糟糕了,大魔王此番开始明抢了,连底线都不要了,一点不顾及吃相。 全部默然无声,这个场合不说话不是默认,而是软对抗。 “不是纷纷叫嚷着要送我东西,要孝敬我,要感谢我吗,为何又纷纷不说话了呢?”高方平道。 “明府,您是大宋律看守者,您不能以此来威胁我等,不能随便违背市场规律,让我等开仓放粮,是东西它就有个价,要买东西,就要出价,让我等自愿的卖。”其中一个老太爷长者,撑着拐杖起身文绉绉的说道。 高方平泄气的靠在椅子上,喃喃道:“果然,我大宋才是资本主义和法制的最后堡垒对吧,我此番又被你们给绑架了。” “大人谬论,这恰好是我大宋之立国根本。”另外一个中年文士摇头晃脑的道。 高方平抬手打住道:“把这套留着给你儿子科普就行,不用在我面前说了。各位,你们不要以为我有多猥琐,我当然会保护你们的利益,这又不是吹的,陈二狗偷粮我判了。民众情绪激动想抢你们东西的时候,我叫停了。我只是想问,现在的粮价已经冲高到了三部还多,你们这些鲨鱼几乎垄断了江州的粮食市场,大多数的田也在你们的名下。恰逢大灾之年,老百姓的最后一点血汗被榨干不说,还会有人饿死,饿死饿死饿死,重要的说三遍,我知道现在三倍粮价只是开始,而不是结局。” 顿了顿高方平道:“我就想问了各位,真的把他们饿死了,你们最终剥削谁去呢?” 没人说话。 高方平道:“来个代表回答我,饿死了你们剥削谁去?穷人在的时候,能突显你们的尊贵。一但他们不再了,只留下我和你们,你们觉得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觉得你们在我面前真有存在感?还是你们觉得,那时我还会为了几颗污糟猫粮食来求你们?” 汗。 人人面面相视了起来。 “大人这到底是说服咱们呢,还是威胁咱们?”那个老长者一边剧烈咳嗽一边道。 高方平道:“我这是说服,你们去打听打听,我是很讲义气的人,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帮了我,不会让你们吃亏,我承诺将来大江州工业基地的搭建,会有你们足够的份额在其中,与此同时江州的政策,税费,会对你们做一定程度的妥协。各位眼光要放长远,有些利益是长久的,可以世世代代传承下去,但有些人血馒头他是不能吃的,我不是不让你们赚钱,价格比平常略高一些,能让我江州过了难关就行,我就只有这个要求,其他一切,都是可以谈的。” “然而是不行的,大人。”那个老者显然是他们的发言人,说道:“咱们手里的粮食,那是一点一点积攒而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自由的买卖,正是我大宋繁荣的根由所在。我等有今日之积累,那是因为我等祖上努力,积攒下了诺达家业。那些人他们没有粮食、他们穷、是因为他们懒!” “放你娘的屁!”高方平怒斥道:“懒人当然有,但那不是主流,方力你比儿子懒?陈小娅比你儿子懒?陈二狗每日几更起床几更睡觉,过的是什么日子你知道?我说的这三人,每人都比你那个整天斗蟋蟀的儿子勤劳十倍,他们比你儿子穷我信,但是长者,在本官面前有些话你不要张口就瞎掰。” 环视了一圈后,高方平冷冷道:“好了到此打住,我今天叫大家来,不是追究谁穷谁富谁懒的问题,我比你们都富,也不比你们吃苦耐劳,所以原则上这个问题我就避开不谈。唯一的差别在于智商,我不会把挺我的人逼死的,你们呢?是否愿意平价放粮给句话就行。” 一**商土豪们,相互以眼神交流一番后,纷纷开声道:“我等不偷不抢,也不希望被强买强卖,天下不是你高大人一人之天下,江州如果没有商业次序,相信大人您的建设计划就是空谈了,没人会响应。如果说商人的利益得不到保护,那么我等相信不止江州才能做生意,商人和资本全面撤离江州就只是时间问题。请大人依据大宋律,保护好我等这群皇帝的支持者。” “那就是没得谈了?”高方平道。 没人回应。 “行,我不强买你们的东西,我会依据大宋律保护你们的意志。但都给我记住,将来再谈的时候,就再也没有现在这样好的筹码。”高方平铁青着脸起身,带着人离开了。 一群土豪们松了口气,与此同时也知道要最快撤离江州了,在江州总归提心吊胆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大魔王给和谐了……

上一篇   第469章 童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