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翻车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82章 翻车了

说运输力不足也是相对于后世,其实目下的大宋相比其他已经很牛逼。现在大宋造出来运输的船只拥有五百吨排水量,先进程度超越哥伦布穿越大西洋的船只。 然而尽管是哥伦布那样的船只,欧洲也是在往现在起的三百多年后才造出来的。 四大发明之一的指南针它很强势,除了被妖道们用来看风水外,它当然也用来看方向,并且指南针正是在徽宗朝时期被用来航海的。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宋在这个时代是个安逸又颓废的时代。之所以没有大宋哥伦布航行到美洲去试图抢劫那些土著,是因为大宋没有这样的生存压力,大宋不用抢劫,自己也能活的小富则安,这就是贯穿整个两宋时期的一种“弱势思维”。 没有高方平其实大宋也很先进,自从有了高方平后就猥琐了,听张商英来信说,他已经制造出了大宋第一艘一千二百吨排水量的海船。 然而皇帝还没来得及给那个大家伙剪彩服役,紧跟着《汴京时报》爆料说:翻船了,张商英那个逗比已经被赵佶叫去骂的毛飞,大船在汴河码头因技术故障沉了。 那艘船乃是以小王爷的爵位命名,叫京兆郡王号,却翻船了,听说官家不是心疼钱,是觉得不吉利,所以脸都气绿了。 这方面高方平作为圈内人士是有内幕的,听说当时张商英找皇帝扯犊子说:官家勿忧,现在翻船乃是好事,失败是成功之母,好歹让咱们知道了技术上的瑕疵和缺陷,多沉几次,沉着沉着就习惯了。将来完善后,就能怼得过东海风浪,去倭岛带回大量白银。 赵佶一听有白银就高兴了,笑道:“果真能去寻宝?” 张商英扯犊子道:“高方平是这么说的,具体内幕他才知晓,船我会依照他的要求造出来。将来寻宝不利恐怕就是他小高的责任。” 高俅老爸来信说,当时官家嘴巴都笑歪了,一个劲的夸奖“唯有小高卿家最贴心,事事想着朕,要给朕去海外开辟银矿。” 这一切的变化,都在默默引导着大宋前进,然而仍旧任重道远。倘若张商英那个混蛋不翻船的话,此番可以更猥琐,妈的载重量六百吨的大船,只要有个几台,此番江南东路的粮食危机会更容易些。 可惜老张不是老司机,翻车了,还浪费了不少钱。他匠作监的钱都是高方平帮他赚的…… 目下许多方面消息已经得到了汇总,基本能认定方琴没扯犊子,于是高方平解除了她的软禁状态。 “她生气了。” 这是林冲和燕青说的,解除了软禁她也不出来,自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于是高方平只有亲自去见她,打算给她安慰一下。 噗的推开房门,见方琴鬼鬼祟祟,神色慌张的样子坐在床上,躲在被子里。 “咦,你鬼鬼祟祟的,你是不是在背着我做坏事?”高方平好奇的道。 方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人从始至终就在玩弄我,从来也没有信任过我。” 高方平才不管她怎么说了,作为一个迫害妄想者,便走上去打算拖走她的被子。 方琴死命的拉着被子道:“你,你敢!” “我真敢。” 梁姐觉得不妥,要叫停已是来不及,被子被扯开了,发现床上有血迹,然后方琴光着屁屁。 “?” 高方平总算认识到自己错了,似乎她在更换姨妈巾而不是别的。 “……” 好在她也没有要自杀表清白的倾向,她只是低着头,脸红的坐在床上。方琴害怕随便动一下,又要被这个被迫害妄想者扒光调查,那就麻烦大了。 “原来你在整理内务,看来是我过于关心你了。这事上呢,本官有一定责任,然而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始终认为我出发点是好的,那么即便放了错误,它也是可以原谅的。”高方平讪讪的样子道。 梁红英昏倒了,想不到面对这种情况他还能洗? 方琴以惊人的镇静态势轻声道:“大人你为何眼睛瞪那么大,你真的喜欢看我这样的丑态吗?我不出房门就是因为此,依照我的圣1女习惯,这个时期是不见人的。” “其实我不是要盯着你看,我是愧疚,外加有些纳闷,它到底是怎么才会形成这样的误会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许多时候它就面临着此种误会和考验,唯其有相互包容,体谅,沟通,才是解决人和人间问题的正确打开方式。” 说到这里发现梁红英和方琴的脸色开始发绿,高方平只得抱着脑袋遁走道:“好吧我在强撑着胡扯,被你们看出来了。” 方琴和梁红英面面相视一番,不知道该为此说点什么…… 某个时候,穿戴整齐的方琴出来了,高方平邀请她坐下。 才开场方琴就道:“您非得现在召见我,在这特殊的几天里,我一般都是不见人的。” “瞧你这落后的心思,我这是要解放你的思想。”高方平道。 “……”方琴没敢抬头看他。 “真的,不骗你。”高方平道。 许久后,方琴美得很梦幻的造型抬头,还理顺了一下头发的妩媚状,笑道:“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你为何总要戏弄别人取乐,你现在的心态不是关心我,而真是在戏弄我。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我有吗?它怎么就是一种戏弄了呢?”高方平摊手道。 方琴想了想道:“扯犊子是扯不过您的,总之大人你高兴就好。你是个奇特的人,你对我做的事,换个人我会杀死他作为报复,但也不知道为何,我不恨你。” 高方平道:“赶紧的,废话收起来,想通你要什么了吗,想好对我要提及的要求了吗?” 方琴略微尴尬的神态一闪而没,其实她自己也没弄清楚,刚刚说那些奉承的话,到底是真心还是捧杀。 “大人您之前真的不信任我吗,要把我软禁?”方琴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改常态的有些小女儿心思,很难接受此点。 高方平道:“涉及这么大的国朝稳定事务,又怎同儿戏,这和信不信任你没关系,这是一种程序和机制。” 得到这种回答,让方琴很气愤,却无法说他。 沉默了许久后,方琴也只得依着他的脾气道:“我想好要什么了,此番我不在对义父让步,我想上位取代他。” 她这理所当然、一步到位的心态,相反让高方平认真的考虑了起来。 早前高方平对此是忧虑的,尽管她和方腊不同,但在本质上还是一样,她依旧成为了另外一个教主,方腊会尾大不掉,那么她一样有这可能。 只是说早前那个时候,高方平还没有面临目下这个局面压力,老有一种依赖历史的思维,觉得方腊起事还有十年。 但其实因为高方平的到来,因为江南的大变样,导致了摩尼教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已经提前白热化,快要发生狗急跳墙了。 多方面的消息汇总,总总迹象已经说明,苏州危在旦夕,方腊造反的进程已经启动。 于是,只有先解决眼前的问题,高方平必须慎重考虑她这很过分的要求了。 迟疑许久,高方平道:“我想知道,你是否有威望来达到这个目的,这个问题上,我肯定不是主因,得看你平时的人气威望,看你在教中到底积攒了多少人品。如果是块烂泥,不论别人怎么扶持你,都是没用的。” 方琴自信的模样,把傲人的胸脯挺起了一些道:“大人觉得一般人会讨厌排斥我吗?我做了很长时间圣1女,我自信,这个时期我有足够的威望去影响一群人。” “好吧我先拍脑袋答应你,至于细节在商量,现在我先问,你可以给我什么?”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方琴一时便有些着急和尴尬,因为坦白说这个问题她给忘记了,还没有开始考虑。主要是以往十年来,她都无需去答应别人什么,便会有除方腊外的人都宠着她,给她好处。 这是一个难题,她还险些以为,目下和大魔王有点亲密就可以不谈条件了呢。 楞楞的想了许久,方琴低着头道:“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你想要我的什么你就直说了吧,我都会答应的。” 见了她这个原味十足的模样,高方平便有些阴暗的心思,想要么么哒一番。 话说这也不能怪高方平猥琐,方琴她的确生了一副让人忍不住的模样,这能怪谁啊。 偷看了一眼,见他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浑身打量,方琴有些心慌,却是想了想低声问道:“您要我吗?” 高方平险些稳不住阵脚把她压倒了呢。 “说什么呢,我又怎是如此肤浅的人,你又不可以用来升官发财,你等我想想,怎么剥削你才划算。”高方平甩甩头稳住了阵脚。 “请大人不要考虑太久。”方琴道:“说起来,我没为你做过什么,却先来提及这样请求,这算不算过分我也不知道。只是以我的判断,此时的教内情形,苏州实已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是玉石俱焚的灾难结局。我不想任由这事发生,兵灾民祸发生之时会死很多人,我不想平时那群信任敬爱我的兄弟姐妹被义父带往死路。”

上一篇   第481章 政治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