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当兵吃粮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9章 当兵吃粮

哗啦哗啦,全是点燃的火把扔了过去,小店转眼间成为了一片火海! “杀人不过头点地!老子们和你个狗官拼了!” 在内中被烟雾呛的七窍冒烟,转眼,一群抬着木盆木板做盾牌的贼人凶猛的冲杀出来。 高方平一挥手道:“杀光!烧光!抢光!” 杀杀杀! 团团围住,前后左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密密麻麻的的箭雨让武松等人无法防护周全,转眼被射得如同刺猬一般。 武松果然骨骼精奇天赋异禀,尽管身中十箭,依旧如同人肉炸弹一般朝高方平突围而来,想同归于尽。 却是受伤太重,强弩之末,到达十步内,徐宁飞身而起,丈二长的铁枪直接把他给捅了个对穿。 眨眼间,一女四男,五个凶徒被绞杀了个干净。 “砍下脑袋,人头带回去领赏,鞭尸就……算了,尸体扔进火里烧光,否则会带来疫病。”高方平发布命令。 等清全部处理后,小店的大火也熄灭了,房屋已经垮塌。 高方平亲自带队进入打扫战场,终于找到一个地窖,在其中发现了大量的铜钱和金银。 此外还有大量外表烧焦的人肉包子,这是证据要带回去。 钱财估计是孙二娘等人经年累月杀人越货所得,至于金银一般民间很少,应该是武松从张都监家里抢走的。 盘点下来,大约总价值在八千贯左右。 “二千贯乃剿匪所得,带回给常大人交差。”高方平道:“剩余的对半开,老子拿三千,参与大名府之行的禁军拿三千,出战的所拿比重多些,由徐宁分配。若觉得不公平的现在出来说,可以商量,过了现在,多嘴的人头落地!” “衙内神武!” 这些个土匪兵嘴巴笑歪了。第一次听说过出阵后大头兵可以拿钱,依照惯例,这种情况通常是孟州府一千贯,高方平六千贯,剩下一千贯徐指挥拿走一半,然后大家也就凑个热闹,赚个吆喝。 “建功立业,当兵吃粮,简不简单?”高方平又大声问道。 “简单!”这些豺狼兵声嘶力竭。 “收队!” 带着钱滚滚向西急…… “报----” 有传令兵吆喝着冲入了州衙,跪地道:“报知州大人,高大人所部已成功追缴贼人武松,贼人伙其同党反抗,被就地正法了。高大人不时便可抵达孟州城。” “好!”老常拍案起身道:“果为将门虎子。骁勇善战,决断神速。可带有人头?” “有人头,还有贼人丧心病狂之证据,断不敢蒙知州大人。另有两千贯剿匪所得,需知州大人派人交接。”小兵汇报道。 常维险些嘴巴笑歪,孟州钱粮较为紧张,州学破旧不堪,时值雨季,学子们在到处漏雨的环境里读书,却无钱修缮。现在高方平这两千贯进项,当真是及时雨。 “摆开仪仗,跟随老夫一起去城外迎接将士归来!” 老常一高兴之下给足面子,当然主要也是去拿钱,不快刀斩乱麻的接收,万一这些兔崽子变卦藏了起来,又是功臣,那就不方便让他们吐出来了…… 高方平的钱被藏在了军营内,前来交接二千贯的孟州钱税节级才凑着多看两眼,被一群大头兵打得满头大包,带着属于孟州的两千贯狼狈逃窜,他们害怕跑慢了,这两千贯也被撸走…… 天色已黑,孟州城门大开,百十个火把照得周围大亮。 当先一个三缕胡须的书生站立,穿民服,背着手走来走去的,正是常维在等候。 富安带着小萝莉跟在知州大人身边。 “是不是打赢贼人了?”梁红玉好奇的问。 老常摸摸她的小脑袋道:“小高乃是将门虎子,区区贼人自是手到擒来。此役大功老夫会上书朝廷,为高方平请功。娃,心里高不高兴?” “不高兴,衙内爷不带小玉,小玉也想剿匪杀敌,保家卫国。”梁红玉咬着指头说道。 常维开怀大笑道,“好娃,真是个好娃,老夫观你是个读书的材料,等你十岁老夫收你为门生,教你读书习字可好。” “您老等小玉想想要不要跟着你学。”梁红玉说道。 常维险些笑喷,实在觉得这只萝莉太可爱了,于是疼爱的抱起来在怀里:“一会蒙上眼睛,有人头,血淋淋的。你会吓哭。” “小玉不会哭。”小萝莉咬着指头说道。 结果高方平来的时候,徐宁一串人头扔地上,小萝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被富安给了个糖果哄着回去睡觉了。 “施都管你给老夫滚过来查验,是否是武松!” 常维铁青着脸吩咐,他真想把施家父子斩了祭旗,就因这两草包把武松放出来,才成为了孟州的祸害。 施恩他爹屁滚尿流的跑过来跪在地上,查验后颤抖着声音道:“州老爷英明神武,此贼头,确是武松人头,卑职用脑袋担保,贼人武松已经伏法!” “滚!远远的滚!再让老夫知道你牢城营乱来,定斩不饶!”老常破口大骂。 施家父子跑了,施恩却于远处回头看了高方平一眼,恰好高方平也正看着他。施恩吓得急忙低下头,加快脚步离开。 高方平摸着下巴思考,武松杀张蒙方一家乃是他的本性,张蒙方一定是很蛋疼的惹毛武松了。 这倒也正常。只是这次蒋门神没惹武松,也没有和张蒙方住一起,居然却也被杀了。 “施恩人才啊……难怪蒋忠骂你笑面狗,也不知道老蒋的死你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武松是你的人,你放出来的。”高方平自言自语的低声道,“老蒋把你像狗一样的打,想霸你大屋夺你田,你干掉蒋门神原本也正常,却是遇到了豺狼武松不知道,把老蒋的娃也给顺手杀了,施恩啊,如果被我查到你真给武松下令连娃也杀,你就死定了。” 这番话的声音小,只徐宁听到了,徐宁低声道“衙内放宽心,此事末将会去查个明白。” “不急,别离开我身边,等林冲到达孟州再说。算时间他快到了。”高方平道。 在确认的凶人武松已经伏法,又确认了两千贯钱都在。知州大人这才心头落定七层。然后背着手,查看剩余的人头,其中居然有一个美貌女人。 老常皱了一下眉头,暗暗责怪高方平太狠辣,牵连的人员过多。但也的确下令关联者同罪,所以老常指指人头问:“确定这几人窝藏贼人吗?若是如此杀了也就杀了。” 高方平道:“好教孟州大人得知,如只是窝藏贼人,下官其实不想诛杀。” “你明白就好。”常维捻着胡须道:“子民,那是皇帝的子民,老夫带天知孟州事,除了老夫,别人无权决定他们的生死。”

上一篇   第48章 十字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