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十字坡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8章 十字坡

徐宁取下头盔抱在侧面,跟随高方平步入大堂后,单腿跪地道:“禁军捧日第八部麾下徐宁,参见上官。” “徐将军免礼。”三缕胡须的孟州常大人微笑道。 “下官高方平参见大人。”高方平官位和徐宁差不了多少,却不用跪,拱手了事。 常维笑道:“承务郎少年英雄,乃将门之后,本官观你骨骼惊奇嫉恶如仇,乃传言中的栋梁之才。” 高方平听得两眼发黑,什么将门之后又是嫉恶如仇的,估计躲不掉,要被点将出阵缉拿凶人武松了。 不用问,现在孟州本地官吏被吓破胆,各种捕快什么的听说要擒拿武松,不出意外就全部请病假回家了。厢军不能请假,但用于镇压农民或许有点威慑,对付少量的高手根本没用。 正巧殿帅府的精兵路过孟州,不用白不用,换做高方平知孟州,也要狠狠利用,不是说句“我只是路过”便能放过的。 想定,高方平也不废话,抱拳道:“下官懂了。只需大人一纸委任书下达,下官立即领军出阵,此等惊天血案天良沦丧,是可忍孰不可忍,便去拿了贼人前来交于大人。” 常维眯起眼睛给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冷冷道:“若能追上则无需请命,就地正法,带回首级就可。凡与之交往、包庇、隐瞒不报者,同罪论之。” “得令。”高方平很赖皮的道,“然而我有条件。” 老常非常恼火,无奈正是用人之际,只得道:“道来叫本州知晓?” “钱庄,保护费。”高方平开门见山的道。 常维不是白痴,汴京的传闻早就听过了,其实作为父母官,往日他也研究过高方平的模式,觉得很有用。而既然在汴京可以实行,朝廷不过问,张叔夜敢同意,那么常维当然也敢。 想定常维起身道:“这有何难,你只要敢立下军令状出阵,老夫同意了又如何?” 当我傻啊,我一文官才不受你忽悠立什么军令状,万一拿不到武松不是栽了? 想着,高方平装傻冲愣。 换徐宁这么干就被杀威棒伺候了,但老常却拿高方平没有办法,最终只得摆手道:“罢了,尽力而为,去拿了武松的人头来,一切好谈。” 高方平亲眼看着他写下了文书,签押知州大印,拿过来确认一遍收在怀里,带着徐宁转身就走。 如果没有这份文书,又偏离殿帅府押运路线,那么这队人马就人头落地了…… 出了州衙,有个三十不到的美妇跪在地上哭泣。 他是张都监的老婆蒋雯,蒋门神的妹妹。想不到是这么标致的一小娘子。 “高大人!”蒋雯不顾礼节的拦住高方平,双目仿佛要流血的样子:“可怜我的两个娃,小女儿仅九岁,儿子只十岁,就被那畜生杀死在家里。我弟弟蒋忠的娃也死了。血债血偿,高大人此番出阵,一定得为我张家蒋家讨回公道!” 言罢跪在了地上一直磕头,磕出了血来。 州衙的周围有一群小乞丐孤儿,也在跟着流泪,对此高方平颇为奇怪。 徐宁皱眉道:“军令在身休得打扰,一切事宜自以国法论处,妇人不得拦截官路。” 蒋雯就是跪在地上拦着,不理会徐宁怎么说。 “起来。”高方平扶她起来道:“高方平食君之禄,剿贼乃是分内。张家娘子等待我的消息便可。” “带回贼人人头,我给您做牛做马!”她一字一顿的道。 “尽量吧。那家伙不容易抓。” 高方平驱赶开阻拦的人群,在徐宁的护卫下,快速出城赶到军营,点齐一都人马披上战甲,跨上战马道:“出阵!” …… 战甲有些重,但为了预防暗算,高方平只得穿着,这真不是为了装逼。 关于骑术高方平不如亲军,不过在现代的时候,骑马就是高方平的爱好,不说技术优良,仅仅赶路还是没问题的。 一人双骑,往东南方向急行军! 原本以为只是做做样子,徐宁现在疑惑了,怎么衙内好似专门知道要去哪里寻找贼人?但徐宁不敢问,扭头喝道:“快快快,不用节省脚力,追贼要紧!” 一百人两百马犹如战阵冲杀,尘土飞扬,黄沙盖天,声势颇为惊人。 此种轻装上阵的奔袭,一人双骑阵容,要做到日行军三百里有是可能的。当然高方平细皮嫩肉的,没有经过磨练,三百里的话屁股就颠废了…… 之前是荒郊野外,跑了几十里能看到一些炊烟,前方有荒凉的村寨。 勒马停止下来,高方平很流氓的问田间劳作的一个老农:“老头,这里可是唤作十字坡?” “正是十字坡,不知你要寻找哪家哪寨?”老头态度很彪悍。 大宋和一千年后不同,大宋的老百姓不怕当兵的,他们只怕官府的“吏”。军籍人士敢骚扰百姓会被斩的人头滚滚。因为百姓是皇帝的子民,皇帝只信任文官,所以武臣无权决定百姓命运,只有中央派出来的文官有这权利,也就是说最小要成为知县,才能决定百姓的命运。 是的,大宋的知县不算地方官,是中央派去的特派员。 “是十字坡就好。”高方平道,“在问,张家小店在哪?” 老头听到张家小店时神色大变,不敢说话,只偷偷的往某个地方看了一眼,就低头劳作了。 高方平已经明白了,指着前方十字口、山坡上一间门庭冷落的小店道:“距离三十步围起来,没有本官命令不得冒进,弓弩禁戒!” 尘土飞扬! 转眼飞驰上山坡,把那间小店给围了起来。 小店院子里竖立有高高的杆子,布幡上写着“大肉包子”四字。 这就是传说中的那间黑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的人肉包子就是这里出来的。 有过往的落单旅客进店去,就被美女药翻掉,拿走财宝,把人杀了制作人肉包子出售。杀人夺财就不说了,这么干的人很多,做包子也未免太重口味了,如此一来物以类聚,所以这两家伙是武松的结拜兄妹,武松犯事后应该会来投奔他们,打扮为头陀什么的,混上二龙山,最终就混进了梁山。 估计宋江鼻子大了压着嘴,为了诏安二龙山的人马和钱粮,只得接受了这三个坏蛋。 追击来这里,其实高方平也没把握能否抓到武松,但只有来碰碰运气了,否则上哪找人去? “吆,是禁军的军爷?光临小店何不下马歇脚,好教奴家伺候军爷们吃酒。” 被大军围困后,小店里面有些慌乱,随即,绝美的妇人孙二娘媚笑着走了出来,扭动显摆着令人喷血的身材、胸口处衣襟半开,显露了些非常动人的色彩。 她一边携带魅惑的笑容,不断的走近高方平。 高方平又不是软脚虾,喝道:“但凡靠近本官二十步者不用请示,格杀勿论!” “遵命!” 大吼如雷,一百口弩箭抬起,对准了孙二娘的心窝。 孙二娘吓了个脸色惨白,急忙后退至门口,知道出问题了,肯定是害人精武松露出破账,这才引来了官军,看来这次是插翅难飞了。 面对如此精良的精锐,团团围住,派兵布阵有序不乱,基本不可能突围。就算突围,人家一骑双马的豪华配置,是跑不掉的。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吓得人家心口扑腾扑腾的?”孙二娘故做冷静的道。 高方平冷冷道:“奉知州大人将令,缉拿凶人武松就地正法。其结交者、隐藏者、知情不报者,同罪论处!” “奴家从未听过武松此人……”孙二娘强撑着狡辩。 “不识抬举!”高方平懒得再说,挥手下令道:“杀!” 我了个去~ 除武松外,孙二娘发誓从未遇过这么决断的人,在她的思维里,当官的都是蠢货,特别男人更是蠢货中的蠢货,只要自己穿低胸一露面,基本会眼睛发直,然而这个小流氓,如此简单就下了杀令! 算好孙二娘武艺不是等闲,箭雨齐射之际,她一脚踢得身前的推车翻滚起来。 突突突---- 推车顿时被射满了箭。 孙二娘肩膀中了一箭后,脸色惨白,却也成功退入了店里,关上了们。 “狗官残害忠良!不识好汉!你不得好死!” 小店内人声鼎沸,听似有五六个人,的确有武松的声音在其中。他们开始了破口大骂! 高方平不予理会叫骂,挥手道:“一队警戒,二队上箭。” 顿时有序不乱的进行,另外五十口弩弓抬起警戒,其余人开始上箭。 等里面的人骂累了,高方平道:“声音大没什么卵用,限十声,主动出来投降的给予全尸,保留其尊严,算是敢作敢当的好汉。十声过后乱刀分尸,乱箭穿心,死后鞭尸。擂鼓!” 命令下达之后,第一声鼓敲响…… 咚---- 第十声停下。但是不见有人出来投降。 高方平没有再劝降,大声道:“知州大人有令,但凡窝藏者和其同罪,放火!”

上一篇   第47章 武松凶猛

下一篇   第49章 当兵吃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