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仙风道骨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99章 仙风道骨

刘正夫也认为自己日了狗了。 现在完全没有自由,包括睡觉都要和高方平一间房、一张床,与此同时房间里不是梁红英值守,就是林冲值守。 至于房间外面的外围安全,则是刘正夫的心腹护卫们负责。这样的构架就是高方平和刘正夫达成的安全协议。抬来的食水由刘正夫先试毒,老刘没被毒死高方平才吃,理由是你的地盘,你办事我放心。 这些都不说了,在一张床上睡觉,高方平会制霸整个大床,有时伸出一条腿来搭载刘正夫身上,让刘正夫颇为惊悚,因为世面上有传言:猪肉平不好女色。 于是这个夜好漫长啊,刘正夫真的无法睡觉。 老刘好几次想起来掐死高方平,然而别说有林冲和梁红英守着,就算没人在,他觉得自己这一身肥肉又非常没劲,恐怕也干不过高方平,传言在文官群体之中他还是有点战力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黎明前,外面出现了时迁急匆匆的声音:“相公快些醒来,出事了。” 听说出事,刘正夫总算松了口气,这代表总算可以不被“虐待”了。 高方平急忙起来接见了时迁。 时迁抱拳道:“两个消息。一、我无意发现一群道士鬼鬼祟祟的,于是便跟随至他们道场,偷听到了一些重量级道士的说辞,那道士叫林灵素。” 林灵素还真是重量级的人物,高方平急忙道:“快些讲来。” 时迁简单明了的道:“他们也在寻找摩尼教死士隐藏点,并打算把这个消息秘密透露给官府,借用官府的手去解决摩尼教死士。他们觉得您和摩尼教苦大仇深,所以可以利用。” 高方平想了想道:“这倒是不奇怪,换我是他们我也这么干。但那群人也没什么节操,是否能真信他们的消息,我还有点不确定。” 时迁叹息道:“然而没办法,虽然相公您采用我的一些观点,用观察和排除法让韩世忠在秘密调查。但时间不等人,咱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就是现在,方腊已经出现在城头上,城内和城外的许多人都已经集中起来围观。这就是第二个消息:方腊提前发动了朝1圣。” 高方平微微色变。看起来此番我大魔王由暗战转为明战后,也吓坏了方腊。禁军进苏州、韩世忠调查死士隐藏地点等等作为,都促使方腊不敢再拖,要背水一战提前发动了。 “也好,原本方琴预想中的朝1圣会有二十万之众,而目下酝酿的时间不够,初步估计只是六至七万。这样的提前引发,虽然有点措手不及,但好处是一但我压制不住的话,伤害和声势也要小许多。”高方平喃喃自语道,“这下只看那群牛鼻子,是否真能找到方腊死士的隐藏地点了。没想到胜败的关键,竟然落在了我得罪过的道士身上?” 时迁抱拳道:“我们的方式方法没问题,虽然还没有端倪,但已经排除了许多疑点,剩下的已经不多。凭此,道士们提供消息的时候,咱们可以更容易的判断他们有没有蒙人。抛开这些,小人觉得若还有人能短时间找到方腊死士隐藏点的,必须是道士。其实他们才是这苏州城地头蛇,他们整天四处观察地点看风水,还和各处大宅的内人管家等人勾结,来往过密。最讲运力风水的大宅子,修建每个池塘每个地窖什么的、但凡动土都会请这些骗子参与策划,所以原则上,他们比我时迁还知道各处庄子情况,加之人多势众,所以小人认为他们会很快找到的。” “也只有这样了。”高方平道,“林冲,于知州衙门内院,施放提前准备的烽火信号,传令各方人马,依原命令行事。” 林冲离开去准备后,高方平又道:“梁红英。” “在。”梁红英抱拳道。 高方平道:“你亲自出马,带知州衙门刘大人护卫,保护方琴上城和方腊一起讲经。” 方琴是很重要的一环,不能出事。所以必须梁红英亲自出马护送上城。 不过这次调动的是刘正夫的人,导致那些护卫们没有立即答应,他们纷纷看向了刘正夫。 “去吧。” 刘正夫叹息一声也答应了。事到如今,他也被高方平吓了个够呛,目下即将日出之际,城内城外的几万人贸然聚集,这种情况当然说出事也就出事了,真不能大意。 于是,梁红英也带着刘正夫的人,依据命令出发了。 然而到此之际,仍旧没人明白高方平的全盘计划。此番还是许多群体多线并进,每一部人马,都是和高方平单线联系,单独接受命令的。 “雷君道人林灵素求见。”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来报。 高方平和刘正夫相视了一眼后,一起出来正堂,接见这个传中的道士。 正堂上,林灵素显得非常年轻,谈得上是眉清目秀的气质,且留了三缕胡,须显得非常的儒雅又仙风道骨。 难怪这个人在历史上能得到赵佶的信任,他的颜值果然非常之高。 “参见两位大人。” 林灵素见礼之后,神色极其古代的道:“当下的苏州城,似乎显得非常之不寻常,作为这苏州城一员,贫道有责任把得到的一些消息汇报官府,却不知……此番应该找哪位大人汇报?” “他。”高方平和刘正夫相互指着对方这么说。 “?”虽然林灵素素知官场的尿性,然而还是要意淫一下:这些人已经没救了。 汗。道士是朱勔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此番面临最后抉择,大有谁决策谁背锅的意味,高方平和刘正夫当然也就习惯性的指着对方了。 沉默了一下,刘正夫没办法,只得坐在正堂上听取汇报。毕竟此番苏州的所有决策都是刘正夫签字的,用的也是苏州衙门的关防。 “咳,你有何消息要报之官府?”刘正夫文绉绉的开始装1逼。 高方平则是躲在刘正夫的后面,紧紧拉扯着关胜,以防出现极端情况。总体上,高方平是非常不信任高手道士的,特别是道士中的高手。 林灵素也不在意高方平的举动,抱拳淡淡的道:“时态有些紧急,不宜耽搁太久。说之前呢,贫道有个不情之请请大人考虑?” “赶紧的,说了出来,刘正夫相公爱民如子,会慎重考虑治下的合理请求。”高方平躲在刘正夫的身后道。 与此同时口水喷在刘正夫的脖子上,刘正夫不禁大怒,摸了一下后脖子,回头瞅了高方平一眼,却是最终也只得默认了狗官高方平的说辞。 见刘正夫皱着眉头又微微点头后,林灵素开门见山的道:“贫道有消息,朱应俸已经跑路,秘密坐船离开了苏州。这是一个天地给出的预示和信号,非常明显,我道家,一向善于捕捉这种预示,所以看似苏州城真的紧急了。现在气候已经不同以往,应俸局似乎越来越显得势微,越来越不得官家宠爱。这点从贫道帮助朱应俸收集花石的数量上,就能窥见端倪。” 林灵素接着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道门很大一部分利益是和应俸局捆绑的,在对待官家的花石纲一事上是相互依存、进而获得好处的,他朱应俸需要咱们说服信徒进贡花石,而咱们也需要应俸局收集花石的这个政策,以便执行时候利用风水运力等问题谋求一定报酬。这些都不是秘密。也因为这些,咱们道门和刘正夫大人有些不快活。” “现在贫道有两个要求,一是此番帮忙后,请刘正夫大人和高方平大人,忘记我等以前的不愉快。二是朱应俸此番势微,自己跑路了,都不通个气,他已算是不能再依靠之人。而整倒了摩尼教之后,想必大人也需要另外一种形式的‘民间支撑’,贫道不才想自我推荐,成为相公的民间支撑。” 刘正夫很装蒜的做出郑重的样子,念着胡须在考虑。 高方平却躲在刘正夫身后道:“出来混哪有隔夜仇,以往的不愉快一笔勾销,你的条件原则上并不过分,刘正夫大人已经全盘答应了。赶紧的,说出你的消息。” 林灵素非常儒雅的样子、恭恭敬敬的行礼后道:“谢大人们的开明,这些事,都不会有什么明面上的保障,但贫道就当做是大人们对无量道君、对天地的承诺了。” “我看好你,你是个非常聪明的道士,无量道君肯定保佑你。因为你懂事,你不会纠结着要近乎镜花水月的承诺,所以没问题,刘正夫大人答应你的事,算是他对天地的承诺。”高方平大声言道。 刘正夫对天地鬼神什么的还是有一定敬畏的,听这么丧心病狂的“被承诺”之后,觉得一阵惊悚。 却是老刘来不及反对,被高方平伸个指头顶着背脊后,刘正夫更加惊悚,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这里存在一定的误会,高方平用个指头顶着他是警告他不要扯台,然而很怕死的刘正夫却以为是被一把凶器顶着。 “大人们寻找的那群心腹大患,就在妙庄。告辞了,贫道也得去避避风头了。以防乱了起来后被那群狂热份子残害。咱们平时和他们最是苦大仇深。”林灵素说完之后就溜的飞快,丝毫也没有传说中的仙风道骨风范了。

下一篇   第500章 要亲民